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运营优化 » 评论 » 比特币的前世今生

比特币的前世今生

  导语:《连线》杂志网络版11月份撰文,详细描述了虚拟货币“比特币”(bitcoin)的前世今生,探究了这种虚拟货币兴衰背后的故事。

  以下为文章全文:

  比特币问世

  2008年11月1日,一位名叫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的人在一个神秘的密码术讨论组上发了一篇研究论文,描述了他称之为“比特币”的新型电子货币的设计。经常光顾这个讨论组的资深网友以前都未听说过此人的名字,虽然从网上也能查到有关他的少许信息,但这些信息也都模糊不清,且自相矛盾。

  在一份在线注册资料中,中本聪说他住在日本,但他的电子邮件地址却来自德国一个免费服务站点。在谷歌搜索他的名字,也找不到相关信息,很显然中本聪是个化名。

  尽管中本聪身份成谜,他的发明却破解了困扰密码破译员长达数十年的一个难题。自互联网诞生以来,数字货币理念便一直是个热门话题:使用方便又不易被追踪,完全不受政府和银行等第三方机构的控制。20世纪90年代,一个名为“Cypherpunks”的密码破译组织便全身心投入到打造虚拟货币的工作中去。但是一切的努力都以失败告终。

  早在90年代初期,密码破译员戴维·查乌姆(David Chaum)推出了匿名系统Ecash,但这种电子货币“出师未捷身先死”,失败的部分原因在于它依赖于政府和信用卡公司的现有基础设施。之后又有“比特金币”(bit gold)、RPOW、b-钱等多种电子货币相继问世,但没有一个获得成功。

  设计电子货币面临的一个重大挑战就是,如何避免所谓重复支付的问题。如果电子货币只是信息,而不是实实在在的纸币或者贵金属,那么怎样才能避免人们将它当作文档,轻易地进行复制粘贴,然后毫无节制地使用呢?

  比较常见的解决办法是建立一个中央结算系统,以保证所有交易的实时记账,同时确保人们用完手上的电子货币,以后不能再重复使用。这种办法能够避免欺诈行为,但它也需要一个有信誉的第三方机构来管理整个系统。

  比特币通过公开分布“分类帐”——中本聪称之为“区块链”(block chain),完全摒弃了这种第三方清算机构的架构。用户如果希望获得比特币,他必须通过自己的电脑运行特殊设计的软件(即“矿工”)来运算程序,通常一个程序的运算需要网络中大量计算机参与。在这个过程中,它们也将产生新的货币。交易会散布到整个网络中,运行“挖矿”软件的计算机会竞相破解密码谜题。这些谜题包括来自于好几个交易的数据。

  第一个解决谜题的“矿工”会被奖励50个比特币,交易的相关区块会被加入到整个链条中。随着“矿工”数量的增加,每个谜题的难度也会随之上升,这将使得每个交易区块的产生时间保持在10分钟左右。此外,区块链的规模每次达到21万个,获得的奖励便会减半:先从50个比特币减少至25个,再从25个减到12.5个。按照这种算法,大约到2140年整个系统将产生 2100万比特币,达到预设的上限。

  深受业界赞许

  2008年中本聪关于比特币的设计问世之时,正值政府和银行管理经济和货币供应能力的信用降至最低点。美国政府向华尔街和底特律汽车巨头们注入大量美元流动性。美联储也推出了“量化宽松”政策,希望通过超发货币来刺激经济增长。黄金价格随之一路飙升。

  比特币的设计理念完全脱离了政府和银行(按照中本聪的算法,政府和银行会使经济陷入崩溃)的控制,它的设计不仅能够有效预防欺诈行为,而且按预设上限发行的数量保证了比特币的供应处在一个可控的水平,这就令其摆脱了热衷于开动印钞机的各大银行的控制,同时避免了恶性通货膨胀。

  2009年1月3日,中本聪自己通过“挖矿”获得了第一批50枚比特币——这也被称为“创始区块”(genesis block)。在随后的一年时间里,只有极少数早期使用者知道这件事情。但是慢慢地,比特币逐渐被孤立的密码破译界以外的用户所知道。这一发明还赢得了许多电子货币行业资深人士的赞许。

  例如,b-钱发明人戴威(Wei Dai,音译)称比特币的问世“意义重大”;“比特金币”尼克·萨博(Nick Szabo)称赞比特币是“对世界的伟大贡献”;著名密码破译专家哈尔·芬尼(Hal Finney)称它“具有改变世界的潜力”。倡导数字隐私保护的美国非营利机构电子前沿基金会(The 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最终开始接受以比特币为形式的捐款。

  极少数比特币早期使用者都分享开源软件项目的社区精神。美国新英格兰地区编码员加文·安德烈森(Gavin Andresen)花50美元购买了1万个比特币,创建了一个名叫“Bitcoin Faucet”的网站,向人们免费分发比特币。

  佛罗里达州程序设计员拉斯洛·汉耶兹(Laszlo Hanyecz)被认为是第一个在现实世界使用比特币的人。他用1万个比特币从著名比萨零售店Papa John换回来两个比萨。汉耶兹先是将1万个比特币发给英格兰的一名志愿者,后者接着用信用卡订购了比萨。马萨诸塞州的农民戴维·福斯特(David Forster)在售卖羊驼毛袜子时也开始接受比特币付款。

  创始人身世之谜

  比特币早期使用者在不忙着挖矿的时候,开始尝试揭开中本聪的身世之谜。有人指出,Satoshi在日语中的意思是“聪明”。还有人认为,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这个名字或许是四家科技公司名称的奇特组合,即三星(SAmsung)、东芝(TOSHIba)、中道(NAKAmichi)和摩托罗拉(MOTOrola)。

  有人甚至怀疑他根本不是日本人,他的英语简直完美无瑕,与以英语为母语的人无异。还有人认为,中本聪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具有谜一般使命的神秘组织:谷歌的一个团队或是美国国家安全局。

  汉耶兹说:“我和自称中本聪的人通过几封电子邮件。我始终感觉,他不是一个真人。我可能每隔两个星期才收到回信,好像有人只是偶尔查看那个邮箱。比特币的设计非常棒,似乎不像是一个人独力完成的。”汉耶兹曾是比特币核心开发团队成员。

  中本聪向来讳莫如深,偶尔亮相也只是在网上讨论他的源代码的技术问题。2010年12月5日,比特币早期使用者开始要求“维基解密”网站接受比特币捐款;原本言简意赅、只谈业务的中本聪情绪显得异常激动。

  他在发表于比特币论坛的一篇帖子中写道:“别跟维基解密掺和。比特币必须逐步成长,以便相关软件可以不断地加强。我呼吁维基解密不应使用比特币。比特币就好比一个雏鸟,还处于测试阶段。除了进行交换,不应该有更多的用途,否则便不啻于玩火自焚。”

  如同他出人意料的现身一样,中本聪此后神秘消失了。12月12日,即中本聪请求放弃用比特币捐款的帖子发布7天后,中本聪在那个比特币论坛发了最后一篇帖子,涉及新版软件几个无关紧要的问题。接着,对于用户的电子邮件,他的回复变得更加难以捉摸,最后干脆完全不做回应。

  作为比特币核心开发团队曾经的带头人,安德烈森显然是少数几个目前仍与中本聪保持联系的人之一。今年4月 26日,他告诉同伴:“中本聪今早提议,我们​​在公开谈论比特币时,应尽量淡化‘神秘创始人’的话题。”随后,中本聪甚至连安德烈森的电子邮件也不再回复。

  比特币早期使用者们都想搞清楚中本聪离开的原因。但那时,中本聪的发明已经具备了自我生存能力。

  纽约互联网电视创业公司OnlyOneTV的布鲁斯·瓦格纳(Bruce Wagner)说:“比特币爱好者的作用几乎就像布道者。他们看到了这项技术的魅力。这是一场声势浩大的运动,仿佛一种宗教运动。在比特币论坛上,你会觉察到这种精神。它不是为了你我自身利益,而只是为了改善比特币的性能。”

  这是7月的一个早晨。50岁的瓦格纳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中,OnlyOneTV的总部设在纽约曼哈顿。他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变成了比特币的首席布道者。瓦格纳主持OnlyOneTV节目《比特币秀》(Bitcoin Show),在节目中宣传比特币的好处,采访比特币世界中的知名人士。

  此外,瓦格纳还负责一个比特币聚会团体,目前正打算在明年8月份举办首个比特币“世界大会”。瓦格纳在谈到发现比特币的那一刻时说:“我如痴如醉,五天五夜没有吃饭,也没有睡觉。我满脑子都是比特币,感觉就像是吸毒带给人的刺激一样。”

  比特币价值飙升

  瓦格纳并没有夸大其辞。他说,比特币是“自互联网问世以来最令人激动的一项技术,”而eBay则是“一个庞大的吸血鬼”。在预测比特币的未来时,瓦格纳同样显得激动:“我知道它不是股票,不会暴涨暴跌。它会一直往上涨。”

  瓦格纳的话暂时是对的。从2009年到2010年初,比特币根本不值什么钱,在用户开始使用比特币进行交易的最初半年时间里,一个比特币的价值低于14美分。2010年夏天,由于供应有限导致需求上升,比特币的网上交易价格开始上涨。到2010年11月份初,一个比特币的价值开始涨到36美分,之后回落到29美分左右。2011年2月份,比特币的价值再度上扬。科技资讯网站Slashdot曾报道说,比特币竟然和美元等值——达到1.06美元,随后稳定在87美分左右。

  今年春季,由于美国知名财经杂志《福布斯》对比特币的报道,这种新型“密码货币”的价值此后一路飙升。从4月初到5月底,一个比特币的价值从86美分涨至8 .89美元。科技资讯网站Gawker随后在6月1日对比特币在毒品走私者当中的流行做了报道,使得比特币的价值在一周内增长幅度超过3倍。一个比特币的价格达到27美元,而流通中所有的比特币市值达到了1.3亿美元。

  田纳西州一个名叫KnightMB的网友因拥有37.1万个比特币(价值超过1000万美元),成为比特币世界的“首富”。汉耶兹当初用来购买比萨的一万个比特币的价值猛涨至272,329美元。他说:“我倒没觉得怎样,比萨真的很好吃。”

  比特币获得了通常只有硅谷科技企业IPO和苹果产品发布会才能得到的关注。记者兼企业家杰森·卡拉卡尼斯(Jason Calacanis)在他的互联网脱口秀节目上,把比特币称为是一种“根本性的转变”、“我20​​年来在科技领域看到的最有趣的事情之一”。

  下一个大事件

  著名风险投资家弗雷德·威尔逊(Fred Wilson)将这种“社会剧变”称为互联网行业的“下一个大事件”,他举的四个典型例子就包括维基解密、黑客入侵Playstation网络、“阿拉伯之春”和比特币。安德烈森也受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的特别邀请,来到弗吉尼亚州的兰利市中情局总部介绍比特币的情况。瑞典盗版党创始人里克·法尔克文奇(Rick Falkvinge)宣布,他要将自己的全部积蓄换成比特币。

  此时此刻,比特币的未来似乎一片光明。美国发明家马克·萨普斯(Mark Suppes)购买了一台旧ATM机,改装以后准备用于将现金换成比特币。萨普斯曾经从ebay网站上采购相关零配件,在布鲁克林的阁楼造了一个热核反应堆。

  在使用 Tor匿名软件才能访问的所谓“地下互联网”,比特币可以在像Silk Road这样的黑市网站自由流通。用户可以用比特币在这些网站上购买任何东西,从蒸锅、棒棒糖到将步枪变成机枪的装置。一位网名“The Real Plato”的年轻比特币粉丝在一次迎接新千年的自驾游中,只使用比特币购买东西。比特币粉丝中的货币收藏者开始梦想搜集尽可能多的比特币,同时想搞清楚“创始区块”究竟值多少钱。

  随着比特币价值的攀升,以及“挖矿”行为的普及,竞争加剧意味着利润下降。在这样的背景下,“军备竞赛”应运而生。“矿工”们开始为自己的计算机配备性能更为强大的显卡,直至变得近乎难以找到。最早一批“矿工”使用的是手头现有的机器,而新潮流则是,“矿工”用便宜的计算机配上顶级显卡和嘈杂的降温风扇,全天24小时不间断运算程序挖矿。

  同任何淘金热一样,一个个令人半信半疑的故事在民间流传。阿拉斯加州一位名叫Darrin的网友称,一头熊闯进了他的车库,但幸运的是没损坏他的设备。据说,另一位“矿高”由于电费非常高,警察突然搜查了他的房子,怀疑他在里面从事什么可疑活动。

  潜在危机显现

  在这一片狂热中,一些问题也开始显现。程序开源设计的特性和自由主义政治哲学,加之又涉及奥地利经济学派,使得比特币逐渐引起公众注意。但真正的货币现在岌岌可危,比特币价值急剧增长引来了不同的反应,供给相对有限的比特币就成了部分人用于投机的工具。

  与此同时,由于媒体不断曝光比特币,中本聪最初所担心的问题也成为事实。美国参议员查尔斯·舒默(Charles Schumer)召开新闻发布会,呼吁美国缉毒局(DEA)和司法部关闭Silk Road,理由则是这家网站“以我们前所未见的方式在线走私毒品”,并将比特币视为一种“在线洗钱模式”。

  与此同时,比特币粉丝对中本聪越来越崇拜。一些人开始兜售印有 “I AM SATOSHI NAKAMOTO”字样的T恤。比特币粉丝还呼吁将比特币的最小单位命名为“satoshi”。有些人开始推出以Satoshi为主题的科幻小说,并且不断渲染中本聪的身世之谜。有的人推测中本聪已不在人世,也有人认为他实际就是维基解密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

  还有许多人相信,他就是加文·安德烈森。也有一些人认为,中本聪应该就是芬尼、萨博或戴维三人中间的一个。萨博本人则说,中本聪可能是芬尼或戴维。瑞士编码员和活跃的社区成员斯特凡·托马斯(Stefan Thomas)对中本聪在比特币社区发表的500多篇帖子进行了细致研究,根据发帖时间绘制出一张图表。结果显示,中本聪在格林尼治标准时间早上5 点至11点之间几乎从不发帖。

  鉴于周六周日也呈现相同模式,因此托马斯认为中本聪在这段时间应该是在睡觉,而不是工作。(格林尼治标准时间早上5 点至11点正是美国东部时间午夜至早晨6 点之间。)其他一些线索显示,中本聪应该是英国人:他在“创始区块”编码中提到的报纸标题出自英国《泰晤士报》,而他在论坛上发布的有关比特币源代码的帖子和评论使用的全是英式拼法,如optimise和colour,而非optimize和color。

  技术缺陷爆发

  不过,即便是最纯粹的技术也需要与不纯粹的世界互相妥协。比特币的源代码和创意或许毫无破绽,但比特币本身(构成这个虚拟货币单位的独特字符串)却只是一个个信息片段,需要储存在某些地方。默认状态下,比特币会被保存在用户桌面的电子“钱包”中,在比特币价值不高、易于挖掘且被技术人员拥有时,这种办法是有效的。

  然而,随着比特币越来越值钱,计算机也就无法胜任这项任务。一些用户开始采用多重备份的方式来保护他们的比特币,甚至将其加密保存于没有联网的计算机上。也有人将它们保存在云端,或者干脆是保险箱里。即便是一些经验丰富的早期使用者,他们在保护比特币时同样遇到了麻烦。

  例如托马斯,他的电子钱包有三个备份,但他无意删除了两个,第三个备份的密码又丢失。结果,他损失了7000个比特币,当时价值14万美元左右。托马斯说:“我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来恢复这些备份,但一切努力都白费了。感觉真是太痛苦了。”大多数人都会将现金放入银行保存,不过比特币使用者对银行并不放心。

  对于这种新的货币,一种与之相配套的金融服务开始兴起。网上开始出现“在线钱包服务”,声称能够有效保护客户的电子资产。同时,交易所也应运而生,可允许用户将比特币换成美元或者其他货币。比特币本身可能已经十分分散,但是用户却迫切希望由第三方来帮助管理比特币。激进的自由主义者甚至认为这些第三方比联邦保险机构更加安全。大部分第三方机构都是互联网店铺,客户根本无从得知它们的主人是谁。

  果然,随着比特币的价值越来越高,一些令人烦恼的事情也开始困扰比特币的拥有者。今年6月中旬,一位自称Allinvain的用户称价值50多万美元的2.5万个比特币被人从计算机中偷走。大约一周以后,总部设在东京的比特币交易所Mt.Gox遭到黑客攻击,这家交易所处理着市面上大约90%以上的比特币兑换业务。

  Mt.Gox限制用户每天只能兑换价值不超过1000美元的比特币(按案发当时兑换率,大约为35个比特币)。不过,黑客在实施攻击后篡改了Mt.Gox的交易程序,发出一道大量抛售比特币的交易指令,让比特币的兑换率降低为零。如此一来,黑客便将其他用户的数千个比特币据为己有。

  案发以后,市场合力阻止这名黑客兑现。比特币价值随之暴跌,随着大批投机者纷纷涌入市场,低价买入别人抛售的比特币,使得这种虚拟货币的价格迅速回升,黑客最终仅得到大约2000个比特币。

  Mt.Gox因此事停业一周时间,随后恢复交易,但损失已经无法挽回,比特币的价值从此再未重返17美元的价位以上。Mt.Gox在一个月内丧失了10%的市场份额,这些份额全部流向智利比特币交易所 TradeHill。最为严重的是,这一事件重创了比特币社区的信心,引发了一连串负面报道。

  形象一落千丈

  一夜之间,比特币在公众心目中的形象从未来货币变成了反面材料。电子前沿基金会悄然停止接受比特币捐款。两位擅长网络分析的爱尔兰专家就发现,比特币的使用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隐秘和安全,他们成功识别了使用比特币给维基解密捐款的人的身份。(该组织在2011年6月宣布接受比特币捐赠。)

  另外,比特币的使用和维护也过于复杂,让许多新用户失望而归。曾经有一段时间,获取比特币的最简单方法是,先通过Paypal购买Second Life中的Linden虚拟货币,再用Linden货币去兑换比特币。随着媒体报道的基调从夸大其词转向怀疑,人们也从最初的兴奋开始变得不满起来。

  更多的灾难接踵而至。位于波兰的第三大比特币在线交易所 Bitomat发现自己的系统偶尔会出现计算异常的现象。安全专家分析后认为,针对比特币用户的病毒已经泛滥:有些被设计成盗取现有的比特币,还有一些可以控制别人的计算机来“挖矿”。到了夏天,最早推出比特币钱包服务的MyBitcoin停止回复电子邮件。

  事实上,人们一直就对这家网站心存疑虑。MyBitcoin在西印度群岛注册,由汤姆·威廉姆斯(Tom Williams)创建,但他从未在比特币论坛上发过贴子。

  在沉默了一个月以后,比特币布道者瓦格纳终于道出了许多人心里一直想的一个疑问:运营MyBitcoin的人显然卷钱潜逃。瓦格纳本人透露,他将自己的2.5万个比特币全部保存于MyBitcoin,他还推荐亲朋好友使用MyBitcoin的服务。他还帮助调查人员指认过几名嫌疑人。

  被指“庞氏骗局”

  MyBitcoin的主人最终浮出水面,但他声称自己的网站遭到黑客攻击。结果,瓦格纳成了受害者,他一段涉嫌抵押贷款欺诈的不光彩记录被曝光,在比特币社区的信誉大跌。比特币核心开发团队成员杰夫·加兹克(Jeff Garzik)说:“人们错误地认为,虚拟货币就意味着你可以相信互联网上任意一个人。”

  没人能像中本聪那样得到比特币粉丝的信任,他依然保持神秘。他创造的世界有了崩溃的风险。有些比特币用户开始怀疑他为中央情报局或美联储效力。还有人担心比特币是一个“庞氏骗局”,而中本聪就是金融巨骗伯纳德·麦道夫(Bernie Madoff)。

  铁杆比特币粉丝依然坚持自己的信念,不只是对中本聪,也是对他建立的整个系统。但毫无疑问,除了铁杆粉丝,普通公众对于比特币的质疑正在不断增加。比特币用户似乎要解开心中的一个疑团,即中本聪为何要放弃自己创造的这个世界?

  即便中本聪抛弃了他的追随者,但他们可不打算让比特币就此消失。即便比特币的价值仍在下跌,但他们仍然在对这个脆弱的经济系统投资。瓦格纳提议参加“占领华尔街运动”的示威者应该使用比特币。随着挖矿淘金热的结束,一些“矿工”开始丢弃他们的设备。加兹克说:“人们厌倦了高电费、高热量和高噪音。越来越多的社区成员开始转向基础建设。”

  伦敦的核心开发成员埃米尔·塔吉(Amir Taaki)说:“你可以说,比特币遵循了市场研究机构Gartner的‘炒作周期’规律,即一种理论上的技术从被采用到成熟的曲线。这个周期始于技术萌芽期,然后经历期望膨胀期、幻觉破灭谷底期、复苏期和生产力成熟期等四个阶段。”根据这一理论,比特币正在走出幻觉破灭谷底期,人们开始珍视可靠的代码,抛弃人为因素和围绕这种因素的动荡。

  遭受广泛质疑

  除了铁杆粉丝,比特币正遭受越来越多的质疑。经济学家、诺贝尔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撰文指出,比特币不稳定性导致了部分用户的囤积行为。电子货币先驱斯蒂凡·布兰兹(Stefan Brands)认为,比特币的设计堪称“聪明”,但整体设计基本上类似于“金字塔结构”,只会给早期的一批用户带来回报。

  布兰兹说:“我认为最大的问题最终还是信用问题,因为这一货币的背后没有任何支持。我知道这会存在一些争议,它完全是错误的。基于法律机制建立起来的信用体系,在比特币整个设计中都没有得到体现。”

  如果中本聪能够站出来回应这些质疑,那一定会很有趣,但遗憾的是他并没有表态。他不回复电子邮件,那些有可能知道他身份的人都否认自己知情。安德烈森本人断然否认他就是中本聪。他说:“我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我希望有一天他不再像现在这样神神秘秘,但我预计他不会。”

  萨博和戴威也分别否认他们是中本聪。而被确诊为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的芬尼也通过电子邮件予以否认:“根据目前的情况,我在世上的日子屈指可数了,对我来说透露身份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我的确不是中本聪。”《纽约客》和Fast Company都试图揭开这一谜团,但未能如愿。

  种种迹象表明,中本聪是一位接受过过时编程培训的学者。塔吉指出,中本聪的注释手法在20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十分流行:“他也许50岁左右,年龄应该在10岁上下浮动。”有些人对自己的猜测相当自信。一位数字货币专家说:“他最多拥有硕士学位。他显然是比特币的开发者之一。或许是加文,看一看他的背景就清楚了。”

  白帽黑客丹·卡明斯基(Dan Kaminsky)表示:“我怀疑中本聪是某家金融机构的一个小型团队。我有这种感觉,他应该与朋友一起搞这个项目。”加兹克表示,现在铁杆比特币粉丝也停止了对中本聪身世的调查。他说:“我们真的不在意谁是中本聪。谁写的代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代码本身。即便他窃取、欺骗和抛弃了比特币使用者,不过代码本身是真实存在的。

相关文章

  1. 1. 木瓜奇迹 说道:
     白帽黑客丹·卡明斯基(Dan Kaminsky)表示:“我怀疑中本聪是某家金融机构的一个小型团队。我有这种感觉,他应该与朋友一起搞这个项目。”加兹克表示,现在铁杆比特币粉丝也停止了对中本聪身世的调查。他说:“我们真的不在意谁是中本聪。谁写的代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代码本身。即便他窃取、欺骗和抛弃了比特币使用者,不过代码本身是真实存在的。楼主说的非常好。
  1. 2. 回答网 说道:
    原来如些呀 现在才知道

发表留言


点击更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