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子衿, 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 沉吟至今
« 付费为什么这么难流氓往事 »

是谁剥夺了我们的智慧与能力

  人类最引以自豪的,也是优于其他动物的长处,就是人类的智慧。但迄今为止,人类借以在社会上取得成功,获取财富、吸引性伴侣的优点还不仅仅限于智力一个方面。然而,信息技术很可能使得智力占据成功要素的极大百分比。

  在信息时代,人们之间的距离将变得很近,无论在地理上相隔多远,都能随时交往,但正因为如此;人们将越来越多地和地理上相隔很远的人交往、合作,这也就意味着越来越少地和自己周围的人直接面对面的交往、合作,因而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将隔着一层“窗纱”。隔着这层“窗纱”,你个人是否有魅力,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的智慧。你的相貌在此完全不起作用,你完全可以制造“虚拟容貌”去吸引人;你的气质、脾气、幽默感也完全可以虚拟:你在平时的直接交往中也许不善言词,很乏味或脾气很坏,但“虚拟交往”与直接交往不同,在这里,智能往往能掩饰你的其他许多不足,使你在“信息空间”中风趣幽默、风度翩翩,整个制造出一个“虚拟人格”来。你没有领导、组织才能吗?也不要紧,信息社会——互联网络是其最好的代表——本来就不需要组织和领导,每个人只要遵守那几个基本的“通讯协议”,就可以把自己的东西搞上去,大家就这样“无组织、无纪律、无领导”地把东西凑到一块,就能出产品、出效益、出事业,因为信息空间有 “自组织”能力。

  另一方面,很多现在报酬还十分丰厚,却不是依靠智能而是依靠其他长处的职业,将会被信息技术取代,就像在过去几百年中,很多依靠体力的工作被机器取代一样。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在不远的将来,随着软、硬件技术的进一步提高,现在已经在影视制作申发挥重要作用的电脑动画制作技术将完全取代演员。到了那时,演员可以做到的,电脑都能做到,演员做不到的,电脑也能做到,还要演员做什么? 总而言之,在信息时代,不仅力量将主要归属于智能(这一点我们已很容易看到,如制作软件、加密解密、进行其他各种高科技开发等获取权力和财富的能力主要取决于智力,信息时代的大规模犯罪也几乎完全依赖于智力,如打进别人计算机网络,翻墙到国外网络,对自己的用于犯罪目的的通讯进行保密等),就连愉悦别人的能力也将主要取决于智能。这就是“知识就是力量”这句老话。在信息时代,这句话比其他任何时代都更加正确,更加绝对。

  所不幸的是:放眼中国互联网,随着网络实名制的落实、网络审查范围的扩大我们仅有的那点智慧被全部剥夺。

  首先,网络实名制之后个人信息完全公开于网络之上,个人信息属于个人隐私内容,如何规范化管理肯定是个大问题,并非我们在瞎操心,因为我们的利益到底能不能得到应有的保障,这是我们这些奉公守法的公民最关心的问题,当我们的个人信息由于管理不善或者技术上的原因让我们遭受侵害,我们的权益如何维护?如果网络实名制中的个人信息管理所需的硬件和软件各方条件都达到公众信任的要求,保护公民个人信息不会泄露,才能广大公民没有后顾之忧。何况,某些人就怕被“人肉搜索”实名制在这里就是“商鞅作法自毙”。

  其次,网络实名制并非是包治百病的良方,它的药效还需审慎度量。据CNNIC此前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截至2009年1月6日,中国网民数量已经突破3亿(另:一说1.3亿),这3亿网民的年龄、学历跨度很大,网民素质参差不齐,网络谩骂行为就如同现实生活中骂人的口头禅一样,不经意间就会冒出来,现实生活中谩骂甚至打架斗殴的事情都管不过来,虚拟网络中的人们就能因为实名制的禁锢而修身养性不再污言秽语了?道德素质高的人不管是否实行实名制,都会严以律己的,至于那些本来就品行不端有犯罪倾向的人,因为实名制就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他们只会投机取巧采取迂回战略进行违法行为,网络实名制能起到的警慑作用微乎其微。因此看来,网络实名制真正能起到的作用也被人们在预期中过分夸大了。国外的相关经验也可以证明这一点,韩国政府2002年就开始推行网络实名制,可是,根据韩国学者的研究和政府部门观察,网络实名制抑制网络暴力的效果并不明显。

  其三,纵观互联网的各种网民声音,大多也是对实行网络实名的担忧。难道这些不能反映普通网民的心声吗。

  网络审查,一个大家并不陌生的名词,对于中国的网民,特别是资深网民都是印象深刻。网络审查的目的,我想除了维护国家统一、反对恐怖主义,貌似再也没有更冠冕堂皇的理由了,除了这个,还有那些我不知道,也无从知道。

  首先,从我的经历可以看出,网络审查导致了大量的国外技术性网站无法访问与正常使用,对技术交流的造成很大不便,阻碍了科学技术的畅通交流。

  其次,从我的经历还让我隐隐觉得,官商勾结又会在互联网这块领域进一步发展出具有中国特色的互联网。(在godaddy.com注册了一个域名,先是支付宝的支付页面地址已封,后是域名管理页面的地址已封;域名要备案必须要有国内主机提供商,在国外是不用备案但又可能随时被封域名与ip)

  互联网本身就是开源与自由结合的产物。适当的管制尤可,如果是最后搞成防民之口,搞成闭关锁国,剥夺普通民众的智慧与发言权,让社会重新回到一个个伪专家,伪权威充斥的虚伪之中去,它必将脱离广大人民,而成为人类进步的阻碍。

  来源:矮子博客投稿。



  除非注明,月光博客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2230.html
  • 文章排行:

订阅博客

  • 订阅我的博客:订阅我的博客
  • 关注新浪微博:关注新浪微博
  • 关注腾讯微博:关注腾讯微博
  • 关注认证空间:关注QQ空间
  • 通过电子邮件订阅
  • 通过QQ邮件订阅

站内搜索

热文排行


月度排行

本站采用创作共用版权协议, 要求署名、非商业用途和相同方式共享. 转载本站内容必须也遵循“署名-非商业用途-相同方式共享”的创作共用协议.
This sit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