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博客 » 业界动态 » “加密货币亿万富翁”赵长鹏认罪被判4个月监禁

“加密货币亿万富翁”赵长鹏认罪被判4个月监禁

当地时间4月30日,加密货币之王、华人首富、加密货币亿万富翁,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CEO)赵长鹏因未能防止交易所洗钱被判处4个月监禁,成为加密货币领域第二位被判入狱的老板。

美国西雅图地区法官理查德·琼斯(Richard Jones)在拥挤的法庭上宣布了这一判决。法官判处的刑期短于美国司法部4月23日提议的三年刑期,也低于联邦量刑指南建议的最长18个月刑期。

对此,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量刑指南类似于中国检察院量刑建议,是有权利改变的,当量刑建议可上可下时,自由裁量权在检察官个人。”

对于这一事件可能给整个加密货币行业带来的影响,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兼职研究员马天平对记者分析称,交易平台可能会面临更加严格的监管审查和合规要求,需要加大投入以确保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那币安的危机是否就此解除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对其提出的指控仍尚未结案。

认错态度诚恳,赵长鹏最终获刑4个月

在西雅图的一个联邦法庭内,赵长鹏伫立在被告席,双手交叉放在桌面,一名联邦检察官要求判处他三年有期徒刑,这是依据联邦量刑指南对他所承认罪行的最高刑期的两倍。“判决需要体现赵长鹏罪行的严重程度。”

检方称,由于缺乏监管,币安这家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可被滥用于资助恐怖分子和网络犯罪分子等。

“我完全认识到我所犯错误的严重性。”47岁的赵在法庭上表示。“我从中汲取了宝贵教训。”去年,币安承认参与涉嫌洗钱、无证汇款和违反制裁的行为,并同意支付约43亿美元的罚款。同时,赵长鹏承认自己未能维持有效的反洗钱计划,并辞去币安CEO的职务。

这样的认错态度,获得了法官的认可,并最终被判处4个月有期徒刑。

据科技网站GeekWire,琼斯法官在法庭上表示,币安具体违反联邦银行保密法的行为“在数量、规模和规模方面都是前所未有的”,且对潜在的恐怖主义融资和贩毒“基本上视而不见”。但他表示,赵长鹏表现出了非凡的责任感,并认可其参与慈善事业和乐于助人的奉献精神。琼斯法官称,他在宣判前仔细阅读了提交给法庭的160封请愿信。

在美国司法部的量刑建议书公布的第二天,即4月24日,赵长鹏发表了一封署名道歉信,不仅对过去糟糕的决定道歉,还称会承担所有责任。对于过去没有建立必要的合规措施来监管币安,他声称愿意承认所有错误,但同时表示,“币安自2022年以来已经实施了所有非美国交易所中最严格的反洗钱管制措施。”

与此同时,赵长鹏的家人、朋友、商界人物、币安用户等也给美国华盛顿西区主审法官发送了请愿信,希望法官能“了解真实的赵长鹏”,在量刑时给予轻判。在家人和同事、朋友的眼中,赵长鹏对富人热衷的珠宝、奢侈品、豪车、艺术拍卖一无所知,过着简单的生活,但正直善良,总是严以律己、宽以待人,而且极富社会责任感。记者也尝试联系到两名曾与赵长鹏共事的请愿者,但两人均以“并不方便接受采访”和“公司有规定不能接受采访”婉拒了采访请求。

不过,对于赵长鹏此前在币安内部宣扬的“在遵守法律方面,‘宁可事后道歉,也不事先寻求许可’”的证据,法官在法庭上也深表忧虑,他告诉赵长鹏,“有责任遵守美国所有法规,而不只是部分”。

对于这项低于联邦量刑指南的判决,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美国司法部部长也是总检察长,量刑指南类似于中国检察院量刑建议,是有权利改变的,当量刑建议可上可下时,自由裁量权在检察官个人。”

随着判决的宣布,赵长鹏也成为加密货币领域第二位被判入狱的老板。3月28日,美国联邦地区法官Lewis A. Kaplan在曼哈顿联邦法院宣判Sam Bankman-Fried在FTX交易所涉嫌串谋诈骗、串谋洗钱等七项罪名,最终被判处25年监禁,并没收超过110亿美元的资产。

上述不愿具名的律所合伙人对记者强调,“数字货币追求的是去中心化以及资本的无国界流动。但是,在现有国际体系下,无论是哪个大国,尤其是作为霸权国的美国,绝对不会长期容忍危害自身货币地位的去中心化货币的存在。”

“作为全球一个极具争议的灰色地带,加密货币领域自身存在的难以监管的天然特性,给走私、洗钱和贩毒留下了空间,和主权货币存在天然冲突。”资深投资银行家、太和智库高级研究员王世渝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如是解释道。

比预期从轻的判决在加密货币界引发强烈反弹,令一些长期关注犯罪分子规避法律的组织感到失望。独立非营利组织“Better Markets”联合创始人兼CEO丹尼斯·凯勒赫在声明中表示,判处赵长鹏四个月徒刑“是一个严重的司法判决失误,向全世界的罪犯传递了完全错误的信号”。

“你必须明白,无论财富、权力或地位如何,任何人,无论有多少财富,都不能免受起诉或凌驾于美国法律之上。”法官琼斯在宣判时对赵长鹏说。 “你们优先考虑币安的增长和利润,而不是遵守美国法律和法规。”

加密货币市场分析平台CoinGecko 的数据显示,截至2024年3月,币安仍是最大的中心化交易所(CEX),市场份额为49.7%。该平台现货交易量在2024年3月达到1.1425万亿美元,较2月份的4934亿美元增长了131.6%。

在美国司法部看来,币安之所以快速壮大到如此地步,是因为币安在运营中靠的是“狂野西部”模式(Wild West model)。“正如一名合规部员工所说的那样,告诉犯罪分子,‘来币安吧,我们为你准备了蛋糕’,从而迅速成为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巨头。”美国司法部在量刑建议书中这样写道。

如果将时针往前拨回到币安成立之初,可以发现,该公司确实可以说是踩上了发展的“风火轮”。

2017年7月,币安正式成立,仅仅2个月之后,比特币便开启了飙涨之路,到当年12月,比特币价格已经从3000美元/枚一路狂飙到20000美元/枚,币安的注册用户也突破百万。2018年第一季度,币安实现盈利2亿美元,一举成为全球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震惊金融圈。

据外媒报道,赵长鹏从创业之始就决心要将币安打造成全球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十分看重平台的日常交易速度,曾在内部定下指标要求保证“币安用户能在10分钟内完成交易。”在其所编写的“15条个人准则”(《CZ's Principles》)中,他也写道:“时间是比金钱更有限的资源,不要浪费时间。当你开始珍惜时间,钱就会来。”

CryptoSlate数据显示,到2021年,币安的季度收入开始呈指数级增长,全年都保持着增长势头。到2022年,该公司的年度收入达到约120亿美元。

2021年从投行转行进入加密货币交易所的Ana(化名)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描述了当时整个加密货币行业的盛况。“2021年6月到当年年底,比特币经历了又一轮牛市的鼎盛时期,基本上全天都在工作,与客户进行接洽等,每天睡眠不到8个小时。那段时间给我的感觉是,睁眼就开始上班,到合上眼已经是凌晨一两点了。”

币安的爆炸式增长也让赵长鹏的身价也水涨船高。2018年2月,福布斯发布首个数字货币领域富豪榜,赵长鹏位列第三,身家估值11亿至20亿美元,为前十名中唯一的华人,并登上福布斯杂志封面。

2021年末,赵长鹏以941亿美元的身家一跃成为华人首富,同时跻身世界十大富豪,将原本位居榜首的农夫山泉董事长赵睒睒甩在身后,达到事业的巅峰。

当时作为行业新人的Ana也享受到了这波红利。“加入加密货币交易所后,薪水都直接用的虚拟货币支付,加上当时的行情很好,保守估计是之前投行(收入)的5倍,甚至8倍也有。”她对记者表示。

而随着各国收紧对加密货币市场的监管,比特币在2022年急转直下,仅一年时间从64000点狂泻到16000点,赵长鹏的财富也大幅缩水。《福布斯》数据表示,到2022年底,赵长鹏净资产较2022年3月已下跌93.07%,缩水至45亿美元。

目前,随着市场的新一波牛市再起,赵长鹏的身家有所回升。福布斯亿万富豪实时榜单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5月1日09:44,赵长鹏的身价为330亿美元,位居全球第49名。目前,赵长鹏持有30%的币安股份。

美国加密货币市场影响几何?币安危机是否解除?

从曾经的华人首富沦为美国法庭下的阶下囚,赵长鹏的被罚事件将给加密货币行业带来什么影响?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兼职研究员马天平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称,从市场信心和投资者情绪的角度来看,判罚事件将加剧市场的恐慌和不确定性。

截至发稿,比特币价格为60251美元/枚,日内当前跌幅为5.98%。此前曾一度跌穿60000美元关口,为4月19日以来首次。

马天平进一步表示,交易平台可能会面临更加严格的监管审查和合规要求,需要加大投入以确保遵守相关法律法规。经过监管后的新平台,声誉和业务运营会更加谨慎,导致用户从流失转向回归。

然而就在今年1月初,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还批准了比特币现货ETF,允许普通投资者像买卖股票和共同基金一样方便地买卖比特币。这是否意味着美国政府对加密货币市场的态度也有变化?

马天平对记者解释说:“美国政府对待加密货币及区块链技术持有辩证态度,一方面,认可其创新潜力和对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一些政府部门正在探索如何将加密货币纳入监管体系,推动其合法合规发展。这反映出政府在一定程度上持开放包容的态度,愿意借助新兴技术促进金融创新。另一方面,由于加密货币市场的复杂性和潜在风险,政府也对其持审慎谨慎的态度。通过加强监管交易所、严惩违法行为等手段,努力维护金融市场稳定和秩序,保护投资者权益,防范系统性风险。”

他表示,这两种态度并非矛盾,而是一种权衡和平衡。政府在支持新技术创新的同时,更加重视防范其带来的风险隐患。对币安赵长鹏案件的严惩就体现了后者,彰显了政府维护金融秩序、防范风险的坚定态度。

对此,王世渝在采访中也表达出类似的观点。“加密数字货币市场一方面可以在美国允许存在,另一方面又面临法律的监管和严厉制裁,赵长鹏事件就是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罢了。”加密数字货币市场本身去中心化、难以监管的特性和投机本质,并不会因为一场判罚而改变,既然美国认同加密数字货币的生存,那么这种相互依存的关系始终会持续下去。

那币安的危机是否就此解除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对其提出的指控仍尚未结案。

去年6月,SEC对币安及其创始人赵长鹏提出13项指控,包括运营未经注册的交易所、经纪交易商和清算机构;在Binance.US平台上提供虚假的交易控制和监督声明;未经注册提供和出售证券等。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与数据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使用前请核实。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加密货币亿万富翁”赵长鹏认罪被判4个月监禁

顶一下 ▲()   踩一下 ▼()

相关文章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