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子衿, 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 沉吟至今

南宋怎样才能避免灭亡

  历史上,南宋是一个商业极为发达的朝代,商业繁荣远远超过了其他朝代,海外贸易和国内贸易异常发达,在政治上,南宋也是历朝最开放的社会,南宋的知识分子拥有很高的社会地位,还有很大的言论自由,从来没有听说知识分子因为言论被诛杀的例子,然而这样一个优秀的朝代,却被野蛮的蒙古帝国灭亡了。

崖山之后无中国

  公元1279年2月,南宋残军与元军在新会崖门海域(今属广东省江门市)展开了一场历时20多天的大海战,这是宋朝末年宋朝军队与元军的一次战役,中国方面对参与这场战争的人数有30万及50万两种说法,但据日本方面的记载,宋元双方投入军队50余万(其中宋方面20万,但20万人中包括了文臣及其眷属、宫廷人员、普通百姓,实际战斗力只有数万),动用战船2千余艘,最终宋军全军覆灭告终,丞相陆秀夫背着年仅9岁的皇帝赵昺蹈海殉国,超过十万南宋军民不愿被残暴的蒙古政权所奴役,纷纷投海自尽,这场战役标志着南宋的灭亡。

死者长已矣,存者且偷生

  1966年3月18日,周作人在自己的日记里写道:“今日是‘三一八’纪念,倏忽已是四十年,现在记忆的人,已寥若晨星矣。”但他自己,或者说,他那一代知识分子中凡有良知者,却永远也忘不了这一天。这是压在心上的坟,随时都会流淌出血来。

与鲁迅先生重温伤痛

  我记得在中学期间学过鲁迅的一篇很著名的文章《记念刘和珍君》,那是鲁迅在段祺瑞政府的“三一八事件”之后愤然写出的声讨檄文。鲁迅称那一天是“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并且预言:“这不是一件事的结束,是一件事的开头”,“拖欠得愈久,就要付出更大的利息”。现在,八十一年过去了,重新回味这篇《记念刘和珍君》,感慨万千,下面的文章是朱航满写的一篇杂感,是他对于鲁迅先生的这篇文章的怀念和反思,非常值得一读,以下是全文。

中国近代史上的“黄金时代”

  前些天是五四,几乎没有人怀念这个节日,今天翻看了一下牛博网,发现杨支柱写了一篇纪念文章《想起“五四”不能不怀念北洋军阀政府》。这篇文章提出了一个惊人的观点“北洋军阀政府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政府之一”。

南京大屠杀纪念日

  今天是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杀六十九周年纪念日,南京大屠杀指的是日军于1937年12月13日攻陷中国首都南京之后进行的大规模屠杀、抢掠、强奸等战争罪行。

九一八事件的杂感

  今天是九一八,是中日战争的起点,各处都有一些纪念活动。我也特意研究了一下九一八当时的历史,有如下所得:

九一一事件五周年

  美国纽约的911事件已经整整发生了5周年了,世贸中心的双塔也早已经快被媒体所遗忘,不过我想不少人还是难以忘记那次恐怖袭击。

一幅诡异的油画“2008-北京”

  今天在网上看到了一幅十分阴暗诡异的油画。

德国柏林墙的故事

  “自由有许多困难,民主亦非完美,然而我们从未建造一堵墙把我们的人民关在里面,不准他们离开我们。” ——肯尼迪《柏林墙下的演说》1963年6月25日于西德市政厅柏林墙前。

无花的蔷薇

  人和人的魂灵,是不相通的。

四十年前的今天和四部电影

  四十年前的今天,中国历史上发生了一件改变中国历史进程的重大事件。

伤心藏南

  在中国版图上,有一块9万平方公里面积、相当于浙江省的美丽而又富饶的地域,被印度实际控制,这便是根据非法的“麦克马洪线”而被印度窃据的藏南地区。1962年,印军向中国边防军挑衅,中国被激怒,打了一场漂亮的反击战,追击部队的挺进速度比印军逃亡的速度还快,一个被印度军方夸耀中国军队要打半年的山口结果只用一个下午就被攻克了。

追忆四五事件

  今天在网上听了几天前凤凰卫视的锵锵三人行的《追忆“四五运动”》这个节目,我才记起,几天前的四月五日,竟然是四五事件三十周年。官方的传媒却对这个三十年前的重大历史事件只字不提。

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

  昨天是三月十八日,鲁迅称这一天为“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

台湾、中国和日本

  台湾今天下午宣布,终止“国家统一委员会”运作,终止“国家统一纲领”适用。

有感于“对中国有好感人数下降”的调查

  刚刚看到BBC所做的世界各国好感度图表,显示对中国有好感的人数大幅下降。

一个英国人眼中的“西安事变”真相

  今天是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六十九周年,下面的文章是摘自英国历史学家、传记作家菲力普·肖特所著《毛泽东传》,是一个英国人眼中的“西安事变”真相。

被遗忘的纪念日:一二·九

  今天是一二·九运动纪念日七十周年,不过,这个日子似乎被遗忘了,看遍了今天所有的媒体和网站的新闻,都没有一个地方提到了一二·九。仿佛七十年前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真是可叹啊。

武昌起义纪念日

  今天是辛亥武昌起义的纪念日,也是中国历史上非常重要的一次事件。辛亥武昌起义是在黄花岗起义失败后,一部分革命党人决定把目标转向长江流域,准备在以武汉为中心的两湖地区发动一次新的武装起义。通过革命党人的努力,终於在1911年(农历辛亥年)10月10日成功地发动了具有划时代意义武昌起义。起义的胜利,逐步使清皇朝走向灭亡。

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杂感

  今天是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本来也不想说这些事情,但是新浪网整天都挂着一篇令人感觉不舒服的文章(中共是全民族团结抗战的中流砥柱),我想我还是说两句的好。

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投票

  今天我上新加坡联合早报网,发现上面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网上调查,调查的题目是:“抗日战争获胜,谁的功劳最大?”,选项有4个:1、国民党,2、共产党,3、美国,4、苏联。目前投票总数:1090005,投票结果是,1、国民党:52.30%,2、共产党:43.66%,3、美国:3.46%,4、苏联:0.58%。

一次街头偶遇的杂感

  这篇杂感本来是我去年逛街偶遇而发的一篇评论,我没有想到的是最近一段时间反响非常大,几乎每天都有新的评论增加,可能是因为国际国内的热点问题才引得我的杂感如此受关注,时间虽然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但形势的发展也和我的预测颇为一致。以下为全文:
分页:«1»

订阅博客

  • 订阅我的博客:订阅我的博客
  • 关注新浪微博:关注新浪微博
  • 关注腾讯微博:关注腾讯微博
  • 关注认证空间:关注QQ空间
  • 通过电子邮件订阅
  • 通过QQ邮件订阅

站内搜索

文章归档

本站采用创作共用版权协议, 要求署名、非商业用途和相同方式共享. 转载本站内容必须也遵循“署名-非商业用途-相同方式共享”的创作共用协议.
This sit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