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文摘 » 科幻故事 » 戈勃林禁区

戈勃林禁区

王岩译

威斯康星大学超自然现象系的马克·斯威尔教授天外归来受到传讯,因为在他回来之前已有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从浣熊皮星系返回地球,并在不久前因交通事故身亡。

教授告诉检查官,他原定是去浣熊皮星系调查有关龙的传说的,可是他还没有到达那里,便莫名其妙地被劫持到了一个不为人知的水晶行星。然而无论怎样解释,都无法使检查官相信他是真正的马克·斯威尔。

当马克·斯威尔走出检查官的办公室时,他发现自己的双手在颤抖。无论如何得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他在命令自己。可是现在他还有更要紧的事要办,这是从水晶行星带回的特殊使命,现在第一重要的是设法去见阿诺德校长。

在候机厅里,两个轮盘人躺在沙发上,用爬行类讲话最典型的咝咝声在交谈。马克·斯威尔看着他们不觉心里一阵恶心。

教授第一次见到轮盘人是在时间学院举办的讲习班上。几个来自遥远星球的轮盘人出现在会议室里时,全体为之哗然。那是一个挂在两个轮盘间的松软的布丁蛋糕状的躯体。布丁状躯体下端挂在轮轴下面,里面有什么东西不断地弯曲蠕动,看上去好像是一只装满蠕虫的大桶。

马克·斯威尔见过许多可怕的外星生物,但没有一个像这个由轮盘运载的昆虫那样使他如此恐惧。他困惑不解地问自己,虽然人和宇宙的其他居民能非常融洽地和睦相处,可为什么他一想到轮盘人就会引起无法遏制的厌恶呢?

突然,有个陌生人在向他打招呼。那人自我介绍是蒙蒂·邱吉尔,说是在一年前的一次盛大晚会上见到过教授。

马克·斯威尔想了一下,似乎记起有这么个人,好像是干居间调停之类的活儿的,这是个只要当事人报酬给得多便愿为之效劳的角色。

邱吉尔听说教授要去大学城,立刻自告奋勇地提出教授可以坐他的自动飞机。

马克·斯威尔虽然不喜欢邱吉尔,但他想快点回去弄清情况,坐邱吉尔的私人飞机是最合适不过的。

马克·斯威尔坐上了邱吉尔的自动飞机,想到面临的行程,不觉心里一阵激动,因为沿途将飞越戈勃林禁区。那是各种妖魔鬼怪的居住地兼保护区。里面不仅有古代传说中的戈勃林、菲亚、特罗利、班什,还有那些古代就被称为侏儒的小人。他们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教授的朋友。那些古代民间传说中的生物,人类已在地球和其他几个地外文明星球上发现了他们的化身,唯独龙到现在仍然仅仅是传说,教授坚信龙一定存在过,不过,他还没有找到事实根据。

飞机进入戈勃林禁区的上空。突然,飞机失去了控制,坠向密林深处的一块绿色草地。

教授认出这是菲亚们跳舞的地方。当年修建禁区时,全景规划中对这块草地曾有专门规定。

一个矮胖的戈勃林纵马飞奔而来,他大骂特罗利,说他们用咒语使飞机坠到了地上,弄坏了草坪。

教授忽然高兴地大叫起来,原来那个戈勃林是他的老朋友奥屠尔。

奥屠尔眯起近视的红眼睛,吃惊地盯着教授。“真的是您吗?”他有点不放心地问。

三星期前,他曾听说教授去世了,戈勃林们还送了个檞寄生叶和枸骨叶冬青的大花圈。

“这真的是我,您听说的不过是传闻。”马克斯威尔习惯地改用丘岗居民的方言说道。

奥屠尔高兴地欢叫起来。他热情地邀请教授去古堡喝酒。

当他们登上城堡废墟时,奥屠尔忍不住向教授抱怨人类为他们建造的城堡又冷又潮,他说两千年前他们住在简陋的城堡里,是因为那时贫穷的欧洲不能提供更好的住处,并非他们不想安逸和舒适,现在科技如此先进,实在应把他们的住处造得好些才是。

晚上6点多钟,马克·斯威尔回到了自己的家中,迎接他的是一只凶猛的剑齿虎和一位陌生姑娘。原来房主已将房屋另行出租了。

那姑娘叫凯罗尔,在时间学院历史系工作。她很镇静地听着教授的解释,并没有因教授的死而复生而惊叫着跑出去。

马克·斯威尔对此很感动,邀请她和剑齿虎去饭馆共进晚餐。

在饭馆里,他们遇见了教授的学生奥普,一个旧石器时代的尼安德人。也许是由于有位漂亮的姑娘在场,奥普喋喋不休地谈起他们参加教授葬礼的情景,谈起原始时代他差点被同族丢进大锅煮熟的经历。

凯罗尔听得津津有味,她的剑齿虎则蜷缩在一旁,不友善地盯着奥普。奥普看出来这家伙不喜欢他,他想,也许它知道在整个旧石器时代尼安德人杀了许多它的前辈。但凯罗尔说它什么都不知道,这个剑齿虎只不过是生物机制学院制造出来的活机体。

他们在一起谈起了时间学院的生物研究。凯罗尔无意中谈到时间学院经费十分拮据,正打算出售阿尔杰法克特以解决财政问题。

教授和他的朋友听到这消息不觉呆住了。这块神秘的石头是个极大的谜,是世界上唯一使大家束手无策的东西,到目前为止谁都无法确定它究竟是什么东西。

大约10年前,时间学院考察队出发去侏罗纪,他们在山顶上发现了阿尔杰法克特,并以难以置信的努力和巨大的代价把它送到现代。他们动用了从未使用过的能量来运送这奇重的玩意儿——要完成这任务必须把轻便的核振荡器拆散送到过去,到那里安装,然后再把它运还现代。这块东西使所有的研究者都束手无策。最初断定它是石头,后来又认为是金属,结果两者都不是。它长6英尺,高4英尺,是一块结结实实的黑色凝结块。任何切削工具都无法在它上面留下一丝痕迹。

马克·斯威尔对阿尔杰法克特有着很深的感情,他觉得那玩意儿似乎是远古时代丘岗居民崇拜的偶象。丘岗侏儒们对此已经记不得什么了,因为它太久远了,几乎是两百万年以前的事。没想到这宝贵的珍品就要被出售了。

凯罗尔告诉教授,阿尔杰法克特的买主开价很高,否则时间学院是不会动心的,中间人是个叫邱吉尔的家伙。

教授猛然想起和邱吉尔的偶然相遇,这难道仅仅是一种巧合吗?他在心里感谢凯罗尔,这姑娘真聪明,她在闲谈中十分巧妙地透露了关于阿尔杰法克特的事,她是想弄得满城风雨,把出售的事搞垮。

马克·斯威尔暂时住进了奥普的茅屋。现在他急于要跟一个他信得过的人谈谈他在水晶行星所经历的一切,因为他感到自己一个人完成不了那个重大的使命。他选择了奥普。

教授告诉奥普,他刚刚去过的那个水晶行星上生活着一种若隐若现的形体,如同幽灵一般。他用他们的翻译机同他们交谈,并翻看了他们的书籍。那些书籍是一些拼起来的金属片,内容全部记录在原子上,那些知识人类就是再过100万年也掌握不了。水晶行星是一个极其古老而又即将殒灭的星球。在新宇宙形成之前,它的文明已存在了几百万万年。为了不使那些宝贵的知识失传,水晶行星上的生物决定在星球殒灭之前把它们出售给能掌握并运用这些知识的人。他们选择马克·斯威尔做中间人,和地球上的人做这笔交易,至于售价,要等他找好买主后才能告知。马克斯威尔怎么也想象不出水晶行星的生物究竟需要什么?

清晨,马克·斯威尔还没有走出门,校长的秘书便赶来了。

马克·斯威尔的复活已成为头号新闻,校长已决定把他派到距地球1亿5000万万光年的“哥特四号”行星上的实验分院去。

教授提出他有要事必须和校长直接面谈。但校长秘书对他说,校长是绝不会接见像他这样的新闻人物的。

要见校长的机会几乎不存在了。身边发生的一切使马克·斯威尔本能地感到肯定已经有人及时到校长室去过了,有人想支开他,嫌他碍事……

为什么呢?答案只有一个:另有人知道水晶行星知识的宝库,并且企图占有它。联想到时间学院突然出售珍贵的阿尔杰法克特,教授甚至推测那个宝物可能就是水晶星人需要的东西。可是他现在能做些什么呢?他失去了工作,财产被查封,在法律上他这个人已经不存在了。可是一想到水晶行星上的知识宝库,他又跃跃欲试,他必须完成肩负的使命,使地球得到水晶行星的图书馆,尽管对方没有给他规定任何期限,但他知道,如果他失败了,行星居民无疑会把自己的商品提交给银河系中的另一部分生物。

这时,一个自称克拉勃的外星生物找到马克·斯威尔,说他的老朋友南希小姐请他参加招待会。

马克·斯威尔打开皮箱找衣服时,意外地发现了他在水晶行星上用过的自动翻译机。他一时无从判断这东西是他偶然塞进箱子的,还是水晶行星上的生物有意放进去的。不管怎样,它可以作为他去过水晶行星的一个物证。

克拉勃又来了,他带来一套西装,说是南希送的,还说南希派来的汽车就等在门口。

轿车把马克·斯威尔送到南希住宅的后门,教授心里纳闷,他从来没有走过后门。

他走进前厅,里面漆黑一片。忽然黑暗中一个空虚而生硬的声音在叫他的名字。

左边的一道小门打开了,一个形貌骇人的轮盘人坐在那里。轮盘人直接了当地谈起了那桩交易。马克·斯威尔惊讶得不知所措。

轮盘人不仅知道水晶行星的知识宝库,知道他是真正的中间人,而且还知道出售的代价。轮盘人要求马克·斯威尔帮助他们得到水晶行星上的宝藏,他答应给教授一大笔报酬,并聘请他担任那个未来图书馆的馆长。

马克·斯威尔一口回绝了。他告诉轮盘人,在还不了解他们,还没弄清他们要得到这些知识宝藏的目的之前,他不会答应他们的任何要求。

马克·斯威尔甩开轮盘人,来到大厅。这时他才知道,南希根本没有邀请他参加招待会,更没有给他送衣、派车接他。这些都是轮盘人设下的圈套,以便和他单独谈判。

在南希家的大厅里,一幅21世纪象征派画家朗伯特的画使马克·斯威尔惊诧万分:画面上是一排灰色的丘岗,远处山坡上一群妖魔鬼怪正往下走;树下,一个戈勃林似的生物在睡觉,背景有个面目狰狞的怪物,平坦的山顶有个小黑点,清晰的显现在灰色天空的衬景上。那个小黑点就是阿尔杰法克特!

马克·斯威尔毫不怀疑,画家可以凭借想象的力量进行时间旅行,他甚至设想朗伯特画的很可能是真实的风景和真实的生物。征得南希的同意,他把这幅画拍了下来。

马克·斯威尔拿着那幅画的照片来到戈勃林禁区。

奥屠尔拿起照片仔细端详,眼神显得很惊慌。他认出了里面的特罗利,并认出里面画的是侏罗纪时代的地球。奥屠尔叫马克·斯威尔去找班什,因为它是地球最古老的居民,可能会帮他解开疑团。

在一棵带刺的李树上,马克·斯威尔看到了即将死去的班什——一团黑糊糊的云状物,和水晶行星上的居民很相像。

班什告诉马克·斯威尔,他们是地球最早的开拓者,来自古老的行星,并始终同那些古老行星保持联系,这是一种特殊的心灵感应。他知道教授去过那个古老的行星,也知道行星出售知识宝库的代价,不过在教授来之前,已有人为此来问过他,他告诉那人,代价就是阿尔杰法克特。

教授请他解释那块石头究竟是什么,班什不愿说出。

马克·斯威尔气愤地在心里大喊:人类被这个垂死的家伙出卖啦!班什对人类始终怀着仇恨,他们本来可以把人类消灭在萌芽状态,但他们没有这样做,结果自食其果,人类成了地球的主人。现在他在垂死时终于找到了一个报复人类的机会。

对于马克·斯威尔,现在只剩下一线希望:在还没有直接同阿诺德校长谈判之前,说服时间学院推迟出售阿尔杰法克特。

马克·斯威尔立即赶到时间学院,一切都迟了,阿尔杰法克特已经出售,轮盘人通过邱吉尔付清了全部款子,明天就取货。

在奥普的茅屋里,心急如焚的马克·斯威尔不知怎样才能扭转败局。水晶行星上的图书馆如果落入卑鄙的轮盘人手中,后果将不堪设想,这个图书馆的命运将决定着和平与战争。而阿尔杰法克特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沉思中,他猛然想起从水晶行星带回来的翻译机,也许它可以帮助破译那块石头的秘密,但怎样才能接近它呢?

坐在一旁的凯罗尔说她有办法进入博物馆,她有自由出入那里的通行证,任何时间都可以在博物馆里工作。

凯罗尔终于成功地把教授他们带进了博物馆。长条形的阿尔杰法克特的上面亮着通明的灯。马克·斯威尔抖抖瑟瑟地站在它旁边,把翻译器戴到头上。刹那间,他看到这块东西的一个角落显现出一只脚爪,上面覆盖着五颜六色的鳞片,这只爪动弹起来,不断地抽搐着。

阿尔杰法克特在教授的头上急速地改变了形状,一个东西蜷缩着、挣扎着,从黑暗中冲了出来。它有一个优美的向前伸出的头,锯齿形的冠顶从额部滑向颈背,浑身的鳞片闪着奇异的光彩。是龙!禁锢在黑暗中几百万年的龙终于获得了自由!

龙小心翼翼地走动起来,步子很轻,带着疑问的神情低垂着头。它挥了挥尾巴,把半打坛坛罐罐扫落在地。龙在博物馆里走动,伴随着一阵噼哩啪啦的响声。

“喂,住手!”看门人听见响声冲了进来。当他看到龙时,尖叫一声仓皇逃去。

马克·斯威尔立刻想到他肯定去给警察局打电话了,这样一来,威胁就越来越近啦。后门传来两扇大门开启的咿呀声,巨龙突然朝门口冲去。

马克·斯威尔在后面追赶,想逮住龙尾巴。

龙冲到门口,凌空跃起。

这是一幅令人震惊的场面。月光下,时起时落的巨龙扭动着,身上的鳞片闪着鲜红的、金黄的、碧绿的光斑,仿佛是一条色彩斑斓的彩虹在天上颤动。

马克·斯威尔仰着头,注视着巨龙。它在天上画了个很大的圆弧,朝戈勃林禁区飞去了。这时,马克·斯威尔才完全意识到阿尔杰法克特不复存在,轮盘人失去了所买的东西,它已经不是水晶行星所要的代价。那场买卖被彻底破坏啦。

当马克·斯威尔同时间学院的负责人和检查官争辩的时候,戈勃林禁区的精灵们捎来消息:轮盘人潜入戈勃林禁区把龙逮走了。

马克·斯威尔甩开检查官的纠缠,赶到戈勃林禁区。精疲力竭的龙正在同一群空中的轮盘人激战。

奥屠尔告诉马克·斯威尔,现在只有借助特罗利的魔法才能制服轮盘人,因为他们能像制住自动飞机那样制住空中的轮盘人。不过戈勃林同特罗利的关系很紧张,恐怕调动不了他们。

马克·斯威尔亲自出马同特罗利谈判。特罗利最后答应帮助龙打败轮盘人,但条件是让戈勃林给他们酿三小桶甜美的麦酒。

教授又说服了奥屠尔给他们酿酒。

特罗利们高兴地冲上山顶,一会儿山顶上传来他们胜利的欢呼声。只见一个大黑球疯狂地转着轮子从天空滚下来,消失在树林里。接着又有两个黑球相撞爆炸,几秒钟后,碎片像雨点似地落在地面上。

一切都结束了。龙躺在戈勃林的左城墙上喘息,阳光照耀着它那五颜六色的躯体。

城堡大院里传来酒宴欢乐的喧嚷,戈勃林和特罗利们暂时忘却了敌意,同饮着麦酒,唱起古老的歌曲。

一团黑色云状物落在离马克·斯威尔不远的一棵雪松上,这是又一个班什。他告诉马克·斯威尔,水晶行星已经知道这里的全部情况,他们将把自己的坐标通知人类的运输中心,以便把图书馆弄到地球上来。但龙留在地球上,留在戈勃林禁区。

马克斯威尔对此迷惑不解,难道他们不需要龙了?

班什回答说:水晶星人需要阿尔杰法克特的目的就是为了解放龙。龙是水晶行星居民最后的四足朋友,水晶星人在自己消亡的时候不愿把他们的四足朋友交给命运去随意摆布,想要把它交给关心和爱护它的人。

马克·斯威尔明白了。他请班什转告水晶行星的居民,龙在戈勃林禁区会得到那里居民的关心、爱护,人类也会关心它的。

班什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

当马克·斯威尔和凯罗尔走近城堡的时候,他们身旁的剑齿虎朝城墙上的龙咆哮起来。

龙探下头,注视着小老虎,向它伸出长长的双叉的舌头。

(说明:有的资料称本文作者是[英]约翰·布朗纳)

相关文章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