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运营优化 » 评论 » 谷歌的中国劫

谷歌的中国劫

  林散/文

  中国有句古话,叫“树欲静而风不止”

  已近花甲之年的谷歌CEO埃里克·施密特可能从来没想过,这个崇拜“龙”(Dragon,英文中有恶兽的那层意思)的国度,近来似乎真的要让他有“恶兽”的感觉了。然而到目前为止,尽管本月20日谷歌与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简称文著协)第二轮会谈注定不会有实质性进展,但相信施密特还是会继续用善意的举措,来解决谷歌图书馆是否侵犯了中国作家的图书版权问题。当然,这个“网络帝国”此次在中国所受的礼遇,跟刚刚造访中国的美国总统奥巴马比简直就是天上地下了。

  要说磨难的开始,从2006年初谷歌正式踏入中国领土算起都不为过。但真正让施密特震惊的,相信应该是今年6月中旬,中国第一大媒体央视最受关注的两个新闻栏目《新闻联播》和《焦点访谈》(谷歌在中国本土最大竞争对手百度被曝光竞价排名中存在虚假信息一事,只是在比上述两个栏目政治含义弱得多的央视《新闻30分》栏目中),同时将矛头直指谷歌,理由是谷歌中国网站(google.cn)传播淫秽色情低俗信息。从这一中国年年打压最终年年都不了了之的问题被曝光,相关各方似乎已经嗅出了某种政治意味。遍查所有中国搜索引擎网站,流量一直是谷歌中国近三倍的最大本土竞争对手百度里同样存在大量的低俗信息,但百度仅在去年11月被央视误打误撞式(据央视内部人士的说法)的曝光了假广告问题,此後就不了了之了,而此次谷歌“色情门”事件却与国内任何一家搜索引擎毫无牵连。

  很难说,谷歌的这次“色情门”事件仅仅因为这家中国第一媒体的又一次误打误撞。回想6月份时,蔓延了1年多的全球金融危机,已经导致中美两国贸易摩擦到上半年变得日益突出,按照惯例,中国政府总会寻找一种合适的途径,为稍後举行的首轮美中战略经济对话做舆论铺垫,这或许是谷歌“色情门”的大背景。但为什麽是谷歌而不是别人呢?个人认为理由有三点:其一,在中美两国贸易摩擦日趋激烈并将和谈之前,挑起一项可能惊动对方商务部甚至外交部的舆论筹码都是不明智的,而高科技公司完全市场化的特性决定了谷歌挨打了也只能由他自己来担当,却又能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其二,但凡央视这样的第一官媒,如果想给出致命一击,必然站在普世价值护法者的位置上才能平衡国内外各方舆论,而维护少年儿童身心健康进行扫黄大概是各国政府都无法反对的事;其三,但凡需要央视出力来打击的企业,总不能靠这一“打击”反而变成了人家一次很好的广告机会。这麽三点一综合,谷歌这家拥有典型美国价值观的全球最大互联网企业,正好适合。

  这麽一分析,谷歌挨央视一击似乎很冤。而实际情况是,这种敲山震虎式的政治姿态其持续性往往会很短暂,事实也是如此。就在首轮美中战略经济对话开始之前,当时仍为谷歌大中国区总裁的李开复博士凭借其在国内的长袖善舞,在被央视曝光之後不出1个月,就把手伸向了中国另一大舆论集团新华社的社长李从军先生。从新华社公开的接见照来看,李开复似乎一扫被央视曝光的委屈,而李社长的从容也表明他所接见的似乎并不是一家棘手问题企业的总裁。

  从这个故事的细节里,我们只能看到谷歌在中国被政治化後的命运,而它真正的发展脉络,却必须要倒退回去。

  在没有充分考虑中国特色的情况下运作了6年的Google.com中文版,终於扛不住中国政府要求搜索引擎商对搜索结果进行主动干预以保证符合中国政策要求的情况下,於2006年1月无奈中悄然上线Google.cn(谷歌中国网站)。这家改变了全球传媒业发展轨迹的美国搜索引擎公司不得不为中国而改变自己,也因为这前置的政治礼遇,尽管谷歌在世界各地突飞猛进的事迹,遍布中国所有新闻网站的科技频道首页,当然更多的来自谷歌总部,但其在中国的低姿态令人意外。从2006年1月到现在,谷歌中国网站上自己的公司新闻不足50条,而其最大的中国竞争对手百度同时间段的公司新闻是它的6倍多。

  这种低姿态或许跟它对“不做恶”的公司理念痛苦的坚持有些关联。既然需要明确提出这样的口号,谷歌自然最清楚通过搜索引擎可以做哪些“手脚”,而这些“手脚”在不同的价值观或社会制度下,自然会有完全不同的理解,而“不做恶”的做法也许因此大相径庭。既然如此,为防止外界对那些看似无法知晓却可能有失公允的“手脚”过分关注,谷歌美国管理者们在中国市场上似乎变得非常审慎,他们或许认为,低调回避敏感问题先把市场做起来,才是商业的正道。至于在中国需要做哪些变通及如何巧妙应付中国媒体,美国管理者们或许认为,只要有李开复这个八面玲珑的台湾人就可以安心了。

  这样的思路现在看来似乎一开始就是错的。从2006年域名被抢注问题,到2007年名人总裁李开复辞职传言,再到2008年3月的避税风波及9月的人事风波,这一系列的媒体围攻都在说明树大招风,一家风头抢过50年老店的新闻集团的全球黑马公司,即使你想低调都难。尽管这种媒体围攻最终除了给那些媒体带来一定的眼球外,却并没有对谷歌的忠实粉丝产生多少负面影响(这从一个侧面说明了其技术的领先性及对搜索结果的少干扰),但原本似乎欲低调做事的谷歌中国,却因媒体的吵吵闹闹(不过中国媒体却“令人意外”的一直没有涉及可能令谷歌担忧的言论管制等敏感话题),加上或许出於某种安全因素的担忧在业务层面又不像老对手百度那样大刀阔斧,其结果是始终笼罩在对中国市场游戏规则游刃有余的百度的阴影下。

  跟谷歌公司在中国做事方面的低调相反,在中国媒体和大众面前一向和蔼可亲的李开复博士,自从带着与微软的官司进入谷歌中国那天起,一直在高调地秀他个人。当今年9月4日在谷歌中国呆了近4年的李开复正式宣布任期结束辞职时,能够高兴起来的除了媒体大概就只有李博士本人了。因为这些年来外界所有关於谷歌中国的报导,大部分都跟谷歌中国公司关系不大,外界对谷歌中国的了解也就那寥寥几起收购案,他到底在中国市场里还做了些什麽外界不得而知。

  那个喜欢给自己的表现打90分的高调总裁李开复先生,在离开他自称打工生涯里的最後这家公司後,第一时间在曾经给谷歌带来“麻烦”的央视上露脸,不久後又做了一期专访(10月25日央视新闻频道《面对面》)。这说明,李开复跟央视,与谷歌跟央视,完全是两种关系。

  至于谷歌中国被央视批涉黄之後,文著协及中国作家协会这两家原本很少靶子来体现自己能量的半官僚机构,终於像发现了一个出气包一样的畅快。而政治层面已毫无话语权的谷歌,也只能再次在这些中国半官僚机构面前俯首称臣了。

  有意思的是,这时的中国媒体忽然逗起谷歌的闷子来了,谣传它要退出中国了。谷歌要不要退出中国,现在似乎还不是个问题。对这家据称今年在华年营业额可达4亿美元的美国公司来说,养个团队在这个全球最大的市场既是战略要求也有现实利益。至于谷歌一开始担心的政治地雷没踩上,却一不小心“被踩”上了另外一种形式的政治地雷,这种事情其实对中国政府来说,多一家这样的“问题企业”比扼杀这家美国企业,更符合崛起中的中国所希望展示的“开放包容”的国家形象。

  最後,还是用中国目前仍在说的一句流行语来做个总结吧:谷歌在中国做的不是生意,是寂寞。

  作者介绍:林散,资深媒体人,10年媒体从业经验,曾服务于经济观察报、旅游卫视等传统媒体。目前服务于一家专业媒体机构。

谷歌的中国劫

相关文章

发表留言


点击更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