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文摘 » 科幻故事 » 揿下按钮

揿下按钮

佩菁译

那纸包就放在门边——是个硬纸匣,上面有他们的姓名和地址:“刘易斯夫妇10016,纽约州纽约市第三十七大街217E号”,里面仅有个带一粒按钮的小木盒,按钮被玻璃罩严丝密缝地封着。瑙玛企图打开,但无能为力。木盒底面贴了张摺好的纸片说:斯图尔特先生将于20:00前来拜访。

瑙玛瞥了一眼纸条,就随手一扔,上厨房去准备色拉了。

门铃在正八点响起。

“来了。”瑙玛在厨房里嚷道,阿尔蒂还在客厅里读报。

走廊里站着一位个子不太高的男人。

“是刘易斯夫人吗?”他彬彬有礼地探询,“我就是斯图尔特。”

“啊,是的……”瑙玛强装笑容,现在她已确信这不过是做生意人的一种广告术。

“能进去吗?”斯图尔特先生又问道。

“我现在很忙。请原谅,我马上就还给您那……”

“您不想听一下木盒的底细吗?”

瑙玛默不作声地回过身去。

“它能使人发大财……”

“真有其事?”她疑惑地问。

斯图尔特先生点点头:“正是如此。”

瑙玛皱着眉问:“是您在推销它吗?”

“我不兜卖任何东西。”他答说。

此刻,阿尔蒂从客厅里走出来问:“出什么麻烦啦?”

斯图尔特先生作了自我介绍。并问:“能进去说个清楚吗?”

阿尔蒂望了下木盒和瑙玛。

“随你的便。”她说。

他犹疑了一下说:“就这样,请进。”

他们进入客厅,斯图尔特先生坐在软椅上并从背心口袋中摸出一张小小的封口信封。

“这里是如何打开罩子的密码,”他解释说,把信封放在小桌上,“按钮直通我们装置中的电铃。”

“这干什么用?”瑙玛问。

“如果揿下按钮,”斯图尔特先生说,“在世界上将有一位您所不认识的人死去,而您能得到五万美元。”

瑙玛对来访者瞠目而视,后者只微微一笑。

“您在说什么?”阿尔蒂不解地问。

斯图尔特先生感到奇怪:“我不是刚解释过了?”

“那算什么?是开玩笑吗?”

“怎么是开玩笑?是完全郑重其事的建议……”

“您代表谁?”瑙玛又插进来问。

斯图尔特先生十分为难;“恐怕我不能回答这个问题。但可以向你们保证,我们这个机构可是个大单位。”

“我说,您最好还是走吧。”阿尔蒂声色俱厉地说,一面站起身来。

斯图尔特先生也站起来说:“谢谢。”

“还得带上您的按钮。”

“也许,再考虑一两天如何?”

阿尔蒂拿起盒子和信封就塞到斯图尔特先生的怀中,然后走向过道打开房门。

“我留张名片。”斯图尔特先生在门旁小桌上放下名片后,就走了。

阿尔蒂把名片撕个粉碎扔回桌上。

“依你看,这一切意味着什么?”

瑙玛在沙发上问。

“我管它呐!”

她想佯作笑脸,但没能做到:

“连一点点兴趣也没有吗?”

阿尔蒂只是以重新读报,而瑙玛则回到厨房把碗洗完。

“为什么你拒绝谈论这事?”瑙玛问。

阿尔蒂没停下刷牙,只是从盥洗室的镜子中望着她。

“难道这没有引起你的好奇心?”

“它对我是一种侮辱。”阿尔蒂说。

“我知道,但是……”瑙玛继续在卷她的头发,“这不是件怪新鲜的事儿吗?”

“你以为,这只是在开玩笑?”在卧室里地又问他。

“如果是开玩笑.那也是个极为愚蠢的玩笑。”

瑙玛坐在床上脱掉软底使鞋:“也许,这是心理学家在进行某种研究?”

阿尔蒂耸耸肩:“也许吧。”

“你不想去打听打听?”

他摇摇头。

“为什么?”

“因为这是不道德的。”

瑙玛钻进被窝,阿尔蒂关上灯,凑过去吻了她:“晚安……”

瑙玛合上了眼。五万美元,她想。

早上,从家里出门时,瑙玛发现小桌上撕碎的名片。在一阵冲动下,她把这些碎片放进了自己的手提袋。

上班空闲时,她把名片拼贴起来,那上面只印了斯图尔特的名字和电话号码。

“请讲。”响起了斯图尔特先生的声音。

瑙玛几乎要挂上听筒,但她忍住了。

“我是刘易斯太太。”

“啊.刘易斯夫人吗?”斯图尔特先生好象早有准备。

“对您的提议我有点兴趣。”

“那当然。”

“不过我对您所说的连一个字也不相信。”

“哦,那可都是真话。”

“不管怎样,”瑙玛透了一口气,“当您说到,世界上有一个人将死去时,您指的是什么意思?”

“就是这个意思,这可能会降落在任何人身上。我们所能保证的只是,您并不认识此人;而且,毫无疑问,您不会目睹他的死亡。”

“真有五万美元?”

“绝对正确。”

她带刺地说:“那才真见鬼啦!”

“然而这正是我们的建议,”斯图尔特先生说,“让我把仪器送往您那儿?”

“当然不,不!”瑙玛在惶惑中放下了听筒。

纸包已躺在门边,瑙玛一走出电梯就见到了它。“真是厚颜无耻,我干脆别理它!”她想。

她走进家门并准备饭菜,但后来又走到门外,拎起包裹带进厨房,放在桌上。

瑙玛坐在客厅里,啜着香槟酒,眼望窗外。隔了一会儿,她又上厨房去翻动几下肉饼,把包裹塞到菜橱下面的抽屉里,明天就去扔掉它,她对自己说。

“也许.这件事是某个古怪的百万富翁在自我消遣?”

她向阿尔蒂说。

阿尔蒂停止了用膳:“不明白你的意思。”

他们默不作声地又吃了一会儿,突然瑙玛把叉子一丢:“我说,如果真有其事呢?”

“那又怎么样?”他耸耸肩,“你想去讨回那装置并揿下按钮?去要某人的命?”

瑙玛的脸色十分难堪:“怎么能这样说?”

“那么按你的意思该怎么说?”

“要知道,我们甚至连这个人是谁还不知道。”

阿尔蒂有些吃惊:“你是当真的吗?”

“如果死者只是个远在千里以外的中国农民,或者是刚果某个垂危的土人呢?”

阿尔蒂反驳说:“如果他是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个初生婴儿,或者是附近街上的美丽女孩呢?”

“你在故意使这一切复杂化。”

“什么人会死,这点并不重要,”阿尔蒂继续说,“但总归是谋杀。”

“即使这个人你从来也没见过,”瑙玛坚持不让,“你甚至都不会知道他的死亡,你也不愿意揿了按钮吗?”

阿尔蒂不满地盯住她瞧:“你是想说,你会去按那个按钮?”

“这关系到五万美元。”

“但……”

“五万美元,阿尔蒂。”瑙玛打断他说,“我们可以到欧洲进行梦寐以求的旅行了。”

“瑙玛,不!”

“我们还可以买幢独门独户……”

“瑙玛,不!”他的脸色泛白,“为了上帝,别说下去了。”

瑙玛两手一摊:“我无所谓。”

她比平常起得更早,正在准备阿尔蒂的早饭——包括薄饼、鸡蛋和熏猪肉。

“这是为什么?”阿尔蒂微笑问。

“什么也不为,”瑙玛满腹委屈,“就这样。”

“太好了,很合我的胃口。”

她为他装满了盘子。

“我是要向你证明,我不是利己主义者。”

“难道我这样说过你吗?”

“哼?”她挥了挥手,“昨天晚上……”

阿尔蒂默不作声。

“我们曾谈到按钮,”瑙玛提醒说,“我认为,你错误地理解了我。”

“在哪个方面?”他以审慎的口气问。

“你认为,”她又做个手势,“我光是在考虑自己。”

“……”

“其实根本不对,当我提到去欧洲,买房子时……”

“瑙玛,你为什么老要提这件事?”

“我只是打算解释清楚,”她沉重地叹口气,“我想的是我们。为了我们能去欧洲,为了我们能买房子,为了我们能有更好的房间、更好的家具、更好的衣服。最后,还为了让我们能要个孩子。”

“我们会有孩子的。”

“什么时候?”

他尴尬地望着她:“瑙玛……”

“什么时候?”

“你怎么啦,当真吗?”他也急了。

“我肯定,这是某种研究!”她打断了他说,“他们想弄清,普通人在这种情况下会怎样行事!所以只是说说,某人会死去等等,这只是想研究我们的反应!你难道以为,他们真的会去杀害某人吗?”

阿尔蒂没作回答,他的手在发抖。隔了一会儿他站起身并走了出去。

瑙玛留在桌旁,茫然望着咖啡杯,闪过一个念头:“我上班要迟到了……”她耸了下肩,这又怎么样?她本来应该呆在家里,而不应为了生活去办公室的……

收拾盘碗以后,她突然站住,擦擦手并从低层抽屉中拿出木盒放在桌上,又从信封中取出密码并除去了罩子,她长时间地坐着,望着按钮。多么可怕……它真有特异功能吗?

瑙玛伸出手并揿下按钮,为了我们,她战栗不已地想。

现在会发生什么?刹那间她被某种莫名的恐惧感所震慑,所笼罩。

在这阵恐怖浪潮过去以后,瑙玛释然一笑,自己真是愚不可及,竟去相信这种胡说八道!

她烦恼地把木盒、罩子以及钥匙统统扔到垃圾筐里,去换上班的服装了。

煎晚餐的肉饼时,电话铃声响了。在加上调料以后,瑙玛去拿起了听筒。

“哈罗!”

“是刘易斯夫人吗?”

“是的。”

“打搅您了,这里是希尔医院。”

瑙玛在半昏厥的状态下听完了电话;阿尔蒂在拥挤的人群中跌下月台,当时正驶来一列地铁火车,是个不幸的意外事故。

挂上听筒,她才想起阿尔蒂曾保过二万五千美元的人身保险,还规定在发生死亡时加倍赔偿……

她无力地走向厨房,从筐里捡起带按钮的木盒,那上面没有任何钉子和螺丝……简直不能理解它是如何装配成的。

瑙玛拼命锤打它的外壳,一下比一下打得更重,直至木板破裂。然而里面什么也没有——既没有电路,也没有导线……盒子里空空如也。

当电话铃声再次响起时,瑙玛的脚简直寸步难移,她好容易挪到客厅,又拿起听筒。里面响起了斯图尔特先生声音。她嘶叫说:

“您说过,我并不认识那死去的人!”

“我亲爱的刘易斯夫人,”斯图尔特先生嘲弄地说,“难道您还认为。您真的认识并了解您自己的丈夫吗?”

相关文章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