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子衿, 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 沉吟至今
« 防治运营商HTTP劫持的终极技术手段谷歌称CNNIC发布伪造CA证书 »

真正有价值的内容未必能够“大众化”

  一般来说,在数字化时代,某件作品的价值我们往往喜欢通过具体的量化数据来进行评估,所以我们经常看到某电视剧收视率破2,份额达到10%,或者某热门偶像剧点击量突破20亿的新闻。

  在一切以数字来量化的当下,我们的内容生产者为了追求片面的数据增长,忽视了节目质量的提升,所生产的内容为了迎合观众而迎合观众,不真正从思想高度或者艺术性去做考量。而整个视频内容生产市场发展到今天,我们的行业亟需打破以点击量或者播放量为标准的潜规则,让真正好的有价值的内容走上历史的舞台。笔者这么认为,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的考量。

  互联网时代的“文化审丑”

  之前我在分析媒体演进的时候谈到过:在互联网时代,公众关注的东西永远是那些“不好”的东西,文化领域更是如此。我们网民的关注口味越来越倾向于一些低俗、粗劣的文化产品。

  打开百度风云榜,再点击进入十大小说排行榜,我们很遗憾的发现排名前100名的文学作品有90本是网络小说。

  每天通过百度搜索“吞噬星空“、”斗破苍穹”的人要比搜索《三国演义》《红楼梦》的人多几十倍不止。 事实上很多网络快餐小说毫无任何营养,很多时候我们只是用其来打发时间而已,虽然这个道理可能很多网民们也都懂,但越是没有营养,越是模式化的小说越能满足现在快节奏生活打发碎片时间的需求,搅起网民被麻木浮躁的生活培养的快餐阅读口味,从而赚取大量的钞票。

  我们很无奈的发现当下快餐化的网络内容已经成为绝对主流,当《万万没想到》乃至胥渡吧这类型网络内容生产者走红的时候,李银河、阿来、厉以宁、王逸舟、阮宗泽等真正有思想和深度的人却没有被年轻一代的大众熟知。

  真正有价值的内容未必能够“大众化”

  中国有句老话叫做“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里”,这句话虽然刻薄,但在某种程度上确又是不争的事实。中国媒体行业也是如此,在我看来真正有价值的内容(包括文字、视频、图片等等一切展现方式)未必能被大部分人所关注所喜欢。

  以我多次当做案例研究的腾讯新闻的《事实说》为例,这档资讯视频节目近期累计点击突破8000万,很多人感觉8000万太少了,随便一部杨幂和黄晓明出演的偶像剧的某一集都有这个量级了,其实我想说的就这8000万在媒体类视频其实算一个惊人数量。平心而论,8000万不是一个大数目,但这8000万点击背后的观看人群是一批有思想、有理想、有较高文化层次和修养甚至较高社会地位的人群。《事实说》每期会根据时事热点匹配相应领域的专家学者作为嘉宾来表达自己的观点,并将嘉宾分为事实观察者、特约评论员、研究派、调查派、数据派以及神秘人等角色,他们分别从自身的研究领域,所从事的行业,或者平时所关注的事件出发,进行议题辩论。前文所提到的李银河、阿来、王逸舟、阮宗泽以及知周孝正、张鸣、王福重、柳实、武志红等学者、专业人士都曾参与节目,政府相关领域部门亦有成员代表,甚至还有国际友人发表世界观点。至少道长我看来,《事实说》的内容虽然是跟随时事热点,却基于热点让该领域的各界人士充分辩论表达,对网友进行知识扫盲的同时又不失可读性,引起用户的思考。

  中国现代文化,不管是影视娱乐还是资讯视频,要想真正赢得尊重获得长足发展,靠的不是《甄嬛传》《活色生香》或者《万万没想到》《十万个冷笑话》这种动辄几亿几十亿点击或者播放的内容,也不是《斗破苍穹》《完美世界》这种搜索量比四大名著都多了几十倍的小说。

  中国文化的软实力,对国人文化品位的提升,还是要靠腾讯《事实说》、凤凰《大学问》、速途《途夫有话说》等等这一类型真正有思想、有品质、有内涵的深度节目和生产节目的人,虽然这类型节目当前在中国的并不是资源最追捧的部分。

  公众▪媒体的进化论

  有价值的内容受众少,甚至从经营学的角度来看如果长期无法通过有价值的内容获取收益,那么内容提供方将难以为继,最终有价值的内容难以为继,毕竟新闻理想或者内容价值不能当饭吃。大家或许已经发现,我上文提到的几个媒体的视频节目,比如《事实说》,大部分都有“靠山”或者节目以外的资金来源,并没有即可变现的压力,也许正是这个原因让媒体内容制作者可以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内容的提升上来。

  不过,我认为这种情况正在改变,现在随着国民素质的进一步提升和移动支付习惯的普及,我们的深度的有价值的内容的商业价值正在进一步凸显。以移动阅读APP掌阅iReader为例,用户几个月,付费用户早已经已经足够支撑起数百人的运营团队和企业日常开支。

  与此同时,我们发现基本上深度类的视频节目成为了一线门户网站和垂直网站的标配,甚至笔者主讲的《途夫有话说》都已经做到接近40期,这档枯燥的行业观察类节目,也收到越来越多的关注。更不用说前文提到的腾讯《事实说》达到惊人的8000万点击,且事实上这个产品也在第一季时有过一些商业化的成功尝试。

  写在最后:去年北美歌坛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说的是当大家都在想方设法让更多的音乐平台推荐音乐以增加点击量和关注度的时候,当红歌手泰勒斯威芙却特做了一件让人震惊的事情---要求所有的音乐平台下架,如果歌迷要想听她的音乐必须花钱购买。我想,泰勒的举动就是一个内容提供者价值观不妥协的典型案例,这起震惊全球的事件或许就是我今天文章所讲的趋势的一个分水岭,总之我坚信在不就的将来真正能够大行其道并且实现多方效应共赢的,一定是真正有价值的内容,而不是哗众取宠的内容。

  来源:投稿,本文作者系速途研究院院长丁道师 微博:丁道师 微信公众:dingdaoshi123



  除非注明,月光博客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4182.html
  • 文章排行:
  • 1.lulu
  • 20年前,中国优秀的文学作品,四大名著,10年前,四大名著,今天依然四大名著。可您别忘了,在他们成书的年代里,其地位有些还不如现在的网络小说。您这不是用文学吸引读者,是想用装b绑架读者。
  • 2015/3/24 15:00:23   支持(20)反对(11) 回复
  • 2.xgyhzdx
  • 有思想、有理想、有较高文化层次和修养甚至较高社会地位的人群才看腾讯新闻的《事实说》,恶心么?
  • 2015/3/24 18:43:51   支持(12)反对(5) 回复
  • 3.星期四的大绅士
  • 有做广告之嫌……
  • 2015/3/24 17:24:50   支持(10)反对(4) 回复
  • 5.tianzitian
  • 看到拿《吞噬星空》《斗破苍穹》和《三国演义》《红楼梦》相比我就不想继续看了,前面两个一个刚刚完本,一个还在连载,后面两个一个元末明初写的,一个清写的。
    要比也得拿现在看《吞噬星空》《斗破苍穹》的人数和元末明初看《三国演义》清朝看《红楼梦》的人数相比。
  • 2015/3/25 9:19:03   支持(12)反对(8) 回复
  • 6.rodger
  • 多读了几年书就要拿出精英的架子教训别人么?真的精英根本不需要靠数落别人获取存在感。唉
  • 2015/3/25 9:49:16   支持(11)反对(8) 回复
  • 7.sysutt
  • 一个人怎么娱乐消遣,只要行为不违法,他人就无权干涉。一个看《万万没想到》的人,也可以是某个领域的精英人士,也不意味着他就不会去看文中所说的李银河、阿来、厉以宁、王逸舟、阮宗泽,这二者没有必然的排斥关系。作者所说的“有价值”,只是一个人为定义的概念罢了,什么是有价值,难道让人消遣让人欢笑的内容就没有价值,一定要忧国忧民的内容才有价值?这本来就是没有可比性的两个标准,非要扯到一起,谈什么国民素质,这样有意思?
  • 2015/3/25 12:10:57   支持(9)反对(6) 回复
  • 8.北雪南海
  • 新年新气象,本人王某有提供发票:地税、国税、增值税

    如有需求欢迎来电 181 2366 5899

    谢谢!
  • 2015/3/25 14:07:06   支持(9)反对(6) 回复
  • 10.jie
  • "震惊全球"的这个事件----也许是我落伍了,不过确实没震惊到我-----没听过
    jie 于 2015-3-27 0:35:17 回复
    百科没找到.. - -!
  • 2015/3/27 0:29:00   支持(7)反对(6) 回复
  • 11.yukon1234
  • 所谓欣赏艺术,不是去追求的,而是去感悟的。就如绘画,电影,文学,乃至游戏,如果能让年纪轻轻的大众全去追求,那只不过是快餐符号。因为艺术家想表达出来的东西,是经过自己的人生感悟和认识的,一看就懂,浅显而易见的或者是经验,或者是浮华,或者是匠气。当自己成长后,就会发现,艺术是通过别人的悟来悟出自己。
  • 2015/3/29 10:29:55   支持(6)反对(5) 回复
  • 12.囧囧有神
  • 张口闭口四大名著,中国现在当代文学都不值一提么
  • 2015/3/25 21:52:19   支持(6)反对(7) 回复

发表评论:

 请勿发送垃圾信息、广告、推广信息或链接,这样的信息将会被直接删除。

订阅博客

  • 订阅我的博客:订阅我的博客
  • 关注新浪微博:关注新浪微博
  • 关注腾讯微博:关注腾讯微博
  • 关注认证空间:关注QQ空间
  • 通过电子邮件订阅
  • 通过QQ邮件订阅

站内搜索

热文排行


月度排行

本站采用创作共用版权协议, 要求署名、非商业用途和相同方式共享. 转载本站内容必须也遵循“署名-非商业用途-相同方式共享”的创作共用协议.
This sit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