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运营优化 » 业界评论 » 围城何以难解

围城何以难解

  “下辈子我再也不干电子商务了,太麻烦了。这辈子选了,没办法。”

  10月17日的杭州,从美国急匆匆回来的马云又一次抱怨说不想干了,上一次是想把支付宝送给国家,这一次更彻底。

  马云此番大倒苦水的原因,正是6天前,淘宝商城宣布调整招商续签及相关规则,技术服务年费增加了5倍至15倍之巨,并新增三种档次违约赔偿金5万、10万和15万元,引起部分中小商家的强烈不满。

  这些商家将怨恨发泄到网上,他们在YY语音聊天平台发布信息,聚集人群,然后对商城里的大卖家进行攻击。攻击在10月15日马云生日当天,达到最高潮。群里的DJ大声呼喊:“今天是马总生日,祝他生日快乐,为了伟大的马总和淘宝日益兴隆,让我们疯狂地购,尽情地购吧!”

  当然,他们并非真的购物。他们痛骂马云卸磨杀驴,忘恩负义;而另一边,马云也在事发后,十分委屈地在微博上写道:“心悴了,真累了,真想放弃。心里无数次责问自己:我们为了什么?凭啥去承担如此的责任?也许商人赚了钱就该过舒适生活,或像别人一样移民,社会好坏和我们有啥关系?”

  8年前,马云下决心创办淘宝网,随后他被众多中国个人创业、中小企业视为楷模、精神导师甚至是“神”。而今日,这个偶像却被粉丝号召打倒并唾骂,这个转折可谓极具戏剧性。

  简单冲突 复杂矛盾

  要了解这起冲突,就要从淘宝近年的变革说起。淘宝商城从独立域名到今年拆分为新公司,可以说完成了独立以来的阶段目标。但在规划未来的时候,中国网购产业却发生了巨变。

  相较于C2C,B2C拥有稳定的年费和交易佣金的收入,在美国,B2C模式的亚马逊收入就比C2C模式的ebay收入更高。这也是淘宝商城能独立的主因。但这几年,以凡客、当当等为代表能建立仓储和快递,可快速供货的B2C网站,蜂拥群起。相比于淘宝和淘宝商城,它们可以保证送货速度、保证售后服务、保证正品,日益受到网购者的青睐。比如集采购、资金和物流优势于一体的苏宁易购,上线一年便收获了行业老四的地位。

  今年10月11日,就在用户围攻淘宝商城的同一天,中国互联网另一巨头—腾讯,也上线了QQ网购的新B2C平台,宣传的广告语即为全场正品、承诺配送时间以及十天无理由退换货。

  多年来一直假货、仿货缠身的淘宝,一直受到外界诟病,今年3·15晚会上,央视就曝光淘宝网店家卖假货,并批评淘宝平台缺乏监管。如果这个指责同样被淘宝商城承袭,依然是低价倾销卖假货的印象,那么其建立“品质之城”的目标就将化为泡影。

  这样的形势下,无论从竞争还是盈利考量,淘宝商城发现只有一个方法能解决问题,就是总裁张勇在新规发布前所说的:“淘宝商城生态圈必定要新陈代谢,具体就是要让无法提供优质商品和服务的商家自动退出。”为此,淘宝商城还不惜引狼入室,在9月19日将38家B2C网站拉到商城开店。

  但随后商城出台的提高门槛的新规,却让商城部分中小卖家感到不满甚至愤怒。此前,他们为了秋冬季这一年来网购的最热销时期,早已准备了大量存货,一下子费用暴涨,根本没流动资金打广告,有人埋怨用房子贷了款,有人说借了高利贷来淘宝商城做生意。

  从情理上说,小卖家就如同以前的个体户,创业艰辛,全部家当都抵押在淘宝商城上,一旦大浪袭来,沉翻海底,生活由此变得窘迫。但从法理角度看,淘宝商城同样作为企业,是否有责任为平台上的创业者和企业经营的风险埋单?

  事实上,只要法律规则允许,公司主体设定的经营策略,制定的产品规则,就是这个公司的自由,你不认同,可以离开,淘宝商城也曾发过类似声明,“不能达到要求的商家,鼓励到淘宝集市中经营”。

  道理简单,可实际情况却超出常理判断范围。中国经济环境特殊,“摸着石头过河”的淘宝,在国内做网购时,不得已做了许多政府该做的事。建设了大量电子商务的基础设施,俨然是一家以企业之名,行政府之实的公司,结果也带来一个形象: 这不是苹果软件商店那般按销售比例分成的平台,而是“政府”为了解决就业,促进商业繁荣而修建的商场。

  而这个形象,也一度是马云能成为各地座上嘉宾的缘由之一。

  企业还是政府

  先看看阿里巴巴都做了哪些基础设施吧。

  今年9月28日,淘宝推出新团购“商品”—用淘宝信用贷款,500位淘宝卖家,以他们在淘宝上的网络行为数据为授信评分,获得了总额约3000万的淘宝信用贷款。阿里贷成立以来,如今已有近2万名淘宝卖家申请过淘宝贷款,贷款总额超过14亿元。

  淘宝大学可以为淘宝商家培训和招聘网店店长。今年10月,福建泉州丰泽区劳动就业培训中心宣布,淘宝大学学员可获得当地劳动局颁发的证书。如今已有近2000人参加过学习。

  这两条最新事例,还仅是阿里庞大机构的两条枝叶。淘宝还创办了两本杂志,利用支付宝建立商人信用档案,阿里研究院会发布了企业经营与融资报告,学生身份的淘宝卖家两年前就被很多高校纳入了就业率。

  这些越来越多本应有政府投入的基础设施,加之马云四处宣扬的理想主义情怀——成为一千万家中小企业生存发展的平台,为全球一亿人提供就业机会,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等等理念,让人们也很难仅仅以一个私人企业的标准来评判淘宝。

  尤其大量中小卖家,没有实力独自建站,从网店诞生之日建站软件、贷款、数据分析、招聘、进货、广告,未来还有仓储,几乎所有活动都是在淘宝世界里完成的,他们同淘宝小二打交道的时间,远远多过现实中同工商、税务、银行、警察们的交往。所以,就像“驻京办”一样,越来越多的店家设立了“驻杭办”,从中滋生出腐败行为,并直接导致了去年“淘宝廉政部”的成立。

  简言之,淘宝对于无数商家而言,早已等同于“政府”。去年6月10日淘宝成立的“淘规则委员会”,还特意强调经过“征集建议、投标表决、全网公示、试用到实施”5个阶段。这个“立法机构”直接赋予淘宝生杀大权,规定其可以直接删除违规的商品、信息、评价、图片,甚至要求卖家向买家或相关人员返还商品价款及邮费。

  当时,这部规则由时任淘宝网总裁的陆兆禧亲自领衔,被誉为中国网购的“网络立法”,马云说过,“电子商务规则的制定,交给任何一个国家部委,都是不负责任的,因为都是全新的东西。前年我跟工商总局局长开了8次会(谈论网购立法),结果至今也没有一部成熟法规出台”。等不及的淘宝,实际已想帮政府行使法律方面的责任。

  淘宝卖家会说,既然立法机构“淘规则委员会”成立我们都参与了,那么淘宝商城要制定新的政策规定,卖家要不要参与?已经承担部分“政府”职能的淘宝,又该不该随意制定门槛,不准我们“弱小网商”进场?但中小卖家忘记了,淘宝商城其实还是一家公司,马云或许只想承担当前政府解决不了的难题,却没说过要照顾谁真正赚钱。

  名不正则言不顺

  问题就此出现,一边认定淘宝负有道德责任,不能把人忽悠进来用完就甩;另一边虽揽起政府的义务,但总要考虑自身企业发展的问题,于是摩擦与火花也就在所难免。事实上,2006年淘宝推出“招财进宝”、2010年修改商品搜索排序规则以及今年商城进入门槛规定修改等,都遇到过卖家的维权抗议。

  最终,淘宝也形成一个尴尬现状,自家决策反而不能当家做主。比如此次新规颁布后,各方竟大多没将其看做私人企业。一名淘宝小卖家给马云的公开信中提出的建议颇具代表性:一、立即搁置新规,举行听证会,由政府,淘宝商城,中小卖家代表共同协商解决方案;二、建立商家委员会,电子网络监管委员会,三权分立,共同管理网络交易平台;三、由银行或者其他国家金融机构监管淘宝现金流,遏制资金被随意挪用的行为。

  围攻商城事件发生后,连商务部负责人的表态也是,要求有关方面从稳定物价和支持小微企业的高度妥善处理并及时报告情况。可见它的角色已经不仅仅是一个私人企业。

  于是匆匆从美国返回召开新闻发布会的马云,一边抱怨心力憔悴,一边又不得不对自己的政策进行调整—新规执行延后,所有商家2012年保证金可减半,并投入18亿元扶持淘宝商城中小卖家等。

  也许问题暂时能够缓解,但根子还是没解开。事件过后,淘宝到底是否需要同卖家代表商议,才能执行战略?如若不然,再有商家出来抗议,他们如何保证其他商家的经营安全?

  发布会上,马云调转话语,建议国企首先实现三权分立,可只要淘宝还是运动员加裁判的身份,恐怕淘宝围城的事件还会再次发生,这无关于道德,实则受困于理想。

  来源: 《南都周刊》 作者:秦旺

相关文章

  1. 1. Travel 说道:
    淘宝业务越做越大,各个领域都涉及,个人电商的路子在哪?
  1. 2. 发少 说道:
    看看我的评论
  1. 3. 发少 说道:
    看看我的评论吧

发表留言


点击更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