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文摘 » 科幻故事 » 换脸时代

换脸时代

过去,照镜子看自己的脸,有时灰心丧气,有时得到安慰,而现在仔仔细细带着挑剔的眼光来看,却让她失去任何希望。镜子里有一双颜色不鲜明的、灰中发蓝的眼睛厌恶地望着她,鼻子和丰满的脸蛋虽有一种可爱的稚气,却长满了雀斑,好像脸上溅了泥。唉,好看的只有那一头如丝的秀发。正是这一点还能使那些丑姑娘们得到一些安慰——她们有漂亮的头发,或是眼睛——人们评论姑娘时总爱这么说。

一想到眼睛,镜子里的影像由于泪水变模糊了。为什么,为什么她长了一双毫无特点的眼睛?雪上加霜,还加上雀斑……她究竟造了什么孽,得罪了谁,使她长了这样一张脸?

莲娜眨了眨眼,让泪水流出,想再一次作出好的表情。她向自己发出微笑,可是只在脸上出现一个孩子气的酒窝,露出一脸傻气。不行,要庄重一些才好,莲娜把嘴抿成一条线。镜中的眼睛不信任地瞪着她。莲娜保持住这个表情,这样好些,当然好些,尤其是嘴唇。也许,女伴们是瞎说,也许是真的,她们说被吻过的和没被吻过的姑娘能从嘴唇上看出来。第一次约会在等着她,对,她要骄傲地扬起头,作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这装模作样的布满雀斑的脸,简直是个假面具!莲娜几乎要用拳头去砸镜子。不,决不!不论你怎么闭紧嘴唇,装腔作势,那圆圆的长雀斑的娃娃脸都让人扫兴。唉,长成了这种丑样子!

而昨天,你这个傻丫头,还像长翅膀飞回来的。米沙,这名字是那么亲近、顺耳、温暖……他本人也是可爱的。过去不相信一见钟情,可是这次……而且,他似乎也有意。唉,妈妈呀,这一切该有多傻!我凭着什么会幸福呢?那是晚上,天色昏暗,脸也看不清楚,两人萍水相逢,一见倾心,不停地聊起来,直到深夜。而现在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该如何是好呢?我这个丑丫头……

莲娜再也无法一人独处,飞跑到大街上,泪流满面,什么也看不见了,直到一辆空出租车紧急闪开她时,才如梦方醒。殷勤的、反应神速的机器人汽车晃了晃,立刻打开了车门,表示:乐意为您效劳,您需要吗?莲娜有些后怕,赶快冲上人行道。树荫下空空荡荡。去哪儿?到处都一样。两脚自动地往前走,没有目标。蓦地,树叶的缝隙中闪过一个招牌。就是这儿,两脚仿佛粘在路面上了,心嘭嘭直跳。她是不想来的,根本就没有这个念头,可是既然来了,说明还是想来。只差最后一步了。生—物—学—美—容—院。就是这儿,人人都可以实现自己的意愿……蓝底金字:生物学美容院。一切都普普通通,平平常常。还说是实用科学的最新成果呢,很一般化的招牌,玻璃门,随便进。不久前还有过激烈争论呢,现在已经成为时尚,到处都能听到:要跟上时代;到处都能听到:应该现代化嘛!

只有母亲温柔地叹气:“幸福不在于长得漂亮……”她说得倒是轻松,她已经老了……她想横下一条心迈过门坎,但两条腿却挪不动地方……

这时,从门里飘出来一个女人,周身裹着一团香喷喷的雾气,她的脸美如天仙,她的笑容光彩照人,让莲娜眼花缭乱。一阵轻盈的脚步声从莲娜身旁响过去,在远处消失了。莲娜把头一缩,冲进了门。

刚从外面进来,屋里显得很暗,一些五颜六色的光亮使黯淡的气氛更加浓郁。在昏暗中,人影憧憧,人声嗡嗡……“到这边来,孩子。”终于传来一个柔和的声音,“请到我的单间来,请……”

莲娜像抓住绳索一样循声走进去,雾在眼前消失了。她定下神来,发现自己已经坐在一张软椅上,对面挂着一面镜子,但蒙着黑布。身后,一位女技师正在忙着手术的准备工作。

“干吗要蒙上黑布?”她用低哑的声音问道。

“是说镜子吗?在脸面变换之前,我们都要蒙上。当美味佳肴没有作成的时候,你是不会端给客人的。你能来,说明你很聪明。人的一切都应该是美的,不是吗?把头往这边斜,往左一点。”

有个东西挠了一下后脑勺,同时,一个柔性的头箍套住了脑门。尽管动作很轻,甚至有些迟缓,莲娜还是感到软椅已经把她的头牢牢固定住了。“请稍等,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干吗要说,不用说话,一切都由仪表来决定。”莲娜只看到女技师胖乎乎的手闪来闪去,然后听到她温和的声音,“看,基本图谱准备好了,现在,先听听你的意见,然后,我再建议你怎样更好。”

“也许……”

“马上,马上给你看所有的脸型方案。如果你喜欢某一个模式,可以选一种。只要上了自动美容机,一按电钮,咔嚓一声,就作完了美容。”

可是,莲娜几乎没有听到,因为在她的膝盖旁边有一个屏幕,上面不断闪现出立体的、活动的、彩色的脸,一张接着一张,各不相同。个个都是那么美丽非凡,但又彼此类似。

“怎么,这一切都是我的……给我的?”莲娜喃喃低语。

“当然喽,孩子,当然喽!你有一个让人惊奇的可塑性极强的脸型,可爱极了。美,能够充分发挥出来,你会永远感激的……咱们现在选哪一个呢?”

“可这并不是我!”莲娜叫道,“这不是我的脸呀!”

“孩子,你知道,有多少人都是这么说的,可是人人都说错了。要知道,一个人永远不会真正看到自己。照镜子?镜子里看到的不是脸,而是影像。”

“可是……”

“你现在看到的也不是脸,而是模型、样品。我们会做好一切的,脸还是你的脸,但这是经过了美化的脸。美化,你明白吧?”

莲娜点了点头,忽然哭了起来,她哭得很伤心,不出声音,像个孩子。

女技师叹了一口气,说:“没什么,孩子,哭吧,生活里没有眼泪,就像夏天没有雨。要想漂亮,就得追求时尚。你要相信我:从这儿出去的人,不是流着眼泪,而是带着笑容。”说着,她用熟练的动作拿起一张有香水的手帕擦干了姑娘的眼泪。“……孩子,咱们女人总想招人喜欢,而老天却很愚蠢,长得什么样,它无所谓。终于,现在有了科学、美学、生物学美容院为大家服务,只是男孩子比我们还要胆小……”

“难道他们也作手术……”

“千真万确。有一个人甚至……太可笑了!我不能再议论顾客,你自己也明白,应该保密。你真行,现在眼睛已经不流泪了……那么,咱们选哪一个呢?”

“唉,我只要稍稍改一改,越少越好!根据您的审美观,作一点小小的修改……”

“对,亲爱的,对。你的小脸本来就很不错,不需要大动,只要这里修修,那里改改……我会做好的,我有这种眼力。把缺陷消除了,一幅时髦的画面出来了,就是这么一回事!”

女技师嘴里说着,两只手在莲娜背后忙个不停,她关断了什么,又接通了什么,屏幕熄灭了。一些机械嗡嗡地响起来,软椅缓缓地向后倾斜,灯光刺眼,而一个银灰色的大罩子从上面降下来,吸附盘碰到了前额,吱的一声,一个小护板像是宇航员的面罩,遮住了脸。周围一切都变暗了,现在莲娜是半卧着,只能分辨出白色的天花板。然后在这模糊的空间里,显露出那张轮廓不清的女技师的脸,熟练的手指在莲娜脖子上固定了冰凉的接触器,用夹子夹住了两边耳垂,又摸了摸下巴。

“眼下,埃及人的眼睛形状很流行,”女技师说,“你看怎么样?这跟你的脸型不矛盾。”

“不要!”莲娜几乎站了起来。

“冷静,冷静。”一只柔软的手按住她肩头,“我只是建议,告诉你什么最流行。草图已经大致打好了,嘴唇线条更清晰一点,对吧?眼睛改成天蓝色。”

“对,对!那么雀斑呢?”

“改成跟脸协调一些。”

“可不可以……完全去掉?”

“可以,这不费吹灰之力,不过,有这个必要吗?”

“有的,有的。”

“当然,这完全由你来拿主意,跟整个构思并不矛盾。咱们多作一个样式,你来比较一下。”

莲娜猛然想起了时间,她连忙看了看护板间隙下面的手表,说道:“不用了,请加快一点吧!”

“怎么,完全不试了?其实……”

“那就干脆不作了,让我走吧!”

“你怎么啦,难道我还不理解……他在等着你,对吧?马上就给你做好。我也是打年轻时过来的。瞧好吧!”又是轻微的咔嚓声,电流的嗡嗡声。莲娜全身绷紧,默念着仪器快快工作。有什么东西像蚂蚁一样在爬,把脖子弄得很痒。“疼了就说一声。”

仿佛有几根小针一齐扎进面颊、鼻子、嘴唇、前额,扎到皮肤深处,直到心脏,进入脑海……“疼……”

“这是因为你要快作。忍一忍吧,美,是要付出代价的。”不过,女技师还是调了一下仪器,使得针刺的疼痛变成了灼热,而且越来越热,仿佛在皮肤下面有熔化的蜡在流动。在这灼热的面具里,莲娜感觉不到自己有脸,接着又突然感觉脸在流动。她想要大喊,想要绷紧脸上的肌肉,但是嘴唇不听话,嘴唇在熔化,脸颊也在熔化,一团褐红色的雾刺痛了眼睛。身体似乎变成了正在肿胀的脸的无知觉附属品,心脏在一种虚空中怦怦地跳动,内心响起了发不出声音的哀叫:“妈妈,妈妈……”

是一分钟,是一小时,还是无穷无尽?蓦地,一切结束了,脸上感到有一种清风吹拂,里面还有一点刺痛和灼热,但是肌肉已经听话,皮肤觉出了凉意,刺眼的雾也退去了,只有右面有两三颗牙齿发酸。

“做完了,孩子,干净利落……他会满意的。”

护板升上去了,软椅背往前移动,夹持装置打开了,灵巧的手指拿掉了接触器。莲娜感到轻松,还不敢相信是真的。

“稍等,稍等。你先闭上眼睛。”

潮湿的罩布从脸上滑下来,一团香水的雾喷出来了,罩巾又一次蒙到脸上。这样重复了两次,每次的香味都不一样。“好啦。”

莲娜用急切而颤抖的动作摸了摸鼻子、嘴唇、面颊,她将信将疑,不能肯定这是她自己的。

“你最好还是看镜子吧。”

布帘咝的一声拉开了。莲娜使劲探出头去,几乎同自己的影像撞到一起。“哎呀……”

“就是这样。”女技师得意地说。

莲娜听而不闻,她紧紧盯着镜子,欣赏自己。明亮的眼睛像两颗天蓝色的星,嘴唇的轮廓优美而整齐,已经完全去掉了过去的孩子气。平滑的皮肤上已经没有一颗雀斑了,两颊露出淡淡的红晕。是啊,怎么能对这张连做梦也想象不出的俊美的脸习惯呢?

“我的?”莲娜抓住自己的脸蛋儿。

“我的美人儿!”柔软的胖手慈爱地抚摸着她的秀发,“别忘了赴约会哟。”

“哎!”

“一个月之后再来,重作一次,或是再做些改进……”但是莲娜已经不在软椅上了。

依然是沿着那街道,她不是在走,是在游,是在飞。身体轻飘飘的,空气甜丝丝的,太阳忽而躲到楼后,忽而迎面照射,每棵树木的阴影都同她追着玩儿。而莲娜感觉到,每个过往行人都想看到她的笑容,于是,莲娜羞答答地面带这个笑容,穿过这巨大的、幸福的、美妙的世界。

在广场的喷泉旁边,人可是真多,使她有些不知所措。在她眼前,闪过了一张张脸,有等人的人,有被等的人,也有只是来散步的人。人来人往和欢声笑语使得这里显得有些拥挤,也使她有点发晕。她受到许多目光的注视,这既新鲜又让人激动。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在光天化日之下等待。她的眼睛向四处寻找,起初的目光是期待的,后来变成了焦虑不安,因为时间在一分钟、一分钟地过去,而他呢,一直不露面。

其实,并非如此。他早就来了,而且是提前来了,起初是站在那个水池旁边等待,过了约定的时间,他等得着急,便不断穿过熙来攘往的人群,围绕着约会的地点转起圈子,到处寻找自己的意中人。那是长着一张全世界独一无二的脸庞的姑娘,那张脸上长着金色的雀斑,楚楚动人,眼睛的颜色不鲜明,但她那柔和的眼神昨天让这个年轻人的心那么激动,那么甜蜜。有两次在远处走过,他们的目光两次交接,但是她也没能认出这个小伙子来。原来,小伙子也信心不足,去过了生物学美容院。但是,一切还仅仅是开始。他正在继续寻找,他会越来越近地走近姑娘,而姑娘也在睁大了眼睛四下搜寻,他们面对面的相逢是注定了的。他俩还要仔仔细细地彼此打量,而这种或那种容貌对于爱情意味着什么,他俩还要弄个明明白白。就像人们换衣服一样,换脸的时代到来了。

相关文章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