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文摘 » 科幻故事 » 村郊奇案

村郊奇案

第一幕

在加利弗尼亚州的圣地亚哥郡,有个在当地很有名的“瀑布社区”。

克林开车停在“瀑布社区”门口。电子门发出语音提示:“欢迎来到瀑布社区。请输入您的密码。”

克林输入密码后,电子门再次发出语音:“欢迎回家,克林。”

克林回到家门口,打开信箱,发现手上沾上了油漆。他发现希罗德先生站在一边,手里提着油漆桶。希罗德说:“是不是沾到身上了,戴夫?我只是不希望你被罚款。你应该遵守规定的。”

克林只好勉强地一笑,然后回到家里。他把从信箱里拿出的一个大邮包丢在桌上,对太太说:“希罗德在外面漆我们家的信箱!知道我要做什么吗?我要把这整个房子漆成粉红色。别管那个信箱,是不是?我要把这该死的地方弄得非常娘娘腔。就得给那些纳粹们一点颜色瞧瞧。”

克林太太只好安慰他:“亲爱的,冷静点吧!规定就是规定。”

克林继续发牢骚:“他们仅仅因为那是褚黄色而不是土黄色就来重新漆我们的信箱。这家伙还真有病!”

克林太太为把话题转移掉,就问:“亲爱的,这个包裹是什么?”

克林说不知道,寄包裹的人没写名字。克林打开邮包,发现那是一个木质的会发出声音的风车,他赞叹道:“真有品味。”

克林太太说:“嘿,邻居们一定会很讨厌这东西的。”

入夜之后,已经装到屋顶上的木质风车发出“嗒嗒”的声响。克林夫妇从睡梦中惊醒。

克林太太问:“亲爱的,那是什么?”

克林答非所问:“呆在这儿别动。”然后,他下楼观察。在地面上看到一个巨大的脚印,随后,有一个巨大的怪物袭击了他。

克林太太在卧室叫:“戴夫?亲爱的?”随后她听见沉重的脚步声一步一步上楼来,克林太太接着发出一声惨叫。

七个月后

埃兰德太太在克林旧居门口。手里捧着—份礼物,显然在等什么人。—辆货车和—辆轿车开来,穆德和史卡丽走下车。

穆德说:“哇噢!看看这儿,亲爱的,你觉得怎么样?这里就是我们的新家了。”

埃兰德太太迎上前来说:“你们好!嗨,欢迎。欢迎来到‘瀑布社区’。”埃兰德太太顺手把礼物塞进史卡丽手里。

穆德把双手搭在史卡丽的肩上,说:“我是罗伯,这是我可爱的妻子劳拉。”

埃兰德太太说:“很高兴见到你们。我是帕特·埃兰德,住在那边第六栋。我是欢迎新邻居的代表。”

穆德说:“我们也很高兴认识你,帕特。”

埃兰德太太:“我必须告诉你,现在已经5点10分了。我想你们恐怕会来不及了。”

穆德忙问为什么。

埃兰德太太答道:“6点是截止时间。下午6点之前所有东西必须搬进屋里。这是我们这里的规定。”

穆德和史卡丽走进屋子,看得出屋子打扫得很干净。穆德赞叹地说:“哇噢,照片不太准确呀。前任的屋主保持得真干净。”

埃兰德太太说:“伙计们,快,快,动作快一点。”邻居们帮忙把货车上的家具搬进屋里。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Petrie先生?”

穆德说:“我,呃,我通常在家里工作。这点对劳拉最棒,因为我是完全属于她的。”穆德亲热地搂着史卡丽的肩膀,还对埃兰德太太眨了一下眼睛,史卡丽笑得有一点勉强。

史卡丽说:“这地方真是太完美了,帕特。我真想寄一张感谢卡给前任屋主。”

埃兰德太太说:“真是细心。呃,很好。”她走出门去帮忙搬运。埃兰德太太刚走开,史卡丽就挣脱

穆德搂着她肩膀的手,还白了穆德一眼,去看他们的新邻居忙碌地搬运物品。

希罗德先生头上顶着一把椅子走了过来,问:“罗伯和劳拉?”

穆德:“是的。”

希罗德先生说:“我是温·希罗德。就住在隔壁。欢迎。”穆德表示了感谢。

希罗德先生接着说:“你们别担心,我们会在6点前帮你们搬完的。几点了?”

另一个邻居回答:“5点19分。”

希罗德先生:“失陪了,邻居。”

邻居们不停地把箱子搬进房间,穆德和史卡丽不断地说谢谢。史卡丽看到一个大个子吃力地搬运一个箱子,箱子上写着“瓷器”。

史卡丽走过去说:“我来搬吧。”

大个子说:“不,别傻了,这很重的。”两个人争执之间,箱子摔到了地上,发出碎裂的声音。

大个子非常尴尬,说:“真的很抱歉,请记得把账单给我。”

希罗德太太走过来安慰大个子,说:“没关系的,麦克。我是卡迷·希罗德,温的妻子。”

史卡丽说:“很高兴认识你,我是劳拉。”

搬运工从货车上搬下一个篮球架,然后问穆德:“这个放哪儿?”

穆德回答说:“放在车道旁边就行。”

希罗德先生在一边插嘴说:“噢,等一下,等一下,我们得谈谈。篮球架放这儿不好。那东西在你家前院一定会显得很突兀。”

穆德很困惑地问:“突兀?”

希罗德先生解释说:“的确有点……呃,不太美观。不过也许尔可以得到格拉克先生的特许,他是屋主协会的主席。我会向他报告的,不过在此之前,最好把这个放到车库里。”

穆德说:“那就放到车库里吧。”

希罗德先生说:“好吧,快点把东西搬完,来吧,各位。”

穆德看了一下手表,6点整。

穆德还是搂着史卡丽的肩膀,目送着邻居走远。关上门之后,史卡丽迅速走进客厅,说:“这里有点不对劲。”

穆德跟在史卡丽身后,说:“嘿,等等,你还没让我抱你过门槛呢!”

史卡丽没有接话,一边脱下外套一边说:“准备好了吗?”

穆德微笑道:“开始吧,亲爱的。”

史卡丽丢给他一副手套:“来吧!”他们开始搜集证物。

史卡丽打开写着“瓷器”的箱子说:“真该谢谢那些友善的邻居,荧光血迹增强剂没了。”

穆德划开客厅的一块地毯:“有没有都无所谓,这地方干净得可以造电脑芯片了。”

史卡丽拿出一个便携式摄像机开始拍摄,说:“2月24日下午6点01分。这是史卡丽和穆德探员,在克林夫妇的旧居,他们于去年7月无故失踪。克林夫妇是这个社区自1991年建成之后失踪的第三对夫妇。他们都有稳定职业,没有暴力行为、家庭不和以及心理疾病的记录。最先都是被他们的家人或员工发觉消失的,他们的车和个人物品也同时消失。当地警方在所有案件中都找不到任何线索,只留下干净整洁的房子,还有一群号称对失踪一无所知的邻居。这真是让人吃惊,尤其是在这样一个邻里关系如此紧密的社区里。当地警局束手无策,只好向FBI求助。Skinner副局长将案件交给我们处理,他想出一个侦查此案的绝妙方法,让我们假扮房屋买主暗中调查。这个规划完善的社区,似乎隐藏着……某种黑暗的、寂静的谋杀阴谋。”

摄像机拍到了穆德的脸上,穆德嬉皮笑脸地对着镜头:“现在要拍蜜月录像带吗?”

史卡丽关掉摄像机,然后纠正穆德:“是罗伯和劳拉,”接着又说,“穆德,如果以后还有暗中调查的机会,让我来选名字,行吗?”

穆德表示同意。

史卡丽生气地说:“看你这意思,你没有认真地对待这案子。”

穆德说:“我是认真的。我只是不懂为什么要接这个案子。这是我们回×档案之后的第一个案子,却不是×档案。”

史卡丽说:“这当然是,是无法解释的。你想要什么案子,外星人?牵引光束?”

穆德回击说:“承认吧,你只是想玩‘过家家’。”

这时门铃响了。史卡丽准备去开门。

穆德大喊:“老婆,回来给我做三明治!”

史卡丽毫不客气地脱下手套摔在穆德脸上。

穆德继续说:“我说的还不够明白吗?”

史卡丽打开门,看到大个子麦克抱着一大箱杯盘站在门口:“嗨,这个赔给你们。”

史卡丽忙说:“你不用这么客气的。”

麦克说:“请你一定收下。我家的盘子多得用不完,我通常只用一个,用完就洗了。我绰号‘大个子麦克’。我就住在对面街上。”

史卡丽看到麦克脖子上挂着的吊坠说:“双蛇杖标志。(美国陆军军医部队的标志)你是医生吗,麦克?”

麦克说:“不,我是兽医。如果你们想养宠物,我很乐意免费帮你们检查。不过,呃,你们不能养超过16磅重的宠物,这也是这里规矩的。”

史卡丽抱着那箱瓷器:“你真是好人,麦克。天啊,你们这么热心,真不相信克林夫妇会搬走。他们是叫这个名字吧,克林?”

麦克却回避了这个问题:“我得走了。”

史卡丽困难地用肩膀关上门,走进屋子。看到穆德正站在椅子上,于是叫他:“穆德。”

穆德正从吊扇上刮下什么东西,说:“我叫罗伯。”

史卡丽问:“你找到了什么?”

穆德说:“看来打扫房间的人漏掉这个地方了。你觉得这是血吗?”

格拉克的住宅晚上7:49

大家在吃晚餐。

埃兰德太太说:“我对他们还不太了解。他只说他在家工作,这表示他一定很有钱。”

希罗德太太说:“看起来不错,可爱的一对。”

麦克说:“嗯,很可爱。他们是一对不错的夫妻。”

希罗德先生转身问:“你认为呢,Gene?”

大家讨论了一会,对新来的夫妇是否会合作并且加入他们,意见并不统一。最后麦克说:“可是,实在有太多太多的规矩了,我想如果他们知道不遵守规则的后果的话,他们也许能更好的遵守规则,这是邻居应该做的事。我真的认为我们应该这么做。”

麦克起身去厕所,格拉克先生对大家说:“温,麦克这孩子是一个薄弱环节,他会坏了我们的大事。”

当晚,麦克的公寓

麦克正在房间里看电视,转头发现前院的路灯坏了。他紧张地跑出去,换下坏了的灯泡。这时,地上的草皮翻起,出现了一个怪物。

麦克恐惧地大叫:“不,我修好了,我修好了!不——!”

鲜血溅到了门前的地板上。

第二天早晨,麦克住宅门口

希罗德先生正用水管冲洗门血迹。刚刚冲洗完,穆德和史卡丽出现在他背后,希罗德先生显然受到了惊吓,失手把水喷到了穆德的身上。

恢复镇定的希罗德先生说:“早上好,罗伯和劳拉。搬来的第一夜还习惯吧?”

穆德:“真是太棒了,我抱着她然后就睡着了,就像小猫一样。对不对,亲爱的。”

史卡丽不甘示弱地说:“是的,小傻蛋。”

史卡丽莉问:“温,我们没走错地方吧?我以为这是大个子麦克的家。”

希罗德先生忙回答:“对,对,我只是,呃,只是过来帮忙。麦克出差去了。”

史卡丽又问:“出什么差?他不是兽医吗?”

希罗德先生说:“我猜就是兽医上的事吧,我只知道每次出差都要好几个星期。”

穆德遗憾地说:“那我只能把东西放在这儿了。”

希罗德先生说:“我替他收下好了,这样比留在门口整齐多了。今晚愿意过来与我和我妻子共进晚餐吗?大概6点。”

穆德说:“我很荣幸。对了,温,你说过,我能找人谈谈关于篮球架的事。他叫什么名字来着,格拉克先生,对吗?”

傍晚,格拉克先生的家

穆德和史卡丽并肩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穆德的手横放在史卡丽背后的沙发背上,看上去就像史卡丽在他的怀中。格拉克先生捧着厚厚的一本社区公约在查询。

“让我们看看,可移动的篮球架。好吗?”穆德问。

“不行,抱歉,这违反规定。”格拉克先生回答道。

穆德忙问:“你在开玩笑?”

格拉克先生说:“恐怕不是,规定就是规定。”

穆德:“我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一个篮球架而已。”

格拉克先生解释道:“但接下来就会在房子外面出现各种乱七八糟的玩意儿,换句话说,就是混乱。这似乎令人难以适应,但我们的系统就是这样运作的。这也是‘瀑布社区’成为加州顶级社区之一的原因,我们大部分的屋主从第一天起就住在这里。”

穆德站起来环顾着客厅,拿起一个装饰物,说:“我喜欢这儿的装饰,格拉克先生。这些是其他国家的饰品吗?”

格拉克先生:“大部分是来自尼泊尔和中国西藏。我每年都会到那儿出差。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可以低价卖给你藤制品。只限于室内,室外家具是被禁止的。”

希罗德先生家下午6:37

穆德和史卡丽与希罗德夫妇共进晚餐。

希罗德先生问:“你们是在哪儿认识的?”

穆德说:“老实说,我们是在UFO会议上认识的。”

希罗德先生说:“飞碟?有意思,没想到你们会对飞碟有兴趣。”

穆德说:“我可不像劳拉那么疯狂,她对那些磁手镯、水晶情绪戒指之类的很感兴趣。”

穆德再一次搂住史卡丽的肩膀。史卡丽瞪了他一眼。他接着说:“我是说,她对那些东西简直疯狂不已。没想到吧?”

希罗德先生和太太异口同声说:“嗯嗯,可不是吗。”

穆德说:“你知道,温,你今天早上告诉我说大个子麦克出差去了,我想可能不是。”

希罗德先生的脸色微变,问:“是吗?”

穆德说:“对,我们打过电话到他的办公室问了。我们想养条狗,所以打算问问他的意见。可他们说他不在,他们不知道他在哪儿。你知道他在哪儿吗,温?”

希罗德先生说:“我真的不知道。”

穆德说:“这件事相当诡异。我是说,他会这样撒谎,说不定他过着狂野的秘密生活。每个社区都有不为人知的黑暗面,不是吗?”

希罗德先生说:“我们没有任何黑暗面,我个人认为本社区是美国梦的完美体现。”

希罗德太太说:“抱歉,呃,我该带小邋遢去散步了。”

史卡丽说:“我可以一起去吗?”

希罗德太太说:“可以。”

史卡丽和希罗德太太在社区里散步。

史卡丽说:“卡迷,我注意到,我们经过麦克家两次,你在担心他吗?”

希罗德太太说:“没有,我不懂你说什么。”

这时候,希罗德太太的狗突然窜进了车道边的排水沟。史卡丽俯下身子往里看,看到了麦克的双蛇杖标志吊坠。史卡丽正打算去拿,突然之间,那只狗窜了出来,满身的污迹,似乎受到了惊吓。

穆德和史卡丽的房间里

史卡丽走进洗手间,然后说:“当地警局找不到任何麦克的线索,没有信用卡交易记录,也没人看到他的车。”

穆德说:“他家也没有任何线索,排水沟也不见他的踪影。我认为他已经死了,史卡丽。”

史卡丽纠正道:“叫我劳拉。是温·希罗德干的?”

穆德说:“也许温只是在清理。”

史卡丽说:“为谁清理?”

穆德说:“我不知道。”

史卡丽说:“穆德,说到清理,有人教过你该怎么挤牙膏吗?”史卡丽从洗手间里伸出手,手里举着一支牙膏。穆德嬉皮笑脸地表示自己并不在乎。史卡丽又说:“第三次警告,马桶盖!”洗手间传出很响的马桶盖的撞击声。穆德看了洗手间一眼。然后走向大床,鞋也没脱就倒了上去,把脸埋在枕头里。

史卡丽问:“为什么要杀大个子麦克?动机呢?”史卡丽从洗手间走出来,脸上敷上了绿色的面膜。

穆德抬起头看到这样的史卡丽,发出“哦”的一声惊叹。史卡丽把一团脏衣服扔到穆德脸上。

穆德把衣服从脸上拿开,回答说:“强制性洁癖,或是不爱干净?你注意到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特别注重社区公约吗?知道吗,你很适合这里。”

史卡丽回敬说:“你可不适合。”

第二天,穆德住宅的前院

穆德把一个火鸟装饰物放在前院,随后回到房间调果汁。当他再次回到门口,发现火鸟已经不见了。穆德走到前院,把信箱弄坏,他等在门口偷偷观察,等了很久却没有动静。但当他上完厕所回到门口,却发现信箱已经恢复原样了。

第二天,晚上,穆德住宅的前院

穆德在前院打篮球,希罗德先生跑来阻止他。这时,希罗德太太在家门口遭到了怪物的攻击,穆德追过去,那个怪物却突然消失了。穆德发现希罗德先生前院的灯熄灭了。此时,史卡丽回来了,她发觉屋里有人,她追踪人影却差点打到了穆德。

史卡丽说:“有人在屋里。”

穆德说:“是的,不管他是谁,他搬走了我的篮球架。有人在监视我们,史卡丽,也许这不是一件坏事。”

史卡丽问:“什么意思?”

穆德说:“我看到那个让大家害怕的东西了。我收回以前的话,这的确是X档案。”

格拉克先生的住宅里

希罗德先生说:“我们做错了什么?是因为不喜欢我家门口的地垫?还是因为我是顺时针方向收水管,而不是逆时针?”

格拉克先生说:“稍安毋躁,你是说我与此事有关?”

希罗德先生说:“还能是谁,这和你要我对付麦克的方式一样。”

格拉克先生说:“孩子,想清楚,是你的邻居,他是个扫帚星。你我都知道,一颗老鼠屎会坏了一锅粥!”

穆德的前院

穆德在花园里的地面上找到了许多的土堆,翻开草皮发现了坑洞。他认为这是那个大怪物行动模式。

史卡丽说:“听着穆德,除了大怪物,你愿意听我的想法吗?”

穆德说:“洗耳恭听。”

史卡丽说:“这是圣地亚哥警局化验室出来的结果。首先是我们在风扇叶片找到的东西,我们以为是干掉的血迹和头发,结果都不是。血迹其实是番茄酱和刹车油,头发其实是刷子的刷毛。我们从狗嘴里

取出的样品也一样,那是咖啡渣、蛋壳和机油。还有其他50种成分和红药水。换句话说,穆德,全是垃圾,这并不稀奇,因为这个社区就是建在过去的垃圾场上的。我们发现这里到处都是垃圾,是因为本来就全是垃圾。前院的突起部分可能是沼气外溢造成的,但是,穆德,我看不出这些……和我们调查的失踪案有多大的关联。”

穆德说:“当然有,就和克林夫妇一样,如果他们还在这儿呢?”

史卡丽说:“你是怀疑他们被埋在院子里?但是,一旦开始挖掘,我们的身份就会曝光了。”

第二天穆德的前院

穆德指挥着挖掘机在他的前院挖掘。埃兰德太太说他疯了,穆德说他在建造一个反射池,并不违反规定。

希罗德和格拉克先生在远处观望,格拉克先生说:“让他挖掘自己的坟墓吧。”

晚上,穆德在坑里继续挖掘,却没有发现克林夫妇的尸体。史卡丽叫穆德回去休息,因为穆德干了一天活非常累了。突然,他在挖掘机上发现了克林夫妇的那个风车。在风车上,他看到了“9号码头马来西亚”的字样。穆德吩咐史卡丽去叫挖掘组来挖得更深一些。他则要去找格拉克先生谈一谈藤制家具的价钱。

史卡丽回到屋子里给挖掘队打电话,她听到奇怪的声音,于是她打开抽屉寻找她的手枪,却发现手枪不见了。突然,有人从后面抓住了史卡丽。是麦克,血肉模糊的麦克。

麦克低声警告说:“它是来找你的,劳拉。别发出声音,你必须离开这里。”

史卡丽问:“你在说什么?谁在楼下?”

麦克说:“这是我们的错,是我们自找的,我们已经阻止不了。”

史卡丽问:“阻止什么,麦克?”

麦克说:“我曾试着报复希罗德,所谓以牙还牙,就像他对我做的。它要的是你们,你丈夫违反了太多的规定。我一直躲在排水沟中试图警告他。”

麦克把史卡丽藏进柜子里,然后拿起枪对着怪物射击,最终把它杀死了。

格拉克先生的住宅

穆德抓住了格拉克先生。

格拉克先生问:“联邦调查局?我干了什么?”

穆德说:“从克林夫妇说起吧,你得对他们埋藏尸体的事负责,是你给了他们那个风车,这违反了规定,足以置克林夫妇于死地。”

格拉克先生有恃无恐地说:“推测可不管用,你没有证据。法官问你,是什么杀死了克林夫妇,你怎么回答?”

穆德说:“陶巴,一种思想形式,它会在某些情况下获得生命。我想是你在远东地区出差时,学到了这种能力。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是说,每家都要拥有同样颜色的邮箱真的那么重要?遵守规定是很重要,但你不了解你这么做会造成什么后果,是不是?你可以召唤它出现,你可以给它生命但却控制不了它。”

格拉克先生说:“孩子,我的律师会让你百口莫辩的。我不但不会进监狱,而且你还得付我一大笔赔偿金。”

穆德的前院

穆德把格拉克先生铐住,进屋寻找史卡丽。希罗德先生想去解救格拉克先生,却被希罗德太太阻止:“他罪有应得!”

穆德发现屋子里到处是血迹,史卡丽被困在柜子里,穆德试图把她救出来。这时前院传来一声惨叫,穆德和史卡丽赶到时只见一个怪物杀死了格拉克先生。怪物向他们步步逼近,当格拉克先生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这个怪物也消失了,成为了一堆垃圾。

结束语

“瀑布社区的住户开始把邻居的死亡,归罪到屋主委员会主席格拉克先生身上。这些居民否认穆德的指称,他们宣称,他是因为自己的无知而死的。”

相关文章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