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文摘 » 科幻故事 » 蛇口余生

蛇口余生

史蒂夫在石头走廊里高一脚低一脚向前走去,靴子在坚硬的地面上发出喀嚓喀嚓的声响。这里阴冷潮湿,水滴不断从石壁上渗出来,不时有水珠滴落在他的肩上。史蒂夫想象着地球上远古时代城堡里的地牢,大概也就是这个样子的吧。只不过德莱嘎尔喜欢这儿,德莱嘎尔上哪,他就得上哪,他已经给德莱嘎尔做了五年奴隶了,如今这个地牢一样黑黢黢的地方就是他安身立命的地方了。

不过德莱嘎尔至少给了他外出的机会,让他乘坐飞船去做生意。史蒂夫喜欢做生意,一直都很喜欢。在地球上,他经营着一个股票公司,是一个成功的股票经纪人。德莱嘎尔是个精明的生意人,善于捕捉商机,而他发现史蒂夫也有商业才能。可惜德莱嘎尔并不想给他分些什么好处,不过至少史蒂夫喜欢这工作。让他厌恶的是,德莱嘎尔是个奴隶贩子,史蒂夫厌恶这种给人为奴的生活,他得帮助德莱嘎尔和宇宙里的其他生物打交道。

史蒂夫来到一扇巨大的金属门面前,涂了漆的门已现锈迹,门上渗出许多水来。史蒂夫想,总有一天,只要用手指一碰,这门就会哗拉一声倒下来。他推了一下,门吱呀一声开了,里面传出一阵嘈杂的人声。史蒂夫一直纳闷,有多少奇怪的声音可以成为有意义的语言呢?今晚酒吧里的人真多。

德莱嘎尔滚动着来到史蒂夫边上,就像一个巨大的蜘蛛翻着筋斗,他从许多触须中伸出一根来,从史蒂夫的口袋里猛扯出一张信用卡来,触须顶端橘黄色的肉球一那是他的感觉器官,发出一阵冒泡般的嘶嘶声。

“太好了。”他说,声音像滴水声。

史蒂夫用了整整几个月的时间总算能够听懂德莱嘎尔的语言,他怎么也想不到,这种类似滴水声、冒泡声、咕噜咕噜的声音,竟然是他在说话。德莱嘎尔坚持要史蒂夫学会他的语言,通讯联络翻译机太浪费能源,让一个奴隶使用未免太过奢侈。

“你那个加尔古兰朋友刚才找你来着。”又一根触须“刷”地伸出来,指向酒吧最远处角落里的那个加尔古兰人。

这里的每个人都与这个加尔古兰人保持着距离,史蒂夫也已见怪不怪了。加尔古兰人的分泌排泄系统是由无数昆虫的幼虫组成的,从头到脚覆盖全身,身上散发出一种腐肉的味道,没有人愿意靠近他。

一个艾洛尔人(长得像蠕虫样没有嗅觉器官的外星生物)坐在加尔古兰人边上,它盯着加尔古兰人的虫卵看了好一会儿,然后用它蓝色的叉形舌头舔了起来。加尔古兰人发出嘶嘶声,挪动了一下位置。艾洛尔人可不会被吓住,他也动了一下位置,在史蒂夫面前坐了下来。

德莱嘎尔不满地咕噜了一声,滚动着来到艾洛尔人面前,问他要些什么。史蒂夫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然后向加尔古兰人走过去。

“来一瓶萨尔多兰威士忌,谢谢。”这个外星生物快乐地叫道。他将信用卡越过柜台递过来,下面垂着一个褐色的小包。史蒂夫将小包放入口袋,换了另一个小包给他,这样他们就用信用卡做成了一笔交易,史蒂夫将信用卡还给加尔古兰人。

“这玩意儿会要了你的命。”史蒂夫一边倒着威士忌,一边说道。

加尔古兰人哼了一声,两条蛆虫从他的鼻孔里喷了出来,掉在酒吧间的地上。“至少不会像它要你的命那么快。”他回答道,用长得像盘子样的手舀起那两条掉在地上的蛆虫,又放回自己身上。

史蒂夫只哼哼两声作为回答。酒瓶还未离手,他就转过身去,然后很快走出了那扇金属门。酒吧里的那股怪味在他的鼻子里流连不去,走进黑暗的走廊里,他很高兴又能呼吸到新鲜空气了。

走廊的另一头有一扇生锈的金属门,史蒂夫从门上一个小孔里看了一下他的太空船。这只是一艘很小的、形如泪珠的飞船,飞船两侧伸出三角形的翅翼。史蒂夫走到外边。他喜欢这艘小飞船,它代表了他的自由,看到它就像刚才和加尔古兰人做成那笔小买卖一样让他高兴。

史蒂夫将手指伸进口袋里掏摸着,拿出一个小袋子来,一打开来,一股浓烈的烟草味直冲鼻子。这不是真正的烟草,但这是他能找到的味道最相近的替代品。他从另一个口袋里掏出一些纸来,卷起一支烟。在地球上他很少吸烟,但是在过去的几年里他经历了太多的人生风雨,他需要用烟来镇定一下紧张情绪。如果他因吸烟而死,反正也没有人在意他。与其做一个奴隶,还不如死了更好。

他叹了口气,将卷好的烟叼在嘴上,沿着一个小坡道向飞船停靠的地方走去。走到飞船那儿,烟也吸到了尽头。飞船外壳上有一处凹了进去,需要修补一下了。

空中响起了轻微的哼哼声,史蒂夫停下脚步,注意倾听着。那声音很像是人类的声音,史蒂夫深吸了一口烟,然后向飞船前面走去。声音越来越近,音调也越来越高,最后尖厉的声音就像笛声一样。不过,这里不可能会再有另一个人类出现的,他一边想着,一边喷出一口烟雾来。自从战争过后,他就没有再看见过任何一个其他人。

史蒂夫绕着飞船头部转了一圈,向前面的断崖处望去,声音是从那里传来的,小道上有一堆板条箱和箱柜之类的东西。

史蒂夫走到断崖边上坐下来,这声音让他感到愉悦,给他带来一种宁静抚慰的感觉,就像从烟草里获得的感觉一样。他喝了一大口威士忌,又吸了一大口烟,沉醉于那种畅快的感觉之中。乐声和酒精的作用使得他的心情立时放松下来,他又喷出一股烟,烟气弥漫飘散在小径上。

乐声戛然而止,却听见有人在咳嗽。史蒂夫将烟从嘴上拿掉,从站立处向断崖下望去。咳嗽声更近了,自从战争过后,除了他自己的咳嗽声外,他还一直没有听到过另外一个人类的咳嗽声。他眯缝起眼睛,难道这里真的还有另外一个人?太黑了,他看不清楚。

那轻柔的哼唱声又开始了,声音显然比刚才更清晰,但他还是没有看见任何人。难道有人躲藏在那堆岩石后面?哼唱声又停了下来。

然后他的后面传来了声音,是那种“嘶嘶”的声响。史蒂夫慢慢从悬崖边上退回来,仰身平躺在地上,只见三个萨尔多人沿着小道迤逦蛇行而来。

“我听见她的声音了。”其中一个“嘶嘶”道。

史蒂夫的心在胸腔里“怦怦”乱跳,只要看见这种巨大的、长得像蛇一样的生物,他就充满了恐惧。如果这些萨尔多人只是用炸弹轰炸人类消灭人类,他还能够原谅他们,但是他们不是,他们是将人类活活吞吃掉!那天发生的事情至今仍然历历在目:他发着抖,躲藏在书桌底下,眼睁睁地看着大张着的蛇口将他的朋友们整个儿吞下肚里。人类就这样被消化掉了,而他,史蒂夫,是最后一个活下来的人类。当那些蛇样的外星人发现他的时候,他们都已经吃饱了,于是他们不吃他,他们耍着他玩。他们不断地拍打着他,直到他被打得麻木而惶然不知所措,就像猫逗弄老鼠一样。史蒂夫请求他们放过他,于是他们饶了他一命,他们将他带回萨尔多星,在那里的奴隶市场上将他卖了。

“得了吧,她不在这里。”第二个萨尔多人咕哝道。

“可是我明明听见她的声音了。”第一个蛇人抱怨道。

“都怪头儿的那个什么馊主意,说什么筵席上总得要一个活的美杜兰人,”第三个开始“嘶嘶”起来,“他到底想要干什么?在她对他进行移植之前吃了她?我们走吧。”

那几个萨尔多人一扭一扭地溜滑着离开了小路,史蒂夫松了一口气。

一个关杜兰人。史蒂夫以前从没见过成年美杜兰人,德莱嘎尔总是急功近利,急不可耐地将美杜兰人的蛋卖给萨尔多人,萨尔多人将其视为银河系中可与鱼子酱媲美的美味。刚才的低哼声难道就是美杜兰人发出的声音?

史蒂夫扭动了几下,到了悬崖边上,向下窥探着。下面真的有人吗?突然与两只大大的褐色眼睛面对着他,他吓得往后一缩。他的心又开始“怦怦”跳了起来,不过很快就平静下来了,只见一个半大孩子样的人形影子在向断崖上攀爬,她显然不是人类。她的手臂和脚和她的身体一点也不成比例,而且她也没有任何明显的性别特征。她的手和脚分别有三个手指和脚趾,手指和脚趾之间有蹼相连,她的皮肤看上去一块块的,就像彩虹那样五彩缤纷。他觉得她的样子有点像青蛙。

她用两只脚直立起来,向着他走过来。好一会儿,他们互相审视着对方,她的头稍微向一边侧着,然后她又咳了起来。她在他面前蹲伏下来,从他的手指缝里拿过烟卷,抛到悬崖下面。史蒂夫不解地眨了眨眼,但他没有生气,她的眼睛真漂亮。

她小巧的嘴弯曲起来,现出笑容。史蒂夫的心突然又跳了起来。好长时间他都没有看见过笑容了。他现在感到有些羞愧,他做了多少美杜兰人卵的生意,他本可以救下它们免遭厄运的。

她又开始哼唱起来。他不必像个懦夫那样活着,他不必一定要按德莱嘎尔吩咐的话去做,他自己可以操纵飞船,他不必一辈子都给别人当奴隶,他一定有办法逃脱的。

“快,德莱嘎尔,”萨尔多人“嘶嘶”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们听见她在唱歌。”

“我告诉你,”通讯联络机发出“嗡嗡”的声音,“我只做美杜兰人卵的生意,不做成年美杜兰人生意,我的地盘里哪来什么美杜兰人。”

美杜兰人突然停止歌唱,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那些蛇们就要来吃她了。

史蒂夫猛地一跃而起,抓住了她的胳膊。他倾听着,德莱嘎尔在飞船的右侧走动,史蒂夫和美杜兰人正走到飞船舱口盖那儿,见状忙躲在飞船的球状鼻下。

“我闻到了她的气味。”那个萨尔多人“嘶嘶”道。

“史蒂夫?是你在那儿吗?”德莱嘎尔“咕噜咕噜”道。

史蒂夫用力地咽了一下唾沫,只要他和德莱嘎尔在一起,他就一直很安全。离开他会是个好主意吗?他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那个美杜兰人,他知道该怎么做了。他小心地打开舱盖门,美杜兰人会意,他扶着她躲进飞船里,她转过身来看着他,向他伸出手来。

“史蒂夫,你在哪里?”德莱嘎尔又发着他那“咕噜咕噜”的声音。

史蒂夫转过身不去看她,也许他有办法将她藏起来。他将她送进舱口,再次面对面看着她那对大眼睛。不,史蒂夫没处可藏她,萨多尔人会嗅出她来的。

美杜兰人转过身去,向着飞船的控制面板处跑去。史蒂夫压下心头的愤慨不平,也转身跑过去,使劲关住舱门,他不能让她成为萨尔多人宴席上的一道菜。她已经坐在了控制台前的一张椅子上,并系好了安全带。史蒂夫也在另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给自己扣安全带时他的手颤抖着。他真的这么干了吗?他瞟了一眼边上的美杜兰人。是的,他一定要这么做。他操纵着飞船,开大了马力,发动机发出轰轰的吼声,似乎在抗议他的超速操作。飞船从悬崖边上起飞,俯冲向下面的城市,然后加速向着太空冲天而起,强大的推进力将他们俩都甩向椅背。

美杜兰人突然又唱了起来,那是大获成功的欢声。史蒂夫不由得咧嘴笑了,他成功了!他做到了!他逃脱了!他不是一个胆小鬼。他从没有像今天这么兴奋.他自由了!

美杜兰人伸出细长的手指,按下自动驾驶仪的按钮。史蒂夫转过脸看着她,那对美丽的大眼睛也正看着他。实际上并不需要启动自动驾驶仪,他们还没有设定任何目的地坐标。可是上哪去又有什么关系呢?

史蒂夫有种飘飘然的感觉,似乎不是坐在椅子上,而是悬浮在椅子上空。美杜兰人向他伸过手来,解着他的皮带,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一降愉悦之情掠过他的身体,她似乎被五色光环笼罩着,她是这么的美丽,然而他觉得那么疲累,于是他合上眼睛,发出一声长叹。

“史蒂夫!”

史蒂夫猛地睁开眼睛,周身已被触须团团缠绕住了,这些触须将他翻过来,翻过去,向左侧,向右侧。

“史蒂夫,”是德莱嘎尔,“史蒂夫。她有没有在你体内植入什么?快醒来。她对你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植入?他在哪儿?德莱嘎尔不要再将我翻来翻去了!

“回答我!”德莱嘎尔“咕噜咕噜”道,“她有没有对你植入什么?”

“没有啊。”史蒂夫呻吟道,“植入”,什么意思?

德莱嘎尔将史蒂夫甩到地板上,史蒂夫托着头。头昏眼花的。怎么回事?他这是在哪儿?他看着地上,是饰有一圈圈圆形图案的金属地面。他刚才在飞船上干什么来着?他完成了德莱嘎尔交给他的交易任务,然后呢?他想起来了,美杜兰人!她在哪儿?他听见了轻轻的“嘶嘶”声。

一个非常高大的萨尔多人站在德莱嘎尔前面,那个美杜兰人在蛇口里垂下来,皮肤的颜色已变得晦暗。史蒂夫抬起头看到了这一幕,吓得爬着向后倒退,直到他的背碰着了后面的墙。

史蒂夫整个人瘫软下来,很快她就要成为萨尔多人筵席上的盘中之餐了。他恨自己这样的生活!他恨自已是这样的无助!为什么他要试图去救她呢?他知道的.萨尔多人的飞船比德莱嘎尔的飞船先进得多。为什么他要自寻烦恼呢?

德菜嘎尔触须端部的肉球突然伸过来挡住了那个萨尔多人的视线。

“如果他曾被植入过,我会负责这事的,”德莱嘎尔“咕噜咕噜”着,通讯机转译的声音并没有忠实反映出他声音里的愤怒,“你知道他的价值有多大吗?买他我还花了不少钱呢。”

萨尔多人又开始“嘶嘶”起来,史蒂夫蜷缩起来,躲到了德莱嘎尔后面。

“嗯,人类的味道不错,可惜我们没有留下几个让他们繁殖起来留着今天的筵席上用呢。我付你9000多普拉币换他。我们头儿喜欢他甚于美杜兰人。”

9000多普拉币!史蒂夫全身颤抖起来了,有了这么多钱,德莱嘎尔从今往后就可以不必工作了!

“从我的飞船上滚出去!”德莱嘎尔大声“咕噜”道,“他比那值钱十倍。”

史蒂夫如释重负地叹口气,将脸埋在两膝间,看来他永远也离不开德莱嘎尔了。

史蒂夫听着蛇人“嗤溜嗤溜”的声音渐渐远去,德莱嘎尔的触须又“啪哒啪哒”地向他伸过来。

“你能肯定没有被植入什么吗?如果没有,你还能帮我赚钱;如果有这事,你对我就一点用处也没有了。”

“我一点也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史蒂夫老老实实地说道,“请别让他们吃掉我,刚才的事情对不起。”如果说此刻史蒂夫还有什么可以做的,那就是卑躬屈膝地向他求情。

德莱嘎尔“咕噜”道:“就是将她的卵移植到你的身上,你这个傻瓜。美杜兰人就是这么做的。要不然怎么会到处都有那么多讨厌的东西呢。”

史蒂夫没有抬头,这么说美杜兰人可以利用任何其他生命形式来繁殖他们的后代。

“她没有对我做过什么。”史蒂夫坚持道。可是他能确定吗?他慢慢抬起头来看着德莱嘎尔。

德莱嘎尔“呼噜呼噜”地冒着气泡,似乎不太相信他的话。然后像株巨大的风滚草一样滚到控制台那儿去了。

“你最好希望她没有对你做过这事,因为如果你被植入过什么,对我就没有任何价值了。它们会占据你的心,你会再生出些愚蠢的念头来,就像你刚才尝试过的那样。”

史蒂夫狠狠地咽了下口水。无论如何他都不想死在萨尔多人的蛇口中。他低头看看自己,他仍然衣衫整齐,美杜兰人不可能透过他的衣衫对他植入什么的。可是突然史蒂夫呆住了,他发现衬衫上有个小小的血点子!他盯着看了一会儿,也许是萨尔多人杀死她的时候被溅上的血。他瞟了一眼德莱嘎尔,然后慢慢地撩起衬衫,他的肚脐处正在向外滴血。在发动机突然响起的轰鸣声中,他猛地将衬衫拉下来遮住肚脐。

德莱嘎尔又开始“咕噜”起来。“难道所有的奴隶都像你一样会发疯吗?”他责问道,“和美杜兰人是厮混不得的,美杜兰人的卵会尽其所能地吸光你的精华、在你的脑子里塞满愚蠢的想法。要不是那个美杜兰人在你的脑子里灌进那些荒谬的主意,你是不会想着逃跑的。”

此刻史蒂夫真的喜欢起那些愚蠢的想法了。也许以后他会想出一个更好的逃跑计划。他将手放在肚子上,如果逃不成而死也强于像一个懦夫一样死在萨尔多人的蛇口中。

飞船在航天港降落下来时,史蒂夫觉得恶心想吐。他庆幸德莱嘎尔没有坚持继续将他翻过来翻过去的检查,要不就被他发现植入的痕迹了。从飞船上下来。德莱嘎尔用卷须紧紧的缠绕着他,向地牢走去。为了追回逃跑的史蒂夫这件事,他还在“咕噜咕噜”地嘀咕不休,听他的意思,似乎这并不是史蒂夫的错,如果那些萨尔多人没有让美杜兰人逃走,他永远也不会有机会和她相遇。

德莱嘎尔猛地拉开门,将史蒂夫往里一丢。史蒂夫叹了口气,在被他权当床铺的草垫上坐了下来,门砰的一声关上了,他听到了上锁时发出的声音。德莱嘎尔很快就会知道,史蒂夫已被植入过了。然后等待他的命运就是被送进萨尔多人的厨房里,萨尔多人的菜单上会多一道“烤史蒂夫”。不,他们也许只是分别抓住他的四肢硬扯下来,直到他命丧黄泉。

史蒂夫又低头看着自己的肚腹处。难道女人怀孕就是这个样子的吗?他曾听说过有孕的女人清晨起来会恶心呕吐,但他没想到这种感觉这么快就来到了。他使劲往下咽着,似乎胆汁都要从喉咙口涌出来似的,他后悔在地球上没有更多地了解一些与怀孕有关的知识。但是他能想到有一天他自己也会怀孕吗?他的肚子里有什么东西在生长着,他的整个世界都被颠覆了。

史蒂夫的脸色变得异常苍白,恐惧让他打起嗝来。他赶忙用手捂住嘴。肚子里的东西将会怎么出来呢?这简直是疯了!喉咙火烧火燎的,他使劲地吞咽着。不,现在不是惊慌的时候。如果他能再找到一个美杜兰人就好了,如果一个美杜兰人能这么轻而易举地将卵植入他的身体里,那么她们也一定知道如何把它们给弄出来。

史蒂夫又咽了一口唾沫,小心地站起来,走向他的信息机。刚坐下来,肚子又开始翻江倒海般地难受起来。他打开银河星际网,输入了“美杜兰人”,一定有人知道如何将美杜兰人的卵从身体里取出来的。网上的发现几乎让他窒息,他赶快跑到有机废物处理管道那儿,将胃里的东西吐了个一干二净。

美杜兰人来自德莱嘎尔故乡的那个世界,难怪他会做美杜兰人卵的生意。他不知道德莱嘎尔是不是知道如何将卵取出。他漱了漱口,用毛巾擦了把脸,又回到信息机那儿。这会儿觉得好多了,于是他坐下继续往下看。那些资料看起来很可笑,他们似乎将美杜兰人当做动物看待,一种智力程度只有三级的低等动物。这不对啊,他被归为二级智力生物,然而他却没有美杜兰人控制别人思想的能力,难道说在星系间的科学体系里,这还算不上是一种智力上的超能力吗?他整个身心一下子都沉浸到这些资料信息中去了,毕竟这是他摆脱目前困境的唯一途径。

史蒂夫醒来时一惊,抬头看去,一碗食物已经放在他的面前了。

“这么说她真的对你植入过了。”是德莱嘎尔。

“对我植入?”史蒂夫喃喃道,看见面前那碗黏乎乎的绿色混合食物,他的胃又开始痉挛起来了。信息机上的信息在他眼前飞快地掠过,他的眼前眼花缭乱。

一根巨大的触须甩在控制面板上,按下了那个要命的开关。

“他们已经控制了你。”德莱嘎尔“咕噜”道。

史蒂夫转过脸看着这个长有触须的生物:“哪有的事,我没被植入。”

德莱嘎尔指着史蒂夫的肚子责问道:“那又是什么?”

史蒂夫低头一看,心跳似乎也停止了。只见他的肚子就像十月怀胎一样向外膨胀起来了,突起来的肚子伸到了控制面板下面。哦,天哪,肚子痛起来了!

他呻吟着,从控制台前脱身出来,砰然倒在床铺上。它们怎么会长得这么快?明天它们还会长得更大吗?他的身体会容不下它们的!

德莱嘎尔又开始“咕噜”起来了:“看来我得去和萨尔多人联系一下了。”他发出“嘶嘶”的声音。

“不!”史蒂夫一下子跳起来,可是他没有足够的力量支持那个不断变大的肚子,“砰”的一声又倒在了床上。他从床上滚下来,马上又站了起来。“不,德莱嘎尔,不要这样,难道你就不能帮帮我吗?你和美杜兰人来自同一个行星,你一定知道怎么将那些东西给弄出来的。你一定得帮我,德莱嘎尔。”德莱嘎尔一言不发地走了,甚至连一丝“嘶嘶”声都没发出来。

史蒂夫看着他的背影眨眨眼,然后叹起气来。一切都完了,他将成为萨尔多人的人肉夹饼,中间还夹点鱼子酱。

他往下看着,突出的肚子挡住了视线,他看不到自己的脚。他不能坐着等死,一定还有办法的。

“至少你可以把我送到你故乡的星球去啊,德莱嘎尔?”他大叫道。

“没门!”传来了那个冒泡似的声音。史蒂夫干眨着眼睛,听声音德莱嘎尔没有待在门外。

“和美杜兰人生活在一起是个什么样儿?”

只听到德莱嘎尔发出的“咕噜”声,似乎不愿意和他再谈什么。

“哦,说说吧。你是和美杜兰人一起进化的,你一定有办法对付她们的,要不然,你是怎么收获她们的卵的呢?”

“美杜兰人从不自己育卵,她们只会将其移植到其他生物身上去。”德莱嘎尔“咕噜”着。

“那么你是怎么得到那些卵的呢?你能将我身体里的卵收走吗?”

“不。”德莱嘎尔一口回绝。

史蒂夫皱起眉头:“为什么?”

沉默。然后史蒂夫听见他越走越远时触须发出的“啪嗒啪嗒”声。史蒂夫叹息着在草垫上坐下。

他突然想起,怎么没听到上锁的声音。德莱嘎尔忘记锁门了!史蒂夫爬到门边,打开了门,咧嘴笑了起来。他想四处张望一下,可惜肚子太大转动不灵。他走到门外,德莱嘎尔早已走得没影。他在走廊里疾步小跑着,用手托着肚子,免得跑起来肚子一个劲儿乱晃。

飞船停在航空港里,通体闪着耀眼的光芒。史蒂夫心中涌起一阵狂喜。这次不会有萨尔多人来追他了。他可以顺利到达德莱嘎尔家乡的那个世界,在那里他一定有办法将这些东西从肚子里给弄出去的。然后他就可以按自己的心意生活下去了。

他一路小跑来到飞船舱门处,想攀爬上去,可是肚子太碍事了,他呻吟着、挣扎着,最后转过身来,背对着舱口往上提着身子,他敢说,这会儿座位安全带也一定不适合他了。他抓住舱门两侧边沿,两腿腾空,升了上去,然后关上舱门,走到控制台前。他想得没错,他得将安全带放出好长一段才行呢。

一切就绪,他开始设定目标地坐标,发动飞船。飞船升空时他用手捂住嘴,重力作用让他更觉恶心难忍,不过最难受的时候一会儿就过去了,他自顾自地微笑起来,疲惫地在座位上向后靠去,只要一二个小时他就能到达目的地了。

突然他觉得肚子在晃动,他看着肚子,噢,天哪!它们大概是想出来了吧,在此之前最好能找到人帮忙才好。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恐惧的感觉真的难以言表。也许它们现在正准备出来,所以在他的肚子里躁动不安起来。他的肚子现在就像一个池塘,游动着的鱼在水面上泛起阵阵涟漪。也许它们正在肚子里孵化,然后从他的身体里一路吃出来!

悲哀伤感掠过全身,诚然他常对自己说,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的好,但他并不真的想死。他感觉下颚一动一动的,原来不自不觉中他像个婴儿一样哭叫起来了。“我不能死,我还年轻,我的人生才刚开始。”过了好一会儿,史蒂夫哽咽了一下,擦拭着眼泪,这才明白自己哭过了。

他恨恨地看着自己的肚子。“你们不能让我成为一个女人。”他对着肚子吼道,可是肚子动得更厉害了。他接着叹气道,“你们应该知道,你们最好有个妈妈来做你们的妈妈,而不是让爸爸来做妈妈,不过我想这事你们也没得选择,不是吗?”

史蒂夫抚摸着肚子,肚子终于安静下来了。这会儿他又累又饿,准备逃跑之前怎么就没有想到应该先吃点东西呢,就德莱嘎尔送来的那种黏稠的食物吃一碗也好啊。唉,回头再想办法找东西吃吧。他感觉眼皮越来越沉重,头往后一仰靠在椅背上,到达目的地之前不妨先打个盹,恍惚间便睡着了,手还抚着肚子。

他在自己的呼噜声和控制仪表的“嘟嘟”警报声中醒过来,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惊讶地看着控制仪表,警报声越来越响,但他却发现自己动不了身,往下看着紧箍在身上的安全带,这才明白怎么回事。就打盹这么一会儿,肚子又疯长了十几厘米,他再次将安全带放长,然后伸手关掉了报警器。原来他已经到达目的地了。他关掉自动驾驶仪,将飞船向着面前展开的一个巨大绿色星球降落下去。一片沼泽地中间有一大块露出地面的岩石,他小心地将飞船降落在那片岩石地上。

现在该怎么办?他没见到任何城市,关杜兰人住在哪里?他需要找人帮忙。

史蒂夫费力地站起来,呻吟不已,还得用手臂托住肚子,太重了。他摇摇晃晃地爬到舱口处,双腿不堪重负已弯成弓形,他觉得自己快被压垮了。

他想打开舱盖门,却累得呼呼直喘气,原本很简单的事情,现在对他来说简直太费劲了,他使出吃奶的劲儿,才勉强打开舱盖。他抓住舱盖边沿。然后慢慢移动着膝盖。

“史蒂夫!”听到那个冒泡样的声音,史蒂夫的心脏几乎停摆,德莱嘎尔从停在附近的另一艘飞船里冒出头来,嘴里在拼命“咕噜咕噜”着。

“过来,”他咆哮着,“你快过来,我们得想办法从这里出去。你是疯了还是怎么的,跑到这里来?哦,别说了,我知道你为什么来这里。”

史蒂夫倒也希望能和德莱嘎尔汇合在一处,这会儿他太虚弱了,他能肯定肚子就在他眼前一点点变大。

“过来。”德莱嘎尔“嘶嘶”道。

“我过不来。”史蒂夫呻吟着。

“你过不来是什么意思,难道要我过来接你不成?”德莱嘎尔回道。

“但是我真的过不来。”史蒂夫呻吟着,沉重的肚子将他死死地牵制在飞船的地板上。

德莱嘎尔怒气冲天地抱怨道:“我真应该早点把你卖给那些萨尔多人的,那多干脆。”

他从那艘飞船里滚动着出来,发出巨大的“嘶嘶”声,好像炉子上烧的开水般沸腾起来了。

“别动,不要过来!”他发出冒泡般的声音。

“我跟你说过了,我动不了。”史蒂夫回答道。

“没和你说话,”德莱嘎尔“咕噜”道。

没和我说话,和谁说话?史蒂夫暗想。眨眼功夫,只见十来个欢快地哼唱着的美杜兰人围上了德莱嘎尔。史蒂夫开始觉得昏昏欲睡,看着德莱嘎尔用那么多条触须抵挡着那些长得像青蛙样的生物确实有趣。越来越多的美杜兰人涌了过来,一会儿德莱嘎尔就不见影了,他被那些美杜兰人团团围住了。突然这群美杜兰人都横七竖八地瘫倒在地(包括德莱嘎尔在内)。史蒂夫的脑袋向后仰去,靠在舱门边上,他睡着了。

醒来时史蒂夫发现自己正躺在飞船的地面上,脸颊枕着硬硬的金属。他倾听了一会儿,从控制台那儿传来轻柔的哼哼声。突然他觉得身体有些异样,低头一看,大肚子已经没有了,他百感交集,不知道是如释重负还是恍然若失。

他抬起头,慢慢坐起身来。发现自己没有穿衬衫,肚皮晃荡荡地像果冻一样,横过肚腹有一道粉红色细细的刀疤,他看着刀疤在他眼前渐渐淡去,最后消失不见了。他觉得奇怪,美杜兰人的卵都上哪儿去了呢?

他转动了一下身子,眼前的景象让他大吃一惊。德莱嘎尔就在房间的一角,他的触须在他面前晃来晃去,触须顶端中心橘黄色的肉球上有许多水泡,里面像是脓汁样的东西。史蒂夫狠命咽了一下口水,站起来。然后向他走过去,不见德莱嘎尔有什么反应。

忽听得一声响亮的爆裂声,一个湿漉漉章鱼样的东西“叭”地一声掉落在史蒂夫脸上,他吓得大喊一声,这东西发出像德莱嘎尔一样的“嘶嘶”声,然后向着它的父亲跳跃回去,攀爬在一根触须上。史蒂夫不由得向后退去,顷刻之间空中飞满了这种小东西,不管降落在哪里,它们都会匆匆回到德莱嘎尔的触须上去寻求保护。史蒂夫不由得咧嘴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最后一个水泡爆裂开来,又喷出一个小德莱嘎尔来,德莱嘎尔发出咯咯的欢笑声。

史蒂夫耸耸肩:“我一直都不知道你原是个女的德莱嘎尔人。”

“谁说的?”德莱嘎尔“嘶嘶”道,将他的宝宝们用触须拢在一起,翻动着向史蒂夫滚来。

“那这怎么回事?”史蒂夫指着那些小“德莱嘎尔”们。

“还说呢,如果不是你逼得我来这里找你,这种事儿永远也不会发生。”

史蒂夫似乎突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这么说美杜兰人才是你们种族的男性。”

“当然不是,”德莱嘎尔“咕噜”道,“我们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种族,只是在进化中我们相当接近而已,就是这样。”

“什么意思?”

“你明白的,还用我解释吗?”德莱嘎尔说道。

“你不是打算把我卖给萨尔多人的吗?”

“噢,现在不会了,我还需要你帮忙呢。”他抬起触须上的幼仔给史蒂夫看。史蒂夫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脸上现出苦恼的表情,他可没兴趣给这些小家伙们当保姆。

“原来如此。”

德莱嘎尔“嘶嘶”地收回他那些触须。“我们就是这样繁育后代的,”他似乎觉得有些难以启齿,“美杜兰人将卵植入了我们的身体,所以我们要保护它们免受萨尔多人的侵害。”

“保护它们!你不是将那些卵都卖掉的吗?”

“是啊,萨尔多人需要它们。”

“所以你就将自己的后代卖给他们!”史蒂夫太震惊了。

“不是我们的后代,”德莱嘎尔“咕噜”道,“那是移植到别的种族身上的卵,美杜兰人也是身不由己,他们一直在做的事情就是繁殖,将卵移植到别的种族身上去。”

史蒂夫皱起眉头:“这么说你早知道如何帮我弄出那些东西来,你为什么不帮我呢?”

德莱嘎尔“咕噜”道:“我想看看美杜兰人和人类的杂交品种瓜熟蒂落后会是什么样儿的。我们一直想尝试一下。从现在开始的几个世纪里,将美杜兰人进化成二级种族。美杜兰人的卵从没移植到人类身上过。”

“但是你们这么做了。”

“是的,我是这么想过,这不正好,歪打正着。我想我们终于成功地找到了最合适最匹配的物种。”

“你说什么?”

德莱嘎尔用一根触须指着控制台那儿,史蒂夫转过脸去。只见一个小女孩坐在其中一张椅子上,她面前的屏幕闪动着,上面的信息飞快地滚动着,史蒂夫有些目不暇接。不过此刻史蒂夫对屏幕上的东西并不感兴趣。因为这个女孩就在他的眼前迅速长大,长成了一个人类模样的青春少女。史蒂夫走到控制台前,拿起挂在椅子上的他的夹克衫,披在她的肩上,她抬起头来看他,史蒂夫猛劲地咽了一口唾沫,她有着和他一样的金色头发,而那对美丽的褐色大眼睛却是美杜兰人的。

他微笑起来。少女将头微微侧向一边,就像美杜兰人看他时的神情一样,她模仿着史蒂夫的微笑,如此奇妙的事情史蒂夫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

“当然,”德莱嘎尔说道,滚动到史蒂夫这儿来。“我们还要培育更多的。”

更多?史蒂夫伸出手去,轻轻地握住少女的手。她轻盈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向他走过来,伸出双臂拥抱他。史蒂夫咧嘴笑笑,回抱了她,眼泪夺眶而出。他不会再是唯一活着的人类了。

“史蒂夫?你明白吗?我们还打算繁育更多。”

“更多?好啊,那太好了,”他说.然后眨眨眼睛,抬头看着德莱嘎尔,“你是说将植入到萨尔多人身上的卵回过头来再卖给他们。”

“是啊,当然是这样。”

史蒂夫开心地笑了,有着恶作剧般的快感,想着那些萨尔多人吃掉了自己的后代,真是罪有应得。

她抬起头来看着史蒂夫,笑靥如花,史蒂夫也回以微笑。也许人类终究不会被那些外星人蛇类吃光的。

“我就叫你阿曼达吧。”他轻轻说道,他一直很喜欢这个名字。

相关文章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