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城

  清晨七点的时候,火车缓缓进入异乡的站台。   这是终点站。人群拥挤地流向出口。她把自己的行李慢慢地拖出来。下车之前,掏出镜子。在有点苍白的嘴唇上抹了一层单薄的玫瑰油。她看到自己眼睛中的沉静和疲惫.... 阅读全文...

彼岸花

  看见的,熄灭了  消失的,记住了  ……  ——彼岸花   1   如果时间倒退五年   如果时间倒退五年。   我觉得我应该按照自己最初的决定,去报考幼儿师范。做一个幼儿园老师,每天和那.... 阅读全文...

电梯事件

  题记:报上登出一则社会新闻,上海某区一幢写字楼的电梯在深夜发生事故。一名女职员被困在降到17层的电梯。因值班人员的离岗和电梯的故障,女职员在次日清晨被发现窒息而死。   公司在刚完工的一幢新建大.... 阅读全文...

观望幻觉

  安是公司里新来的同事。  办公室已经习惯了上海女孩柔软糯甜的泸腔,第一次听到安突兀的普通话,大家都有些发愣。她说,我想喝水。没有人说话,我轻轻咳嗽了一下。走上去对她说,左边拐弯就是饮水机,简单杯子.... 阅读全文...

七月和安生

  七月第一次遇见安生的时候,是十三岁的时候。   新生报到会上,一大堆排着队的陌生同学。是炎热的秋日午后,明亮的阳光照得人眼睛发花。突然一个女孩转过脸来对七月说,我们去操场转转吧。女孩的微笑很快乐.... 阅读全文...

八月未央

  我叫未央。   我一直在南方城市长大,17岁以前,在南方沿海;17岁以后,来到上海。这是一个阳光充沛,人潮涌动的城市,空气常年污浊,高楼之间寂静的天空却有清澈的颜色。一到晚上,外滩就散发出颓靡的.... 阅读全文...

瞬间空白

  1 天空的蓝是疾病   26岁的时候,倪辰依然过着与世无争的校园生活。   他在复旦读物理的研究生,打算读完以后再读博士。博士读完,出国继续再读。就这样一直读下去。倪辰认为自己是个有计划的人,.... 阅读全文...

末世爱情

  世界的末日。她再次听到他的声音。  她转过身去。发现后面空无一人。  ——题   衡山路的香樟花园。混乱逼仄的空间,充溢着烟草辛辣的气味和人声的喧嚣。她看着放在桌子上的红酒。透明的玻璃杯。清醇的.... 阅读全文...

上海冬天

  I knew I loved you before I met you  I think I dreamed you into life  I knew I loved you before I .... 阅读全文...

交换

  那年他19岁,在阿姨家里度过他唯一的一次南方假期。   她是邻居的女孩。继母对她不好。他第一次见到她。她穿着一条脏脏的白色棉布裙子,脸上有红肿的手指印,满脸泪水却神情冷漠。他蹲在她的面前,他说,.... 阅读全文...

北方往事

  一、世界末日   冬天的黄昏。寂静的田野升起淡淡的夜雾。  透过候机厅大幅的玻璃窗,能看见广阔的灰色的天空。  这一天是大年初三。整个机场都是空荡荡的。  飞往大连的航班是晚上六点。  她独自坐.... 阅读全文...

一个夜晚

  每年的圣诞节,在这个南方的城市里都是不下雪的。  她很奇怪自己会在这样的夜晚,独自出去看一场电影。   坐在公车上时,看见街上商店的橱窗都用粉笔划出了英文和雪花。MERRY CHRISTMAS。.... 阅读全文...

如风

  很多人谈论网上情缘。每一个上网的人都会有经历。  我的想法,温暖的感情如果TRUE,那么就无需考虑载体的形式。  不管是在网络,还是在现实。                           .... 阅读全文...

小镇生活

  长大以后,我是一个常常做梦的女孩。   黑暗中梦魇总是迷离混乱。从高层钟楼坠落。   在空旷荒凉的大街上奔跑。和一个陌生的男人沉默相对。这样的场景重复出现。已经是记忆的一部分。   某些个郁.... 阅读全文...

  在阴暗的房间里,她面对他,脱掉黑色的蕾丝吊带胸衣,只穿着一条宽大发旧的牛仔裤。漆黑如水的长发,浓密而沉郁。在雪白的肌肤上,他看到她左胸上的纹身。是一只蓝得发紫的蝴蝶。张着异常诡异而绮丽的双翅。他把.... 阅读全文...

  是一种钝重的沉闷的声音。他的头突然倾斜。黑暗中他缓慢地转过脸来。血象一只手掌,无声地掌控了他的额头。他看着她。他轻声地说,你在干什么。他的眼睛一如既往的冷漠。她又听见自己的骨头,发出咯咯断裂的声音.... 阅读全文...

生命是幻觉

  生命是幻觉。可是我需要你在。                            ——题记   有许多个夜晚,他看见对面阳台上的那个女孩。  在沉寂的夜色里,那个宽大而明亮的阳台,象一部午夜.... 阅读全文...

午夜飞行

  People getting born and dying  But Ive heard theres joy untold  ——Angelene     玛莉莲是位于西区的一个小酒吧。威士忌.... 阅读全文...

伤口

  第一次见到罗,是因为公司要为他们代理的产品做广告。具体文案是我负责。   我想要些更多的资料。就跑到他的公司。   在和部门经理交涉的时候,他刚好经过。他说,你是安蓝。我看过你写的广告。  .... 阅读全文...

最后约期

  少年时,他最常做的一个梦是关与安的。  她穿着那条白棉布的裙子。洗得很旧的白色,泛出淡淡的黯黄。  好象一直在下雨。安的头发是潮湿的,水滴一点一点地,从她的发梢淌下来。她安静地坐在那里,孤单的,不.... 阅读全文...

无处告别

  我和这个男人一起等在街边花店的遮阳蓬下时,一场突然的大雨正横扫这个城市。  潮湿的冷风里有玫瑰枯萎的香。我站在那里。看见他拿着摩托车头盔向这边跑来。  平头,锐利的眼神,穿一件烟灰的布衬衣。  那.... 阅读全文...

告别薇安

  网上的朋友提议,也许可以一起合作写个剧本。是要关于网络的。  就先写个故事出来。  也许是自己写得感觉比较累的一篇。已经是凌晨的时分。   对于我来说,我喜欢这个文字游戏。再想象如果是一部电.... 阅读全文...

呼吸

  He is not my friend,but he is with me  Like a shadow is with a foot that falls   刚刚在网上认识林的时候,我对他说.... 阅读全文...

下坠

  她在大街的扶手栏上已经坐了很久。盯着那幢高层大厦的玻璃门。直到眼睛开始发花。  初秋的阳光很温暖,象一只柔软的手抚摸在脸上。雨季刚刚离开这个城市。  空气仍然潮湿。  她听到树叶上残留的雨滴打.... 阅读全文...

七年

  爱过,伤害过,然后可以离别和遗忘。                    ——— 题记   他常常会突然间地又看到她。  一个下着暴雨的夏天午后。房间阴暗潮湿。冗长的睡眠时他头痛欲裂。他恍.... 阅读全文...

暖暖

  1999年3月 喧嚣的机场大厅,他走过来叫她的名字暖暖,一个穿着有木扣子的棉布衬衣的男人。   她记得他的声音。温和的,带着一点点沉郁的锐利。在打电话给林的那段日子里,有时来接电话的就是这个....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