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文摘 » 幽默故事 » 一个枪手的自白

一个枪手的自白

  刚刚结束了大学英语四级考试,我做了回万人艳羡千人嫉妒的枪手,可他们哪晓得一个枪手的悲哀啊,那是高处不胜寒的位置啊。

  一个月前就接到了一个蛇头的通知,问我愿不愿意做枪手,我们本素昧平生,只因在一个大学的自习室碰到而相识。当时我死啃GRE的红宝书,整日在教室过活,狠不得吃喝拉撒搁一间屋中。某日我去食堂吃饭回来,发现桌上有一纸条,远远望去十分暧昧,我心想难道又有暗恋我之人私下对我表白不成?急奔过去,上书:同学,看你日日攻读英语,一定功力非凡,可愿代考四级?如若愿意,请拨打138********。字体仓劲有力,刹有来头,可惜当时未有此想法,就搁置一边。

  事隔两年之久,我已毕业,却突然又遇到此等人物。毕业之后再未重操旧业,白白浪费了自己的英语专业,也白白顶着英语语言文学学士的名号混了两年。可当蛇头来找时,自己的虚荣心和自负感又油然而生,心想区区四级还能难倒我不成,于是欣然接受,并且谈好了价钱,交了照片。

  这中间还有段插曲,由于我是首次做枪手,也以为每个窝点都实行先付一半定金,成绩出来后再付一半的规定,哪料到他想等成绩出来过了后再给,如果不过就一分不给!于是我咨询了不少同学,嘿嘿,由于我们是英语专业,替考及作家教已成大多数同学的副业,所以她们经验丰富。她们一口咬定一定要先付,因为这是劳务费,比如你的打车费用,买考试用具费用还有营养费,所以我再见到蛇头时,就狠下心说不给钱不考,此时距考试已经不到一个星期了,蛇头没法,就先付了三分之一。

  我想,这第一次做枪手不能丢了脸,否则名声坏了以后可怎么办。我给自己拟订了一个复习计划,比如今天背单词,明天练听力,可惜造物弄人啊,每日工作12个小时,一丁点的时间都腾不出来,这边刚开始在网上做练习,那边客户就来了,呜呼,只好放弃。结果一点都没复习,大义凛然的就奔赴考场。

  今天一早比我上班时还早起半个小时,梳洗完毕啃了几口蛋糕,喝了点牛奶,打车奔赴考场。风萧萧兮易水寒,我大有壮士一去不复还的感觉。头戴西部牛仔样式的帽子,穿着浑身毛毛的牛仔大衣,收脚裤,马靴,整个一剿土匪的打扮。赶到考场就被严肃的气氛给震慑了,所有考生进了大门都神情严肃,好象生命的转折点到了一样。于是我立刻调整情绪,进了考场,我的个乖乖,老师们一个个的对身份证和准考证,最后签名,我这手一抖,差点把自己签了20多年的自己的名字写上去,还好我脑袋瓜灵,三下五除二,把自己改了名字。

  坐定后,我用余光发现我右边那排的男生总看我,不是吧,本小姐再拉风也不至于搞这么多一见钟情啊,于是把考试这事抛诸脑后,又开始做白日梦了,唉,可怜的双鱼妹妹,天生花痴的模样。终于9点钟教室的高音喇叭开始播送考试须知,我也算给拽回了现实。第一项就是听力,不怕,我听力多牛,天赋所致,蚂蚁撒尿都能听的清。可是,可是……两年不听,真的退化啊,兄弟们,该操练的时候就得操练,不操练一准会萎啊。我可怜的听力啊,哭都来不及,写的是一塌糊涂,这个破鸟语,本姑娘不是鸟啊,哭啊哭啊,当时哭都想是鸟哭。

  接下来开始闷头作阅读,还好不难,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于是我打算得满分,开始满满的死扣,谁知道,谁知道,后面的时间不够啦!快收一卷时我也顾不得了,单选开始看一遍题然后觉得哪个选项对就直接填上,这时老师也在旁边催我快点涂卡,我的娘啊,结果还是有5分的题没涂,我大概扫了下,好简单啊,可惜,可惜,我又要哭了,还要鸟哭。作文还好啦,不过这题目没意思,搞什么学生会主席发言稿,我faint,这年代,这些人物还是给高调的人做吧,我这般低调,哼。不过最后想想,题目真的不难,只是没有经验,搞的全盘皆输,不值得啊。

  出了考场没两分钟,蛇头就打电话问我情况,我哭丧着小脸说,看运气吧,唉。寒风萧瑟,只看我一个人步履蹒跚的向前走,头上的牛仔帽被风刮的呼啦呼啦的,走过一个路口,又过了一个路口,我迈进了——KFC,要了天府双层汉堡,一屁股坐下来,吃。

  现在坐在电脑旁思考枪手的问题,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是从国家教育制度来想,还是个人素质方面来想,抑或是拜金主义来想,上升到理论高度上,我觉得三者均有,可是,可是这干我屁事,我给她考不过又能怎样,你最多说我没有职业道德,渎职而已,剩下的钱我不要了,该你倒霉。但是,上帝告诉我,人不能坏良心,所以我还是要检讨一下,没有对这件事情付出百分百努力,不过下次再给我做枪手我也不做了,受不起这份罪,名声要紧啊,这年头,谁不是面子比命重要,哼,姥姥!

相关文章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