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维特的烦恼 » 第一编 » 一七七一年八月十八日

一七七一年八月十八日

  能使人幸福的东西,同时又可以变成他痛苦的根源,难道就非得如此么?

  对于生机勃勃的自然界,我心中曾有过强烈而炽热的感受,是它,曾使我欢欣雀跃,把我周围的世界变成了一个天国;可而今,它却残忍地折磨着我,成了一个四处追逐我的暴虐的鬼魅。想当初,我曾从高崖上眺望河对岸那些丘陵间的富庶峡谷,看见面前的一切都生意盎然,欣欣向荣。我曾看见群山从山脚到峰顶都长满高大茂密的树木迂回曲折的峡谷都覆盖首可爱的绿荫,河水从发出絮语的芦苇间缓缓流去,轻柔的的晚风吹动着天空中冉冉飘过的白云,白动向河水投下倒影;接着,群鸟在林间发出晚噪,亿万只小昆虫在火红的夕晖中纵情舞蹈,落日的最后一瞥解放了草丛里的蟋蟀,它们唱起了歌;我周围的嗡嗡营营声使我低下头去看着地上,注意到了从坚硬的岩石里摄取养料的苔藓以及由干燥的沙丘上蔓生垂挂下来的藤萝,它们向我提示了大自然内在的、炽烈而神圣的生命之谜。这一切的一切,我全包容在自己温暖的心里,感到自己象变成了神似地充实,辽阔无边的世界的种种美姿也活跃在我的心灵中,赋予一切以生机。环抱着我的是巍峨的群山,我脚边着道道幽谷,一挂挂瀑布飞泻而下,一条条小溪流水潺潺,树木和深山里百鸟声喧──这种种秘不可知的力量,我目睹它们在在地的怀抱中相互作用,相互影响;队此而外,在地球上,天空下,还一代一代繁衍着形形色色的生命。一切一切,应有尽有,千姿百态,最后还有人,他们为求安全而聚居在小小的房子里,却自以为能主宰这大千世界!可怜的傻瓜,你把一切都看得如此渺小,因为你自己就很渺小!──从高不可攀的群山里百鸟声喧越过人迹未至莽原,到世所不知的大洋的尽头,到处都有造物主的精神在空中流动,并为第一丁点能感知他的微末的东西而高兴。──唉,那时我是多么经常地渴望着,渴望借助从我头顶过的仙鹤的翅膀,飞向茫茫海洋的岸边,从那泡沫翻腾的无穷尽的酒杯中,啜饮令人心醉神迷的生之欢愉,竭尽自己的胸中有限的力量,感受一下那位在自己体内和通过自己创造出天地万汇的伟大存在的幸福,哪怕仅仅在一瞬间!

  朋友,单单回忆起过去的这些时光,我心中便很快乐,甚至想重新唤起和说出这些无法言说的感情的努力,便净化了我的灵魂;但是,接下来,也使我倍加感到自己目前处境的可怕。

  仿佛有一央帷幕从我面前拉开了,广大的世界变成了一座张开着大口的墓穴。你能说:“这存在着”吗!唉,一切都在消失,一切都象闪电般一晃而逝,要么被洪流卷走、沉没,要么在礁石上撞得粉碎,很难真正耗尽各自的生命力。没有一个瞬间,不是在吞噬着你和你周围的亲人的生命;没有一个时间,你不是一个破坏者,不得不是一个破坏者:一次最无害的散步,将夺走千百个可怜的小虫子的生命;一投足,就会毁坏蚂蚁们辛辛苦苦营建起来的巢穴,把一个小小的世界踏成一片坟墓。嗨!使我痛苦的,不是世界上那些巨大但不常有的灾难,不是冲毁你们村庄的洪水,不是吞没你们城市的地震;戕害我心灵的,是大自然内部潜藏着的破坏力,这种力量所造成的一切,无不在损害着与它相邻的事物,无不在损害首自身。想到此,我忧心如焚。环绕着我的是天和地以及它们创造生命的力量;但在我眼中,却只有一个永远不停地在吞噬和反刍的庞然大物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