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子衿, 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 沉吟至今

Firefox与Chrome的浏览器之战

  这样的讨论是建立在浏览器市场格局基本定型的前提下,按照现在的数据来看IE仍然是主流,Firefox是第三方浏览器的NO.1,但是看起来Chrome正在迎头赶上。

一场没有胜利者的战争

  Google高级副总裁大卫德鲁蒙德在Google官方博客发布博文“新的中国策略(更新)”,声明停止在 Google.cn 过滤审查搜索结果,引起了国内IT业界的热议,对此问题众说纷纭,下面是读者XJP投递的稿件,阐述了他对这一策略的看法。

对于网吧门背后的更多思考

  关闭网吧不只是一个笑话,最近周围的朋友讨论这件事情,我们不应该仅仅把眼光放在事件本身,不要只是享受那种围观和嘲笑的乐趣,背后的东西还有更多的东西值得我们去思考。

网站备案新政策或遇执行难题

  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咱们中国的站长为了办理备案将会必须去专门现场照相,有点类似二代身份证的采集过程,当然也有网友评论很像入狱的照片。我们总喜欢说猪是愚蠢的动物,骂人都喜欢“说笨得和猪一样”,但是回过头来想想猪未必真的蠢,没准在他们眼里我们更像是一群傻子,一群自以为是的傻子。

引爆中国3G的导火线

  很多人都说2009是中国3G元年,理由是2009年3G开始真正进入咱们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中。啥G3、天翼、沃的广告那是满天飞,感觉嘘头太多,实打实的东西太少。

中国网络电视台开播的三大看点

  中国网络电视台(CNTV)今天正式开播了,也许很多朋友并不了解它。以下介绍引用自百度百科:中国网络电视台(英文简称CNTV),是中国国家网络电视播出机构,是以视听互动为核心、融网络特色与电视特色于一体的全球化、多语种、多终端的公共服务平台。将充分发挥电视平台和网络平台的双平台的优势,对国际国内重大政治、经济、社会、文化、体育等活动和事件以网络视听的形式进行快速、真实的报道和传播;同时着力为全球用户提供包括视频直播、点播、上传、搜索、分享等在内的、方便快捷的“全功能”服务,成为深受用户喜爱的公共信息娱乐网络视频平台。

CN域名只是一场华丽的幻觉

  在这场喧闹的手机扫黄打非运动中,中国移动湿了,很多手机网站湿了,很多IDC湿了,很多站长湿了。理所当然的,当CCAV揭露到这一切都是因为CNNIC不严格审批域名注册信息的时候,CNNIC“被湿了”。

QQ阅读空间的快速成长

  你有用过QQ的“阅读空间”吗?如果你知道这么一功能,那么你用这个功能做什么?如果阅读好友的空间更新,恭喜你已经成为这一功能的初级用户了。如果你已经将其作为主力RSS阅读器,你已经是毫无疑问的高级用户了。

Sina App Engine—新浪的开放云计算平台

  Sina App Engine(SAE),是由新浪公司开发和运营的开放云计算平台的核心组成部分。SAE的目标是实现互联网应用在开发运维上的无缝整合,为App开发者提供稳定、快捷、透明、可控的服务化的平台,同时减少开发者的开发和维护成本。

Google图书遭遇滑铁卢

  最近谷歌图书在中国遇了这么一纠纷,只不过比美国著作权人的诉讼晚了那么三年时间。

Google应该让Android走山寨路线

  Google Android的竞争对手决不会是摩托罗拉、索尼爱立信,Android想要做的是一款移动操作系统,一个移动产品的软件帝国,现在能让Google入得了法眼的也不过就是诺基亚控股的Symbian和微软旗下的Windows Mobile。

Alexa推出中文网站影响了谁?

  首先围观一则特派记者XJP从美国发回的报道:全球知名的网站流量信息网站Alexa正式推出中文官方网站,Logo很山寨、很临时工,受到“XJP的碎碎念”读者的广泛赞誉。

百度框计算的终极目标

  所谓百度框计算,是为用户提供基于互联网的一站式服务,是一种可依赖的互联网需求交互模式,用户只要在框中输入服务需求,系统就能明确识别这种需求,并将该需求分配给最优的应用或内容资源提供商处理,最终返回给用户相匹配的结果。

QQ医生能否治住360安全卫士

  一开始以来我还真没怎么注意QQ医生这么一软件,它出世的时候正是QQ盗号木马猖獗的时候,所以当初推出它的本意只是为了更好地保障用户的QQ帐号安全。不过出于对自己计算机水平和上网常识的自信,我一概是无视这一类软件直接点选不扫描。

Google Chrome Frame让微软没有安全感

  首先我们要知道的是Google在9月23号推出了一款名为“Google Chrome Frame”的浏览器插件,这款插件的神奇之处是可以让你的Internet Explorer 6、7、8浏览器,享受与Google Chrome浏览器一样的速度,当然也包括了对HTML5在内的各种最新WEB技术的支持。

泛搜索时代,网站应该更擅长搜索

  泛搜索时代,我在考虑了很久后才决定用“泛搜索”这样一个词来表达我的想法,这个泛有广泛的意思。泛搜索即搜索已经无处不在,并不仅仅局限于传统的通用搜索引擎,已经渗入到各种类型的网站并且发挥重要的作用。

拼音与邮箱将会是百度的杀手级应用

  昨天某科技爆出消息说百度准备推出自己的输入法和手机浏览器,作出这个判断的理由是百度正在招聘相关工程师。

双龙头架构将是谷歌的灾难

  我不想唱衰谷歌,因为客观上我们需要谷歌这样一家公司来平衡自信心过度膨胀的百度。李开复在谷歌的四年时间不算特别出彩,但是谷歌的市场占有率实现了一个突破,并且与政府的关系也呈现出以往以来的最好状况,至少双方是处在一个持续沟通的状态。

李开复和唐骏的是是非非

  李开复与唐骏,这俩人曾经是微软公司耀眼的两颗星。唐骏在微软最大的时候是官居微软(中国)公司总裁,全权负责微软中国地区的业务;李开复官最高时微软公司副总裁,负责公司的自然交互服务部,致力于用户界面的开发工作。

搜搜尚未成功,腾讯仍须努力

  在几乎没有任何媒体宣传的情况下,腾讯旗下搜索引擎搜搜上线了自主搜索技术。众所周知搜搜之前的网页搜索结果是使用来自Google的技术,估计这个时候双方的合作协议也刚好到期,目前搜搜的帮助文档还没有作相应的更新。

40小时就是网瘾——IT白领应该领工伤抚慰金

  自从那个真真假假的网瘾标准在网络流传,咱们很多IT行业内的难兄难弟就郁闷了。40小时就是网瘾,咱们一天上班八小时,按照正常上班时间一周五天咱们就“被网瘾”了。算上偶尔加加班的时间,自己回家还上网看新闻、看视频、玩游戏,闲暇时候通过MID或者手机登陆互联网,再算上周末两天时间,网络成瘾患者这个帽子咱们混IT的是注定戴定了,而且还是超重度的网络成瘾患者。

番茄花园做了谁的替罪羔羊

  8月20日的一纸判决书,将会对整个中国大陆的微软操作系统修改运动产生巨大影响。全面策划并操控番茄花园商业运作的主犯孙显忠和番茄花园工作室负责人洪磊都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半,并处罚金100万元;被告张天平、梁焯勇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并处罚金10万元;被告单位成都共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被判处没收违法所得292万余元,并处罚金877万余元(相当于其违法所得的三倍)。

不要用网瘾当作幌子来逃避应有的责任

  这几天看的一些关于一些青少年受到的非人道折磨,总是让我感到热泪盈眶。这些孩子们曾经就是我们之中很多人的缩影,我们在评论这些孩子之前多想想当年的我们是怎样的,我们当年也曾经沉迷过游戏厅、网吧,甚至也因为偷过家里的钱,但是我们也依然走上了正常人的工作和生活。

百度、Google、Bing三大地图服务横向评测

  昨天是百度的技术创新大会,百度自然要把自己手里的新产品一股脑地发布出来,让大家知道创新也不是谷歌一枝独秀。昨天李一男(CTO)声称百度正式启用了自主研发的新版地图引擎,之前百度地图使用的是Mapbar提供的地图数据,现在看来百度觉着别家的孩子不好养,自己的地图要独立。

从流量数据分析百度的产品路线

  这篇分析的所有数据来源为Alexa,之前在“浅析Alexa排名权威性和算法要素”一文有提及按照统计学算法,抽样样本数量越多实际的统计结果越接近真实状况,对于目前Alexa排名最高(9)的中文网站,Alexa无疑具有重要意义,由这些数据可以看出百度的状况和搜索市场的市场格局。

Alexa排名权威性和算法要素解析

  Alexa排名尽管存在着大量的争议,但是在没有更好的工具之前,仍然是我们衡量一个网站流量状况和影响力的一个重要指标,周围朋友讨论最多的问题就是Alexa的权威性和算法要素。
分页:«1234»

订阅博客

  • 订阅我的博客:订阅我的博客
  • 关注新浪微博:关注新浪微博
  • 关注我的推特:关注我的推特
  • 通过电子邮件订阅
  • 通过QQ邮件订阅

站内搜索

文章归档

本站采用创作共用版权协议, 要求署名、非商业用途和相同方式共享. 转载本站内容必须也遵循“署名-非商业用途-相同方式共享”的创作共用协议.
This sit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