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子衿, 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 沉吟至今
« 美女图片在网站上的应用从木子美到流氓燕:隐私到裸露的诱惑 »

从木子美到流氓燕:出位写作挑战性文明

  -从“木子美”日记在网上走“红”,到流氓燕裸照上网欲将“流氓进行到底”,我们虽有法律的规定,却总是不能在这样的事件中看到法律的力量。

  -脱下情色的外衣,我们所看到的,却是一个中年女人无可言状的孤独、浮躁、苦闷、压抑。

  -网络环境的相对低俗化,网络文化的缺失与沉沦,才使诞生于网络的博客不可避免地印刻上诸多堕落的胎记。

  流氓燕  一裸网络风浪起

  5月15日,一个平庸的网络写手在突然之间声名鹊起,成为众矢之的。原因是她把自己清晰的裸照张贴在了网络论坛上。

  从她的生活照来看,那是一张不再年轻的脸,宽厚的鼻翼,微塌的鼻梁,上面还印着刚刚取下的眼镜残留下的浅浅压痕;涂抹着猩红色唇膏但还算小巧的厚唇,眉毛微微耸起,显得眼睛一大一小,也使得纹过又画过的浓眉一高一低;她的脖子有点短,却不太合适地将其包裹在鹅黄色的高领毛衣里;看到她不是很干净而且染过颜色的头发中显露出的额头,我将自己的显示器用高级清洗剂“卫生”了一番之后,断定是细碎的皱纹,而不是灰尘。

  流氓燕的自拍裸照,看起来还有点艺术摄影的味道。尽管美丽的身材与她无缘,但在窗前透进的淡淡微光里,一个看来似乎有些疲惫有些沧桑的女人,目光望向远处,镜头留下的是她已不再年轻的身体:盘起的头发,被光线映照成银色的额前乱发,眼神迷茫,双肩及胳膊有些臃肿,但又残留着些青春的印迹。并不一定美丽,但是颇有些意境。

  就是她,一个公司职员,一个单身母亲,以肆意张扬的姿态在网络上兴风作浪,挑战了网络裸体自拍规则,行走在色情与人体艺术的边缘,将写作放在了上半身与下半身之间。于是有人叫好,也有人叫停,还有些人在叫骂。

  但是,一个不置容置的事实是她引来的观者甚众,网民争相点击,发布论坛的天涯服务器几乎瘫痪。尽管,大多数网民都认为她的容貌与身材并不值得可以骄傲地张贴出来。流氓燕似乎早已做好了准备并不畏惧别人的毁誉,她说“我没有钱,我一样要享受人生,我一样快乐。我没有美丽的五官,漂亮的身段,可世界仍然属于我。我不会因为你的好恶而放弃我在人间的所有权利,我为自己而活,不是为你们的赞誉而活。”

  流氓燕 我的裸照与色情无关

  接下来的日子里,更多的人群涌向了网站。尽管流氓燕宣称:“我只是在展示真我,表达真我,这和艺术与否、色情与否并无关系......”然而,网民们还是围绕“裸照”事件展开了一系列的争论,主要围绕道德范畴,支持者说这是一次勇敢的个人行为,反对者却认为其没有礼义廉耻。

  由于压力,流氓燕本人不得不发布通告暂时“消失”:“因我的相片风波已由一些天涯无耻小人波及到我的网下生活,我已通过网络向海南省公安厅提出网络申控,请求天涯社区清除对我造成侮辱的所有文字,并提供对我进行攻击的IP地址。”

  其实,在此之前,木子美的性爱日记、竹影青瞳的裸照等等,早已相中网络这个平台纷至沓来。流氓燕退缩了,她还很干脆地拒绝了所有媒体的采访。记者试图直接采访流氓燕,6月9日,几经周折,记者找到了流氓燕在广西的一许姓朋友,通过他联系流氓燕采访。

  记者十分谨慎地发去采访提纲,许回复,流氓燕以“不愿意出名”为由拒绝了采访。记者从许那里得到了流氓燕的QQ号,在QQ上与流氓燕取得联系。记者连续发过数条信息给流氓燕,流氓燕在QQ里隐身对记者大吼:“你们要干什么?”记者表示非常关注她的当前状态和她的自我表达意识,希望能够对话,然而无论如何流氓燕都没有再给记者回复。

  流氓燕“消失”之后,天涯论坛首页有了这样一个引人注目的贴子《流氓燕火了,她也要走了,挽留流氓燕签名大行动》。网友称:“我们敢于坚持的流氓燕也会带着复杂感情离开天涯,如同竹影青瞳一样。在这个崇尚自由的网络世界,我们挽留,是因为我们坚信‘也许我们不赞同你的观点,但我们该誓死捍卫你说话的自由。”

  流氓燕也在为自己分辩:“我做错了什么吗?对我来说我只是做了一件自己想做的事而已。我能不能这样说呢?中国人把女人的身体看成赤裸裸的性是一种变态心理!当然我不排除某些人体图片中也有色欲的影子,然而我不是,我没有。”然而联系她那些大胆的“激情文字”,这样的分辩多少有些无力。

  流氓燕的经历有点凄凉。一个生活在社会低层的女人,离了婚,单身带着个女儿,不轻的生活负担。有人说,流氓燕的放纵,说到底还是信念的缺失。也有人认为,她是妇女解放的先行者,独立的自尊自爱的女性,既不会把男人当作满足某种欲望的工具,也不会仅仅用肉体的享受宣告自己存在的价值。在流氓燕的文章中,她曾提到有个很小的女儿,流氓燕说:“我并不是一个淫乱的妈妈。”但脱下情色的外衣,我所看到的,却是一个中年女人无可言状的孤独、浮躁、苦闷、压抑。我相信她不是个肉体至上主义者,其实喊的越凶笑的越放纵的人,却往往是偷偷在被窝里流泪的那个。

  出位写作挑战性文明

  在流氓燕看来,写什么样的文字,贴什么样的照片似乎都是她个人的事。然而一旦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存在,那就不是个人行为那么简单了。

  女作家、裸照艺术、性爱描写,这本来不是什么新事物。但是三者叠合在一块儿,就意味深长了。一个玩味文字的女人,用流畅的大胆的夸张的文笔描写完自己的私隐故事后,旁边再贴上那么几张个人裸照,无论如何,也很吸引人的眼球。而且,人们还愿意将她和另外一个在网络上风行一时的名字联系在一起。

  木子美,因为一份公开提交的性爱清单,成为全国传媒、网络里的名人。那份清单她用数字化的冷静盘点她的性经验:与多少男人接过吻,与多少男人上过床,最快上床速度是认识几天,最长关系又保持了几个月......甚至,在男性记者要求采访她时,她说,“你跟我上床,你能坚持多久我就给你多长的采访时间。”

  木子美后来演变成了著名的“木子美现象”。木子美之后,出现了同样出位写作的竹影青瞳以及流氓燕。2004年1月,一个网名为竹影青瞳的写手令众人瞠目结舌。1月5日起,她在天涯虚拟社区的个人博客上实时更新自己的裸照,一个月内点击率飙升到十三万多。在此之前她就以惊世骇俗的文字和标题引起争议。她曾自称人间妖孽,并宣称人世将流行“竹影青瞳”。

  “众多情色博客的女写手中,竹影青瞳已经沦落到要别人汇款才能看她的博客的地步。流氓燕,那位大名鼎鼎的天涯辣妹,在卫道士和天涯纷飞的板砖中,也退缩了,现实中她毕竟只是个为生活挣扎,处于社会底层的母亲。只有木子美,一路很风光地走来。”最新的消息说,木子美去了博客中国做市场部经理。

  “我曾经很害怕木子美后继无人,现在,我终于在博客中国看到更牛逼更直接的人物流氓燕了。”一位网友说,现在我每天如饥似渴地拜读她的日记,从中学到了很多性知识,私下里认为这是中国走向现代的开端!“虽然流氓燕的文笔比木子美差了很多,直通通压根就是黄色小说,但我们这一代人的性教育不正是通过黄色小说进行的吗?”

  “这种情况的出现本来很正常,这是价值多元化的社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暨南大学从事社会学研究的马秋枫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这是社会性观念越来越开放的结果。在这样一个具有包容性的社会中,只要没有深层问题,如犯罪,每个人都可以有每个人的活法,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而无需担忧受到生存威胁。“如果这些事发生在十年前,她就会受到很大的社会压力。”

  “这些出位的行为有可能是为了出名,为了引起媒体的关注,只不过她所选择玩世不恭的手段。”心理咨询师杨笛认为,“这些行为与性格障碍有点类似,背负着一定的社会报复心理,这种现象是不值得提倡的,它违背了这个社会的性文明。”

  “网络流氓” 拷问法律底线

  从“木子美”日记在网上走“红”,到流氓燕裸照上网欲将“流氓进行到底”,我们虽有法律的规定,却总是不能在这样的事件中看到法律的力量。

  由于我国法律目前没有明文规定拍摄裸体照片违法,公民“法无禁止皆可为”,流氓燕要拍裸照,既然不是刑罚的行为,也不是行政处罚的对象。就流氓燕的裸照而言,只要不公之于众,就是个人隐私,谁也干涉不得。可是,流氓燕将自己的裸照贴在了网上,她单纯的个人行为,也就随着网络的传播成了社会行为。因此,“流氓燕”就要为其行为承担社会责任,包括社会压力、道德评价以及法律责任等。

  而事实也是如此,网民对“流氓燕”的褒贬以及侮辱已经让其感到“置于死地”的压力。但网民关于她在网上贴裸照是属色情抑或艺术的争议,则是法律层面的讨论,而争议之“火”其实凸露出的是我国法律对于“个人裸照上网传播是否属于淫秽物品”的“暧昧”。

  “根据我国相关的法律规定,具有色情内容的有艺术价值的文学、艺术作品不视为淫秽物品。”重庆大学社会学教授杨尚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流氓燕的裸照是不是有艺术价值的文学、艺术作品?这还要依法由相关部门来认定。对于一般公民来说,我国关于淫秽物品的法律规定是含糊不清的,这就让人容易堕入违法的陷阱;而对于执法机关来说,这种法律规定的不明确,则不利于网络扫黄。

  专家认为,从法律角度来说,不管其本人的动机如何,此次裸照事件客观上对社会造成了负面影响,对社会风气有不良的误导作用,属于违法行为,有关部门应该提高监管力度,制止其进一步传播。这个事件也暴露出我国相关法规的漏洞,对于流氓燕裸照属于艺术作品还是淫秽物品,公布裸照到底是私人行为还是公共行为的界定,有待明确的法规出台。

  博客 印上色情胎记

  木子美、竹影青瞳、流氓燕......无一例外都是以网络博客的出位写作出名。“对于木子美对博客的正反面影响和未来走向的影响也无法简单评价。但是,她的行为中国博客界不得不承受下来。冲击波之后,木子美给中国博客带来的是喜讯还是噩耗,目前也无法确定,但是都要有思想准备。”一位互联网人士在谈论对木子美的看法时指出。

  美国《新闻周刊》曾做过估算,“世界自觉实践Blog的数量,已经达到一百万之众”,“每四十秒,都会有一个Blogger加盟进来”。西方主流媒体甚至构筑了一个“博客”日访问量的图表:拥有几个——十几个访问者的“博客”将成为“博客族”和亲友交流的工具;拥有几百——几千访问者的“博客”实际上是一份媒体,需要“博客族”们有类似主编的内涵和眼光;拥有上万访问者的“博客”就有商业价值了,可以运作一个小小的公司。

  社会学者王吉鹏认为,从博客所蕴含的内涵和折射的外延观察,美国和中国的博客在字义理解、运行轨迹上差别不大,但博客在美国更多的是与总统选举、911事件等国计民生的大事件相联系,而在中国博客则更多的是与隐私、裸露、窥视和被窥视,甚至是身体体验式写作相联系。

  事实上,中国的“博客族”们目前也在为每天暴露自己多少隐私而举棋不定。他们更愿意把“博客”当作E-mail、BBS、ICQ,MSN之后的又一个网络联络工具,又一场时兴的聚众游戏。博客并不完全等同于网络日记(WebDiary)。两者的侧重点不同。日记个人性、私密性较强,博客是个人性和公共性的结合体,其精髓不是表达个人思想和记录个人日常经历,而是以个人的视角,以整个互联网为视野,精选和记录自己在网上看到的精彩内容,为他人提供帮助,使其具有更高的共享价值。

  “中国博客最初的兴旺是缘于木子美的蓄意暴露的私人性体验。所以从最初的博客推广上,中美两国所走的路就各不相同,直接结果就造成博客在中国的一种介质化、边缘化生存状态,甚至被某些人归类为泛情色身体纪录状态。”王吉鹏认为,博客现象的另一个隐忧体现在隐私披露、窥视与被窥视、谩骂、虚假信息发布等现象上。

  事实上,博客本身虽然具备媒体出版的一些特征,具有信息交换与获得的途径,但本身却是信息纪录的缺失者。博客写作没有传统媒体的监督审查和监管体系,而所属网站在现有条件下又很难扮演传统媒体的审查职能,加之一些网站经营者根本就没有认识到这一问题的重要性,所以很容易出现隐私披露、谩骂与虚假信息发布等问题。网络环境的相对低俗化,网络文化的缺失与沉沦,才使诞生于网络的博客不可避免地印刻上诸多堕落的胎记。

  -相关链接 从木子美到流氓燕

  木子美

  木子美是广州某小资读物的女编辑,出生于20世纪70年代末,毕业于广东某大学。2003年6月19日,木子美在博客中国开辟一个小空间,写了可供大众阅览的日记,并把这些日记冠名为《遗情书》。

  木子美的态度是:“荒淫无度的性行为尽量控制在物质技术能够发挥作用的层面,这是保证身体完好无缺,让你有机会后悔或继续享乐的前提;然后是心理上单纯地将性行为看成是它本身,它只是跟其他行为一样为人所需而设罢了,这是防止心灵支离破碎的途径。”

  竹影青瞳

  著名网络写手,福建人。2001年毕业于厦门大学,文艺美学研究生。广州某大学教书,后辞职,写作。“合我意的拉我到暗处把我强奸”,令无数男性读者喷血。她的出现则再次证明了快餐时代性的随意和廉价。一边是有节制的宽容,一边是无禁忌的暴露。

  竹影青瞳说,“我对我自己身体的自拍,只是因为我有冲动要这么做。我的鲜血直往头上涌,我想看见自己美丽的样子,然后让人也看见。我在担心我会不会有一天彻底抓狂,自恋至死。”

  流氓燕

  湖北人,现居广西南宁市,单身母亲,已在网上发表20多万字作品,有日记、散文、小说等。

  流氓燕坚持:游走在欲望与现实的边缘,我要保证不跌向任何一边。一面醉着,一面醒,享受的就是人生的矛盾。

  作者:信报记者 陈富 来源:信报



  除非注明,月光博客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169.html
  • 文章排行:
  • 1.wangkaye
  • 她们是很有名,但不是所有的人都在“关心”她们。
    呵呵,我对她们一点兴趣都没有。想看的话不如用bt去下。
    这样很好,社会容许不同的人存在。
  • 2005/6/19 21:30:49   支持(18)反对(9) 回复
  • 2.6546
  • 三株论坛,哈哈哈
    6号美女大街 于 2013-3-26 14:44:16 回复
    6号美女大街 num6.net
  • 2013/3/26 10:35:00   支持(5)反对(8) 回复

发表评论:

 请勿发送垃圾信息、广告、推广信息或链接,这样的信息将会被直接删除。

订阅博客

  • 订阅我的博客:订阅我的博客
  • 关注新浪微博:关注新浪微博
  • 关注腾讯微博:关注腾讯微博
  • 关注认证空间:关注QQ空间
  • 通过电子邮件订阅
  • 通过QQ邮件订阅

站内搜索

热文排行


月度排行

本站采用创作共用版权协议, 要求署名、非商业用途和相同方式共享. 转载本站内容必须也遵循“署名-非商业用途-相同方式共享”的创作共用协议.
This sit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