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子衿, 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 沉吟至今
« Chrome将HTTP网页标记为“不安全”手机信号真的会影响飞机飞行安全吗? »

水木清华站长:水木清华十五年辛酸成败

  15年,大约占整个人生的1/5,而这15年中,我又有1/5的时间在水木,为了这些记忆,我决定写出来,不知道是否也能勾起其他人的一些回忆,当然还有最后的股权纠纷问题,也让大家了解一些真相。

  我从1999年开始接触水木,随后被水木吸引,并积极投身管理。

  在水木上,我认识了很多网友,其中周霖(水木ID:kcn)是水木的元老,早期的确也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可惜后来竟口诛相见,后文会详述。

  我从做版主开始,2001年做实习站务,2003年接任站务总管,当时我是唯一一个还在清华大学校内的站务总管。水木在线人数曾经从3000人一直到2万人,2005年风波中跌回到7000,之后又慢慢爬升到了4万。

  水木的繁荣,离不开早期那一批有共同理想、坚韧不屈的站务团队,但是团队最后依然走到了分裂。

水木清华15年的心酸成败

   一、风月(2001—2005)  

   “那时候天很蓝,日子总过的太慢”  

  2001年,曙光前后两次给水木捐赠服务器,这为以后水木的快速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以此同时清华的校园网络逐步完善,宿舍里面直连水木的比例呈现直线上升,那一年水木的在线人数第一次突破了1万。

  2003年,由于非典的肆虐,学校不得不停课。由于不能离开学校,所以同学们白天到操场上运动,晚上就是在水木上交流和闲聊了,因为这个原因水木注册账号数也迅速突破了20万。 

  2003年,水木开设了Picture版,之后我们宿舍一个男生申请开设了大家熟知的PieBridge征婚征友版面;2004年1月水木又成立了第一个明星版面刘涛版,其后不久刘涛和网友一起组织了网友见面会;

  2004年5月份,水木开始推出 Blog博客服务 ,这个时间甚至比后来如日中天的新浪博客还早了一年;

  2004年8月份的中日亚洲杯决赛,football足球版单个版面的在线人数就突破了1万人,虽然后来我也经历过A站、B站、帝吧出征,但是2004年football版的盛况对我来说迄今为止印象深刻。

  当天5、6个版主和几乎所有的站务都投入到了版面管理,每5秒钟就有10个左右的页面的滚屏过去,一直到后半夜, 在这样的背景下,基本上当时所有的清华男生都被吸引到了水木上。 

  2004年底,我们经过精心筹备拍摄了水木的第一部故事DV——《 爱情,请用 term 登录 》。

  这段短视频,目前在优酷上还会有人点开观看,因为DV里面所讲述的,其实就是那时我们自己的校园和感情故事。

  那时候,我们几乎每个周末都在搞各种版面聚会,就像下图那样,随便有个人发起一下,组个局,于是大家就集体出去腐败去了。

水木清华15年的心酸成败

  这时候周霖就像一个大哥,一方面给水木做了很大贡献,一方面也给了我个人很多帮助,这个时候毫无疑问我是应该要感谢他的。

   二、分家(2005)  

  “童话总是在最幸福的时刻戛然而止”  

  就在水木以飞快的速度发展的同时, 2005年水木突然遭遇“罹难”,这也差点导致水木的彻底死亡。 

  2005年初,教育部下发了通知,要求所有高校论坛全部实名制,水木被要求作为典型来实施。

  为此,学校要求水木从开放型的BBS向校内型的BBS转型,开始约谈所有在校内的站务。

  2005年的3月16日,我们不得不应学校的要求正式关闭了校外的访问通道,只能使用校内IP访问登陆,注册必须有校内的住址或者学生证号。

水木清华15年的心酸成败
 

  校外通道被关闭后,学生们纷纷开始撰写文章和诗句,表达自己的感伤之情。

  3月18号,按照学校的要求,我被强制要求作为水木站务人员为三名校方及网络中心的成员添加了讨论区管理权限,但我拒绝了学校进一步要求提供所有版面版主的个人资料的要求。

  当时的现场情况是:(此处省略500字,如果有机会,我再详细披露)。

  直到今天,我都可以负责任地说,当时包括我在内的整个水木站务委员会绝没有在任何场合透漏过任何版主或者任何用户的个人资料和个人信息。

  也正是在3月18日中午,数百名学生自发地在学校日晷前集会,大家以折纸鹤和献花等方式表达了对水木清华BBS的感情。

水木清华15年的心酸成败

  整个事件前后有上百个版面做了ASCII码来作为纪念,很多图至今看起来都让人鼻子变酸;我的邮箱里面,至今还保留着数百封316前后用户发给我、周霖以及其他站务的邮件,内含各种鼓励和安慰,这些信件和用户的感情在那么灰暗的时候也给了我们巨大的鼓励。

  遗憾的是,316关闭校外通道并不是学校最终的意图,学校的目的是整体接管水木。于是,316之后是更加矛盾激化的414。(PS:此处省略2000字,同样,如果有机会,我再详细披露)

  2005年4月19日下午,我们只好宣布集体辞职。

  第二天学校网络中心在站内发表公告,停止了我们原来16名站务委员会成员的职权,同时,任命了SYS01等七名临时站务。

  2005年4月22日,包括周霖在内的全体站务集合出来吃了一顿饭,我印象中地点就在五道口的郭林,在整整两个小时的时间里面,点好了的菜却没人动筷子,也没人说话,气氛非常压抑,谁都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最后忘记了是谁打破了这个沉闷,大家一致同意由Menphis起草一份文件,决定由大家共担风险,想办法把水木从学校里面转移出去,维持运营。

  每个在场的人都签字同意用全部身家承担 无限连带责任 !(那时候其实我们很穷,但是也想好了如果出现法律问题那就大家一起扛了),从备份数据到安抚用户到让用户线上签署授权书(授权我们将用户在原水木的数据和信息转移到新水木),这些事情大家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考虑一起来应对了。

  由于网站运营需要ICP协议,且在当时水木“公然与清华为敌”,而那时候的清华又和CERNET有极好的关系,因此我们独立做个网站去拿ICP的机会很渺茫,所以大家一致同意先挂靠一个有ICP的公司让水木能够继续活下去和维持运营,当时为了挂靠就送给了那公司(后来选定的公司叫做明睿博)50%的股权。

  如果在今天再重新评价和分析这份让渡的权益,肯定所有人都会觉得并不值得。

  但是在当时的背景下,水木作为一个烫手山芋,能有公司愿意帮水木度过这个难关已经是相当的来之不易了。

  除去挂靠所送出的50%股份以外,剩余的50%股权大家一致同意成立一个公司(毕竟出来了,就得自己努力了),约定按照一个比例各自分享权益,同时也按照这个比例承担责任。

  新水木成立时协议签署方共计15人,每一份协议的每一页15个人都签了字,之后这15份协议便被15个人小心翼翼地收藏了起来。

  协议签署之后我们也成功引入了一个持有ICP牌照的明睿博挂靠,于是新水木就在这样“白色恐怖”的氛围中战战兢兢地重新开设起来了,算上明睿博在内,新水木的“股东方代表”共计15人和一个法人机构,大家按照自己的能力各自“捐赠”了一些资金,水木重新购置了服务器和带宽,为了与之前的“水木清华”相区别,我们在仓促之间给取了一个当时大家也并不是很满意的名字“新水木”,后来新水木的名称正式变更为“水木社区”,并沿用至今。

  直到今天,我都非常怀念那样大家共同为一个单纯理想而并肩面对未知而抵抗压力的青葱岁月——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据水委会的一些成员回忆,其实这时候周霖就想自己独立成立一个网站,但是他认为自己的能力和实力远远不够,所以最后选择了和大家一起成立新水木,并且和大家一起扛过去。

   三、自立(2005—2008)  

  2005年之后,水木(本文中2005年之后的水木就表示水木社区了,下同)也就正式和清华分道扬镳了,也正式走上了自立的道路。新成立的水木社区终于开始迎接所有老用户“回家”。

  就像下面那个邮件里面所描绘的一样,如果当时水木就被学校接管或者彻底被关闭,那么很多不在校内的朋友我们将很难再联络到,甚至很多朋友也将再也找不回来。

水木清华15年的心酸成败
 

  因此成立水木社区的初衷水委会的绝大多数成员丝毫没有在意过利益,只是希望那么多年那么多站务版主和用户的努力不能就此付诸东流。

  大家选择了一条不惜和学校“分裂”的路,对于当时我们还在学校的几个站务来说,压力有多么大可想而知。

  (水木社区成立之后,我被免掉了本科生辅导员的职务,我的导师后来和我说,学校一直坚持要给予我记过处分,但是被导师游走劝阻住了,直到今天,我都非常感激我的导师,读博的四年里不仅在学术上给予我高效的指导,也在方方面面给了我最大的帮助和保护,离开校园后依然关心我的成长,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新成立的水木社区终于开始迎接所有老用户“回家”。

  客观说,用户的资料和用户发的文章知识产权应该归属于用户,因此,我们让用户再次登陆水木时做了一次“委托”和“授权”,授权水木社区读取用户水木清华站的个人信息和发帖 ——如果这里有不妥之处,我们的确需要向所有用户表示道歉,在那个特别的时候,我们已经找不到更好的办法,至少在当时,没有任何站务希望去侵占或者盗窃用户的资料和知识产权,唯一想的事情就是希望能够把水木维持运营下去,甚至不惜签署“个人无限连带责任”的函件,预想着如果出现问题,那么就“用当时有限的身家去赌水木未来的存续”了//cry。 

水木清华15年的心酸成败
 

  经过两个月的努力,水木渐渐从危机中恢复过来,管理体系也逐渐稳定,形成了新的水木社区的管理规则。

  我们15个签署协议的站务共同组成了“水木委员会”,并在水木社区的管理规则中明确规定,水木社区最高管理机构为“水木委员会”,负责处理社区的重大事务,水木委员会委任站务总管为本社区的最高负责人,站务总管向水木管理委员会负责,接受水木委员会的监督。

  从2005年的414事件之后的两年期间,学校也决定自己运营校内的水木清华站,于是从学生干部里面选拔了7个管理员,分别命名为SYS01、SYS02直到SYS07。

  与此同时,学校和清华网络中心也在不断地与水木社区进行接触,或施压、或协商,前前后后僵持了两年左右。

  最后的发展结果是,校内的水木清华站人气越来越凋零、水木社区的人气越来越高涨。

  但随着新增用户的持续增加,水木社区的“清华大学”的属性越来越低了,不再似之前那样是一个“校园论坛”,所以学校对水木社区的关注也逐渐降低,水木社区受到的压力也逐渐减轻。

  随着校园属性的淡化,水木社区的热门板块也逐渐发生了变化,从原来的Love爱情版、Graduate研究生版、Career求职版等相关版面逐渐变成了Stock股票版、FamilyLife家庭生活版、RealEstate房地产版、OurEstate二手房版等更加社会化的版面,这些版面的变化进一步推动了水木的社会化变化,也给之后的商业化带来了机会和基础。

  这是因为围绕着学生的恋爱、求职并不是非常容易实现商业化转型,但是围绕社会化属性很强的房产、金融等就具备了商业化的良好基础了。

   四、商业化 ( 2008-2015)    

   “人生没有彩排,每一天都是现场直播”  

  随着水木社会化属性的增强带来的用户数和流量的增加,每年的服务器升级和带宽费用逐渐开始让大家吃不消了,所以商业化也是应运而生的结果了。

  2005年商业化的试点从广告正式开始,然后逐渐制定了各个版面、各个位置的广告刊例,之后水木的商业化尝试一步步向前推进,商业模式也随之推陈出新。

  水木商业化的试点从2005年正式开始,passed首先担起了重担,到今天为止,我依然都非常钦佩passed主动挑梁的责任感,很多次水木有困难的时候,passed都会率先站出来,趟出一个模式出来。在passed负责水木商业运营的那几年里,整个BD团队依然延续了过去水木管理的方式,完全义务工作,全部使命来自于职责感。

  当时水木的第一个广告主是花啦啦鲜花网,其网站几乎与水木社区同步诞生,于是当时花啦啦的创始人捕捉到了水木尝试商业化的商机,并快速和水木社区达成了合作。

  作为一个鲜花的O2O电商网站,相信和水木长达十年之久的合作是花啦啦能够一直维持良好运营的重要原因之一。

水木清华15年的心酸成败

  此后水木的广告客户越来越多,负责广告的水委会成员也从passed移交给了我,之后我又移交给了周霖和明睿博,一直至今。

  截止到这篇帖子发出时,周霖近乎全权负责财务情况,所以也给之后的问题带来了伏笔。

  纯广告的商业模式严重依赖于流量,流量无法快速增长,广告收入就无法得到持续的增长。

  因此单纯依赖广告收入只能解决生存问题,还不能称之为商业模式。

  特别的,对于水木这种基于Telnet登陆的终端流量还要大于网页流量的网站来说,流量变现所带来的广告收入的确非常有限,所以需要更具创新力的商业模式出现。  

  既然水木的终端模式比例更高,那么是否能有在终端模式下诞生的商业模式?

  答案是肯定的——当然,这件事经过了从passed到我再到今天的周霖和明睿博的很长时间的摸索。

  水木社区 商业模式的演进路径 是这样的:

  首先把web下的广告延伸到了终端下,在终端下的转化率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

  其次,在终端模式下,发展了围绕主体版面的团购模式,既然每个版面都有特定的主题,围绕个别特定的主题版面就可以发展团购;

  进而,部分版面直接提炼出来当作商业版面了,认证商家,认证版面,完全独立的商业化;

  最后,部分商业版面可以独立运营成商业体,而水木也逐渐变身成了投资孵化的模式。

  在这样的持续的演进过程之后,水木的商业化探索有了快速的进步,与此同时,水木的收入规模也出现了快速的增长。  

  可悲的是,对于水木这样的松散的监督不利的组织机构来说,收入的过快增长其实是坏消息。

   五、股权纠纷(2015-2016)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2015年底,一个所有水委会成员都无比惊诧的事情发生了。

  在讲述这个事情之前,不得不先讲一下周霖。

  周霖的确曾长期为水木默默奉献,也曾有数个水委会成员和我说他一直想把水木“私有化”,但我一直选择不信,因为我认为其没有必要这么做,毕竟贵为搜易贷的技术负责人,冒天下之大不韪这样做很不值得的。

  前两天无意间看到搜易贷的一篇公关文章《27个月破200亿,抱守诚信搜易贷跑出惊人速度》,里面这样写道“探寻搜易贷高速增长的秘诀,搜易贷CEO何捷一语道破玄机,他说:“重视承诺就像人需要呼吸一样”。正是根植于搜易贷血液中的高度诚信观,最终赢得了用户的认可。抱守诚信御风而行。每一家企业都有其独特的企业文化关键词,而搜易贷的关键词是“诚信”。”

  我也一直认为,同为水木奉献过这么多年,同时贵为搜易贷的高管,这个诚信度周霖应该是具备的。

  然而,2015年底一个ICP备案的变更事宜彻底破坏了水委会维持了十年的和谐。  

  前文中讲过,由于ICP的原因,水木社区的股权和运营原来一直挂靠于明睿博,虽然在2005年的协议中约定了应当在机会合适时(当时大家并不知道什么时候合适,所以并没有约定明确的变更时间,从而造成了今天的局面)以约定的股权独立地成立公司,但是大家也一直没有督促此事。

  2015年底,在未经其他人同意的情况下,水木社区的股权被偷偷转移到了一个由四个人成立的新公司    (PS:公司很早就成立了,但是ICP直到2015年年底才做转移,也许确实早有预谋了)名下,新公司的股权结构和ICP备案如下: 

水木清华15年的心酸成败

  这样的变更行为,不但无视了2005年水木委员会所签订的股份协议,也无视了现在水木上每天仍然在默默无私地作出奉献的版主的工作,更是无视了水木这么多年来诸多历史站务和版主的努力,而竟然直接把水木的控股权转到了“赵婧祎”的个人名下

  (PS: 赵婧祎是周霖的爱人,同时也是近几年水木的全职总经理和财务管理者 非常遗憾的是,尽管2005年协议明确约定整个水委会有权查询财务情况,但是最近几年大家一直也行使不了这个权利)。

  过去的十年中,水委会除了周霖,没有任何人去计较水木的股权问题,没有人去计较水木的分红和财务问题,也没有人在意只有少数的几个人从水木支取着薪酬。

  绝大部分站务、版主和用户都只是无私而默默地在关注、呵护着水木并做出着奉献。

  这10年来,水木历经了几任站务总负责、几十个站务、几百个版主,没有人去谈关于劳务费甚至薪资的问题。没有这么多人默默地努力和付出,水木这样一个相对过时的互联网形式不可能一直保持着很强的生命力。

  然而,2015年的这次股权变更几乎伤害了这所有人,把一个大家默默为之努力和奉献的圣地变成了赤裸裸的利益的存在。

  因此,在得知这个事情之后,水委会的成员及时开始了周霖的沟通。

  沟通进行的非常艰难,从2016年春节后的3月份一直持续到2016年的10月份,沟通(谈判)围绕水木股权的确认这个焦点来进行,但每次谈判进行到对于水木财务状态的核查、对周霖(赵婧祎)权利的监督等就进行不下去了。

  即使是在2005年所有人签字的基础上形成的协议也被其用无限期拖延的方式把大家的耐心磨完了,最后竟然变成了赤裸裸的撕逼过程。

水木清华15年的心酸成败

  这样的撕逼过程又持续了将近2个月,以周霖彻底退出谈判群为标志,最后彻底谈判告崩。

  无比无比遗憾,谈了8个月,十几个水委会的成员对一个人的谈判居然没有谈下来,我把周霖在谈判期间发在公开媒体上的一篇文章引过来。

水木清华15年的心酸成败

  这篇帖子乍看起来是那么回事,但是如果了解了“没负责人投入去管理”和“养家糊口”就应该明白帖子和事实大为不同了。

   六、后记(2016)    

   “我的水木生活就这么过去了,我很怀念它。”  

  很多人可能会问我为何不直接起诉,为何来网络撕逼。

  因为我只想和周霖说,我们大家都很珍视大家当年一起奋斗建设的水木,大家都很珍视相互之间不计报酬、全心发展水木的热血,大家都很珍视当年共同进退的周霖。

  水木是我们共同的精神家园,也是我们内心的向往。大家都希望水木是一个商业气息不那么浓烈的精神家园。  

  我真心希望包括周霖在内的所有人都像原来一样,一起呵护水木,让水木健康成长。

  如果这都做不到,我想我们只能到对立面走诉讼的道路了。

  整理这些文件的时候我又翻出了尘封了10几年的大家共同签署的协议,当年在签署协议的时候的确有一些不严谨之处,这也是周霖敢于毫无顾忌的原因吧,所以我还需要详细和律师来咨询一下,下面可以把首页贴出来,如果有必要,我也会把全文公开。

水木清华15年的心酸成败

  好,我的水木故事基本讲完了,可能我和水木的渊源也就这样结束了,即使是这样的结局,我也会很怀念它。

  多么怀念当年那些青葱岁月,用当年响彻水木的那句话来结束吧“ 我不在水木,就在去水木的路上 ”。



  除非注明,月光博客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4880.html
  • 1.XinjianTong
  • 作者几乎不是在打诚信牌,而是在打感情牌。愿赌服输吧,对方做的滴水不漏,再撕就是死缠烂打了。
  • 2017/6/27 12:50:55   支持(2)反对(0) 回复
  • 2.木子的田心
  • 前面半截和当年西电好网的故事多么像啊……和中国合伙人一样,不要和最好的兄弟做生意。既然做了,就不要回头,坚定的跟愿意把这门生意做大的人走下去。
  • 2017/6/27 12:53:55   支持(1)反对(0) 回复
  • 3.BlueBoon-Pizza
  • 现在来看,以前管得那么严非常得荒谬和可笑。
  • 2017/6/27 12:41:21   支持(0)反对(0) 回复
  • 4.软件备份
  • 这还是突围了的,多折腾几年!曾记否,多少BBS一句话便灰飞烟灭!
  • 2017/6/27 12:43:52   支持(0)反对(0) 回复
  • 6.jiayy
  • 水木社区居然走到了水委会公开撕逼的地步,吃瓜群众表示好遗憾. 跳出来看,一个商业实体,不管大小,不管多情怀高远,还是需要专业财务人员. 马云有蔡崇信,马化腾有刘炽平,都在公司非常小的时候解决了股权和利益分割问题,真是命好.
  • 2017/6/27 12:49:25   支持(0)反对(0) 回复
  • 7.康康-i-康康
  • 几乎必输诶,但对方其实也是赌掉了前程,不知道后面的搜易贷以后又能怎么看待此人。
  • 2017/6/27 12:57:26   支持(0)反对(0) 回复
  • 8.四千大王
  •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 2017/6/27 13:00:26   支持(0)反对(0) 回复
  • 9.Linustd
  • 别说,在论坛整体没落的大形势下,水木社区还有人气难得。 不过此事一出,这社区论坛肯定完蛋。
  • 2017/6/27 13:00:56   支持(0)反对(0) 回复

发表评论:

 请勿发送垃圾信息、广告、推广信息或链接,这样的信息将会被直接删除。

订阅博客

  • 订阅我的博客:订阅我的博客
  • 关注新浪微博:关注新浪微博
  • 关注我的推特:关注我的推特
  • 通过电子邮件订阅
  • 通过QQ邮件订阅

站内搜索

相关文章

热文排行


月度排行

本站采用创作共用版权协议, 要求署名、非商业用途和相同方式共享. 转载本站内容必须也遵循“署名-非商业用途-相同方式共享”的创作共用协议.
This sit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