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维特的烦恼 » 第一编 » 一七七一年七月二十六日

一七七一年七月二十六日

  我已经下过几次决心,不要经常去看她。是啊,可谁又能做得到呢!日复一日,我都屈服于诱惑,同时又对自己放下神圣的诺言:明天说什么也不去啦。

  可明天一到,我总又找得出一条无法辩驳的理由,眼一眨又到了她身边。这理由要么是她昨晚讲过:“你明天还来,对吗?──而谁又能不来呢!──要么是她托我办件事,我觉得理应亲自去给她回个话;要么是天气实在太好,我到瓦尔海姆去了,而一到瓦尔海姆,离她不就只有半小时的路吗!──周围的气氛,使我感觉她近在咫尺,于是一抬腿,便到了她跟前!记得我祖母曾讲过一个磁石山的故事,说的是海上有一座磁石山,船行太近了,所有铁器如钉子什么的便会一下子吸出来,飞到山上去;倒楣的般夫也就从分崩离析的船板中掉下去,惨遭没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