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

  “50万年前天上还没有一颗星星,”女人告诉孩子,“但是现在你看。”孩子抬起头。夜空的中央是一个黑色圆盘状物体,围绕着它的周围闪烁着无数的星星。“缀满星星的夜空……”她喃喃道,“真美!” 阅读全文...

星际永别

  轻轻的敲门声从厨房外传来。女房东奥菠丽安打开门,发现门廊里站着她那最精明能干的房客莱密勒先生,另外,还有两个警察站在他的左右两侧。莱密勒先是直挺挺地站在那里,然后,往厨房里走了一小步。 阅读全文...

星际推销员

  沃克推销的那种录音机外观很漂亮,铝合金和塑料的外壳,四四方方,结实美观。它被放在涂蜡的柜台上,在它周围故意放了一些难看的当地技术产品。别出心裁的销售技巧——他想,手里紧紧攥着他祖父传给他的公文包,似乎那是他的护身符。 阅读全文...

星际窃贼

  办公室的门猛地一下被推开了。我马上意识到,一切都完了——这场戏该收场了。本来,这是一次一本万利的买卖。可现在,一切都已成了梦幻泡影。 阅读全文...

星际旅行

  柯克将军正在非洲美丽的古老城市休假旅行,突然他感到大脑中植入的微型收发报机启动了。 阅读全文...

星际间谍

  我耐心地站在纳税人交税的队伍里,手里拿着填好的纳税单和现金。这是一个当地的纳税所。在我前面的人纳完了税走出了队伍后,我走到窗口,手指上粘了胶水。 阅读全文...

星际传输的审判

  “你是安德拉·波隆斯基律师。” 阅读全文...

星光

  阿瑟·特兰特听得真真切切,愤怒的词句,夹着愤怒的语气,从他的接收器中喷出:“特兰特,你逃不掉了!我们将在两小时内,切入你的轨道,如果你试图抵抗,我们将把你从这个空间清理出去。” 阅读全文...

一如既往

  马克·马茨生活在加利福尼亚州,目前经营着国家的化妆品公司。他跻身于商业界,那么下面的故事他又是如何写成的呢?故事纯属虚构,它接近历史但又不同于历史,有时会大大出乎我们的意料。故事中的魔法在我们现实生活中是万难奏效的。因此,千百年来那些不相信科学而是信奉迷信的人注定了他们失败的命运。不可思议的是一些迷信思想在人们头脑中已经根深蒂固,它深深地影响了我们文明的一代。 阅读全文...

猩猩的教皇

  (1982年获星云奖短篇小说奖的提名) 阅读全文...

一次采访——可能发生在任何时候

  1989年,莫琳·麦克休卖出了她的第一个故事,并以其小说短小精悍的风格在科幻界引起强烈反响,她因此成为当今最受瞩目的作家之一。1992年,她出版了当年深受好评并被读者广泛谈论的《中国山》,最终获得了《轨迹》杂志评选的“最佳长篇处女作奖”、拉姆达文学奖和小詹姆斯·蒂普崔纪念奖,被《纽约时代》杂志提名为最佳书籍,入围雨果奖和星云奖的最终评选。此外,她的其他小说,如《白天的一半是黑夜》和《孩童使命》也颇受读者的喜爱。最近她创作了一部新作《死亡之城》。在她即将出版的作品集《林肯列车》中收录了曾登载于《阿西莫夫科幻小说》、《幻想与科幻杂志》等刊物上的一些优秀作品,她的作品曾收录在本年选的第十、十一(与大卫·B·凯瑟合著)、十二、十三和十四辑中。莫琳和她的丈夫、儿子及爱犬史密斯居住在俄亥俄州的图温斯堡。 阅读全文...

星孩

  公园里静悄悄的,静得让人觉得凄凉。可一小时前,这里却是一片欢声笑语,孩子们在游戏,大人们在漫步——现在呢,就剩下一个小男孩,孤零零地坐在一条长凳上。 阅读全文...

一粒霰弹

  风一直呼呼刮到天黑。花园和森林树梢后面还留着几抹红霞,当凉台上亮起电灯时,晚霞也就随之消失。凉台的台阶延伸下去,尽头已是一片漆黑,宛如进入海洋深处。苹果树枝也如海草一般依稀在远处摇曳。餐桌上铺上台布便耀眼夺目,茶碗、果酱高脚盘像宝石一般晶莹发亮。 阅读全文...

一千个月亮

  “它们就像一千个月亮一样,在夜空中散发着光芒。”注视着天空时,我想道。 阅读全文...

一个人的宇宙战争

  主人公:铃木(和《机器猫》里的野比一样,只是不戴眼镜) 阅读全文...

一个贫瘠之冬后

  在一个无月的深夜,皮埃尔走进了提特青小溪的隐蔽小屋。他的两只雪橇狗使劲呼着气,缩着肩,怒嗥着埋进后腿,讨厌留下的痕迹,这时他们穿过了最后一处很难对付的高地。他的雪橇的滑橇滑过结冰的路面,发出剑出鞘的声音,皮具也发出了吱吱嘎嘎的声音。 阅读全文...

血孩子

  特林克人葛图娃来到我家的那个夜晚,我的童年刚好结束了。她给了我们家两枚不孕蛋,一枚给了我妈妈、哥哥和我的两个姐妹,另一枚她让我独自享用。即使是这样,这两枚蛋也足以让每个人感觉良好。这里的“每个人”并不包括妈妈,因为她一点儿也不想吃。在每个人都开始陶醉其中、走路摇摇晃晃的时候。妈妈只是坐在那里看着我们,大部分的目光都停留在我身上。 阅读全文...

一代新人

  我找到了。我亲眼见到了。因而我确信我的生活有了一个有意义的目标,这就是当一个海外调查员,为我姐姐在人类学研究上的一些异想天开的怪念头服务。不管怎么说,这反正比百无聊赖的生活强。我一点不想回家,也不想作进一步的解释或说明。我这个人神经过敏,萍踪浪迹。你知道,我在卡拉奇被解雇了。我很乐意做一个退伍军人和旅行家,但是只消几个星期我便厌烦得要发神经了。所以你给我派差,我是很高兴的。现在这个任务已经完成了。 阅读全文...

一个神经分裂症患者

  人生变幻莫测。命运的转折点在何处,今后的命运将会发生什么变化?这是每个人都难以预料的。 阅读全文...

一杯毒药

  伊拉斯科公司的飞机在钱达纳行星北极坠毁后两天,当地警察逮捕了有关负责人。当地法院马上开庭审判,并宣判如下: 阅读全文...

夜晚伸正义

  康苏洛·瓦拉兹瑞兹若不是初到美国,恐怕会更加留意那辆黑色的甲壳虫似的大众牌轿车。 阅读全文...

夜幕降临

  森林里,一大群伐木工聚在一起。在他们围成的圈子中心,两个工人正在激烈地争吵着。 阅读全文...

夜里发生的事情

  这个机器人还真行,一副年轻姑娘的模样,从外表来看,简直同真人毫无两样,那秀美的脸上老是洋溢着一种甜甜的微笑,让人觉得和善可亲。不过,她的脑袋可不怎么聪明,只能说上几句简单的话儿。然而,这也够了,因为她的任务只是在郊外的游园当门卫。 阅读全文...

夜班部长

  “报告总部!有紧急军事情报!紧急情报!” 阅读全文...

雅各天梯

  谢尼·贝尔1957年生于爱达荷州莱克斯堡。他是在乡间自家的牧场上长大的。在他还没有学会阅读时,母亲就开始读科幻故事给他听。中学毕业后,他在巴西圣保罗州的后期圣徒教会当了两年传道士。巴西给他的许多故事提供了灵感。 阅读全文...

血肉之躯

  “这点毫无疑问。我们在这颗星球上的不同地区将它们抓来了好些个,带到我们的侦察飞碟上边,对他们进行了彻底的研究和探查。它们从头到脚完全是肉身。” 阅读全文...

一个不得不说的故事

  前面走廊站着一对年轻的夫妇,看上去不是罗伯特·本戈登所喜欢的那种类型。男的像是这些日子罗伯特称之为黑人或是美非混血儿的那一类,皮肤类似肉豆蔻般深褐色,身材细长,小骨架,长着一双不太相称的娇嫩的手。戴一副小小的圆边眼镜,紧贴双鬓,看起来有点滑稽。身上的高尔夫衬衫领口敞开着。和他站在一起的女子,从他们手上相同的结婚戒子,罗伯特猜想应该是他的妻子。她手上那枚宝石戒子颜色十分艳丽,一头卷曲的齐肩金发,看上去是个丰满、白皙、性格开朗的妇人,她的皮肤由于这一两天的日晒,变得发红。 阅读全文...

野性之口

  为什么需要一个理由呢?人们总想要为每一件事都找出理由,可真理是永远无法解释的。所有的存在为什么是现存的样态?为什么是以这样的方式而不是别的方式存在? 阅读全文...

寻找波波

  苏珊·帕尔维克在诸多刊物上发表过力作,这些刊物包括《阿西莫夫科幻小说》、《幻想和科幻杂志》、《惊奇》、《科学幻想》、《星光一号》,她的很多作品被收录在诸如《没有女人出生》、《果浆屋》、《桃源(第3辑)》、《恐怖墙》、《精灵国犄角》、《红宝石鞋》和《金泪》之类的小说集中,但是按她的天赋来看,她应该更多产。她的第一部有影响力的小说是《在位飞翔》,1992年曾一度成为人们谈论最多的畅销小说之一,并获当年“克里福德最佳幻想小说处女作奖”,此奖项是由“国际幻想文学协会”颁发的年度奖。她第二部小说《盾》正在创作当中。苏珊在内华达州的雷诺市居住,任内华达大学的英语副教授,主讲写作和文学。 阅读全文...

血里的音乐

  我想,自然界存在一条至今谁也不曾注意的法则:每时每刻都有数以亿万计的细菌、微生物之类的东西在诞生或死去,如果不考虑它们的整体数量和累积效应的话,那它们是没多大意义的。它们过于渺小,即使死上一亿个也无法和一个大活人的死亡相提并论。 阅读全文...

寻找爱情

  阿尔弗莱德·赛蒙出生在卡桑克4星,这是一颗离牧夫座α星不远的农业星球。他在麦田里驾驶自己的康拜因,在漫长的静夜里喜爱聆听地球的爱情诗歌录音。 阅读全文...

亚当

  迈克尔·布朗雷是居住在旧金山的一名开业内科医生,同时也是一名出色的作者。他写过许多风格独特,文字精美,偶尔也让人惶恐不安的故事。这些故事曾出现在89和90年代的《幻想与科幻杂志》、《交叉地带》、《万象》、《怪人!》、《黎明地带》和《密西西比评论》等这些畅销书刊上。他的大多数作品被收录在了《老鼠的才智》一书中。他的其他著作有小说《X,Y》、《山脉的运动》等。 阅读全文...

烟草语言

  城里下着大雨,卡斯伯想张口让雨滴滴进嘴里,润湿他那僵硬的喉舌。他在街道间穿梭,向后仰着头,瞪着满天的乌云,任由雨水落进他的嘴中,打着他的双眼。 阅读全文...

严冬之夜

  我是在第三年早春三月时发现他们的,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一个八岁的女孩和一个婴儿。我在仔细观察之后发现他们四个人竟然还活着,而且安然无恙。我几乎不敢相信此事。 阅读全文...

沿着记忆的小径

  (2006年的雨果奖最佳短篇提名) 阅读全文...

眼睛不仅用来看东西

  经历了漫长的几千亿年之后,他突然想起他的名字叫阿迈斯。这可不是指现在整个宇宙中等同于阿迈斯这个名字的拥有特定波长的能量生命体——而是指这个名字的声音本身。一些模糊的关于那些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而且永远也不会再听到的声音的记忆又一点点回来了。 阅读全文...

眼药

  K先生独个儿过着日子。屋内的桌上摆着烧杯、试管等许多化学器具,另外还有各种药品已经盛放植物汁的瓶子。 阅读全文...

药片的效验

  “我是个发明家。说实在的,我做了大量的研究,最近终于制出了一种绝妙的药物。我这次是为争取您的协助而来的。我想如果我们大量地生产和出售这种药,那么您我都可发大财的。不知尊意如何?” 阅读全文...

药与梦

  有一天,L先生上门拜访一位朋友F博士的研究室,那儿到处都放满了各种各样的器具,浓浓地散发着一种药品特有的气味。 阅读全文...

赏心悦目——审美干扰镜提案风波纪实

  “美是幸福的保障。”——斯丹达尔①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