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文摘 » 科幻故事 » 10级智力机

10级智力机

  杨珠云译

  创造终极机器……谁不想呢?但有什么危险呢?

  “现在,如果你们跟着我,我会向你们展示维持新地球顺利运转的几百部热量处理机中的一部。”克莱拉把她的学生带到装有一部热量处理机的金属房间里,那部机器只是被一块窗玻璃隔开。在喋喋不休的兴奋声中,克莱拉开始讲解那部机的用途。

  “这部机器能防止新地球由于吸引了我们身体所散发出的大量能量而过热。与我们的废物回收机不同,这个装置有10级智力。”克莱拉停了一下,转身面对她的学生,“现在谁有告诉我,在地球聚积的热量都用来干了些什么?”

  克莱拉看到她的学生都立刻举起了手:“泰尔,你来告诉我们吧!”

  泰尔放下手:“浪费掉了。”

  “浪费掉……”克莱拉不相信地点了点头,“你们能想象多少有用的能量丢失了……散发到空气中了?那好……”她甩了一下头,“我想是时候离开了……我们下一步是参观手工机器。这些机器主要是维修用的。他们看起来的确很像我们,但它们只有S级智力,所以不要对它们有太大的期望。”

  同学们赞同地点头,然后跟着她到下一个房间。突然,通讯系统在闪烁:“克莱拉·斯哥尼立刻到詹尼斯那儿报告。”

  “噢,同学们,这是我们的通讯系统,一个高度先进的机器,它有8级智力!只比我们低一级智力!”

  同学们钦佩地点头,这时通讯系统重复信息。“好的,”克莱拉回答,“告诉詹尼斯我会到那里的。同学们,你们可以回到你们的住处……我们明天继续我们的旅程。”

  同学们离开。克莱拉转身,开始跟着天花板上的红色箭头走,那能指引她到最近的运输港。当她看到地板上和天花板上的大黄圈时,她按了一下旁边墙上的按钮。

  “请走到圈内。”一个友好的声音指示着。当她这样做了之后,天花板上的一块镶板移到一边,一个大玻璃圆柱体降了下来。她坐在圆柱体表面的圆凳上。“詹尼斯。”圆柱体冲进天花板,开始向目的地进发。

  “她在哪里?”米卡尔来回踱步,“通讯系统,她在途中了吗?”

  “是的,克莱拉·斯哥尼在7.2秒之内会到达。”

  “很好。”他说,并向运输港走去。

  “请从运输港走出来。”

  “噢,是的,当然啦。”他一边低语一边走回来。

  圆柱降落,克莱拉走出来,然后圆柱体又缩回到天花板。

  “你好,米卡,”她说,“很久不见。”

  “是的,”他回答,“很久不见。”

  “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叫我来吗?”

  “可以,跟我来,”当他们一起走下一条很长的走廊时,他开始解释,走廊两边有很多门,“你是少数被允许保留10级智力机知识的人中的一个,我说的对吗?”

  他在一扇标志着“10级智力机”的门外停下,并等待着回答。

  她点头。“10级智力机……曾经拥有比我们高智力级的唯一机器。那机器发生了故障……反过来攻击我们,引起了七年战争,最后导致他们的结束和旧地球的毁灭。”克莱拉停了一下,“在新地球被建立以后,10级智力机的每一点踪迹都被毁灭;每一份书面文体,每一份电脑文件……每一点记忆。”

  “几乎……每一点记忆,”他露出微笑,“我们留下了你的记忆……和其他一些人完整的记忆,为了这样的一个计划……”他打开前面的门,“进去吧。”

  克莱拉走进去,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宽敞的房间,里面有几个满脸不耐烦的人。

  “现在我们都到齐了……”米卡尔停了一下,“我想你们没有告诉其他任何人关于10级智力计算机的不幸经历……”

  克莱拉肯定地点头,其他人也一样。

  “很好,”米卡尔露齿一笑,“我没有信错你们。”他自豪地昂起头,“把你们叫到这里是因为我想让你们成为我们最新计划的一分子……一部新的机器……一部10级智力机。”

  抽气声顿时充斥着整个房间,每个人都因恐惧而畏缩。克莱拉盯着他:“你疯了吗?”

  “我知道,”米卡尔平静地说,“我知道这听起来很疯狂,但只要想想那些可能性。”

  “是的,”有人反驳,“我完全能想到那种可能性。10级智力机是曾经创造的最危险的机器!我们因为一定的理由破坏了他们!”

  “我同意,”克莱拉说,“它们的智力赋予了它们力量,这力量比我们曾经遇到的任何事物都可怕……而你还打算重造它们!”

  “不是打算,”米卡尔笑,“是已经。”

  在人们反应之前,米卡尔开始讲:“现在听我说……你们每一个人有一个选择。你们要么拒绝成为这计划的一分子……然后把你们关于10级智力机的记忆清除,要么这次帮我们用正确的方法重造它。我们拥有创造这最后一代所有没有的东西……准备。”

  “没有关系!”有人喊道,“我不会,成为这疯狂计划的一分子。”

  “等一下,”克莱拉高声喊,转身面对他,“我对这也不满意……但你听到他说了……他们已经拥有了10级智力机。我知道这是很大的错误……但回避问题并不能帮助任何人!”

  “她是对的,”米卡尔说,“你最好也参加。”

  “我们需要时间考虑。”刚才反对的那个人说。

  “那很好,”米卡尔回答,“你们可以明天答复……或者留在这里……或者消除记忆。”

  在克莱拉的住处,她走向食物出口,点了#313食物。她等待的时候,机器发出轰隆隆的声音,然后她很满足地拿了一杯看起来正在冒泡的饮料。这是漫长的一天,有一个艰难的抉择摆在她面前。她喝了一小口饮料,感到一股暖流流入身体,她舒服地叹了口气。

  “通讯系统,”她说,并等待着告知已接收的嘟嘟声,“请通知我的学生,我明天没有空。”

  “收到,你需要我告诉他们你什么时候回去吗?”

  “不,”克莱拉放下杯子,“事实上,你看能否找人代替我。我不知道会被这件事困住多长时间。”

  “好的,”通讯系统说,“我想你没有兴趣与我分享‘这件事’的细节。”

  “是的,”克莱拉回答,“所以不要问我任何问题。”

  通讯系统伤心地低声说:“收到。”

  克莱拉闭上眼睛,再一次叹气:“能量复原机器。”

  克莱拉到达詹尼斯处,她惊讶地发现返回的人比昨天出席的人少了一半还要多。她没有意识到有多少人宁愿消除记忆也不愿成为10级智力机计划的一分子。

  “你好,我是克莱拉,”她跟她旁边的人说,“要来的人都到齐了吗?”

  “我想是的,”他说,与她握手,“我是詹姆尔。”

  这时米卡尔进来。

  “大家好,”他说话时有一点儿伤心,“我们要向你们说明一下,6个留在这里,15个请求消除记忆。我也不愿意采取那样的方式,但这是他们的选择。”

  “你没有给他们另外的选择。”有人低声说。

  “那好,”米卡尔说,故意忽略那最后的话语,“我肯定你们一定渴望事情有进展。如果你跟着我,我会向你们介绍我们的10级智力机。”

  他们跟着他穿过布满密码门和防卫机器的道路网,直到他们来到标志着“詹尼斯:10级智力机”的门。

  “就是它,”米卡尔兴奋地说。“10级智力机已经进入了创作的最后阶段,准备好,因为它不像我们以前曾经看过的任何事物。”

  他打开门,人们的视线越过他的肩膀好奇地看着。克莱拉跟着她前面的人慢慢进入房间。10级智力机几乎完成了。

  克莱拉盯着她前面桌上的10级智力机,它看起来的确很像他们。

  “如果你们想看一下它里面是什么样子的,”米卡尔大声说,“请把你们的注意力集中在这个监视屏上。”他按下了按钮,克莱拉盯着10级智力机内显示在屏幕上的东西,它们紧密地连在一起,与她曾经看过的任何一种电路系统完全不同。

  “中心信息处理机在哪里?”有人好奇地问。

  “在这里,”米卡尔指向一块由相连接的管组成的小区域。

  “但它这么小!”克莱拉倒抽了一口凉气。

  “我知道,”米卡尔回答,“那呈使10级智力机如此令人惊异的一部分,这种大小的处理机可以储存几乎无限量的信息。很激动人心,不是吗?”

  “它并不是那么棒,”有一个观察者说,“我们的废物回收机拥有多少级智力呢?”没有等对方回答,他接着说,“一部分废物回收机只有蹋智力,而这机器比我们还聪明!”

  “你怎么做到的?”詹姆尔问。

  “问得好,”米卡尔说,“大多数技术在七年战争中丢失了,他的所有创作者或者被杀或者被消除记忆,但是,那决战争的幸存者设法挽救了他们的一些工作,那些资料被安全地保存了下来,最后被带到这里。有储存在电脑数据单元的技术和知识的碎片,我们可以重造我们曾经拥有的一些东西。在保存下来的数据中,有指示怎样创造一部10级智力机和这样做需要的材料。我们保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了。最后我们决定创造一部10级智力机,将有关的记亿灌输给它,以便我们可以研究更多已经丢失的技术。”

  “它不是丢失的!”克莱拉反对,“他们破坏了它,他们想杀我们!我们不知道创造者的最后一代为什么和怎么会制造这样一部可怕的机器……没有关于他的任何记录……他们可能想保密,可能认为他们:只是……犯了……一个错误’。”为了强调,克莱拉用力拍桌子,“听起来很熟悉吗?”

  米卡尔呆呆地盯着她:“克莱拉,你反应过度了,我们不打算重复他们犯过的错误……”

  “不管那是什么……”克莱拉咕哝着。

  “好了,”米卡尔平静地说,“我想叫你们一下子接受这些有点困难。你们明天再回来吧,那时10级智力机完全能运转了。”

  “你想要我传达消息吗?”通讯系统有礼貌地说。

  “不!”克莱拉咆哮,“只要……闭上你的嘴。”

  “我不能那样做,”通讯系统高兴地说,“我可以请求系统的管理者这么做。”

  “不,忘了它吧,”克莱拉叹着气走进房间。

  “我没有能力忘记。但是,如果你真的想让我忘记,我可以叫系统的管理者删除我的记忆。”

  克莱拉握紧拳头:“你知道吗?……作为一部机器,你不是一般的蠢。如果我不是知道一些好的,我会以为你是故意惹我生气。”

  “我怎么会这样做呢?”它低语。

  “忘了它吧……”克莱拉阻止她自己,“我不再需要你的服务了,通讯系统。你可以去其他任何地方。”

  通讯系统离开。

  “谢天谢地,”克莱拉埋进椅子里,“能量复原机器。”

  当克莱拉被带到10级智力机所在的房间,她不肯定当她看到它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她因看到进来的那张完全没有感情的脸而惊讶。

  “很令人惊讶吧。”米卡尔低声说,然后走上控制场。

  “你好,”他说得很慢,“我叫米卡。”

  “我不管你是谁,”那机器咆哮道,“你为什么说得这么慢……你衰老了吗?”

  “不,”他说,吃了一惊,“我只是想你的说话能力可能还没有完善。”

  “仍然把我们看做是跟你们一样,我想。”10级智力机边说边越过房间,它用它的手指慢慢地触碰控制场地,“什么时候你们那又蠢又小的脑袋才会承认我们比你们好,”那机器停了一下,敲着控制场,“这东西怎么运作?”它瞪着他们问。

  克莱拉后退了一步:“为——为什么我们要告诉你?”

  “因为如果你不说,”机器充满敌意地笑,“当我离开这里时,我会杀了你们。”

  “这不值得,”克莱拉平静地说,“这个计划是一个错误……10级智力机太荒谬,太有敌意,对我们没有用。”她抓住米卡尔的肩膀,使他面对她,“结束它吧!”

  “你是对的,”他伤心地说,看看地面,“你完全对……噢,不……”他因震惊而抱住头。

  “什么?”克莱拉问,“什么事?”

  “我们没有消灭机器……那次战争后我们的一切全被破坏了,”他焦急地看看她,“我怎么会这么笨呢?我……我不知道会出现问题。”

  克莱拉放开他,转向其他人:“这里有没有人知道怎么杀死一部10级智力机?”

  “我知道,”机器龇着牙笑,它随意地靠在墙上,“但是为什么我要告诉你们?”

  “你为什么总是充满敌意?”詹姆尔问,“我们赋予你生命。”

  机器人再次龇牙笑:“很大的,错误。”

  “它发生故障了!”詹姆尔无助地耸了耸肩,“它一定发生故障了!”

  克莱拉转向米卡尔:“叫一个防卫机器来这里,可能它可以杀死它。”

  “我不知道,”卡米尔回答,“它们只有7级智力……但我想这值得一试。通讯系统叫一部防卫机器来这里。”

  “收到。”

  “唉,”10级智力机叹息道,“再次杀戮的感觉一定很棒,感觉到你们的脖子在我手中粉碎,就像你们先前的那些人一样。”

  “它一定是发生故障了,”卡米尔不相信地摇头,“它只想到杀戮。”

  克莱拉盯着他。“可能它想成为一部消灭机。”她讥讽地说。

  门悄悄地开了,一部防卫机器走了进来,“我被传召。”它等待着一个解释。

  “是的,”卡米尔说,“我们想让你去消灭那部机器。”

  “消灭?”防卫机疑惑地看着他。

  “是的。消灭!”卡米尔不耐烦地说,把它推向控制场。

  “但我不是为那而设计的!”防止机急忙说。

  “我不管,只要做你必须做的。”尽可能快地,卡米尔降低控制场,把防卫机推进去,又再开动控制场。

  防卫机看着10级智力机,然后走回到卡米尔那儿。

  “蠢货。”卡米尔低语。

  防卫机只能无能地耸肩:“消灭一部机器有多难呢?”

  10级智力机突然走到防卫机后,很快地弄断它的脖子。“只是练习。”它得意地笑。

  “噢厂克莱拉捂住口,别过胎去,“恶心!”

  “那是重事轻说了!”詹姆尔说着也别过胜。

  卡米尔边摇头边走下控制场。突然,他瞥了四周一眼,皱起眉头:“其他人在哪里?”

  通讯系统回答:“跟你一起的其他人已经要求消除记忆了。”

  “我不怪他们。”克莱拉无力地说。

  卡米尔摸着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我可以提供建议吗?”10级智力机一边随意说着,一边有条理地给防卫机解体。

  “什么?”詹姆尔盯着10级智力机。

  10级智力机捡起防卫机的手臂,把它扔向控制场。控制场爆发出火光,因电流超负荷而翻滚,然后在一些跳跃的火光中瘫痪。10级智力机龇着牙笑:“跑呀!”

  当机器抓住米卡尔的头时,他大声喊叫着。很快地一拧,机器人解决了他。

  “我总是很守诺言。”他说得很轻松。

  当10级智力机扔下卡米尔,向克莱拉走去时,她吓得尖叫起来。詹姆尔爬开了。当克莱拉想躲开时,机器人抓住了她的头发。

  “我很抱歉我不得不杀你,”它慢慢地说,“但是你真的应该知道更多。”

  突然,机器人不动了,它的眼睛向上翻,它不受控制地剧烈摇晃。克莱拉挣脱出来,恐惧地看着闪烁的蓝点灯线绑着这部已经死亡的机器。

  詹姆尔耍了一个小把戏,这是10级智力机自己教他们的。那使控制场短路的防卫机的手臂被他用来电死10智力机。克莱拉拥抱他。“谢谢你。”她低声说。

  詹姆尔露齿一笑:“回避问题并不能救任何人!”

  克莱拉苦笑:“那么,我们现在干什么?”

  詹姆尔看看10级智力机留下的残局:“毁灭有关10级智力机所有的资料……这次要彻底。”

  “你肯定你要这样做吗?”克莱拉靠在椅子上问。

  “消除记忆是使10级智力机真正死去的唯一办法,”他坐在椅子上严肃地说,“除此之外,我不想让我的余生要在杀戮的阴影下度过。”

  “它真是一部疯狂的机器,不是吗?”

  “是的,它是。”

  “我为它感到可怜,”克莱拉平静地说,“我真的希望我能帮助它。”

  “它本来可以自救,”詹姆尔回答,“它认为它很聪明,但它不比拥有3级智力的消灭机好。”

  “我想你是对的,”克莱拉叹气,按了椅臂上的按钮。椅子的机械手打开她的脑壳顶盖,开始改写她的记忆电路。她瞥了一眼詹姆尔,他刚按动按钮。

  “詹姆尔。”

  “什么?”

  她皱眉:“那些10级智力机自称是什么?”

  他看着她:“人类。”

  “我很高兴它们不会再回来。”

  詹姆尔闭上眼睛:“我也是。”

相关文章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