« 观望幻觉彼岸花 »

电梯事件

  题记:报上登出一则社会新闻,上海某区一幢写字楼的电梯在深夜发生事故。一名女职员被困在降到17层的电梯。因值班人员的离岗和电梯的故障,女职员在次日清晨被发现窒息而死。

  公司在刚完工的一幢新建大厦上。38层。上班的第一天,同事对我说,那里的四部电梯,左边最里面的电梯,曾经关住过人。我说,如果关住了,该怎么办。他们说,没有任何办法。除了喊救命,或者大声唱歌。

  我探过头去看,它刚好打开。里面吹出一股空荡荡的冷风。走进去的时候,感觉像一个空洞的地穴。电梯开始缓慢地上升,突然轻微地晃动起来。大家发出夸张的惊叫,我知道他们已经习以为常。可我不喜欢这种感觉。

  那一刻我在心里对自己说,不能再乘这部电梯。

  上班的路上,每天都会遇到一个瘸腿的女人。拎着一只包,和我相向而过。

  空阔寂静的马路两边,是脱光了叶子的梧桐树。天空一直是阴冷的。每个人都行色匆匆。那个女人的脸,似乎在逐渐的苍老中。有时候在擦肩而过的瞬间,我看到她的眼神。那里有一些熄灭的灰烬。

  我不知道在她的眼中,是否我也是如此。在彼此路过的平淡阴郁的每一天。

  每天我要提前一个多小时出门,然后挤车上班。这是上海生活异常普通的开端。奔波的人失去了性别和身份,象蠕动在狭窄缝隙里的昆虫。盲目而慌乱。有脚步停在头顶,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踩下来。

  年轻的女孩啃着干涩的面包当早餐,一边把耳机拉出来塞住耳朵。有人在看报纸上的股票形势分析。瞌睡。吵架。大声的上海话。OFFICE男人剃得很干净的下巴。空气很浑浊,闻不到剃须水的清香。司机扭开电台,车厢里响起了沉闷的音乐。

  是崔健很旧的摇滚。

  我的一天,就是在这样的喧嚣中开始。

  很多时候,因为车厢的闷热和路途的漫长,会感觉昏昏欲睡。饥饿和睡眠不足,使我在陌生人身体的夹攻中无法动弹。也不想动弹。只是看着车子一站站地停靠过去。

  车下奔跑着咒骂着的人。城市上空弥漫着灰尘的雾气。攥着拉环的紧张而生硬的手指。

  晚上的最后一件事情是定好闹钟的时间。

  那个塑料壳的小闹钟,在黑暗的房间里会发出清脆的声音。我把它埋在枕头里面,放在衣服推里,或者扔在床底下。等着它象一枚定时炸弹,随时爆响。有时候,半夜才想起来闹钟没有定时,我会跳下床四处寻找。

  平说,你开着灯还想不想让人睡觉了。

  我说,找闹钟。

  你半夜三更走来走去,烦不烦。

  找不到闹钟,我明天会起不了床。

  有病。平低声地停止了不满。

  然后突然之间,灯灭了。房间里一片漆黑。

  黑暗中我赤裸着身体在冰凉的空气里摸索。跪在地上,把手伸到床底下。然后我摸到了塑料壳的炸弹。我把它贴在耳朵上。

  那是清脆的吞噬着时间的声音。

  我和平在一起的时间未到三个月。他把我带出去吃饭的时候,他的朋友对我态度温和。在那些安静的眼光里面,我能读出一些复杂的含义。谁都知道,平曾经有过许多美丽的女友。他的生活始终混乱不堪。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已经变得贫穷。每天抽大量的烟。躺在床上沉溺于睡眠。也许一个男人,受过非常钝重的打击,才会变得如此颓废。有时候他独自一人坐在抽水马桶上,卫生间的门常常是关着的。

  我不知道他每天在想些什么。一个住家男人的每一天,和一个挤公车上班的女人的每一天,暧昧地重叠在一起。睡觉。吃饭。相对无言。并且互不了解。

  然而这又有什么重要的呢。比如一次,我们去酒店参加生日宴会。过生日的是个漂亮的女孩。很多人提示,平,你该给你女朋友夹点菜。平的筷子迟疑地伸过来,放在我碗里的是一块瘦瘦的鸡肉。好像是脖子的部位。我微笑着把它推到碗边。我独自吃了许多食物。

  我想我早就习惯了独自照顾自己。

  但是平依然不高兴。他突然和坐在对面的一个男人吵起架来。那个肥胖的男人想请平喝酒,平脱口而出就是一句粗话,然后摔掉了一个茶杯。他的脾气发得莫名其妙。他想冲过去揍那个男人,但身边的人阻止了他。我用手拍他的脸,我感觉他像一只在流血的动物,欲奋力冲出束缚着他的牢笼。

  但是他不知道出口在哪里。

  也许他很想让别人在他肚子上扎上一个摔破的啤酒瓶。只有痛苦和流血才能让他平息。我阻止着他。我不愿意看见他的伤口。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女孩曾经和他相爱。因为爱得太重,所以他被毁灭。

  在某种屈辱的心情下,平选择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无力地做了一次反击。

  那个女人就是我。

  在和平同居之前,我曾经和另外一个男人生活。在另外一个城市里。

  我们在一起很多年,不停地吵架和做爱。灵魂和身体纠缠在一起磨损,渐渐变得单薄。从来没有想过离开他。又觉得自己随时可以离开他。心里隐藏着冰凉的火焰,感觉得到它舔噬着心脏的疼痛,却没有温度。我想我是一个需要很多很多爱的女人。如果没有,就会一直期待在空白的地方。

  然后碰到平。第一次见到他,这个神情颓丧,笑容英俊的男人,他的状态已经很差。我知道他带给我的生活会贫穷和混乱。但我还是想跟着他走。

  任何事情都很简单,即使是从一个男人到另一个男人的身边。也只好像是办了一下换旅店的手续。而那张登记卡仅仅只是一张车票而已。

  我是个每天都需要挤公车上班的女人。

  工作很辛苦,包括在拥挤破旧的公车上的奋战。薪水很微薄,大半还要供给家里那个无所适从的男人。

  有一次,我们去人民广场地下店铺逛街。他喜欢上一条银光闪闪的皮带。也不是皮。

  是用劣质的金属做的,估计一沾水就会发锈。价钱是便宜的,但我不想买给他。这种无关紧要的装饰品,可以抵上我一个月的午餐费。每天中午我吃小饭馆里最便宜的咸菜面条。为了省下空调车票多出的一块钱,可以在寒风中等上半天。等更肮脏拥挤的普通车。

  平不说话,闷声地朝车站走。也许我当着别人的面伤到了他的尊严,或者提醒了他没落的尊严。我追上去,我说,你为什么不去工作。你明知道家里的经济靠我一人很困难。平转过脸冷冷地看我。

  我不想做自己不喜欢的工作。

  我说,那我呢。我每天早出晚归挤公车,对着电脑不停地打字。

  我是否就注定要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我打他的肩膀。

  平说,别碰我。我没有停止。

  在车站拥挤的人群里面,恼羞成怒的平猛力地一把我把推开。我

  趔趄着跌进了路边的污水沟里。

  一个早晨,在公车上的我突然被一种浑浊的呕吐感所袭击,胸口冰凉。我把手撑在座位上,无法发出声音。而缠绕着我的肮脏的灰尘和空气,似乎要把我窒息。

  没有人让座给我。我无法呼吸。这一刻这个城市里,到处都是陌生的脸。撑到下车的时候,我摸到自己的额头上汗水粘湿。我想是不是有了平的孩子。

  如果有了孩子,我是否还能每天这样挤车,接受电脑的辐射。或者这个男人他是否会给予我关注。而且这个孩子又是否能够成为我的武器。我冷静地想着这些问题。

  我想让平感受到痛苦。比如他的怀孕的女人在拥挤的公车上因被碰撞而受伤。当然他也完全可以做到熟视无睹。

  我走在空阔寒冷的马路上。每一天,我想象这条路如果有阳光倾泻,是否会更温暖一些。生活有时候就像阴冷的天气,除了期待我们无可奈何。

  今天我没有碰到那个瘸腿的女人。也许她病了。

  晚上我找不到闹钟。凌晨一点的时候,我在床上想起闹钟没有定时。为了避免和平发生冲突,我没有开灯。我裸露着身体跪在冰冷的地板上摸索。可是什么都没有。黑暗中,我听到平短促地哼了一声,幸灾乐祸的。

  我说,你有没有看到我的闹钟。

  平说,没有,别和我说话。我要睡觉了。

  我说,如果没有定时,我会迟到的。

  平说,可是每天早上你都在闹钟响之前起床。神经质。

  黑暗的房间里似乎有遗漏的风声。我无法抑制身体的颤抖,因为寒冷。

  每天凌晨,当我强忍着睡眠不足的头痛,在黑暗中穿衣服准备上班的时候,这个男人常常是还在温暖的被窝里酣睡。他什么都不做。因为他还没有找到-喜欢做-的工作。

  可是我需要工作。因为需要生存。

  所以我需要闹钟。

  平说,你到底睡不睡觉。

  我说,我必须要找到闹钟。

  冷漠的僵持。我听到平沉重的呼吸。然后平从床上跳了起来,他光着脚冲到我的面前,那个耳光如此用力,以至我的耳膜似乎在灼热中爆裂。你这个疯子。我听到他的咆哮。你存心就是不想让我睡觉。我已经把那个闹钟扔了。

  我已经把它扔了。他说。

  这一天我迟到了。走下楼梯的时候,我头痛欲裂,心神不定。胸口的呕吐感依然在折磨着我。外面下着寒冷的雨,可是我没有时间再上楼拿伞。在拥挤的汽车上,我的脑子中只思考着一个问题。那就是该如何地报复平。我要让他痛苦,不仅仅是被打裂耳膜的痛苦。

  我不知道我的离去或者消失,对他来说是否会是个打击。还有尚未确定的生命。

  生活在无休止的挤车和睡眠不足的碾压下,变成薄薄的一张破纸。我不敢伸出手指去捅破它。因为知道它的不堪一击。可是我想,我还是爱那个男人。他孤立无援的挣扎,使我对他充满同情。有时候愤怒使我们盲目地寻找着缺口,可是一切都不得要领。

  那个闹钟,同样的让我如此厌倦。可是我无法摆脱。我仍然要买一个。是新的。

  下班以后,我去商店买闹钟。我没有回家做饭,也不舍得在外面吃饭。买的还是同样塑料壳的小闹钟。天在下雨。想象了很久的温暖阳光,依然没有出现,等来的却是一场寒雨。在走出商店之前,我给自己买了一管唇膏。我不清楚这管酒红色的唇膏,对一个和别人同居着,也许已经怀孕的女人来说,有什么意义。不会再有爱情了。我想。对着湿漉漉的商店橱窗,我看到一个衣着陈旧,脸色灰暗的女人。一张被揉皱的破纸。

  我希望那个男人是爱我的。虽然我只是被他选择的结果。他清楚他和我同样的没有出路。

  他的抵抗是无力的。

  在公用电话亭我打了电话到家里,没有人。

  不想回家。不知道如何去面对空荡荡的房间里,冰冷的空气。带着我的闹钟和口红,我又回到公司的大楼。我不知道自己可以去的地方,可以找的人。我想我同样也是无力的。对无法得到的晴天,无法改变的生活。在寂静的电梯里,我再次感受到的呕吐的难忍,使我的眼睛都是泪水。该如何继续。我不知道。

  办公室的中央空调已经关掉。我在灰尘弥漫的狭小办公间里坐了一会,只听到外面的雨哗哗地响。似乎是过了很久,我又拨了到家里的电话。是平睡眠中的声音。

  我说,你回来了?

  他说,是啊,你又把我弄醒了。

  你干什么去了。

  去喝酒了。

  我不回家你从不会担心的,对吧。

  他沉默了一下。然后他说,你别这样了好不好。早点回家来。你总是把我搞得这么累。

  平的语气突然显得温柔。已经很久,习惯了他的沉闷和粗暴,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因为疲倦的缘故。我只知道一切不会持续太久。

  也许我下个月可以去上班。平停顿了一下。这样可以重新租房子,你上班不会太辛苦。

  电话挂下了。

  我走过黑暗的过道,去电梯间。晚上四部电梯停了两部,我按了往下的标记。

  整幢大楼空荡荡的。也许除了我已经空无一人。我的心里没有任何恐惧感。

  很奇怪,从童年开始,我就觉得自己似乎一直是在独自生活。有时候身边有很多人,觉得他们都像空气般透明。没有人能够进入这种似乎被封闭的孤独。城市和爱情,好像都是空的。

  我只是走着自己的路。像那个瘸腿女人。一直走到苍老。即使没有出路,那又如何。

  隐约的,似乎听到了电梯上来时轰轰作响的声音。我揉了揉疼痛的额头,走进去,按了关上的指示键。然后按了一楼。

  脸上的肿痛有些缓和。任何伤口都会有所缓和。靠在电梯壁上,我听到自己在寂静中的呼吸。楼层的显示灯在不断地变化。突然我想起一件事情。这个电梯似乎是左边最里面的一部。以前我一直刻意地回避这部电梯,有时宁愿多等几分钟。但在这个寒冷的雨夜,我忘记了。

  几乎是在瞬间,我听到了轰隆的巨响。然后一切停顿。

  • 相关文章:
  • 1.董馨
  •  死亡是他唯一的归宿。这个喧嚣的世间有时没有任何安慰。只有世俗的窒息。

    我觉得这个结局很好.
  • 2007/6/21 2:18:41
  • 3.董馨
  •  自杀是唯一的归宿。这个喧嚣的世间有时没有任何安慰。只有世俗的窒息。
  • 2007/6/21 2:19:43
  • 4.
  • 解脱了吧!也许是最好的结果~ 一直这样下去也累~找不到出路的出路!
  • 2007/6/22 12:08:02
  • 5.snowme
  • 读到最后一个字时,却像是没有看到结局,找了半天有没有"下一页",却看到的是楼上的留言,看到留言时,也知道这就是结局了.呵,我想我是一个不愿看到悲剧的人,只是如果不是如此结局的话,那么小说就成了生活,永远无止境
  • 2007/6/28 10:53:00
  • 12.胡说八道
  • 装好了能给人用的电梯是不可能出现安全瀛寰的,电梯关人我承认,但要说出事故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设计电梯的时候所有的危险都已经考虑了,所以只要被关者不强行开门是绝对没事发生的。另外说在电梯里会窒息纯属无稽之谈,除了电梯里的风扇外,电梯本身并不是密封的,不要说是一个晚上,就是10天也不可能说会窒息的,至少我从没听过在电梯里会窒息的。
  • 2007/9/15 0:39:45
  • 16.Adah
  • 喜欢上的仅仅是文字..并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他是我们心中的另一城里面的故事,那里我们不会有太多的牵挂,太多的束缚...我们可以任性,可以为所欲为、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也包括无止尽的放纵自己的一切....
  • 2007/12/14 12:08:42
  • 19.moon.
  • 总是想着这篇文章.
    似乎有时候感觉她是自己.
    似乎annbaby在写我一样.
    女人是自己选择这样的生活.
    怨不了谁.她只想好一点.
    只想有个男人爱她多一点.
    只是如此.如此而已.
  • 2008/4/15 0:52:24
  • 27.风儿在吹
  • 她也许只是想从他的身上获得一些温暖,再还给他一些温暖。
    生活是辛苦的,生存也是辛苦的。
    人都想追求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但生活的不如意,往往会不得不让人做出退步。
    困顿着过活,并不是最好的方式。
    虽然阳光不是每天都会出现在天空,但至少大多数的日子都会在世人的天空中灿烂。不快乐了,就想想阳光的温暖吧。。。
  • 2009/7/29 14:47:37
  • 30.clara
  • 多年前读过的一个故事,那时候我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女人会低贱至此,为什么明明不幸福,也从没有想过离开这个男人,是因为爱么?多深沉的爱能让人如此卑微,受尽生活的蹂躏?现在我也许能体会,寂寞是多么可怕,哪怕是伤害,也要握住那刻薄的一丝温度。
  • 2010/11/5 16:48:56
  • 34.筱雅
  • 如果一个女人活得这个份上,生命对她已经没有意义了。。他没有爱过她吧,始终不曾。。
  • 2011/11/16 14:45:01
  • 35.灰色的太阳
  • 人总是健忘的,习惯把自己的伤口变得麻木,痛苦一旦过去,人便忙着开始新的生活、追求新的快乐,以及,新的痛苦;然而人一旦尝试回忆,便不可避免地感受虚幻的痛苦,这种痛苦,甚至远大于曾经。
  • 2012/1/3 20:58:36
  • 37.红世
  • 这种阴沉的文字会把我麻木的感官压得很死 压抑压抑压抑压抑压抑 然后突醒发现我在渐渐变成我所期待的那样的人
  • 2012/6/28 20:01:08
  • 39.如何
  • 最后男人的温柔,在看来不过是某些镜头的重复罢了,她知道即使如此,最后还是要面对他的粗暴,绝望了,因为这些已近没有意义了。
  • 2013/1/31 23:31:49
  • 40.
  • 我想最后的归宿是幸运的,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决然离去的勇气,即使生活灰暗无光,不经意的解脱似乎是上帝馈给她最后的幸运方式了!
  • 2013/2/1 21:05:56
  • 45.烬余
  • 她不过是不能再为流浪了罢了,灵魂还是漂泊无依的,生活于她已经是无意义的重复。
  • 2017/7/15 10:22:08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站内搜索

热文排行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

本站采用创作共用版权协议, 要求署名、非商业用途和保持一致. 转载本站内容必须也遵循“署名-非商业用途-保持一致”的创作共用协议.

This sit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2.5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