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给社区带来机会

  最近几年,我们听到的关于互联网领域资本投资的新闻,最多的除了BAT的兼并收购、排兵布阵,便是一家又一家垂直社区获得风险投资的消息了。妈妈圈获得腾讯5000万人民币注资,美柚获得了海纳亚洲领投的3500万美元投资,美啦美妆获得IDG领投的2000美元入股,等等,不胜枚举。

互联网品牌的尴尬:粉丝并不是用户

  粉丝是互联网的一道主食,有了大把的粉丝,就不愁没有饭吃。但是,吃粉丝又有点像吃快餐,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大部分粉丝一煮就烂,经不住锤炼,于是“品牌忠诚度”这个词好像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智能路由器时代来临?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现在智能家庭越来越接近大众了,也影响着很多传统的设备制造商,手机首当其冲,然后是穿戴,高级点叫穿戴设备了,比如手表叫智能表环,接下来会越来越多,比如 空调,冰箱,洗衣机,微波炉等家电设备,不过最重要的是,这里牵扯到一种关键的网络设备,智能路由器,智能路由器是控制终端和家庭内部设备的网络接口,现在小米的智能路由器已经上市好一段时间了,小米是路由器行业的新进入者,是互联网公司,传统的路由器设备厂商确实要努力了,毕竟传统设备厂商先天缺乏互联网方面的积累,竞争者会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激烈,看看各家的情况。

品牌已死?别闹了好吗

  不知什么时候起,网上兴起了一阵“品牌已死”的论调,意思是说在互联网时代,品牌已经不重要了。其实我觉得,说品牌已死,就像说一个人可以不用名字一样荒唐。

浅谈智能路由器未来的战略意义

  这几年随着互联网向各个领域延伸,智能路由器火起来了,有人说做智能路由器为的是采集用户数据,或者通过大数据为用户做推荐。我觉得这种想法很危险。试想,如果有哪个公司胆敢用路由器来监控用户行为、采集用户数据,这无疑是一种赤裸裸的盗窃行为。在个人隐私越来越被重视的今天,如果做路由器为的是采集用户数据,或者有这种倾向,无疑是玩火自焚。

互联网人请停止浪费水资源行为

  进入2014年8月以来,有这样两条新闻值得我们去关注。

互联网商业模式和创新方法——社群商业

  互联网的商业模式中有三个层次,最底层以产品为中心、其次以平台为中心,而最高层是以社区为中心!这样就会出现社群商业:内容+社群+商业! 内容是媒体属性,用来做流量的入口;社群是关系属性,用来沉淀流量;商业是交易属性,用来变现流量价值。用户因为好的产品/内容/工具而聚合,然后通过社群来沉淀,因为参与式的互动,共同的价值观和兴趣形成社群而留存,最后有了深度联结的用户,用定制化C2B,用交易来满足需求,水到渠成。 商业社群生态的根本价值,是实现社群中的消费者最不同层次的价值满足。

海尔联想中兴全部入局 智能硬件爆发期来临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一个感觉,虽然这两年智能硬件的概念在中国非常火爆,并且有一大批的公司推出相关的智能硬件产品,包括智能手表、智能路由器、智能音响、智能家居、智能医疗设备等等产品,但是涉足该领域的几乎都是一些初创的企业,真正的科技顶级巨头联想、海尔、华为、中兴等很少敢于冒险推出这种“出格”的产品。

迅雷上市前途未卜

  6月24日晚间,迅雷在纳斯达克正式挂牌,开盘价为14.2美元,较发行价上涨18.4%,盘中市值超过10亿美元,股票交易代码为XNET。摩根大通公司、花旗集团、Stifel Nicolaus和奥本海默为迅雷IPO的主承销商。

互联网时代下的“众筹模式”渐行渐近

  今年是互联网进入中国的第20个年头。互联网对于现有商业的最大改变是什么?我以为,核心的改变是消费者由服务和产品的被动接受者,变成了参与者。由这一身份的转变,也衍生出许多新鲜的商业模式,譬如众筹。从产品研发到图书出版,从影视拍摄到房屋建设,从商品到股权、债权,一切都可以众筹。

90后创业扎堆“下半身”思考

  拥有“女神”与“女屌”双重气质的马佳佳,毕业当天在学校附近开了一家风格独特的情趣用品店。身高1米93的前山西篮球青年队队员刘克楠,毕业一年联合同学一起创立大象品牌安全套。马佳佳的情趣用品、大象的安全套大家想必都有了解,与比尔盖茨同一天生日,与百度李彦宏同一个专业(情报学)的陈章文,毕业两年创办“午后卫生巾”,被评为“中国最贵的卫生巾”。

互联网进入中国20年记:信息传播业巨变

  编者按:1994年4月20日,互联网正式的进入了中国。到2014年的4月,正好过去了20年的历史。互联网进入中国的20年,从本质上改变了传播业的发展,我们发现以前广播、电视等媒体都曾经作为新兴媒体出现过,但本质上来说这些都还是让观众被动的接受信息的产物,而互联网时代,我们的“观众”可以全方位的参与进去,从信息接受者变成了信息产生和互动着,可以说互联网进入中国的20年,让信息改变中国成为了可能!

中国互联网二十年回忆

  20年前的今天,1994年的4月20日,中国通过一条64K的国际专线,全功能接入国际互联网,这成为了中国互联网时代的起始点,中国互联网时代从此开启。

网络媒体集体道德滑坡

  2014年3月31日早晨醒来,当笔者登陆手机新浪网想查看“马航MH379”最新搜寻工作的进展时, 在新浪网头条看到的却是“文章承认出轨”的文章。随后我又看了腾讯等其他门户网站,结果一样,都是和文章出轨相关的新闻。

大数据综合征

  无论哪个行业,只要切中了用户的痒点和痛点,就不愁没钱赚。如果你是暗黑派,也可以理解为:只要放大了人性的弱点,就可以把用户俘虏下来,任你摆布(让你掏钱就得乖乖掏钱)。

由IBM罢工事件再提联想“吃剩饭”策略

  今年1月23日我曾发表文章《对联想“吃剩饭”策略的简单解读》探讨联想以23亿美元收购IBM x86服务器业务的策略,对联想的发展前景表示看好,今年3月初,深圳IBM近1000名员工出现了罢工事件,业界便自然而然的把二者相联系起来:很多人认为是IBM工人因为担心被联想收购后待遇降低,从而选择罢工。

公司空降兵,应该做点儿啥?

  近段和很多人交流过空降问题,针对销售部门的空降,我觉得有两种空降的方式我们可以一起讨论一下。

扒一扒嘀嘀打车的反作弊手段

  这两天,“让打车补贴更猛烈些”之类的呼号泛滥朋友圈。各路头领乐此不疲地分享打车赚钱攻略。攻略中甚至出现了“作弊打车”各种方法。司机勾搭乘客,虚假下单获取双份补贴的接头暗号从“运两袋水泥”、“我喝醉吐了一身”到“今晚没穿内裤思密达”等花样百出。这让大多依靠语音设置“关键词”屏蔽的打车软件的反作弊方法形同虚设。

互联网思维下的传统企业转型思考

  最近各大互联网思维的帖子引发热议,解读这些典型案例的玩法和手段,提出了很多的概念,如碎片化、用户至上、粉丝经济等等,仿佛一瞬间传统企业优质的产品、满意的服务、高超的资本运作手段都不再重要,全部被互联网思维的潮水所淹没。除了看热闹,我们是不是应该深入思考下隐藏在现象背后的真相以及所面临的挑战?

对联想“吃剩饭”策略的简单解读

  近日,有消息传出,联想重启了对IBM低端服务器部门的收购工作,外界预计联想有望以不超过25亿美元的价格竞得IBM的低端服务器部门。当然,这里说的低端也是相对的,IBM的低端产品到联想手里也是宝。

2013年中国互联网10大装逼词汇

  装逼的词年年有,去年特别多。评选了2013年的互联网十大新闻、十大人物,我们有必要新增一个新的评选“2013年中国互联网10大装逼词汇”,这里做出来的评选仅代表我和我的小伙伴们的个人观点,不做权威引用源头。您认同就分享到微博或者微信,不认同也分享到朋友圈做吐槽之用。

2014年中国互联网十大新闻预测

  再有一周2013年就结束了,按照惯例我们需要对2013年中国互联网十大新闻做个盘点和解读,等做完十大新闻盘点后我感觉今年可以来一次对2014年中国互联网十大新闻的提前预测。

中国网络媒体的出路在哪里?

  2013年11月20日,备受关注的2013腾讯网十周年暨媒体高峰论坛在北京嘉里中心成功召开,众多资深媒体和互联网界嘉宾出席论坛并对媒体前沿话题进行了深入探讨,嘉宾包括腾讯网络媒体事业群总裁刘胜义,哈佛商学院市场营销学教授Bharat Anand,中国人民大学新媒体研究所所长彭兰,创新工场创始人汪华, Business Insider科技主编Nicholas Carlson,Flipboard CTO Eric Feng,知乎创始人周源等。

致敬中国互联网的先驱们

  编者按: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感恩节了,就如同互联网一样,感恩节也是一个引进产物,近年来感恩节这个外来节日逐步的受到中国大众的关注和接受。中国互联网经历过近20年的发展,有太多值得我们感恩和致敬的先驱式人物,这些人物一部分成为今天业界的泰山北斗,一部分成为历史的过客,一部分撒手人寰,但无论如何这批先驱者值得我们铭记和感恩。

在线教育的几点思考

  在线教育即e-Learning,或称远程教育、在线学习,现行概念中一般指的是指一种基于网络的学习行为,与网络培训概念相似。在线教育是通过应用信息科技和互联网技术进行内容传播和快速学习的方法。

智能路由器大战一触即发

  互联网巨头围猎智能路由器的战斗正在打响。多位消息人士透露,小米、百度、360和盛大等互联网巨头都将陆续发布智能无线路由器产品,2014年或将成为“智能路由器元年”。

互联网如何走向云平台

  最近,Eben Moglen发表的题为“云自由”的演说让我很是困惑。诚然,这篇演说很好地总结了互联网走向云技术的步伐,概括了云计算的整个运行过程。但当他提到我们该如何掌控并收回云中数据时,我对Eben的乐观态度不敢苟同。首先,让我们简单看一下互联网革命的大致情况。

全球网络自由度排名

  总部设在华盛顿的“自由之家”发布了“2013网络自由度”报告,研究人员基于上网的障碍、内容的限制以及侵犯用户权这几个方面对每一个国家的网络自由进行评估,在被评估的60个国家中,网络自由度最佳的十个国家分别是:冰岛、爱沙尼亚、德国、美国、澳大利亚、法国、日本、意大利、匈牙利、英国。

中国在线教育的7个碎片

  最近一段时间接触的那些人和事,让笔者不得不感慨:中国在线教育爆发性发展的最佳契机来临了!可以预知的是,今年在线教育领域将会出现非常多的机会,不管是互联网人还是传统教育从业人员都会集中的涌入到这个领域。

互联网发展的逻辑框架

  互联网有其自身发展逻辑,理解了其中规律,可以有效把握创新的方向,对随机性创新有结构性分析和认知,清楚其发展方向及不足。通过对互联网应用的梳理和讨论,展示其中部分发展逻辑。

互联网的结构性机会bong

  bong(结构性机会)... 强烈的冲击波破坏着旧有的一切,伟大的公司在废墟上成就自己。互联网的下一个bong会在哪里爆发,怎样的公司有机会参与其中呢?

世界知识产权日对一些网站的影响

  今天,4月26日,是世界知识产权日。该主题日由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设立。1970年4月26日,《建立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公约》生效,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正式成立。2000年10月,在该组织召开的第35届成员大会上,中国和阿尔及利亚提出了关于建立“世界知识产权日”的提案,获大会通过,世界知识产权日由此设立。

数字音乐生态需要本土的iTunes和Amazon

  在去年,谷歌音乐退出了中国市场,陈戈和他的巨鲸音乐网却还在坚持;百度音乐产品辗转后定型,梁康妮加盟亚马逊音乐中国重新开局;京东商城推出了数字音乐频道,王力宏在自己的官网发行了第一张数字音乐单曲;至今年之初,豆瓣FM推出了收费版本,百度随心听跟进了免费高品质FM,网易云音乐更是和社交捆在一起重磅登陆:在忧胜喜的本土音乐环境,探究导致本土音乐环境窘境的原因,就能对IT公司如何在音乐市场中发挥积极的作用带来一定的启迪。

浅谈互联网竞争中的不对称战争

  引子:facebook为什么会以10亿美金的高额代价收购Instagram,这个手机上的照片分享应用,听说团队只有十人。是什么让这个小小的团队赢得了创业的胜利的呢?我觉得是“不对称战争”。

关于互联网、移动互联网、IPTV的一点遐思

  在马路上,在各种场合,看着埋头对手机猛看猛按的人群,笔者起了那么一点遐想。

为什么在线客服行业的大趋势是免费?

  网站在线客服,或称做网上前台,是一种以网站为媒介,向互联网访客与网站内部员工提供即时沟通的页面通信技术。目前主要的在线客服系统有基于网页会话的客服系统和基于IM软件(QQ等)的客服系统。

也谈凯文.凯利的六点趋势

  近日,《连线》(Wired)的创始主编凯文·凯利(Kevin Kelly)在东西论坛上表示,科技未来将有六个发展趋势,分别为:屏幕化、互动性、分享性、流动性、实时获取和生成性。凯文·凯利表示,这些趋势并不一定在未来一两年内能够达成,但是未来一定会实现。

谁能坐上云计算的第二把交椅?

  目前来讲,亚马逊应该算是最大的云服务提供网站,这一结论也得到了第三方数据的支持。像大部分提供云服务的网站一样,亚马逊并未透露任何与已有或新建的数据中心相关的信息。

自激时代

  手里正在用的CLIE电池明显不行了,用两三天就得充电,上淘宝看看想换一块电池,大概要五六十才能买到一块。比较悲催的是,卖这种电池的商家少的可怜,根本没有比价的选择。再查查如果当做二手处理的话,可能一百块钱都找不到下家。

互联网生活以少为美

  互联网彻底改变了日常生活。各类联网的终端迅速帮助人们走出信息匮乏的窘境,取而代之的是大踏步地迈进信息过剩的尴尬状态。在这个充斥着时间流,订阅,邮件,通知,事件提醒的互联网,我觉得上网者更应该坚定少就是美,少就是多的理念,做信息的主人而不是奴隶。此外,本文中不会介绍任何网站,工具或者服务,只是对健康地享受信息时代的方式做个抛砖引玉。

中国互联网的十二月大灾变

  开发者门户CSDN泄漏600万用户数据,其中包含极为敏感的用户名、密码。垂直游戏网站多玩网泄漏800万用户数据,大部分加密也有小部分明文保存,措手不及的用户们瑟瑟颤抖。

2011年互联网领域的7大失败案例

  就像喜欢看结局圆满的故事一样,我们总是对成功的事例津津乐道,希望能从中学到于己有用的经验。然而,我们却往往容易忽略或不忍触碰那些惨痛的败笔。从失败说开来,并不是幸灾乐祸,而是从中吸取教训,以免重蹈覆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