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子衿, 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 沉吟至今
« 一百个最有用的网站地址台湾地震导致全国断网 »

2006“年度汉字”

  日本汉字能力鉴定协会公布,“命”字当选为日本2006年的年度汉字。“命”字之所以当选,主要是因为日本王室今年迎来天皇长孙,以及日本国内发生了一系列学生受辱自杀事件和虐待儿童事件。

  对于我来说,我也想选一个中国的2006年的年度汉字,我选择的汉字是“民”。

  这个“民”,是时代周刊选出的年度人物:网民。《时代》周刊的格奥斯曼写道:“由于互联网使用者控制了全球媒体、建立并为‘新的数字民主社会’奠定了框架、无偿提供内容并击败职业人士,《时代杂志》2006年的年度人物是互联网使用者。”

  对于网民占到总人口70%的美国来说,的确是这样的,网民改变了这个国家。然而对于生活在社会中下层,九成不会上网的中国民众来说,或许不是这样的,我们的互联网上是什么呢?我看到的是在一年内不断在网络中上窜下跳的所谓“网络暴民”。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选的“年度汉字”是“封”,那时选这个字最主要的原因是“网站备案”和“维基百科被封”两个事件,今天我选的“民”,也是根据今年的一系列事件选择的,其中包括“ Google搜索南京大屠杀事件”,“Google翻译事件”,“孟广美事件” ,“追杀流氓老外事件”,“铜须门事件”等等,在这些事件中,外国人(以及港台人)在“民”这个字上吃尽了苦头,因为他们不了解中国网民(特别是网络暴民)的心理,不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正因为这些不了解,才导致他们屡屡犯一些不该犯的错误,被“网络暴民”耍的晕头转向,还不知道让自己陷入被动的原因是为什么。

  “网络暴民”是否真的就什么都不怕吗?非也,他们也是有害怕,他们害怕那些了解他们的人,害怕那些掌握他们命运的人。别看他们闹起事来貌似声势浩大,其实本质上是一群乌合之众、一盘散沙,比如去年四月的反日风波中,开始的时候四处闹事,最后被抓了一批,关了个五年十年的(那个叫汤晔的家伙实在是倒霉透顶),结果第二天果然就再没有一个人敢跑上街呼喊什么口号了。

  这也应验了清末民初时候的一个古老的说法:洋人怕百姓,百姓怕官,官怕洋人。王小波曾经在他的《百姓·洋人·官》一文中绘声绘色地描述到:“中国的老百姓人多,和洋人起了争执,就蜂拥而上,先把他臭揍一顿——洋人怕老百姓,是怕吃眼前亏。洋人到了衙门里,开口闭口就是要请本国大使和你们皇上说话,中国的官怕得要死——不但怕洋人,连与洋人有来往的中国人都怕。老百姓怕官,因为中国是个官本位国家,老百姓见了官,腿肚子就会筛起糠来,底气不足,有民主权利,也不敢享受。对于绝大多数平头百姓来说,情况还是这样。”

  所以,尽管时代周刊选出来网民为年度人物,但是在中国,人口不到10%的网民还算不上什么,百度的梁冬甚至认为这些网民在扮演破坏者而不是创造者的角色。诚然,今年发生的那么多事件,总让人对中国的网民感到遗憾,然而我们应该看到,网民也在不断成长和成熟,今天他们不懂事,明天或许会懂。当越来越多的网民将更多精力投入到积极的创造上面去,那么相信未来的某一天,中国网民也可以成为影响社会的风云人物。



  除非注明,月光博客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735.html
  • 文章排行:
  • 1.Zhen
  • 实际上我们国家现在处于一个很关键的时期,我认为未来10年内的变局足以影响我国今后的百年大计,没觉得最近诋毁中国形象的言论特别多吗?建议月光,以后对什么问题都请先为我们的国民多考虑一下,别对“google翻译事件”,“网上的nanking massacre”之类的问题轻率的作出评论了。
  • 2006/12/27 2:44:34   支持(7)反对(3) 回复
  • 2.shameonyou
  • 我同意你说的网络暴民的说法,举个典型的例子就是你这种暴民

    你说的这些事中,有没有从你自己是个中国人的立场出发,举个你看的懂的例子
    ××在路上走,忽然被我一拳打到,你(假设你是孝子)当然要还击,至少要问个
    为什么吧?
    我说:对不起,我拳头除了点技术问题
    你当然不服气多不多,接着骂我是不是?
    “你这个暴民!”我这样给你贴个标签,你是不是欣然接受?

    “在这些事件中,外国人(以及港台人)在“民”这个字上吃尽了苦头,因为他们不了解中国网民(特别是网络暴民)的心理”,嗯,难得有你这样了解我们外国人(btw, 我刚拿到美国公民)
  • 2006/12/27 2:27:44   支持(8)反对(6) 回复
  • 3.Zhen
  • 不同意这篇文章的立意,概括一下,本文主题其实就是一句话: 中国网民按国外标准来说,还够不上档次。

    其实要说网络素质,国外的网民素质也高不到哪里去,去看看youtube上的留言,f word s word还不是满天飞,再看看一些游戏网站的文章评论,也照样是满眼dirty words。如果非要说用中文骂人是低素质,用英文骂人就是高素质了,我无话可说。诚然,国内一些大站上低素质言论是很多,不过更多专业论坛的氛围是相当好的,比如研学论坛,西西河论坛,兴华论坛,新浪的军坛,满分,gter等,月光博客的评论用语就相当文明啊。

    另外,什么孟广美事件,铜须门事件,也不应该把责任全都归结到网民身上,铜须门事件绝对是那小子罪有应得,公然挑战大多数人的良知,不被拍才奇怪了。至于孟广美事件,网络媒体的导向又何尝没有问题呢?几篇帖,几句留言,就被各大门户网站炒得锣鼓喧天,造成这么大影响,我想网民的几个回帖,恐怕掀不起这么大风浪吧
  • 2006/12/27 2:31:34   支持(6)反对(4) 回复
  • 4.abc
  • 你的文章越来越带个人感情成分!以前觉得那些关于最新动态,技术的文章还可以,现在,唉,干嘛要参与这些事情。
  • 2006/12/27 8:53:49   支持(6)反对(4) 回复
  • 5.无双
  • 应该选暴字吧,不仅民暴,官暴,连网也暴了,咱还有啥可看?我只能发发牢骚,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 2006/12/27 10:22:42   支持(7)反对(5) 回复
  • 6.gvgu
  • 日本汉字能力鉴定协会,中国没有这样一个协会么,汉字可是中国发明的哦!
  • 2006/12/26 22:05:12   支持(6)反对(5) 回复
  • 7.lhb5883
  • 中国的社会制度决定了少数精英控制了整个中国的局势

    中国的网络暴民其实是相当无力的一个群体

    可以看作是一支集体无意识发泄的山洪.

    看起来力量很大,但实际上很好利用,无知者才能无畏.

    无畏更有被利用的价值.
  • 2006/12/27 1:54:42   支持(4)反对(3) 回复
  • 8.孤夜寒
  • [WAP]诋毁是无中生有,污蔑的行为。本来就不好的,说出来最多是实事求是罢了,何称抵毁。
  • 2006/12/27 8:24:16   支持(6)反对(6) 回复
  • 9.王路
  • 网络提供了一个大家宣泄的平台,因为之前国人没有这样自由发表言论的地方和机会。犹如开闸的洪水,泥沙俱下。随着时间的流逝,参与者素质的提高。网络也会变得干净些。
    另外,一些媒体对不良风气也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或者本身就是制造者。
  • 2006/12/27 11:50:01   支持(5)反对(5) 回复
  • 10.cuthead
  • 建议关闭email。赫赫好久没来你的博客了。
  • 2006/12/30 22:43:47   支持(3)反对(3) 回复
  • 11.sudula
  • 网民的“暴”,是不争的事实。诚然,所提及的各个“事件”中,当事人或多或少应当承担部分道德或者某些方面的责任,但整个事件的过程和结果确是超出了常情。可以说,孟广美、铜须等等所受到的冲击和伤害,是过分的。
    也就是说,“暴民”不仅仅指中国的网民,更多意义上是指互联网的话语环境。这个环境与社会的话语规范、监管、引导相关,当然也与网民的判断及表达方式有关。
    讲话,当然是不平而鸣,但要负起应当的理性责任来。被赋予其他场合没有的讲话权利,当然痛快,但不代表真的就要在这里拉屎撒尿,肆无忌惮;舆论当然有他们的考虑,但不代表我们就可以人云亦云。
    媒体监控是国家的事情,但在形成稳健的公共话语习惯、方式、环境之前,我们只能诉诸自身的修养。
  • 2007/1/24 16:49:59   支持(3)反对(3) 回复
  • 12.FULCRUM
  • 看了月光所谓"暴民"的种种不是,尤其是反日的那个"汤暴民"的遭遇,我就想那怎样才能做一个"非暴民"呢?是不是别人骂你时你默不做声,别人打你时你毫不还手,别人屠杀凌辱你同胞时就当做没看到,这些都不是别人的错,主要是因为自己还不懂事. 如果这些都能做到那你就不是"暴民"了,而是一个"良民",还要给你颁发一个"良民证".月光能有以上那些言论,可以看出他绝对是个"良民",而且是"大大的良民"
  • 2006/12/28 11:24:41   支持(2)反对(3) 回复

发表评论:

 请勿发送垃圾信息、广告、推广信息或链接,这样的信息将会被直接删除。

订阅博客

  • 订阅我的博客:订阅我的博客
  • 关注新浪微博:关注新浪微博
  • 关注腾讯微博:关注腾讯微博
  • 关注认证空间:关注QQ空间
  • 通过电子邮件订阅
  • 通过QQ邮件订阅

站内搜索

热文排行


月度排行

本站采用创作共用版权协议, 要求署名、非商业用途和相同方式共享. 转载本站内容必须也遵循“署名-非商业用途-相同方式共享”的创作共用协议.
This sit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