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文摘 » 科幻故事 » 国王的愿望

国王的愿望

在店堂里陈列玻璃器皿的柜台下足足蹲了近两个小时,鲍勃·格兰杰感到自己的双腿麻木不堪。他想稍稍变换一下姿势,不料那根沉甸甸的高尔夫球棒一下就从膝盖上滑落下来。

“嘘……”詹妮丝轻声示警。她也紧紧握住一根铁头球棒。

“我想小偷今晚也许不会来了。”鲍勃说。

“耐心地等着,亲爱的。”詹妮雏还是像原来那样耳语般说话,一面紧张地窥视黑暗的四周。

至今还没有小偷将要出现的任何预兆,但一星期以来他每天夜里都要光顾这里,神秘地偷走发电机、冰箱和空调等等。说他神秘是因为门锁并没有被撬,窗户玻璃也没有损坏,没留下任何蛛丝马迹.然而窃贼却奇迹般地侵入商店,每次都给他们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

“其实我认为守株待兔并不是个好主意。”鲍勃低声说,“何况话说回来,这个人毕竟是能够背动几百磅重发电机的……”

“没关系,我们能对付得了他。”詹妮丝反驳说,她曾在陆军妇女摩托支队担任军士长的职务,“再说,我们无论如何也要制服他:要知道就是由于这件事才把我们的婚期给耽误下来的。”

鲍勃点点头。他和詹妮丝用在军队服役积蓄下来的钱在家乡开了一家百货商店,打算只要赚到一笔钱后就结婚。但要是连冰箱和空调这样的商品也屡屡化为乌有的话……

“我好像听到一些动静。”詹妮丝声称,她把棍子抓得更顺手些。

店里有什么地方确实发出了几不可辨的沙沙声。他们俩屏息等候,后来又听到隐隐约约的脚步声——是有人在店堂里的油地毡上走动。

“等他走到店堂中心时.”詹妮丝耳语关照,“你就去把灯打开。”

他们最后看清在黑暗店堂里的确确个黑影,鲍勃连忙扑过去开灯,一边大声喊道:“不许动!”

“这怎么可能呢?”詹妮丝也惊讶地喊道,她的球棒几乎失手。鲍勃转过身来,情不自禁地倒抽一口冷气。

他们面前站着的是—个高大的生物,身材足有十英尺高。他的前额明显地长出一对尖角,背后有一双小翅膀还在微微扑动。他穿的是一条粗棉布制成的灯笼裤,一件白色汗衫,胸前印着红色字样:“魔鬼工科大学”。一双大脚穿的是鹿皮白色旧鞋,头发剪得很短。

“该死的!”这个年轻的不速之客在见到鲍勃和詹妮丝后喃喃道,“我这才知道学院里的隐身课程敢情还是挺有用的。”

他用双手搂抱肚子,一面鼓起双颊吸气.只一瞬间他的脚就隐没了。这个巨人继续使尽全身力量吸气,一直吸到肚子看不见为止,但再接下去他就不行了。

“我没有能够学好隐身术。”他内疚地说,同时把所有的空气又全部呼出来,他的肚子和双脚也都重新显现,“我的技术不过关,真要命!”

“你想干什么?”詹妮丝严厉地问。

“我想干什么?让我想想……啊,对了,是要拿台电风扇!”他横过店堂,轻而易举地从地上提起那台落地大电扇。

“站住!”鲍勃嚷道,他紧握高尔犬球棒走向巨人,詹妮丝紧跟在后。“真有意思,你要把它拿到哪里去?”

“去送给阿勒雷恩国王呀。”巨人回答说,“他想要一台电风扇。”

“哼,他想要的话,我就给他这个!”詹妮丝拉长声调说,“快把东西放下来!”她边说边挥动粗棍子。

“但这和我没有什么关系。”年轻的巨人辩解说,他的翅膀还在扇动,“是国王想要的。”

“让他去自作自受吧。”詹妮丝透过牙缝狠狠地说。

她在军队服役时曾修理过吉普车的发动机。尽管詹妮丝个子不高,但是样样拿得起放得下,她无所畏惧。这时她抓住巨人并挥动粗棍,头会发在她的额间飘拂。

“嘿!”詹妮丝大喝一声。,

球棒从这个奇怪生物的头部反弹回来.差点没让姑娘摔了一跤。与此同时鲍勃也用球棒猛击过去,指望把这个巨无霸狠揍一通。

谁知球棒只是穿透巨人的肋部,掉在地上时还蹦了一下。

“暴力是伤害不了菲拉的。”巨人微带抱歉地声称。

“伤害不了什么,”鲍勃问道。

“伤不了菲拉,我们是妖精。”他又朝店堂走去,把风扇一把握在大手中,“现在,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

“难道你是魔鬼吗?”詹妮地愕然张大了嘴巴。

从孩提时代起,她的父母就从来不给她讲有关幽灵或恶魔的故事,所以詹妮丝一直是在清醒的现实的环境中长大的。她能麻利地修理任何机械,也比鲍勃更加豁达。

而鲍勃却从小受过大量例如《翡翠城的魔术师》或《人猿泰山》之类书籍的薰陶,显得更容易轻信。

“您说自己是来自《一千零一夜》那种地方的吗?”他问。

“那倒不是。”菲拉蹙眉答说,“阿拉伯的魔鬼只是我们的叔伯兄弟,不过所有魔鬼互相之间都有点沾亲带故。我是菲拉,是我们国家的魔鬼。”

“真对不起,请您告诉我们。”鲍勃檄其尊敬地对客人说,“您要我的发电机、我的冰箱和空调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吗?”

“我很乐意奉告。”菲拉回答说,一面把风扇放回地上。

他用手在空中掏摸一阵,找到了需要找的东西,接着就坐到了虚无一物的空中。跷起二郎腿,把一根鞋带系得更紧一些。

“三星期前我从魔鬼工科大学毕业。”他开始讲述,“当然,我就马上想进入行政机构,自古以来我家的祖先部是国家官员,我们这一族是很走运的。但是这种申请并不容易,所以我……”

“这说的是国家行政机构?”鲍勃又问道。

“是的,是国家行政的岗位——就连阿拉丁神灯的魔鬼也是政府官员呢。不过你知道,这还得通过专门的考试……”

“请讲下去。”鲍勃请求道。

“是这样的……我通过熟人关系获得了机会。”这位客人显得不太好意思,脸上露出红晕,“我的父亲是地狱委员会成员,他也在这中间施加了影响:结果我被任命为皇家侍臣的菲拉,你们要知道这是极大的荣誉。”

大家都没有吭声,于是菲拉又讲下去:“应当承认我并没有做好一切准备。”他有些难过地呐呐说,“作为皇家侍臣的菲拉,应当精通魔鬼学的全部领域,而我还处于学生档次,成绩也很平常。不过我当然是能够对付的。”

菲拉有一段时间没有讲话,他在空中设法坐得更舒服一些。

“不过我不想用我的事情过多地打扰你们了。”他醒悟过来并从空中跳到地上,“请你们原凉……”于是他又从地上拿起风扇。

“等等。”詹妮丝说,“是国王指示你来拿走我们风扇的吗?”

“话不能完全这么说。”菲拉答时睑上又露出羞愧的红色。

“告诉我。”詹妮丝颇有兴趣地追问,“你的那位国王有钱吗?”她决定对这个超自然生物就得像对待普通人一样。

“他是位极为富有的君主。”

“既然如此,为什么他不为商品付钱?”詹妮丝问,“何必非偷不可?”

“噢。”菲拉哨喃道,“他只是没有地方去买而已。”

“这是多么落后的东方国家啊。”詹妮丝想。

“他为什么不从国外进口电子产品?任何公司对他都会竭诚欢迎的。”她又问。

“这种事实施起来将不胜其繁。”菲拉避开这个话题,用一只鞋子去擦擦另一只,“真可惜,今天我没能隐好身体。”

“请你把一切都说清楚好吗?”鲍勃紧盯着问。

“如果你们真想知道。”菲拉阴郁地回答,“那么我的这位阿勒雷恩国王是生活在你们称之为公元前2000年的时代的。”

“那个时代怎么……”

“听我说下去。”年轻的菲拉生气地说,“我来把一切都对你们讲明白”他把冒汗的手掌在高领衫上蹭了两下。

“正如我已说过的那样、我获得了皇家侍臣菲拉的职位。我当然希望给国王送点宝石或美女之类——这两者对我来说都没有什么困难,这种魔法在第一学期的课程中就已学过了。但是国王的珍宝已经够多,姬妾更是不计其数——他简直不知该拿她们怎么办了。于是他指示我:菲拉,夏天宫廷里太炎热啦,你去想办法搞点什么给王宫能带来凉爽的东西吧。我忙去查看了老百科全书,翻阅“气候”类的文章,并且了解是怎么回事情。我们过去在专门课程中是学过如何改变气候的,但当时我把大量时间和精力都花费在体育场上,现在这些咒语对我来说实在过于复杂,我一点也搞不懂,但是我又绝不能承认自己是个饭桶。我从书中读到:21世纪的人类已经学会了控制气候,于是我就偷偷沿着一条狭窄通道来到这里,拿走了你们的一台空调。后来国王还让我设法让他的佳肴美食不会腐坏发馊,于是我又为冰箱而重新回到这里,后来……”

“你把所有这些东西都和发电机联起来了吗?”詹妮丝问,她对技术问题深感兴趣。

“不错,这一点我会。虽说我在咒语方面掌握得并不好,但是在技术方面倒很内行。”

“他真算得上是个三脚猫。”鲍勃想。有谁能在公元前2000年就给王宫送去习习凉风呢?那时候哪怕用世上全部珠宝也无法换来空调或冰箱,更无法确保食物的新鲜了。这时一个念头在鲍勃脑海中驱之不散:菲拉究竟是什么魔鬼?似乎不像是亚述人,也不像是埃及人,显然……

“不,我闹不懂。”詹妮丝说,“你真是从过去来的吗?你的意思是说通过时间旅行?”

“是的。在学院里我在这方面可是个好手。”菲拉肯定地说,脸上洋溢出自豪的天真笑容。

“也许他是墨西哥的阿兹特克人?”鲍勃还在想,“尽管这也靠不住……”

“那么。”詹妮丝劝告魔鬼说,“你可以去别的地方。比如说,不妨到首都的大型超市去看看?”

“你们的百货商店是这条时间隧道惟一能够到达的地方。”菲拉解释说。

他又拿起了电风扇。

“我真的感到很抱歉,但如果我不把它送给阿勒雷恩国王,那我就永远不会得到其它任务了,我的名字也就会被遗忘的。”

接着他就消失了。

一小时后鲍勃和詹妮丝坐在通宵营业的咖啡馆小间里,一而喝黑咖啡,一面小声议论。

“他的话连一句也不能相信!”詹妮丝气愤地说,她又恢复了天生的怀疑忿度,“什么妖魔?什么菲拉!”

“不过你不得不信。”鲍勃有气无力地说,“你是亲眼目睹的。”

“就连看到的东西也不能信。”詹妮丝固执地说,但她马上想起了丢失的商品,还有结婚的事情现在也变得越来越遥远。“好吧。”她说,“亲爱的,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魔法就得用魔法来对付。”鲍勃用教训的口吻说,“明天夜里他还受来,我仃应当做好准备。”

“我也这么认为。”詹妮丝支持他的观点,“我知道从哪里可以借到温切斯特步枪……”

鲍勃摇摇头说:“子弹会从他身上反弹回来的,或者会干脆穿身而过,不能造成伤害。亲爱的,我们需要有效的魔法,这叫以毒攻毒。”

“那么采用哪一种魔法呢?”詹妮问。

“为了有十成绝对的把握,”鲍勃说,“最好动用所有已知的魔法,可惜我不知道他是从哪个国家来的。为了效果,魔法应该……”

“你们还要咖啡吗?”侍者在他们桌前突然出现并问道。

鲍勃抱歉地望了侍者一眼.詹妮丝的脸发红了。

“我们走吧。”她提议说,“如果有人听到刚才的淡话,那我们就会成所有人的笑柄,哪怕从这里逃走也无济于事的。”

当晚他们又来到了商店里。鲍勃在图书馆里泡了一整天,他努力的成果是25张纸页,两面都密密麻麻写满了他抄来的潦草字迹。

“很遗憾,我没能弄到枪支。”詹妮丝说,她手中抓的是千斤顶上的一个铁质组件。

在23点45分,菲拉又出现了。

“你们好。”他打了个招呼,“你们把电暖炉放在哪里啦?国王需要过冬的设备,他对原始的火床可受够了,何况穿堂风又那么厉害。”

“快滚吧。”鲍勃说,“我以十字架的名义禁止你这么做!”他同时还出示了十字架。

“请你原谅。”客人殷勤地说,“不过菲拉和基督教并没有什么关系。”

“那我就用那姆塔和伊德帕的名义吧!”鲍勃继续说,在他抄来的摘要中首先就是美索不达米亚当地的一些材料,“还以沙漠神的名义,以捷拉尔和埃拉尔的名义……”

“啊哈,它就在这里!”菲拉自顾自说,“为什么我的麻烦总是那么多?这是用电的吧?对不?别是什么处理品吧。”

“我祈求船舶的建造者喇塔。”鲍勃拖长声调说,他利用了波利尼西亚的传说,“还有席纳,快快显灵吧。”

“你说是处理品?真胡扯!”詹妮丝发火了,她那做生意的实事求是本性发作无遗,“这种炉子我们保让能使用一年以上,否则无条件退货。”

“我召唤天狼星下凡。”当波利尼西亚的神不起作用时,鲍勃转向中国,“我呼唤守卫天宫大门的狼,祈祷雷公爷爷大显神通。”

“看,这可是台红外线烤箱。”菲拉若无其事地说,“这个我要了,我还需要一个浴缸,你们有浴缸吗?”

“我呼唤瓦拉、布埃拉、福尔卡斯、马柯西雅斯、阿斯塔罗司……”

“浴缸在这里,对不对?”菲拉问詹妮丝,她不自觉地点点头。

“对不起,我想我得拿走最大的那一个,因为国王长得是够胖的。”

“……河马神、独角兽、阿斯摩基亚和因库柏丝!”鲍勃讲完了。

菲拉不无尊敬地瞟着他。

鲍勃愤怒地呼喊波斯火神奥玛兹德的名字,在这以后是阿莫恩尼提克的神和古代腓力斯人的神灵。

“我想,今天拿上这些大概也够了。”菲托思忖得出了声。

鲍勃又提到了达姆巴尔的名字,然后再祈求阿拉伯人的神。他也试过希腊色萨利人的魔法和小亚细亚人的咒语。他企图感召马来亚人的和墨西哥人的偶像,祷告了非洲、马达加斯加、印度、爱尔兰、马来西亚、斯堪的纳维亚和日本的所有鬼神。

“我对你十分钦佩。”菲托承认说,“不过你所有的这些对我统统无济于事。”说完这话他就把浴缸、烤箱和电炉都背到自己身上。

“为什么我这些都没有州呢?”鲍勃大惑不解,他已筋疲力尽。

“知道吗?只有本乡本土的符咒才能对菲拉产生影响。还有,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我可以告诉你:不知道恶魔的名字,你是无法驱逐他们的。”

“那么你是从哪个国家来的?”鲍勃问,一面去擦满头的大汗。

“哦,这个我可不能说!”菲拉突然觉悟,“如果你知道了我的国家,就可能找到能降服我的正确咒语啦,我现在的麻烦就够多的了。”

“听好。”詹妮丝插话说,“如果国王那么有钱,他为什么不和我们结账呢?”

“在可以白拿时,国王向来是一毛不拔的,这叫做不拿白不拿。”菲拉回答说,“所以他才能如此富有。”

鲍勃和詹妮丝都以愤怒的眼光瞧着菲拉,意识到他们的婚礼已遥遥无期了。

“明天晚上我们再见面。”说完这句话,菲拉还友善地挥挥手,就消失了。

“好家伙。”詹妮丝在菲拉消失后说,“现在该怎么办?你还有什么高招?”

“我可没有了。”鲍勃无力地倒在了沙发上。

“也许还有什么魔语可用吗?”詹妮丝讽刺地发问。

“用什么也白搭。”鲍勃立刻回答说,“无论在哪本百科全书上我都找不到‘菲拉’和‘阿勒雷恩国王’这些词条。这个国家大概是个闻所未闻的地方,或许是一个什么印度的小国。”

“我们真是倒霉透顶啦,”詹妮丝抱怨说,言词中已经没有讽刺的意思,“我们还能干什么?下一次他再来的时候,我想他就会拿吸尘器了,就连唱机也会要的。”

她闭上双眼,努力集中思想考虑问题。

“他干得实在卖力,只求高升呢。”鲍勃说。

“我好像想出什么门道了。”詹妮丝睁开眼睛后这么说。

“你想出什么啦?”

“对我们来说,首要考虑的就是我们的买卖和婚礼,对吗?”

“当然对。”鲍勃同答说,

“那好,尽管我在咒语方面并不内行。”詹妮丝卷起袖管归纳说,“然而在技术方而我却是得心应手的!赶快跟我行动起来吧……”

又过了一昼夜,菲拉在11点差一刻时依旧前来拜访。客人身上仍然穿着高领衫,但那双鹿皮鞋子已经换成印第安人的棕色软鞋。

“今天国王一直在催我,从来还没有这么急过。”他说,“他的新妻子使他烦透啦!因为她的衣服刚洗一次就坏了,那些奴隶在洗衣时只会在石头上使劲敲击。,”

“原来是这么一码事。”鲍勃表示同情。

“你要什么就拿什么吧,不必有所顾虑。”詹妮丝也在一旁帮腔。

“就你们这方面来说,真是再宽宏大量不过了。”菲拉情不自禁地说,“请相信我.我会好好珍惜它们的。”于是他选定了一台洗衣机,“皇后还在等着要用呢。”

接着菲拉就隐没了。

鲍勃递给詹妮丝一支烟,他们俩人坐到长沙发上等候着。半小时以后菲拉重新显了身。

“你们做过什么手脚吗?”他问。

“出什么事情啦?”詹妮丝天真地反问。

“就是那台洗衣机呀!当皇后启动它时,不知从什么地方竟然冒出一股股臭气熏天的烟雾,响起某种奇怪的声音,接着机器就停转了。”

“用我们的话来说。”詹妮丝从口中喷出一个烟圈,“这就叫戏法人人会变,各有巧妙不同。”

“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里的全是次品,低档货,要出故障的,我们店里剩下的全是这路货。”

“你们怎么能这么干?”菲拉嚷道,“这是欺诈呀!”

“既然你那么有能耐。”詹妮丝恶毒地反击说,“那你就自己去修理修理吧。”

“我倒是也夸过海口。”非拉谦虚地低声说,“不过说真格的,我也只有在体育方面还算可以而已。”

詹妮丝笑了一下,又打了个呵欠。

“得啦,够了。”菲拉央求说,他的翅膀也在神经质地抖个不停,“你们已经使我狼狈不堪啦,我将被降职,会被逐出这个岗位的。”

“但我们也不能听任自己破产的,你说对吗?”詹妮丝问。

鲍勃假装侄思考,“听着,”他建议,“你为什么不去向国王撤告说遇到强大的反魔力呢?你就说如果他很需要这些商品,那就得向地狱的魔鬼们缴纳一些好处费。”

“这恐怕不合乎国王的口味。”菲拉疑虑重重地说。

“不管怎么样,你去试试总可以吧?”鲍勃又给他出个主意

“那我就去试一试。”菲拉说后就消失了。

“你怎么想?我们能拿到多少钱?”詹妮丝打破沉寂问道。

“我们得按标准零售价来收费,要知道我们并不想搞花招,而且我还想知道他是哪里的人。”

‘国王那么富有。”詹妮丝梦幻般地呓语说,“要我说,这也不为过……”

“等一下!”鲍勃突然嚷道,“这件事是行不通的!难道在公元前2000年能有冰箱,能有空调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样会改变整个历史进程的!”鲍勃解释说,“肯定有些聪明人会去观察这些东西并且弄清楚它们是怎么工作的。要真是这样,那么整个历史都会改变了!”

“这又怎么样?”詹妮丝问。

“怎么样?要知道科学的发展就会沿着另一条道路把现在改变成不知如何啦。”

“你是想说这件事是不可能的吗?”

“不错。”

“我也这样想过的,”詹妮丝郑重地说。

“停下吧。”鲍勃难过地说,“我们早就应当把这一切想想清楚。不管菲拉是从什么国家来的,他这么做是一定会影响到人类的未来,我们是无权来制造这种谬误的。”

“为什么?”詹妮丝刚刚这样问时,菲拉又出现了。

“国王已经同意了。”他对他们说,“这些东西够偿付我从你们这里拿走的一切吗?”说话时他递过一个小口袋。

鲍勃把袋子里的尔西全部倒出来,那是二十来粒硕大无比的红宝石、绿宝石和钻石。

“我们不能收下这些东西。”鲍勃说,“我们不能和你做生意。”

“别这样!”詹妮丝嚷道,她想到的是婚礼又将化为泡影。

“为什么不行呢?”摧拉问。

“我们不能把现代的东西送往过去。”鲍勃解释说,“否则这将会改变我们的现在,世界将会天翻地覆,产生灾难性的后果。”

“这一点你尽可放心。”萨拉宽慰他说,“什么事情也不会有,我敢保证。”

“你怎么知道呢?要知道如果你把洗衣机带入古罗马……”

“不幸的是,”菲拉站了起来,“阿勒雷恩国王的国家是没有未来的。”

“你不能再解释得清楚一些吗?”

“简单说。”菲拉坐在空中说,“再过一年阿勒雷崽恩围王和他的国家就将完全地、无可挽回地被大自然的力量毁灭了。没有一个人能幸免于难,连一砖一瓦都不会保存下来。”

“那真是太好了。”詹妮丝总结说,她把宝石举到亮处查看,“我们会尽早脱身的。”

“好的,那就是另一码事了。”鲍勃说,他的商店得救了,他们甚至明天就能举行婚礼。

“不过你又怎么办呢?”他问菲拉。

“没关系,我可以先把当前的工作做得好一些。”菲拉说,“接着就申请去国外出差,我听说在阿拉伯同家,魔法的前景非常广阔。”

他无忧无虑地用手在光亮的短发上抚摸。

“我还会来看望你们的。”他这么说了就开始消隐。

“再等一会。”鲍勒跳了起来,“你就不能说说是来自哪个国家的吗?阿勒雷恩圈王究竟在统治什么地方?”

“对不起。”菲拉说,他现在只剩下了一个头部,“我还以为你们早就猜到了呢,菲拉就是大西洲国①的魔鬼呀。”说完这句话后,他就消失了。

【注①:大西洲国——在古希腊传说中,这是大西洋中的一个很大的岛国。后来由于地震而完全沉没在大西洋海底之中。】

相关文章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