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子衿, 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 沉吟至今
« Facebook无人机首航成功Verizon收购雅虎互联网业务 »

开心网得失经验被热议

  开心网在近期引起了创投圈内的热议。今年7月,当年风靡白领写字楼的社交网络开心网以“手游”公司的身份被收购,并成为A股上市公司赛为智能旗下一员。谁也不曾料到,当年被誉为“中国版Facebook”的开心网,会以这样的方式走到资本市场极具标志性的“上市”的这一站。

  但事件尚未结束,7月22日,开心网CEO程炳皓先是以内部全员信的形式向同事告知离职的消息,随着收购交接的进一步进行,这位当年一手创立开心网的前新浪工程师将隐退。

  开心网得失被热议

  外界随即展开对开心网得失成败的讨论。一方面是并未公布的“收购”价,评论普遍认为开心网并没有让投资人取得回报,这最终是一桩亏损的投资;另一方面,对于开心网失误的关键节点,也议论纷纷。

  从程炳皓当事人角度来说,他以公开信的形式自我复盘了开心网的8年创业历程。他认为自己作为创始人,有一些局限的地方,比如以技术工程师自居的他,被认为不够“商务”,另外也因为完美主义显得欠缺果断。

  此外,程炳皓否认了开心网“死”于竞争,无论是“假开心网”,还是微博微信。程炳皓认为打败开心网的是自己产品模式本身,首先是爆款游戏也有生命周期,火过之后何以为继是个大问题,其次是熟人社交无法成为支撑一个产品的最大支柱。

  投资人复盘创业经验

  资本方面也围绕开心网展开了讨论。在开心网的早期投资人北极光董事总经理姜皓天看来,开放战略上的犹豫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他说:“炳皓是个很实在的工程师出身的人,他看到了当时facebook开放平台的趋势所向,但也深知在中国的商业环境下如果真的开放会导致破坏平台的用户体验。如果当时能够掌握一定的灰度更积极地开放平台,会很好延长生命周期。”

  不过,如果从青睐平台项目投资的KPCB主管合伙人周炜的角度,他会倾向于认为开心网之所以错失成为伟大平台的机会,正是当时围绕“游戏”项目消耗的过多精力,而没法集中于平台和用户本身的运营。他表示,游戏类的公司都是创意型的公司,这跟电影公司有点像。如果从创业公司的角度,要么先天具备优势,如果只是作为工具支撑平台发展,会显得艰难。

  此外,也有投资方面人士称,如何在创业中利用资本迅速壮大也是开心网值得总结的经验之一。当年开心网融资不可谓不顺利,在2008年成立后,先是拿到了北极光创投300万美元的A轮投资,一年后拿到了启明创投、新浪和北极光的2000万美元B轮投资,其后在2011年,还拿到了腾讯数千万美元的战略投资。

  “如果当时开心网利用好这些资本,那肯定能在当时与竞争对手拉开差距,但当时开心网在这方面趋于保守了。在2011年以前,创投圈里如此被看好和高估值的项目并不多。如果现在来复盘,那我觉得创业者如何正确烧钱、快速建立壁垒,也是开心网案子中要总结的重要教训。”上述投资人称。

  当然,另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人还表示,如果在总结开心网时跳过了政策风险的因素,则一定不完整。他透露称,当年新浪微博方兴未艾之际,开心网内部就以战略的高度讨论过开心微博,并在短时间内推出了内测版,但由于政策方面的原因,开心微博最终胎死腹中,耽搁了时间又没能起到效果,“大家回想下,当时被允许正式上线的微博,全是上市公司的,所以创业者不能不考虑国情的因素。”

  此外,投资相关方面还表达了诸多具体看法,但归结到最后,无非还是“人”、“事”、“钱”和“势”相关的经验。还有投资人希望告诉创业者:每个创业项目失败的具体原因或许不同,但大逻辑和大前提都差不多,正确处理好创业过程中的种种关系至关重要。

  程炳皓公开信:微博微信不是打败开心网的根本原因

  程炳皓在公开信里复盘了开心网从辉煌到没落的原因,讲述了创业的心里路程,分析了开心网的功与过。

  程炳皓从个人原因分析指出,创业前没有全面统管过一条业务线;没有重点管理过非产品技术类人员;我喜欢给自己设定过高的目标;典型的工程师完美主义者天性;情商很低,也不喜欢合作。

  谈及假开心网,他指出,主流用户群仍然用真正的开心网,在2011年我们终于迎来法庭最终判决,假开心网关闭。

  针对是否是微博微信打败了开心网,他认为,微博、微信的出现加速(用户下滑)这个过程,但这不是根本原因。

  在程炳皓看来,开心网真正最重要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偷菜停车,也有生命周期;二是,熟人社交不是刚需,无法成为支撑一个产品的最大支柱。

  以下为公开信全文:

  2008年我和几位新浪的同事创办开心网(北京开心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到现在(2016年)我离开,一共八年,这是我对自己八年的总结和告别。

  其实我思想上的总结都还远没有完成,这篇文字总结就还更加缺乏章法,但是我昨天受到众多朋友的热情关心和关注,手机电量很快用光,特别是媒体朋友提出很多问题,只好现在仓促贸然发出了。也许再过几年,我能再做一个开心网总结2.0.

  开心网最辉煌的时候,已经被无数次解读(包括我自己的解读),我这里主要从不辉煌角度解读。

  2009年,很多人都认为开心网有机会成为一家超级互联网公司,但是令我愧对投资人与员工的是,开心网却从2010年就开始用户活跃度下滑,最后转型成为一家手机游戏公司,不再是一家平台公司,2015年开心人公司利润有大几千万,这是开心人们聪明和奋斗的结晶,但是确实离09年看到的“最好的可能”相去甚远。为什么?

  以下就讲一下,我看到的原因,但这肯定不是这个问题的最终答案,这只是我个人做的一个复盘,欢迎指正。

  先从人身上找原因,我个人的局限:

  我创业前没有全面统管过一条业务线,主要从事产品和技术管理工作,对于销售、市场、投融资、公司战略、公司治理、财务、法律,没有实际经验,有媒体评论说我“不够商务”。

  没有重点管理过非产品技术类人员,比如销售、市场、业务拓展,这些人员的管理与技术人员完全不同,对我来讲有一个学习过程。

  我喜欢给自己设定过高的目标。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

  典型的工程师完美主义者天性,对于不熟悉的领域,条件不确定的事情偏保守。

  我本性情商很低,也不喜欢合作,更喜欢完全掌控地完成一件事,不喜欢谈判,不喜欢参加各种会议,也许我是轻度的“社交恐惧症”患者。

  再下来,是我对业务的思考。

  “假开心网”打败了真开心网吗?

  当然不。虽然我们遭受了很大的损失,几千万本来应该属于我们的用户被劫持走了,这件事的处理凸显了我在刚创办公司时候商业意识的不成熟,如果此事能够避免,我们应该能够有更多资源和时间,会对公司运营带来很大帮助。尽管如此,我们的主流用户群仍然用真正的开心网,在2011年我们终于迎来法庭最终判决,假开心网关闭。

  微博、微信的竞争

  是微博、微信打败了开心网吗?我的回答:不是。微博、微信的用户群和我们的用户群很相近,对我们有很大的影响。但是我们的用户活跃度下滑,是产品自身的特性和生命周期导致。微博、微信的出现加速了这个过程,但这不是根本原因。

  开放平台

  有朋友认为开心网推出开放平台比较晚而且开放也不够,并认为这是开心网用户活跃度下滑的主因。我的意见:批评得很对,但是我不认为这是根本原因。身处互联时代,我们应开放做企业,我们每一个人也都要持开放心态,如果开心网的开放平台建设好,对于开心网毫无疑问会有很大帮助,我们当年这方面动作确实慢了,但是开放平台对于留住用户也只能起到辅助作用。我认为,真正最重要的原因,有两个:

  1 偷菜停车,也有生命周期。

  社交游戏,和传统游戏看起来有很大不同,乐趣的核心点在“社交”,其实应该称作“游戏社交”可能更合适。其用户遍及男女老幼,因为是横空出世地完全创新,用户一开始得到全新的体验,乐趣极强黏性极强传播极快,但是终究也会有生命周期。

  最重要的是,这种社交游戏不像传统游戏,传统游戏可以不停地换新题材、新玩法,一直不停地做下去,而社交游戏的乐趣在于人和人的一种新形式的交互乐趣-善意的玩笑,这种善意的玩笑经历了几次改良创新-从朋友买卖到争车位到偷菜,人们对这种玩笑的笑感被用尽了。用户不是对一款社交游戏失去兴趣,是对所有社交游戏失去兴趣。2011年之后,市场上基本没有纯粹的社交游戏了,有的只是传统游戏加上社交元素。

  这是开心网第一个“命门”。之前也有不少人提到,大家给出的解决方案是,“你应该专心做社交”。这就要说下一个产品上的命门,这一个命门,我没有听别人讲过,是我自己的分析,对错与否,看官自己品鉴。

  2 熟人社交不是刚需,无法成为支撑一个产品的最大支柱。

  论据,除了我们自己一路运营的体会,还包括中国市场的客观状况,事实上,之前除了我们,还有很多家公司致力于“熟人社交”,但是现在基本都已经不是主流产品。

  我知道你要说,“微信”,解释是,微信的核心黏性是“通讯”,通讯毫无疑问是最刚的刚需,微信是在通讯这个刚需的支撑下,附属了朋友圈,也许用户花了很多时间在朋友圈,但是朋友圈不是核心黏性。

  微博?微博不是“熟人社交”,也许上面有熟人互粉,但那不是主流。陌陌?陌陌当然不是熟人啦,名字都写了。

  最后你要说“facebook”,对不起,我不生活在美国,对于美国的社交产品我没有足够的发言权,但是中美两国互联网发展这么多年的历史已经表明,两个国家的互联网产品不是一一对应的关系,关于这一点,我们有很多的经验教训,试举一例,中国市场的农场游戏,社交因素体现在“偷菜”,这也是重要的核心乐趣,但是美国facebook上面最火的农场游戏,社交体现在“帮忙和分享”,我们后来又推出了一系列社交游戏,体现这种“帮忙和分享”,用户的热度远不及“买朋友做奴隶”、 “贴条”,和“偷菜”。

  再详细讲一下,我们对于“熟人社交”的体会过程。事实上,开心网刚发布的时候,是一个熟人社交网站,我们一开始就想做一个“好玩”的网站,有一些好玩的小应用,但是没有社交游戏。我找了新浪很多同事来,大家一开始对这种体验很享受,新浪各种新老同事在开心网会师了,甚至有人“说程炳皓真奇怪,他从新浪辞职,却出去后给新浪做了个内部网”,但是一段时间后,活跃度开始下降,感觉是“大家没得聊了”,在各种探索中,我们注意到,我们开发的一些好玩的小应用,比如“动TA一下”“朋友印象”等,用户相对更喜欢。我们就越发沿着这种“好玩”的思路做,直到“朋友买卖”,这应该是中国第一个社交游戏,用户立刻蜂拥而上,我们知道“这回对了”,于是全力开发这种好玩互动的社交游戏,后来表现最好的有“争车位”、“偷菜”,但是其实我们做的远不止这几个。

  在09年偷菜热潮中,我们也担心社交游戏的生命周期问题,所以我们一只手做新的社交游戏,另一只手想引导用户去社交。虽然有很多用户是为偷菜而来,但是北京、特别是上海的很多核心用户是有明显的社交行为,我们开发的非游戏应用“转贴”也成功吸引了很多原本只偷菜的用户。

  但是随着偷菜等游戏的活跃度下滑,用户社交的活跃度也下滑。

  我的体会是,用户上开心网主要目的是偷菜,上来后,因为我们在feed 流里面强推社交信息(照片、日记等),用户也被朋友的照片日记吸引,去参与评论。

  但是,当用户已经不想去偷菜的时候,一个人的熟人朋友数目有限,产生的内容和互动数量也越来越少。当时主要还是电脑上网,用户开始缺乏动力去频繁打开开心网去查看是否有朋友的新消息。更加剧这一情况的因素有:老朋友在网上刚见到的惊喜也已经过去,不在一起工作生活的朋友缺乏持久的话题,同事和上司的存在又有一种无形的限制。

  这可能就是开心网的另一个“命门”。

  综上,如果以上分析成立,那么虽然开心网2008-2009年如烈火烹油,红得发紫,但其实产品上潜藏着巨大危机,而且微博已经在抢我们的用户,那时也刚刚开始移动互联网,用户在未来几年全都要换成移动设备,他在PC上使用的网站不一定延续到手机上,所以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多,我们必须要有更多的创新,而且要快,一刻也不能停留。

  但这是现在从上帝视角看过去的结论,在各种事情纵横交错之时,我们当年没有看这么清晰,而且,我们犯了“成功者的错误”,这些错误其实我自己创业前经常批评别人,但是轮到自己,一点没有进步。

  成功者的错误心态:上帝之选。

  做为成功者,我们总是愿意相信自己一定会成功,而友商,一定会失败。我们不愿意真正相信自己的成功其实无比脆弱,随时有可能失败。但是诺基亚从极盛到售出只有不到5年时间,市场、政府、以及我们自身,都随时可能发生我们根本无法预测的变化。

  说白了,我们在情势好的时候,弥漫着骄傲情绪,情势差的时候,又迅速转成抓狂情绪。

  成功者的错误方法:路径依赖。

  成功本来有无数偶然因素,但是我们当年没有认识到这个,我们开始总结,给自己总结了很多光辉的理论,然后说,我们今后就还坚持这么干,扩大战果。

  “学我者生,似我者死”,更何况是学自己。

  一件事做对了,应该忘记它往前看。再回头一看,就已经不是了。

  成功者的错误逻辑:因为我是……所以做……我们就要……

  这貌似和亚里士多德三段论一样完美。

  我们做了很多新产品,都不脱离“社交”,甚至很多都是“熟人社交”。

  其实,身处这个剧变的时代,每隔2-3年一小变,每隔3-5年infrastructure 就全变了,自己之前成功与否,自己是沿着什么路径做的,以及自己打下的那一亩三分地,相比外界,就变得不重要。

  成功者的错误心态:一定要超越自己。

  一家从高峰开始下滑的公司,背了一个巨大的包袱,过去的成功,可能转化为负资产。一方面,每天都是用户活跃度下滑,每天都有挫败感,士气低落,另一方面,又容易产生“你们看我再憋个大招”这种心态,失去了平常心。所以,一家曾经成功又走下坡的公司,要再起飞,非常的难。有一段时间,我们的一位友商,经常在市场上散布“从来没有起来又下去的公司,再起来过,所以,开心网肯定完蛋了”,说得是有道理的。

  现在重新以上帝视角审视2010年之后,开心人这家公司,该怎么做呢?我们本来有可能抓住哪些机会呢?

  1 利用人气的聚集和熟人网络关系,做通讯功能。最好能与微软达成合作,掌控MSN,获得独立开发运营MSN 的权利。——当然与微软达成这样的合作难度非常大。

  实际情况:与MSN好像有过接触,记不清了。2010年开发IM,因为对手非常强大(你懂的),所以产品负责人对产品要求很高,没有完成。之后发现Kik,马上推出了我们的类似产品“飞豆”。结局?产品当然有巨大需求,只是赢的是微信。

  2 扩展开心网的熟人社交圈子,发展出类似微博的功能。或者,在微博早期与之整合。

  实际情况:我们很早就看到Twitter的价值,但我们也看到这个模式的风险,归结到“成功者心态”,我们一开始不想冒风险。

  看到新浪微博做起来,对我们造成威胁,我们马上在10年做了一个微博,但刚发布就因为一些外部原因下线了。

  在新浪微博早期谈过整合,但是我们团队的心态还是认为“我能”,所以没有达成。

  3 做“交友”、或“兴趣社交”,比如:知乎模式,在开心网内部,或者独立产品,用开心网的人气培养。

  实际情况:做过一个产品算是兴趣社交,失败。现在回想是执行中的问题。

  4 大力投入移动互联网,学习市场已有的成功模式,用开心网的既有流量和人气强推。

  实际情况:12年才开始做与开心网无关的移动互联网新产品,而且主要是从社交概念出发,做创新产品。每个产品,从产品实现的各个环节看,水平都很高,但是均失败,可能还是失败在定位、概念。创新的风险是极高的,社交的概念其实不必坚守。

  5 做网页游戏研发。在社交游戏团队基础上,分出团队做网页游戏业务,成立独立公司,使团队运作灵活也更好地激励,一开始背靠开心网平台支持,渐渐独立发展。

  实际情况:没有做。

  6 拓展海外市场。无论是开心网平台、社交游戏、网页游戏,都适合拓展海外市场。也应该成立独立公司运作。

  实际情况:做了一段时间,进展不好,刚好其它项目缺人……

  7 早日上市,这是一把双刃剑,但是上市后,可以获得更大的资源去拓展。

  实际情况:一开始是想“大牛叉公司都是不急于上市,整天说上市多Low啊,能上市而不上市多特么酷啊,所以我们一定也是不着急上市”,后来公司准备上市的进程中,用户活跃度下滑,券商建议暂停就一直停了下去。

  8 做真正的“开心农场”,与有线下能力的公司合作。

  实际情况:没有做。当时想的是“不熟不做”、“专注”,做不好伤害品牌,这件事与我们用户活跃度的下降又没有关系……

  以上有很多问题,都是被流行概念所害,教条主义害死人,尽信书不如无书,归根到底还是怪自己没有经验,更不够有勇气直面自己内心去取得答案,向外界求安全是最不安全的。

  我们本来有无数机会可以得到好得多的结果,但是我没有,实在愧对开心人同事们,愧对投资人。

  2010年到2011年,我们做了什么呢?

  一只手,继续做社交游戏,希望新的游戏能再创辉煌,做得效果比较好的游戏有:超级大亨、开心餐厅、开心庄园、开心城市、开心人生……但是与偷菜相比都不可同日而语。

  另一只手,做创新应用及平台。除了上面提到的,还有:

  团购,从那时过来的公司,谁没有做过团购呢,我们做了3个月,看到开始烧钱大战,我中止了。

  O2O 应用,后开发中止。

  想基于开心网发展出垂直应用,做了开心宝宝和一对儿(男女朋友社交),均失败。

  集品,模仿 Pinterest的图片收集社交。

  美刻,模仿 Path的私密社交。

  以上两个产品都是模仿美国的最新出现的社交产品,不光是我们失败了,其它模仿者也没有大成功,当然模仿Pinterest界面的有两家后来很成功,但是他们都是做了中国式创新的,他们的皮是Pinterest,但内里不是。而我们只是简单粗暴地模仿,这表明我们当时已经很着急,这两个产品是11年下半年之后的事情。

  直到11年底,我们觉得手游市场会起来,虽然当时还有很多行业中声音认为手游不赚钱,但我们觉得这可能是下一个“Big Thing”。虽然我自己之前没有做过网游,甚至我没有真正地玩过网游,但是我心高气傲,觉得自己学习能力超强,而且我刚工作玩“挖金子”、“俄罗斯方块”的时候,我也很喜欢玩啊。所以我想没关系,我很快就能设计出好游戏来。

  同时,这个时候,我们的心态已经到了谷底,无产者失去的已经只是锁链了,好处是我们摆脱了那些成功者的错误心态和方法,从零开始,我逐步把公司主要力量都转去手游,赌了!

  但是我又碰到新的问题,大半年后我只能承认,我无法热爱网游,我无法象很多人那样真心享受平行世界的乐趣,也自然无法成为一个优秀的游戏设计师。

  这种情况下,12年13年是我非常艰苦的两年,直到13年下半年,我终于逐步看到钱的曙光。我们终于在手游海外市场,占住了一席之地。2015年游戏获得大几千万的利润,我也终于可以退出让专业的游戏人去掌控公司了。为何有这样的反转,我只能说,这是一个奇迹,是我们团队的奋斗和运气,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我要再多说一下团队,我们本来拥有一支优秀的团队,在公司快速发展的时候,团队心态积极向上,但是在开心网用户下滑的过程中,暴露出了我在团队建设中本来存在的问题。系统论中有一个结论:全体大于局部之和。但其实,优秀的团队,应该远大于个人能力之和。而我之前,过于关注个人能力,忽视团队因素,忽视平台对个人能力发挥的影响。

  所以,很多同事,他们满怀期望,本来应该在开心网发挥他们的聪明才智,最后失望而去。再加上,我们从最开始的社交网络业务转到手游业务,有很多老同事不想从事新业务,也都纷纷离开了。此刻也只能是,再说一声,抱歉。

  08、09年开心网振翅高飞,10、11年徘徊求索,12、13年向死求生,14、15年终于上岸。

  写到这里,回想这当中许多年,自己犹如孤身站在一处悬崖上,前后左右天上地下均无出路,只能心中默念蒋百里先生为另一场八年抗争写下的名言“胜也罢,败也罢,就是不要同他讲和!”

  稿源:新浪科技



  除非注明,月光博客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4678.html
  • 文章排行:
  • 1.少默笙
  • 好可惜,开心网只玩过一段时间,11年的那个样子,按照文章来说是开心网求索的那段时间,虽然注册后后来都没怎么去,说实话没有太大的引力吸引我去,自己90后,发觉朋友中没人玩开心网,说实话也许开心网当年偷菜游戏盛行,但对于我们这一代偷菜那是在QQ农场上,说到开心就想到人人,总觉得是一样的结局,是不够开放嘛?人人也是主打圈子社交?大学的时候还在我们学校推过,热度不大,朋友有玩人人的不多,就跟QQ的朋友网一样后来也是不行了,不过QQ的整体用户群大,再加上这麽多年的惯性粘性想甩都甩不开,另外腾讯确实够谦虚跟很多第三方合作,以前都是它自己来,现在不一样了交给别人做自己分一杯羹,生命周期是一块,另外一块熟人社交必死吗?其实封闭场景下的熟人社交必死,就比如QQ的注册分分钟很简单,不过QQ其实也是有生命周期的,年轻的时候我们总是渴望与外界发生各种各样的关联,后来这种联系越来越少,也逐渐没有了渴望求知的认真,自己觉得像QQ之所以生命力强大,真得是方方面俱到,除了刚需通讯,其他也是都在上面可以满足,当不专业的事它也做不好,这个市场还是倾向于入市早的人,腾讯做得商场最后跟京东合并还是死了,百度也做过一段时间也是死了,在网络事物走火的一段时间,最先关联特定需求的人并跟着需求完善的人才能走远,其他半路来的人只能不得要领想浑水摸鱼,实际竹篮打水。与其跟一个同行竞争眼下逐渐趋于成熟的市场不如另辟蹊径,但这又存在投资风险,无数不确定因素。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但同时开辟者先驱往往又不得好死,但另外一个方面,这种趋势又可以在某种模式驱动下避免,那就是资本的简单粗暴干涉,就跟滴滴、快递的烧钱,有很多人觉得不理解,以前也是不看好,后来做了滴滴快的的忠实用户后才领悟,要想在一个未来即将到来的趋势下分得羹,前期最好或者说必须要有资本的加速催化市场,互联网融合资本不是打破游戏规则,是快速催化成熟新事物,未来的路上我想,即使现在的腾讯系、阿里系、百度系下产品,随着时间都会有消逝,即使我们这一代人深度沉迷,当下一代下下代必然需要新的满足迎来新的趋势,所以公司高速膨胀后把握好方向控制好权之后也一定要放下身段,倾听来自下层正真的需求,同时看的清未来的走势~
  • 2016/7/26 10:48:41   支持(6)反对(3) 回复
  • 2.丝袜诱惑
  • 看深夜福利视频加微信 号:smsmku
  • 2016/8/2 16:32:25   支持(1)反对(1) 回复

发表评论:

 请勿发送垃圾信息、广告、推广信息或链接,这样的信息将会被直接删除。

订阅博客

  • 订阅我的博客:订阅我的博客
  • 关注新浪微博:关注新浪微博
  • 关注腾讯微博:关注腾讯微博
  • 关注认证空间:关注QQ空间
  • 通过电子邮件订阅
  • 通过QQ邮件订阅

站内搜索

热文排行


月度排行

本站采用创作共用版权协议, 要求署名、非商业用途和相同方式共享. 转载本站内容必须也遵循“署名-非商业用途-相同方式共享”的创作共用协议.
This sit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