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子衿, 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 沉吟至今
« 关于正版和盗版软件的博弈杂感评论:评北京申奥口号“绿色奥运” »

读棒喝西安有感

  第一次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心里感觉很不是味道,作者那种恨铁不成钢的心态跃然纸上。但通篇文章说的只是西安的问题,却没有探究西安落伍的原因,也没有说到真正的解决方法。

  作者有几个不恰当的比较就是拿西安和上海深圳大连相比较,可以说这种比较是不恰当的,上海的发展并不仅仅依靠上海一个地方,整个长江三角洲区域发展都是有机的结合在一起的,江浙沪有优越的地理条件,相当精明的官员,文化素质相当高的劳工,以及历史上保留的比较完善和工业基础,因此才得以高速发展。深圳广州也是一样的,他们的经济和香港有着良好的互补,大量的港台企业投资并得到相当好的回报,经济的互动发展以及中国最大的出口地使珠江三角洲经济也蓬勃发展。

  但是,西安能完全照颁上海深圳的发展模式吗?如果照颁的话,我相信完全是死路一条。因为西安完全不具备上海和深圳的地理条件以及物质资源。如果西安以自己的短处和沿海发达城市竞争的话,肯定是必死无疑。

  但西安也有自己的优势,而且是别人完全不能模仿的优势,那就是文化上的优势。西安是一个保留中华传统文化非常好的城市。老的文化遗址和文物都保留的很好(这一点北京就不同,北京几乎把自己城市的文化遗址破坏殆尽)。西安完全可以通过发掘这些东西来搞好旅游业。另外西安也有比较完整的工业和制造业基础,因此发展这些传统产业也有一定的优势。

  我认为西安现在最缺乏的是一种管理机制。传统的国有企业的管理机制和政府行政机制完全不适应现代社会的发展,西安如果以为通过“西部大开发”来获得别人的投资来振兴经济,那就实在是太可笑了。当然,西安人相对保守和封闭,要彻底改变管理机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我也希望现在的西安领导人以及西安的一些企业家能多来沿海发达地区看一看,多学一些经验,相信能对西安今后的发展有不小的帮助。


附一:

  棒喝西安

  高建群

  西安电视二台要拍一部“话说西安城墙”的专题片,约了一群人去对着镜头神侃。我也去了。

  主持人说,说城墙并不是实指城墙,而是想说一说西安人的固步自封意识。西部大开发,西安成了一个焦点,面对难得的机遇 ,我们该猛击自己一掌,奋力前行才是。

  这样我也就口无遮拦,对着镜头说起来。当然我是在三呼西安城墙的伟大之后说的。这是个前提,不能马虎。

  随后我说,10多年,大连市在拆院墙。大连市政府号召,将市内所有的院墙全部拆掉,让海风吹进来,让院内的花草显露出来,让大连成为北方香港,让大连成为花园城市。大连市政府率先示范,从自己的围墙拆起。

  几乎在同一时间,在遥远的大西北,西安人却在修补城墙,决心与城墙共存亡。

  这就叫开放性思维和封闭性思维。而这两种思维带来的后果则是大大不同。10年前我们或许还看不出什么,10年后大连经济的高速发展,西安经济的缓慢发展,该是大家都一目了然的事情了。

  97年夏天中国作协在大连开会,薄熙来市长领我们去参观他的得意之作星海花园广场。薄说,这地方原来是个垃圾场、臭水湾,大连市准备开发它,当时每平方米地价1500元,无人问津。后来广场修起,期货贸易大楼盖起后,地价每平方米15万,仅此一项,就为大连攒了一笔财富。他说这样高的地价投资商还在抢,找后门要他批条子。

  财富原来是这样堆砌起来的。富人原来是这样富的。

  这是我关于西安城墙说的第一段话。

  我说的第二段话引用了俄罗斯作家屠格涅夫著名的“猪栏的理想”的说法。

  那话说:“猪的最高理想,一是吃饱肚子,二是在吃饱肚子以后,打着饱嗝,呼呼大睡!”

  对着电视机镜头,我说:“我家住在西安北郊,每天上班下班,都要从北城门穿过。每一次从涌涌挤挤的北城门穿过时,望着这四方城,望着这如蝼蚁草芥的芸芸众生,我就想起屠氏的‘猪栏的理想’这一说法。”

  我说,我不敢说我居住的这四方城像一个大猪栏,我也不敢说居住在这城市中的高贵的市民是猪,我只敢说我自己是猪,我的得一餐温饱则不思进取的生活像猪,我的碌碌无为的一生像猪!

  对着镜头,我说的最后一段话是这样:

  两千年前,西安就是与罗马城并称的。位于世界东西两端的两大都市;二百年前,上海不过是一个倭寇出没的小小渔村;而二十年前,深圳不过是边境上的一个荒凉小镇。但是皇历翻到今天,在上海与深圳这两个高速膨胀的经济动物面前,我们只能长叹一声说,西安是大大地落伍了!”

  这段话里包含着许多的内容和许多的感情色彩在内。当这话由一个土著的西安人说出时,不管怎么掩饰,那里面总有一股酸溜溜的滋味在内。

  西安是大地方。小学课本上的中华民族史,其实有一大半就是西安的历史。强秦——雄汉——盛唐,光这三个盛世就令人千秋仰视才对。然而,西安如今已风光不在。

  关于西部大开发,我写了好些文章,并且还出了一本关于罗布泊的书。在这些文章和书中,关于东西差距,关于贫困的西部,关于生态等等,我都做了一些探讨。但是在这些有限的探讨中,我更多地是强调外部因素。在那些写作的途中,我就明白,仅仅强调客观,是不公允的,我们必须自省自己。那时我就决定要写两篇自省式的文章,这文章一篇叫《棒喝西安》,一篇叫《惰性的西部》。

  为了迎接西部大开发,为了能真正地投入西部大开发,我们首先应该做到的,是要有一个好的投资环境。

  西安的投资环境是怎样的呢?据说浙江的温州流行一句话:罚你到西安经商去。我的一位外地朋友,在西安投资几千万办了个休闲度假的场所,勉强撑了几年,最后,一个人夹了皮包,坐飞机走了。他应付不了这门里窗里涌来各种事情。临上飞机时,他落泪说:“将这几千万留给你们西安吧!”

  不要说外地人,就是西安人在西安经商也不容易。我的一位作家朋友的儿子,在建设路开了个小饭店。开张半个月,每天平均来三拨收费的,这些收费的名目奇奇怪怪。有的是来收待业青年上岗费,有的是来收外地人口滞留费——你雇了几个外地人口,每人600元。还有一个名目叫国防费:解放军为我们保卫祖国,请你交国防费!朋友的儿子是小本生意,哪能交得起这些费用。“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朋友的儿子面对这涌涌不断的收费者,这样回答。好在他是本地人,耍黑皮还能耍得过去。如果是外地人,谁知道他们该怎么办。难怪温州人那么说。

  我不知道这些费用都收得对不对。也许都对吧?但是,我们是不是性急了点,等把猪养肥了再杀,不是更好一点吗?何必性子那么急呢?

  西部大开发,西安这座西部大都市是应当有所作为的。

  江泽民总书记正是在西安这个地方,说出“西部大开发”这五个字。在这场民族的世纪工程中,西安将重塑辉煌。

  有一天,我们富裕了。那时,闲适的我们将踱上西安的城墙,盛赞西安城墙这一块东方文化景观。吃饱肚子之后的赞美,才是真实的。

  高建群:西安秦岭文院签约作家,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小说家。作品有:《最后一个匈奴》、《愁容骑士》、《六六镇》、《遥远的白房子》、《新千字散文集》、《穿越绝地》等等。陕西文坛领袖人物之一。近年来,表现出强劲的创作势态。


附二:

  西部开发—真实的谎言

  草庵居士

  一次,在与中国网友聊天中谈到了中国西部开发问题,这位居住在西安市的网友很兴奋地对我说:“我们终于盼来了中央对我们的关注,西部有希望了”。我当时笑了笑,对他说:“中共开发西部不过是给西部人民一个幻影,安抚一下失衡的中国百姓心理,西部开发是个真实的谎言”。

  中共决定开发西部,这对西部人民是个令人鼓舞的事情,但我却不知道作出这样决定的人是如何研究的,至少我以经济的角度上看,在目前中国的状况下开发西部是不可能的事情,也是没有任何希望的决定。严重一点说,这不过是中共安抚西部百姓的一个障眼法,是一个根本没有可能实现的谎言。尽管有很多人举出了美国开发西部的例子,但我可以断言,这种比较是不切实际或根本就是错误的决断。如果西部的人民真的相信了这种开发,我相信在未来的数十年中,中国西部会陷入更危险的境地。

  首先我们要看看西部的特点,研究一下西部社会经济状况。中国西部与东部的最大区别是地广人稀,资源丰富。第二个区别就是基础建设薄弱,思维保守,经济落后。据中国官方资料,西部招商引资只占全国总额的6%不到,国民产值不足全国的10%,经济效率为东部的四分之一。在这种情况下,西部与东部的差别越拉越大。所以中共决定进行西部开发。但问题是,西部除了资源丰富一项优势外并没有其它吸引人的地方。在管理人才和技术人才方面,西部更是流失严重。以大学毕业人口计算,西部只有东部的五分之一。这就是西部与东部的区别,这也是西部的现状。我不知道中共用什么样的政策来吸引企业前往西部开发,仅仅是税收政策的优惠吗?仅仅是土地价格低廉吗?

  从经济角度上讲,东部与西部有很多优势,在交通运输上东部有完整的公路运输网和发达的铁路运输网,还有众多的深水港口,电讯业也十分发达。在服务配套的行业上已经超过了西部地区差不多十年以上。作为企业,运输成本是主要的一项成本,时间和资信也是企业的生命线。为企业配套服务附属企业也决定着企业的加工和经营成本。企业家投资的最大目的是利润,是如何赚取最大的利润。以东部和西部相比较,人工成本并没有悬殊的差别,几乎是持平,但运输成本和经营成本相比,东部远比西部要低。人力资源上和管理资源上,东部要比西部更丰富,东部有成熟的管理人员和熟练工人,信息产业上西部更没有办法与东部相比。最重要的资源上和电力供应上,东部比西部充足。水资源西南部要比东部充足,西北部则与东部持平,甚至还不如东部。这些条件的比较如何吸引企业前往西部投资?

  在东部的河北省,辽宁省,山东省,浙江省和福建省都有着广大的未开发土地,现成的工业基础设施,甚至现成的工厂厂房和设备。生产能力远未被完全利用和开发。而这些资源对企业家而言远比土地和短期的减免税收更有诱惑力。事实上西部的土地看似便宜,但均未开发,实际成本远高于东部。而中国不完善的货运系统更是阻碍西部向东部发展的障碍。在东部,企业可以充分利用发达的公路运输系统而避开繁忙的中国铁路系统的控制,随时可以掌握自己的产品运输。但西部不同,西部完全要依靠国营的铁路系统将货物运输到东部,然后再依靠公路系统将货物发送。更不具备东部的海港运输便利。仅西部的运输费用一项就完全抵消了它在人力和资源上的优势,更抵消了它送出的短期的税收优惠政策。在生活上,西部与东部的生活水平和繁荣程度相差更大,东部人员前往西部工作必然要增加薪金,而不完善的生活条件又会干扰人员的稳定。在中国不断发展的社会中,又有谁愿意为了理想宁愿自己吃苦而不追求更好的生活呢?在西部与东部的比较上,西部没有一点优势,具有的资源优势在经济大局中根本就不会成为决定性的因素。在这种基础上我不知道哪位企业家会愿意到西部去投资?

  在经济生活中,利益是企业和人的最高选择,我从不承认理想会决定人的一切。短期内人可以依靠理想,但经济决不能依靠理想生活。不想赚钱的企业家就不是企业家,他也不可能会在社会上存在。实现理想是政治家的事情,是社会慈善事业。企业就是要赚钱,为利益生存。看到西部的条件,我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企业家去那里投资?中国未来的经济模式是世界性的产品制造商,产品的出路在世界性,在于出口。如果没有良好的技术和熟练的工人,没有发达的交通和港口,没有顺畅的通讯,企业能生存发展吗?我不否认西部会有人投资,但如投资资源产业,也许会有优势,投资服务业也会有发展,但轻工业和高科技产业的投资会很稀少。在短期内几乎没有什么企业会投资在西部。这不是思想和觉悟的问题,而是经济现状决定的。政治口号可以呼喊,但决定不了经济发展的必然规律。

  有人曾提出了美国西部发展的案例。我也曾看到过这样的文章。但问题是美国和中国西部并不相同,中国西部是内陆,虽然连接着欧洲,但这些国家的发展并不依赖中国,甚至比中国更发达。美国西部虽然是沙漠,但它面临太平洋,美国开发西部有着它历史的必然。美国的发展是以东部为中心,以欧洲为依靠,当美国东部发展后,欧洲市场已经不能容纳它的时候,亚洲市场就成为它最好的选择,此时,美国西部开发就有了必要。黄金开采也是它的促进剂。美国西部开发的结果使西部成为美国军事工业和航天事业的中心,同时也是美国进入亚洲,开发亚洲的桥头堡。也正是亚洲的发展才真正促进了美国西部的开发。看看目前的美国经济,欧洲已经沦落多年,正是亚洲带动了美国的经济,美国西部的加州,一个州的亚洲贸易金额占了全美国国际贸易金额的40% ,它的国民产值占了美国的六分之一。如果以一个国家计算,加州的国民产值和收入排名在世界第六位,要远高于中国。美国西部开发是因为东部在充分开发之后,世界格局由欧洲向亚洲转移的结果,而不是政府行政干预强迫命令的结果。在这一点上,美国与中国的西部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中国是个与美国有同样大国土的国家,但海岸线却只有美国的一半。中国的西部没有美国西部所面临的太平洋,也没有美国西部所拥有的石油和黄金。更没有美国西部面临的广大的亚洲市场。中国西部有的是贫瘠的土地和缺少经验的劳工,这不是可以用资源和短期的税收利益能改变的。西部的劣势在短期内无法能达到根本的改变。开发某一地区并不能依靠政府的号召或强制,关键是经济因素。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企业要的是最大的利益,而不是慈善事业。中国开发西部的政策就如同一个谎言,真实地存在着,而且还冠冕堂皇的大肆声张,好象一个政策就可以将中国西部改变。事实上中共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就已经开发过西部,好象名义是三线建设,其结果是被证明决策错误。三线建设不但未使西部获得飞跃性的进步,相反的是,西部与东部的差距逐渐拉大,在这种情况下,西部开发更缺少实际的动力和吸引力。我想问一问决策者:“你们凭什么可以将投资人引向西部?”

  中国历来是政治决定一切,当东部飞速发展的时候,西部的贫困就必然会引起混乱,求平均是中国人的惯常心态。我相信中国政府中不乏专业人员,在近二十年中,中国的飞速发展也证明了中共精英确实存在。但为什么中共要作出这样一个明知不可行但却偏要进行的开发西部的谎言呢?我认为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欺骗。让中国西部的百姓在口惠实不惠的谎言中安抚不平衡的心态。大家可以想一想,中国马上就要进入WTO ,WTO 的主要要求是全球贸易,公平交易。中国的优惠政策就要取消,不能因为某种优惠而偏袒任何一方。在这样的情况下,全中国是统一的政策,包括中国实行多年的特区政策都要取消,难道西部会使中国政府违反WTO 的公平原则而实行另一个特区政策吗?事实上西部开发根本就不具备比中国现行政策更优惠的地方。没有巨大的经济利益的驱使,哪个企业家会愿意冒着被淘汰的风险去干违反个人利益的事情?这样的傻事会有人做吗?不要再欺骗西部的百姓了,与其让西部的百姓蒙受欺骗不如让西部的百姓认识到自己的问题,实实在在地去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当我看到西部政府大力筹组的招商会失败的时候,我感到无比的悲哀。当没有希望的事情被当成希望,让百姓本来就微薄的资本更家微薄的时候,我感到了这个政府的无耻。与其让金钱浪费在虚妄的谎言上,还不如将其投入到有限的生产中。什么时候中国政府能按照经济规律去办事情,我想中国就会有希望了。百姓也有希望了。

  历史总是在事后告诉我们经验和教训。中国发展的历史实在太曲折太复杂了。但我们为什么不能按照经济规律去办事?按照人的本性去解决问题?面子是中国政府最要紧的事情,稳定是执政当局最首要的任务。但我想问一问,当人民发现了这个骗局的时候会不会愤怒?政局是否还会稳定?谎言一定会被戳穿,谎言也不会持久。共产主义走过了一个世纪的结果是灭亡,我们为什么不去问一问为什么?西部开发真的能实现吗?是不是要让西部晴朗的天空也变成乌黑。将中国以至全世界的污染工厂全部迁移到那里?让中国有限的地下资源再次被掠夺?

  我真心地请政府的决策者想一想,中国开发西部的决策真的有效吗?谁去开发西部?西部开发什么?西部开发如何吸引企业?西部的优势是什么?西部如何和东部竞争?

  善良的西部人民,请你们不要被谎言蒙蔽自己的眼睛,不要等什么西部开发的巨大投资了。任何经济的发展都要靠自己的努力,还是脚踏实地地干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吧。监督好自己的当地政府,将有限的资本运用到有限的事业上会比投资巨大的招商行动更加有效。点滴的成功会积少成多,不要再企盼天上掉馅饼的事情了。谎言听多了,也许会在某些人心中成为真理,但这个真理是经不起检验的。经济规律是经过数千年的历史检验过的,没有人可以超越它的历史。清醒一下吧,不要将开发西部这个谎言当作真实。



  除非注明,月光博客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53.html
  • 相关文章:
    • 文章排行:
    • 1.积水成渊博客
    • 这样的文章,现在是越来越少了啊。爱之深,责之切,可惜很多人听不得忠言逆耳。
    • 2008/5/8 9:55:36   支持(18)反对(9) 回复
    • 2.redmask
    • 一切问题在政府,就这么简单。
    • 2009/10/12 11:30:13   支持(13)反对(8) 回复
    • 3.ranch
    • 好文。愚民政策历来都是中国ZF统治的常用武器,而这一招也常常是效果不错的一招。
    • 2009/11/9 9:55:40   支持(7)反对(7) 回复
    • 5.LydiacenN
    • 去大连看海,去西安怀古。城墙都拆了谁还去西安??
      最近一次去西安大失所望,已经建得乱七八糟了,怕就怕这些急功近利又没文化的唉唉!
    • 2011/2/24 21:12:05   支持(12)反对(15) 回复

    发表评论:

     请勿发送垃圾信息、广告、推广信息或链接,这样的信息将会被直接删除。

    订阅博客

    • 订阅我的博客:订阅我的博客
    • 关注新浪微博:关注新浪微博
    • 关注腾讯微博:关注腾讯微博
    • 关注认证空间:关注QQ空间
    • 通过电子邮件订阅
    • 通过QQ邮件订阅

    站内搜索

    相关文章

    热文排行


    月度排行

    本站采用创作共用版权协议, 要求署名、非商业用途和相同方式共享. 转载本站内容必须也遵循“署名-非商业用途-相同方式共享”的创作共用协议.
    This sit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