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微博客 » 微网络 » 传“编程随想”被捕

传“编程随想”被捕

传“编程随想”被捕

  “编程随想”是一个博客的网名,于2009年1月15日开博,其作者自称是工作多年的程序员,一开始主要写电脑技术相关的文章为主。按编程随想的自述,自2010年开始,他决定开始大量写作政治敏感文章。

  截至2021年5月9日,“编程随想”已发表712篇博文。但在当天之后,编程随想再未更新博文。编程随想先前曾表示,若其在全平台无任何活动超过14天,则意味着遭到当局跨省抓捕或人身受到重大伤害。

  7月4日,一个名为“净网志愿者协会”的团体发布文章《“编程随想”被捕:IHIS为期5个月的地下工作正式告终》声称,其通过调查编程随想早年注册的豆瓣、微博等账号,锁定了编程随想的身份,并检举至警方及国安部门,导致编程随想的被捕。

  以下是“净网志愿者协会”的文章全文

  “编程随想”被捕:IHIS为期5个月的地下工作正式告终

  净协在线

  “编程随想”是一个很响亮的名号,但它仅限于国外。为什么这样说呢?“编程随想”又是谁呢?

  “编程随想”,是一位中国公民。他掌握并精通各类IT技术,对网络安全、个人隐私信息保护等领域更是涉猎极深。除此之外,他还涉猎有环保、教育、经济、军事、科普、历史、时评、书评、影评、外交、心理学和政治等领域,几乎可以说是一项全能型人才。

  然而,就像教员曾经说过的一句话:“路线不对,知识越多越反动。”

  他并没有将他那高智商用在正轨上。他自作聪明,将自己陷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关于编程随想的事迹,由于敏感,本文不表,还请诸位自行了解。

  他自09年起就开始涉政。至2021年5月,他依旧逍遥法外,扬言“警察抓不到他”。然而,他的狂妄自大,终究导致了其的覆灭。

  今年3月份起,协会情报处发起了一次极其隐秘的情报行动,成立了工作专项组,即“IHIS地下工作组”。起初,该专项组成员的调查目的仅仅是关于新的第五代恶俗维基和ZhinaWiki起死回生事件的相关内容。

  随着调查的深入,一个ID为“编程随想”的人逐渐浮出水面。

  这个ID,早在2019年协会的“反独清网”主题行动中就已经出现在了行动小组的眼前。那时,编程随想就已经被认定为了与ZhinaWiki挂钩。由于19年的反独清网行动,过于仓促和资源利用不当,导致未能对编程随想开展后续调查工作。

  有了19年反独清网行动的经验后,地下组成员们便针对“编程随想”开展了新一轮的调查工作。由于此人反侦察意识和水平都超乎想象,调查工作只能艰难维续。

  但,只要在互联网上有过活动,那就一定有迹可循。通过大规模的浏览,地下组成员耗费一个多月的时间将编程随想2009到2021的发表博客全部看完,并整理了大量材料。

  地下组探员发现,有一南宁民运组织与其有关。于是,身在南宁的Polar便自告奋勇,开展了线下调查取证工作。然而,半个多月的潜伏工作下来,Polar发现该民运组织只是一群编程随想的“信徒”,并无直接关系。

  Polar成功脱身后,便配合警方将该南宁民运组织铲除。但是对编程随想的调查工作却陷入了僵局。

  探员Hzimen在整理编程随想的所有已知社交平台账号时,发现了其在过去使用过的微博、豆瓣账号。调查工作终于又有了调查方向和头绪。

  由于其微博、豆瓣账号均为09年之前所使用的账号,只要通过泄露数据库和联系平台方等方式便可查出相关信息。经查,两个账号的注册信息,如手机号码、地区等都相当吻合。为了排除挡刀的嫌疑,探员们还将此前整理的09-21年编程随想博客浏览记录材料详细核查比对,没有太大的误差。

  随后,探员们得到了如下个人信息。

  5月11日,探员们将所有调查资料、证据移交警方和国家安全部门。然后继续开展跟进、收尾工作。

  当“编程随想”立下的“14天静默期”过后,探员们便如释重负,调查工作暂告一段落。

  6月份,地下组探员们开展了繁杂的收尾工作,清理完了手头上的证据材料、整理了与编程随想来往密切的一些互联网用户、编程随想的活动平台等。他们一再确认编程随想了无音讯后,于7月1日,整个事件宣布告终。

  目前,编程随想的行踪均无,极大概率已经被警方逮捕。等待他的,只有法律的审判。

  在此,向劳累了5个月的全体IHIS地下组成员致敬:各位辛苦了!

相关文章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