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文摘 » 科幻故事 » 晦气饼

晦气饼

哈里·福尔杰劈啪一声,扒开了中国幸运饼,打开了里面卷着的小纸条。他的这一动作非常熟练灵巧,可以看出这已是他长期养成的习惯了。他在餐桌上把小纸条摊平,看了看纸条上印着的文字:

你会遇到一位老朋友!

哈里不禁略略笑起来。遇到一个老朋友,这是常有的事。他每天都可能碰到老朋友——在上班路上,在办公室里,在自己的公寓大楼里——甚至在他经常光顾的中国餐馆里。

他咬了一口中国饼,在嘴里嚼着饼屑,并喝了一大口已经微温的茶,把饼层吞了下去。他喜欢幸运饼不亚于喜欢幸运本身。当然,他也喜欢经常吃些中国莱和中国小点心,什么炒面啊,炒杂烩啊,鸡肉炒饭啊,馄饨啊,芙蓉蛋啊,等等等等。对这些中国食品,他永远吃不厌。对哈里·福尔杰来说,在中国餐馆美美地吃一顿,简直就像上天堂。

可是,当他正要离开餐馆时,他真的碰到了一位老朋友。

她叫辛西娅·彼得斯,或者说,她结婚之后姓彼得斯。她是一位30多岁的女子。他俩年轻时曾热恋过一阵子。至今,哈里还把这段热恋史珍藏在记忆中,那些美好的回忆常常在他的梦中出现。

“辛西娅!”他叫起来,又惊又喜。

“哈里!”对方也叫起来,浅绿色的眼睛里,充盈着兴奋、激动的泪水。

哈里一向打心底里预感到,尽管他是有妇之夫,对方也是有夫之妇,但他俩必定会重温旧梦。

哈里想到这一点,不由地为这个巧合大为惊讶。刚才的幸运饼已预先告诉了他会有这样的巧遇,难道这真的是巧合吗?当然,这完全是巧合,不可能有其他的解释。哈里喜欢读藏在幸运饼里那些印在小纸条上的话。他猜想,那是在香港某个地方,雇用了一些人来印制这些小纸条的。他根本不相信里面的话。

就是现在发生了这样的巧合,他也不相信。

不必说,他们约会的地点,当然是中国餐馆。辛西娅告诉他,她的丈夫简直是个畜生,她的生活遭透了。他对她说,他的妻子是个泼妇,与她一起生活简直是受罪。

当他们吃完了可口的糖醋排骨后,哈里又劈啪一声,打开了幸运饼,发现里面的纸条上写着如下文字:

注意!有人在跟踪你!

他抬起头来一看,发现辛西娅的丈夫正怒气冲冲地走进中国餐馆。他刚好能带着辛西娅偷偷从餐馆的后门溜出去。要不是中国幸运饼里那纸条提醒他的话,他们肯定来不及溜走。

哈里想,难道又是巧合?后来,他又一次得到了同样的警告。那次,他妻子正好走进他和辛西娅正在就餐的中国餐馆,而妻子是最不喜欢吃中国菜的。由于得到了及时的警告,他们才刚好来得及逃脱。

从此,哈里对中国餐馆幸运饼里所写的话认真对待起来。他希望能在股市或赛马等方面给他一些提示,但从来没有。除了那些及时的警告之外,都是一些普通的格言和一般的劝告。

但有一次例外。

他和辛西娅正快吃完鸳鸯火锅(辛西娅也像他一样非常喜欢吃中国菜),她告诉哈里,近来她丈夫的疑心越来越重了。而且,她确信,哈里的妻子对他俩的约会也不会一无所知。

正当此时,哈里劈啪一声,扒开了中国幸运饼,打开了里面卷着的小纸条,上面写着:

你死定了!

哈里呛了一口,差一点被嘴里的幸运饼碎片噎住。这真是太荒唐了!接着,他感到非常气愤。一定是那些香港工人干的。他们对工资待遇不满,就把这样的混账纸条塞进幸运饼里,真是见他妈的鬼了!

他本想向老板投诉,但最后改变了主意。他决定送辛西娅回家,借口是他有点不舒服。

把她送到家门口正要开车离开时,他听到对面的窗子一声作响。转头一看,只见辛西娅的丈夫正举着枪对着他。他吸了一口冷气,猛一下打开车门,滚出车外,正好撞上自己的妻子,她也拿着枪对着他。

哈里拼命奔跑。他迷迷糊糊地感觉到两枝枪同时打响,但他没有疼痛的感觉,仍继续逃跑。他拼命奔跑,气喘吁吁,一口气跑了四个街区。然后,他靠在一幢大楼的墙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同时检查一下自己哪儿受了伤。可是,看来他好像没有受伤,身上既没有枪眼,也没有流血。

上帝保佑,那个怒气冲冠的妻子和怒气冲冲的丈夫都没能打中他。

虽然没有伤及一根毛发,但他还是禁不住全身颤抖。他得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他的两个敌人肯定不会放过他。他抬头望了望大楼,看看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

他正站在一家中国餐馆的门前。

这家中国餐馆他以前从未来过,因此立即激起了他的好奇心,也引起了他食欲,尽管一小时以前他刚吃过一顿中餐。而且,他一直觉得,在这种地方是最安全的。

哈里·福尔杰走进餐馆,在一张桌子边坐下。

令人奇怪的是,餐厅里只有他一个人。当侍者来到桌边时,他要了一份2号套餐。他吃得津津有味,完全忘记了刚才在街上那不愉快的一幕。

然后,他又劈啪一声,扒开了中国幸运饼,打开了里面卷着的小纸条,读起上面的字句来。

开始,纸条上没有什么字,后来慢慢清晰起来。这使他大吃一惊。他抬起头来,看到侍者骷髅似的脸,冲着他讥讽地笑着。哈里急忙环顾四周,拼命想找条路逃命。可是,餐馆既无门,也无窗,根本无法逃出去。

他吓得大呼小叫起来。

后来,他叫累了,肚子也饿了,就又要了一份饭菜。吃完打开幸运饼,里面的字句和前一张纸条上写的一模一样。

他就又要了一份饭菜,这样要了一份又一份,自己也不知道吃了多少份。

可每次打开幸运饼里的字条,上面写的都是同一个句子:你已经死了!

相关文章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