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博客 » 业界动态 » 翟欣欣微博自述被性虐待

翟欣欣微博自述被性虐待

  4月27日上午,翟欣欣实名认证微博公开发文,首度回应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自杀原因。翟欣欣在微博中声称,离婚协议并非是苏享茂自杀主因。她表示,“苏享茂自杀是因为资金链断裂,离婚协议中约定的钱不是真正原因”。

  以下是翟欣欣微博回应全文:

  大家好,我是翟欣欣。

  自去年九月至今,我一直保持沉默,不管遭到怎样的诬蔑和谩骂,还有住处和电话被曝光,被人威胁和骚扰。这段时间,我生活在极度恐惧之中。

  有些事情我不说岀来,是基于对死者的尊重,宁可自己承受这些不公平的指责和巨大的精神压力。

  我知道,绝大多数骂我的人,都是出于内心的正义感,我对他们没有怨言。这些谩骂,都是建立在所谓“真相”的基础上。这个“真相”,是由苏享茂的家属和他们的律师说出来的。

  苏的家属因为悲伤,针对我说一些不客观的、过头的话,我可以理解。律师应该是客观公正的,即使是作为一方当事人的立场,也不应有意歪曲事实,误导舆论。

  事情的进展颠覆了我的看法。有些人为了个人名利,一次次地往我身上泼脏水。

  在亲友的鼓励下,我决定不再沉默,勇敢面对现实,说出我经历的一切。无论这个事情的最终结果是什么,我都要说出来。

  我将讲述我和苏享茂的交往过程。真相交给读者去判断。

  认识几天他就给我买车

翟欣欣

  初次见面,我们互相交换看了对方身份证,随后开始聊天。记得当时我问他为什么37岁了还单身,他告诉我他眼光很高,一般人看不上。他留给我的第一印象还不错,看上去挺斯文的,有事业心,懂礼貌,似乎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离开时,我们互相加了微信,打算进一步交流。

  分别之后,他开始给我发一些微信,都是一些甜蜜的话,诸如:女生就是用来宠的,要学会享受生活之类。这更让我觉得他是个暖男,会疼女生。

  过了几天,他约我第二次见面。这一次,我们一起吃了饭,看了一场电影,然后他送我回家。整个过程他表现得无微不至,彬彬有礼。我们都挺高兴的。

  又过了几天,他提出带我去个地方。我问他去哪,他说到时候就知道了。

  那天,他开车来我家接上我。一路他不怎么说话,车里放着音乐。我问他去哪里,他说要保密。就这样开了一个多小时,到了一个汽车4s店门口停下。他拉着我进了店里,突然告诉我:今天我要给你买一辆车。

  我很惊讶,感觉不可思议,认识还没几天,就送这么贵重的礼物,实在是太突然了,好像也不合适。

  他对我说,别犹豫了,这对我来说是小意思,一个月的收入而已,过几年,我的银行卡存款就破亿了,这是我送你的见面礼,就算最终我们没有走到一起,这车也是你的,只为纪念我们相识一场的缘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就刷卡付了定金。离开的时候,他问我:“我对你好吗?”那一瞬间,我有点懵了,觉得他对我也太好了吧。我不由自主地点点头,他开心地笑了。

  过了几天,他发微信告诉我说他有乙肝。我得知这个消息太突然了,而且是在我们深入交流之后,我自然挺不高兴的。我这才反应过来,他之前对我那么好,又是买车又是送礼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告诉我这个坏消息做铺垫。

  他向我解释说,他一直在服药,医生对他说不会遗传。虽然我内心有些不快,但想到疾病是可以治疗的,人好才是最重要的。

  过了一段时间,他决定带我回他老家见亲友。我们乘坐火车辗转来到了一个偏远的农村。此前他一再嘱咐我,不要跟他家人聊他在北京的经济和工作状况,不要露富。我尊重了他的意见。

  在他老家期间,我感觉他跟家人挺生疏的,他大多时间躺在卧室里,与家人极少沟通。我感受到他老家人的生活条件与他在北京的生活相比是天壤之别。

  离开他老家后,他带我去了一些地方旅游。我们的感情发展迅速。6月初,我们回到了北京,他开始向我求婚。

  他脚踏两只船

  在这段时间里,他总是关机,偶尔开机会接到一个陌生电话,电话那头是一个女生无休无止的谩骂和歇斯底里的怒吼。我问他什么情况。他告诉我:他跟我认识时,还没跟前女友分手。

  我觉得他的做法对那个女孩非常不公平,便质问他:为何要脚踏两条船?

  他说:他前女友老家是农村的,家里有个哥哥,经济条件不好。他比较好面子,因此从未带回老家给亲友看过。他说结婚是现实的,讲究的是门当户对、势均力敌、强强联合,综合条件的般配是首要因素,他觉得我在各方面更配得上他,带出去更有面子,他在两者中间选择我是人之常情,再说了,男未婚女未嫁,婚前多选择比较一下也算不上劈腿。

  我又问他:既然觉得前女友条件不好,为什么不早早跟她提出分手,而是选择骑驴找马?

  他告诉我:他跟前女友在一起五年了,网上认识的,当了解到她的经济情况后便坦白不会跟她结婚,等他找到“条件更好的”就立刻跟她断绝关系,至于后来的交往他也很不情愿,是那个女生提着礼物主动上门,他迫于无奈,又不忍心拒绝,刚好一个人也无聊,才同居在一起,而那个女生会帮他做家务,买一些日用品送到他家。

  我又问他:那个女孩知道你“骑驴找马”吗?如果早知道,心里会有所准备,为何又在这时跟你歇斯底里不依不饶?

  他说:因为他有钱有闲啊,在这个凡事看钱的世界里,有钱就是一切。那个女孩多次提出,也可以不结婚,为他生孩子。近十年间,他陆续在网站相亲见了数百人,这个女孩也是知道的。而他现在突然宣布结婚,要跟她断干净,她可能一时转不过弯来。

  听到这些,我很失落。我不想跟他结婚了,我提出,把之前他送我的东西都还给他,希望他先处理好跟前女友的关系,心收不下来就不要结婚,否则害人害已。

  他坚决不同意,说他的家人朋友都很喜欢我,如果分手他会非常没面子,他必须要娶我,还说不是钱的事,是因为他付出了真感情,他甚至以死相逼。他向我保证,一定会处理好前女友的事情,不会再有联系了。

  为了求得我的原谅,他在我家门口蹲守了一夜。最终,我还是被他感动了,答应了他的求婚。我们和好如初,决定好好过日子。

  他对我实行家庭暴力,还对我性虐待

  2017年6月7日,是我们领证的日子。

  我憧憬着,从此跟他过上安安稳稳的日子。他给我留下的感觉是老实内向,人很靠谱,而我也到了该结婚的年龄了。

  领完证后,我回爸妈那儿收拾了一下行李,跟他一起去他家生活了。

  但刚一结婚,我感觉他每天无所事事,不出家门,闷闷不乐,好像世界上没有什么事能令他开心起来。大多数时间,他都躺在床上,有时候一整天都不下床,吃很少的饭,也不活动。我喊他一起下楼走走,他总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甚至呵斥我。

  他的情绪波动很大。有一次,他把洗衣机里甩干的衣服拿出来,丢在沙发上。我顺手拿衣架晾起来,他非要我把衣服放回沙发上自然干。我说:这样沙发也没办法坐了,还是把衣服晾起来吧,他火了,说这是他多年的老习惯,如果再多说话就把我从阳台上扔下去(我们住在顶层15楼,阳台是敞开式的,阳台栏杆很低)。

  我以为他是开玩笑的,没想到他突然一拳挥过来,打在我身上。我顿时懵了,捂着胳膊离开阳台。那一瞬间我的心凉透了,不禁哭了起来。我看着他,他面目狰狞,就像魔鬼,我怕极了。我不明白,我只是晾一下衣服,他为什么要打我?

  我哭着回卧室收拾行李,他走过来拉着我不让我走,求我说:“欣欣,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我以后绝对不会了。”我见他哀求的样子心软了,最后还是原谅了他。

  但我错了,这只是开始。他只要遇到不顺心的事,就会骂人摔东西。有一次他回家,进门就骂邻居傻逼什么的,很难听的话。我听不惯,就说:“别总是骂别人傻逼。”没想到,他一把抓住我的头发就开始打,我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拳头就像雨点般砸在我身上,从客厅打到卧室,我躲不掉,他力气太大。我只能求他别打了,他似乎听不见,依旧打我。

  我趁他不备,拿着车钥匙逃跑回了我妈那儿。我的胳膊很久都用不上力,胳膊上的淤青清晰可见。那是夏天,为了不让我妈发现,我在胳膊上涂了厚厚的粉底液。他打我的事,我没有跟家人说。我觉得丢人,也怕家人担心。

  他事后跟我发了很多微信,说他自己状态不好,恳求我的原谅。后来我回去了,他还在不停地说好话,不断恳求我的原谅,并说要补偿给我2000万,我不敢要2000万,便答应他给我写了承诺书,写完后他很得意地说,如果有一天他提出离婚,他会用一年的收入来摆脱我,这对他来说依旧是小成本。我手里拿着这份承诺书,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儿。

  过了几天,我感觉他的状态更严重了。他说的话我只能附和,不能有一点不同意见,否则就是拳打脚踢。在夫妻生活上,他也有很多折磨我的手段,我羞于启齿告诉别人,只能默默承受。

  有一次他提出:你必须生儿子,这是他老家的传统,如果生的不是儿子,就要不停地生,一直到生出儿子为止,就像他几个哥哥那样。我很委屈地说道:生儿生女这件事,不是我能决定的,而且依据你们家的基因,显然是生出女儿的概率会比较大。因为这一句话,他火冒三丈,边打边说要与我同归于尽。家里的空气充满了恐怖,我大气都不敢喘,不敢看他。

  每次发泄完怒火之后,他都会向我赔礼道歉,用各种方式哀求我,要我原谅他。他说,他的工作压力特别大,很多人想害他。他不敢对那些人有意见,只能在我面前发泄下情绪,他公司有些app是违法的,但是为了赚钱,曾被警察逮捕过,每天担惊受怕。

  他经常失眠,焦虑不安。他按时服用治疗乙肝的药物,都是些阻止病毒复制扩散的,我这才了解到他的乙肝比较严重,传染性极强。除此之外,他还服用各种抗抑郁的、镇静类的药。他自己也很痛苦,希望摆脱这种状态,经常上网查找一些治疗躁郁症的方法。我对他又害怕,又同情,这不是我要的婚姻生活。

  有一次我无意看到他跟前女友的暧昧聊天,两人微信里聊得火热,他要求对方从海南过来看他,提到了复合等等。我当时心如刀割,感觉两脚踏空、措手不及。

  我挨打的事还是被我妈察觉了。她很心痛,很气愤地说要去找苏理论。我告诉妈,苏已经向我提出了离婚,我也同意了。

  我在微信中质问他与前女友暧昧聊天的事情,他不承认。就这样过了几天,他突然主动约我去签离婚协议,很急,并强调说“尽快做,这样对你我都好”。于是我们找了一个酒店大堂,签了离婚协议。之后又去民政局按照婚姻登记处工作人员的要求,修改了一部分内容重新签订了正式的离婚协议。至此,我们的婚姻结束了。

  但没想到两个月过后,他用极端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并一盆脏水泼向我。现在,我的生命受到严重威胁,我的人生、前途和命运也算基本上结束了,每天以泪洗面,过着惶恐不安、东藏西躲、生不如死的日子!

  他自杀是因为资金链断裂,和我无关

  他最后留给我八个字:“只是瞬间,不小心的”

  我的人生,从2017年9月6日开始改写。

  那天下午,我坐在电脑跟前,下意识地在搜索引擎中输入了自己的名字。此前几天,我搜索自己的名字,搜索框下方出现了“翟欣欣 离婚”的字样,这一次果然又出现了“翟欣欣 离婚协议”的字样。我知道,这又是我的前夫苏享茂在捣鬼了。除了他,我认识的人里面不会有第二个人会做这种事情。以他程序员的职业,要做这种手脚太容易了。

  我发微信要求他停止这种行为,否则向法院起诉,甚至报警处理。苏享茂在微信里矢口否认这件事情是自己做的。我不相信他的辩解,在17:54的时候拨通了110电话报警。110给了我一个某派出所号码,让我直接联系。我给派出所打去电话,派出所说这是民事纠纷,不属于公安机关受理范围,让我去法院起诉。

  接下来和苏享茂的微信聊天中,我再次提示,如果不停止这种侵权行为,我将向公安机关举报他的违法行为。之后,我就再没有跟他聊了。

  9月7日凌晨一时许,一位朋友告诉我,她在使用Wetalk软件的时候,看到弹窗写道“Wephone创始人被毒妻害死”等内容,上面有我的身份证号码和联系电话。紧接着,我的手机陆续接到一些谩骂我的电话和短信。

  我当即开车前往辖区派出所报警。派出所民警看到弹窗中有“害死”的字样,非常重视,立即打通了苏享茂的电话。苏享茂在电话里表现得非常镇定,对民警说这是自己不小心发上去的。民警让他删除,苏享茂表示马上就删掉,还在微信中对我说:“不小心放上的,没几个人看到”,“只是瞬间,不小心的”。既然他有了这样的表态,我就回家了。

  忙完这一切,已经是凌晨三四点钟。我身心俱疲,回家倒头就睡,一直到上午十一点多才醒来。万万没有想到,醒来之后,我的整个世界彻底走向了黑暗的深渊。

  前几天看新闻,得知苏家律师准备起诉的证据材料里有“死亡证明”一项,我才确认苏享茂不在了。在此之前,我一直不相信他真的死了。9月7日凌晨他接警察的电话,以及在微信里和我的对话,表现得非常理性和镇定。我不相信他会选择自杀,听到这个消息的后来几天,我给他发了好几条微信求证,但一直没有得到回复。

  他在最后一条微博里,说我逼死了他,因此大家将矛头指向了我。如果真的是这样,我愿意承担所有的骂名。但如果真是我逼死的,他为什么不选择在离婚的时候,而是选择在离婚后四十多天?离婚那天他已经支付给我大部分离婚协议上约定的钱,离婚后第六天他主动约我去做离婚协议公证。随后这四十多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如此绝望?我不知道,也许永远都是一个谜。

  微博中“我资金链已经断裂,实在很绝望”这句话,应该是他选择死亡的真正原因。他按照离婚协议约定支付给我的钱,是从他的股票账户取出的,在他的财产中不占多大的比重,不会导致他的资金链断裂。他曾经告诉我,他每天都有三四万的净收入,每年收入1000多万,他在北京至少有两三套房子。如果资金链断裂了,可能是有其他原因吧。

  注:本文转载自翟欣欣实名认证微博

  来源:翟欣欣微博

翟欣欣微博自述被性虐待

顶一下 ▲()   踩一下 ▼()

相关文章

  1. 1
    1   说道:
    想洗白??
    支持(0反对(0回复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