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狂笑不止的青春性尴尬

  初中时,一个男生想抄一个女生的作业,怕人家不同意就趁她出教室后翻人家的书包,结果翻出来有一个卫生巾,他惊讶地说:哇!好大的一个创可贴啊!   有次我单位的老大说要表演吹笛子,可是没有笛膜啊。我们有个胆大的要死的就拿了块避孕药膜给他,呵呵,一沾口水就化了。老大说,靠,笛膜都有假货。还味道怪怪的。我们全去上厕所笑晕了。   记得在幼儿园的时候有个小女孩问我:“为什么你尿尿的时候用两只手捂住下面啊”我告诉她为了握住小机机,她便问我什么是小机机,我就拿出来给她看,然后她说... 阅读全文​...

一份老师看了必定疯狂的作文

  内容: 今天是国庆日,因为英明伟大的政府建设国家、爱护百姓的功绩罄竹难书,所以放假一天,爸爸妈妈特地带我们到动物园玩。   按照惯例,我们早餐喜欢吃地瓜粥。今天因为地瓜卖完了,妈妈只好黔驴技穷地削些芋头来滥竽充数。没想到那些种在阳台的芋头很好吃,全家都贪得无厌地自食其果。   出门前,我那徐娘半老的妈妈打扮的花枝招展,鬼斧神工到一点也看不出是个糟糠之妻。头顶羽毛未丰的爸爸也赶紧洗心革面沐猴而冠,换上双管齐下的西装后英俊得惨绝人寰,鸡飞狗跳到让人退避三舍。东施效颦爱漂亮的妹妹更是穿上调整型... 阅读全文​...

一个女生从大一到大四

  大一   她听到下流玩笑就涨红了脸。   她说:“噢,请不要讲这个!”   她要嫁给一个橄榄球运动员。   她认为大学教育是能通向社会、文化和学术的东西。   她想午夜是太晚了。   她读《年轻女孩须知》。   她不和曾喝过酒的男孩约会。   她认为在大学学到的东西会让人聪明起来。   她把每件事都告诉妈妈。   她喜欢做具体的事。   她的口头禅:妈妈最了解。   她认为所有的男人都是好人。   大二   她听到下流玩笑时微微一笑。  ... 阅读全文​...

如何拍楼主马屁

  青铜级马屁   看完楼主的帖子,我的心情竟是久久不能平复,正如老子所云:大音希声,大象希形。我现在终于明白我缺乏的是什么了,正是楼主那种对真理的执着追求和楼主那种对理想的艰苦实践所产生的厚重感。面对楼主的帖子,我震惊得几乎不能动弹了,楼主那种裂纸欲出的大手笔,竟使我忍不住一次次的翻开楼主的帖子,每看一次,赞赏之情就激长数分,我总在想,是否有神灵活在它灵秀的外表下,以至能使人三月不知肉味,使人有余音穿梁,三日不绝的感受。楼主,你写得实在是太好了。我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把这个帖子顶上去这件事了 ... 阅读全文​...

女大学生完全手册

  在送给被大学上过和即将被上的人中,我们从一组漫画中看到了很多人的生活状态,基本上每个人都有过那样的经历。而下面的文章,从各个方面告诉了女同学们应该怎么样过完四年的大学生活,所以希望各位女同学本着好好学习,天天想上向上的态度认真学习!  上课篇  1、千万不要睡觉,除非你是睡美人。实在扛不住也万万不可流口水,以免衣襟、课桌甚或地上满是口水的污渍,影响你淑女的大好形象,顺便吓跑一群牛(有男友、且不是同班者例外)。绝对不可打呼噜(牙口好的同学可以磨牙,以示其童稚可爱)。  2、勤做笔记... 阅读全文​...

让我吐血的史上最菜的MM

  前些天帮一PLMM装台电脑,送回去后(别人的车,我没去),最近一直接到她的电话,被问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白痴问题,上门无数次。倍受精神摧残,特将近日经历实录如下:   1、(刚回到家)她:机器为什么没画面?   我:……显示器有没有开?   她:怎么开?   我:…… (由此我怀疑此MM不是故意耍我就是白痴……)   2、(然后不久)她:为什么音箱没声音?   我:线都接好了吗?   她:什么线? ... 阅读全文​...

幽灵人间

  一,惊天恶讯   叮……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将我从睡梦中惊醒。   “喂,找谁呀!”我很不高兴。   “小胡吗?若芳出事了,你快来呀!”电话是若芳的母亲打来的。   听到若芳出事的消息,我着实地吓了一跳。若芳是我的未婚妻,我们下个月就准备结婚了,再说她健康的很,昨晚她下夜班时,还是我接她并将她送到家门口才分手的。   “她怎么啦?”我焦急的问:“在哪家医院?&rd... 阅读全文​...

代课老师

  我在这间小学代的是语文课。做代课老师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堂堂中文系本科毕业,冒父母亲之大不韪扔掉内地的机关铁饭碗,只为了一个轻率的承诺就只身跑到深圳来了。一节课只有50元,萍儿说那就不错了,如今学文的在深圳等于一个高中生。当然我还可以写稿投到杂志,只是采用率不足两成,杨编辑说得很婉转:   小李啊,你的文学功底不错,如果笔调再细腻一点,内容往下半身压一压,管它裸奔还是裸泳,如今的杂志文学只要你大胆地去想象,然后不结巴地写出来就行了,多用形容词,少用感叹句。多写晚上,少写清晨,多点通奸,少点恋... 阅读全文​...

女鬼病毒

  电脑是挺神奇的,它似乎无所不能。但对于高手而言,他们明白,电脑所做的一切是要遵循科学依据的,在他们眼中,电脑并不神秘,甚至包括病毒程序。   但是灵异却无处不在,这就好比为什麽‘奔驰600’夜间行至坟地突然熄火就再也打不着了一样。   一篇玄异眼看写到尾声,突然听到女子哭泣的声音,由远而近。凄惨,刺耳。   夜,很静。哭声非常清楚。难道隔壁小两口又吵架了?思绪之间,就伸手不见五指了。就连唯一可以壮胆的CPU风扇声也随之消失了,答,答,微弱的扇页停转的那两声。哭声... 阅读全文​...

午夜的问侯

  天气是在椰子入睡前开始转变的。刚才还闷热难忍,这会儿便开始电闪雷鸣。   这样的天气应该是很惬意的,因为一场暴雨就在眼前。凉爽的风透过窗子抚开窗帘,闪电在瞬间划亮夜空。   然后,一声闷雷“轰隆隆”巨响,炸碎了椰子刚刚感觉到的惬意。她的心里感到了一丝恐惧----今夜只有她一个人,未婚夫桥到百里之外的白城出差了。   椰子抓起枕边的电话拨一串熟悉的号码,可等了几秒钟,却是机械的声音“对不起,您拨叫的用户无法接通......”   椰子生气... 阅读全文​...

更衣室的血脚印

  在各个学校中,或多或少总有自己的不思议现象……位于B市的私立密伦学院是校园怪诞事件的多发地。一系列灵异故事,都由它为背景展开。   2月的某天,晚8:50.明天才是开学报名日,但林青提前一天到校了。   学校中没什么学生,林青希望可以趁现在去整理更衣室中自己的物品,这是她多年的习惯,她甚至有些为此自得,现在更衣室中学生最少,位置宽敞得怎么搬都行。   令她疑惑的是,更衣室里今天什么学生都没有。   从窗中可以看到一片黑黢黢的更衣室空无一人,只有几个更衣柜在... 阅读全文​...

拉链

  热气腾腾的浴室里,女人穿着类似体操运动服的泳装走过来。她的手臂和下肢都被光滑的衣服包裹的严严实实,只有手指和脚趾裸露着。优美的曲线,比任何减肥广告都诱人。完美无缺的身材。   他努力回想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残存的记忆告诉他,他是在这个女人的明媚笑容里饮了点果汁,然后就失去的知觉。至于此前他做了什么,甚至他自己是谁,都想不起来了。   女人向他走过来。她天真的眼睛漆黑似墨,纯洁得一尘不染。是那种没有丝毫烟火气的女人,如果给她画了像,题名为天使爱神什么的,准会有人深信不疑。   女人的手里... 阅读全文​...

医院惊魂夜

  在讲叙这个故事以前,我必须说一下我的工作。我是一名急诊室里的医生,病人一般称我们是——手术台上的上帝,因为在手术台上,是我们决定生存。所以每个医生的身上都聚凝着一股怨气,久久不化便会……   第一章:值班室   今天夜里是我值班,只有一个护士陪着我。护士叫小雯,上个月刚从学校毕业,便从实习诊所调到我们这正式上班。小雯是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子,眼睛大大的,象能说话。她现在正坐在我对面看报纸,我则在看这个月的医评报告。   墙上的挂钟显示着时... 阅读全文​...

照片上的女人

  晚饭后,我按照约定在宿舍楼前等萍。   我们今晚约好去冒险。目的地就是校园最南端的那个小楼。我们都叫它鬼楼。   那个所谓的鬼楼原来也曾经是一个女生宿舍。关于鬼楼的一些传说都是由学生之口一代一代传下来的,五花八门。其中流传最广的一个,是说在文革期间,这个学校有一对恋人,本来很相爱,可是那个男的为了自己的“进步”,主动揭发自己的恋人曾经说过的一些“政治反动言论”。结果那个女的无法忍受这样的事实,就在一次批斗大会之后,从那栋楼的顶层跳了下来。据... 阅读全文​...

先生,要小姐吗?

  先生,要小姐吗?   已经是午夜了,杰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路边的女孩突然冒出了一句。杰转过身来看着瑟缩在灯柱旁的她,脸很白。五官长的很好,穿着黑色的套装,几乎和夜色混为一体,以至杰刚才完全没有留意到她。   我们。去逛逛吧。   杰的声音发抖了,因为他从来遭遇过这样的事。女孩和他对望着,似乎很惊讶杰提出的要求,从来没有客人要求和她去逛街。   哧,女孩笑了出来,杰也笑了,在笑自己提出的要求。   怎样?要和我去逛逛吗?   女孩的眼光一直盯着杰的眼睛,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 ... 阅读全文​...

第三十二条校规

  文是某师范大学文学院中文系的一名学生。   这是一所很出名的大学,坐落在一座很有古文化意韵的山上。名校依托名山,名山衬出名校。特别是文学院的教学楼,木板木窗木建筑,虽旧但充满了古色古香的味道,前面还有一个樟圆,古树鲜花相映,相得益彰。   文是文学院的干部。一天,文在整理一份档案时无意中看到一条奇怪的处罚记录:一九八五年六月,中文系八三届学生王利萍违犯校规第三十二条,遣送回家。文觉得很是奇怪,学生手册上记载的校规明明只有三十一条,文记得很清楚,哪来的三十二条呢,况且这条处罚根本没有提及犯... 阅读全文​...

倒着的女鬼

  有个乡下来的女孩子,是班上的超级资优生,因为成绩优异,所以高中毕业后,被准许保送到台北某个出名的大学就读。乡下的女生既清纯又纯朴,哪比得起台北女生的时髦与流行,所以她常是同学的笑柄。经过一年多的耳濡目染,她也成为一个爱打扮的女孩了。本来脸蛋就不错的她,打扮起来更是吸引人,使她成为很多男生追求的对象。而她也交了一个名门世家的学长,两人陷入热恋。   因为彼此实在太相爱了,他们终于发生了进一步的关系,女孩子也怀了孕。因为乡下的传统观念的影响,使得女孩认为这一辈子是跟定他了。可是正直青春的学长却... 阅读全文​...

一块钱的硬币

  试想一下,有钱老是跟着你是不是一件很爽的事啊!(不愁吃穿啦)你现在口袋里有一块钱的硬币吗?有的话……好……继续看下去。   今天下班后,我站在车站边的热狗摊排着队,看着队伍前面的人们一个个有节奏地离开。天格外的冷,风把热狗摊冒出的热汽吹得老高。我无聊地排着队,等待着属于我的那一份。突然,什么声音?我低头看去。后面的人已排得歪歪扭扭,一枚一块钱的硬币从后面朝着我滚来。一阵冷颤后,我的第一反应使我倒退了好几步,连撞到了前面的人也没察觉。接... 阅读全文​...

厕所里的究竟是什么

  扮鬼吓人是最恐怖的一种恶作剧,稍稍拿捏不准,不是活活把人吓死,就是遭被吓者活活打死,所以这种玩笑还是少开为妙。尤其是扮鬼吓人不成,反而引来真鬼夺命,那才叫作可怕呢!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学校里的一间厕所一到黄昏,就会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产生。比如在上厕所的时候,听到闷闷的哭声,或者是木屐走路的喀喀声,因此,一些胆小的学生都不敢去那间厕所。除了莫名其妙的怪声音之外,入夜后,常常有人看见厕所旁边有白影晃动,於是厕所闹鬼之说便无穴而走。   后来,有位老师在上厕所时,被窗外一张可怕的脸吓得... 阅读全文​...

天晚千万别加班

  下班后无事在办公室多呆了一会儿,看一个鬼片。   完了的时候天已全黑,表的荧光中时针指向八点。锁好门出来时,才发现整栋大楼静悄悄的,空无一人,走廊上的灯明灭着眨眼,我忽然没来由地感到一阵心悸。   电梯的指示灯表明停在十三层,我按了向下的按钮等它。   然而到九层的时候,竟没见它停下,另一部也是。于是再换,结果A、B、C、D全是,没有办法,只好再去按E梯的按钮。终于开了,里边立了一个老太太,没想到还有人和我一样晚。有人做伴儿的感觉真好,我悬着的心一下子放下来。   这晚的电梯空调很好... 阅读全文​...

贫穷是一种病

  每次他来 ,脸上都带着一种谦恭、讨好的表情,他低三下四,和每个人打招呼,不停地说着谢谢。是的,他感谢我们,更确切地说,他感谢的是我们所代表的国家机构和一种保障机制,这种保障机制使他每月能在我们手中领到100元钱。他矮小、干瘪,面容总带有一种病态的赤红。每次看到他,我都能感觉到一种衰败的气息,那是一种被生活打败了的气   息。他下了岗,妻子没有工作,女儿上初中,他是城市里赤贫阶层的典型代表。他什么都干,卖菜、卖内裤、卖袜子……一次在路边,风将他的袜子吹向了排污沟,... 阅读全文​...

卖米

  天刚蒙蒙亮,母亲就把我叫起来了:“琼宝,今天是这里的场,我们担点米到场上卖了,好弄点钱给你爹买药。”   我迷迷糊糊睁开双眼,看看窗外,日头还没出来呢。我实在太困,又在床上赖了一会儿。   隔壁传来父亲的咳嗽声,母亲在厨房忙活着,饭菜的香气混合着淡淡的油烟味飘过来,慢慢驱散了我的睡意。我坐起来,穿好衣服,开始铺床。   “姐,我也跟你们一起去赶场好不好?你买冰棍给我吃!”   弟弟顶着一头睡得乱蓬蓬的头发跑到我房里来。   &ldqu... 阅读全文​...

今夜没人来开车

  在这个长岛火车站的停车场,每天早上总是停满车子,每天晚上又总是空空荡荡。因为许多在纽约曼哈顿上班的人,早晨都从家里先开车到车站,搭火车进城,下班再搭火车回到这个车站,开车回家。   火车的班次多,不堵车,不误点。附近的上班族,几乎已经没有人再自己开车进城了,也由于每天总是同一批人,在同一时间,搭同一班车,彼此虽不一定知道名字,但都有了熟识的感觉,偶尔也说说笑话,聊聊天。但在“9·11”这天,在回长岛的火车上,不再有人说笑。每个人都板着一张脸,熟人见面只... 阅读全文​...

站在你应该站的位置上

  在星期六的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我的朋友――那个骄傲的父亲勃比·来维斯带着他的两个小儿子去高尔夫球场打球。   他走到球场售票处问那里面的工作人员:“请问门票是多少钱?”   里面的年轻人回答他:“所有满6周岁的人进入球场都需要交3美元,先生。我们这个球场让6岁以下的儿童免费进入,请问你的两个孩子多大了?”   勃比回答道:“我们家未来的律师3岁了,我们家未来的医生7岁了,所以我想我应该付给你6美元,先生。&rdq... 阅读全文​...

义鼠

  在印度古吉拉特邦的一个小镇上,住着一个叫古丽娜的小姑娘。   古丽娜的父母白天忙着上班,没时间照看她,要是邻居也不在的时候,就把她一个人关在家里,然后指着一个玻璃罐子说,里面有糖、有饼干、有巧克力,想吃了就自己去拿。小古丽娜很乖,不哭,也不闹,只是觉得一个人不好玩。   一天,古丽娜遥控着她的玩具车,在屋子里跑来跑去。突然,她隐隐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她一找,声音就停了,她停下来,声音又起……呵,原来是一只小老鼠钻进了她的糖罐里,... 阅读全文​...

一个活得最苦的父亲

  上世纪60年代,他是一个政治上的“疵品”(五七年反右时戴上了一顶右派帽子),但他想娶妻,仅仅为了生子。60年代,她经过婚姻的失败,精神走向崩溃的边缘,偶然的机会,她认识了他。一个是政治上的“疵品”,一个是遭遇了生活的不幸,凑合着过日子。没有婚纱,也没有鞭炮;没有娘家人,也没有婆家人。在一个废弃的鸡舍里成了一个家。   还真灵,他如愿以偿,第二年生了一个姑娘,第三年生了一个儿子。   孩子的降生,没有带来欢乐。妻子总是愁眉不展,想着痛心的往事... 阅读全文​...

谁也不能拥有世界

  儿子要一只瓶子,我没给。他就大哭,任何人都哄不好。半个小时后,他的哭声停了,第一句话就是:“瓶子。”   我说:“瓶子已经扔了。”他又哭了。母亲站在一边说:“他才两岁,哄哄他吧。”   于是,我给他讲了许多谎言,譬如瓶子像水一样蒸发了,被我吃下去了等等。   儿子说:“瓶子,我要。”我所做的一切都白搭。   成熟与非成熟的界限据说是妥协,一个人什么时候知道有所放弃,他就成长了,大了。  ... 阅读全文​...

生命的呐喊

  “你活的每一天,都应把它当做是你的最后一天去度过。”这句俗语确实是个不错的忠告,但它并不奏效。就拿我来说吧,我曾经尝试过,而我的体会是:如果我只是追求快乐,仅为眼前 而活着,那我将是一个差劲的丈夫和父亲,一个永远幼稚无能的庸俗之辈。是癌症使我认识到这一点。我懂得了,如同无法实现的愿望和意外的惊喜一样,遭受痛苦对于美好的人生同样是必要的。   在患癌症之前,无论我设想幸福是什么,但很快都会庆倦,或认为它是想当然的,或干脆丢到一边。一个公文包,一辆高级小轿车,一个咖啡机... 阅读全文​...

母亲的存折

  那天,女儿放学回家,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妈妈,我们家有多少存款?”   不等我作答,她又继续说道:“他们都说咱家至少有50万元。” 我奇怪地看着女儿:“你说的‘他们’是谁呀?”   我们班同学。他们都说你一本书能赚十几万稿费,你出那么多书,所以咱们家应该有50万吧。”   我摇摇头,说:“没有。女儿脸上忍不住地失望,两眼盯着我,有些不相信似的问:“为... 阅读全文​...

母亲不是圣人

  前年母亲生日那天,我买了一件很普通的衣服,又封了一个50块钱的红包,骑自行车回去送给母亲。母亲连看也不看,就把红包放进口袋,把衣服话桌上,不冷不热地叫我:“坐吧。”我蹬自行车出了一身汗,又累又渴,就去倒茶喝。   正喝着茶,就听见外面有小轿车的声音,那是大姐回来了。母亲好像听到命令一样,立刻迎出门去,守在小车旁边。大姐一下车,母亲就满脸笑容地请她进屋,问她累不累。大姐说:“妈,我不累。”大姐坐小车回来,怎么会累呢?真正累的是我,应该问我累不累... 阅读全文​...

父亲越来越小

  父亲理发回来,我们望着他的新发型都笑了—后脑勺上的头发齐刷刷地剪下来,没有一点层次,粗糙,玩劣如孩童。      父亲50岁了,越来越像个孩子,走路从不抬腿,脚蹭着地,嚓嚓嚓地响,从屋里听,分不清是他在走路,还是我那8岁的侄儿在走路。有时候,饭菜不可口,他执拗着不吃;天凉了,让他加件衣服,得哄好半天。   父亲很有点“人来疯”。家里来个客人,父亲会故意粗声大气地跟母亲说话,还非要和客人争着吃头锅的饺子———他明知道家... 阅读全文​...

二姐

  二姐在我们家的地位很特殊。她是我们家的人,却只在家里呆过6年,6年之后,她被大伯领走,做了人家的女儿。   大伯不能生育,于是和父亲说想要他的一个孩子,父亲和母亲商量了一下就同意了。   4个孩子,大哥、二姐、我和小弟,两个女孩儿两个男孩儿,父母当然考虑是把一个女孩送出去,他们首先考虑的是我,因为那时我4岁,小一些更容易收养。但我哭我闹,我说不要别人做我的爹妈,4岁的我已经知道和父母斗争。父母问二姐要不要去?二姐说:“我去吧。”那时她只有6岁。   这一去,我们... 阅读全文​...

我的16年读书生涯

  1981年10月31日,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1-5岁不知道自己是谁,干了什么,6岁被爸爸妈妈强行扭送厂办小学1年级2班,在“我去上学校,天天不迟到,小鸟送,早早早,你为什么背上小书包”的儿歌中开始了读书生涯。。。。   小学一年级:在女同学面前脱裤子,女同学说我小流氓   老师语录:“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没文化!所以你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争做”有文化,有知识,有学问,有才气“的四有流氓!”   小学二年级:... 阅读全文​...

乱年月——回忆1994

  一、秋天,大事件   无论在什么时候,我都会感觉这是极平常的一天——九月四日,然而它又那么的不平常。   九月四日,刚从四面八方返校的我们经过一天的准备以后,一大早,就赶上往延安的汽车,去实习。学生25楼,在天亮前那一阵喧嚣后,又归于平静。没有人会想到,一场罪恶已经发生。   在延安的日子,单调而快乐,这座不大的圣地,被我们百十号人闹得竟有了一点点的活力。我们远离了古城,对古城的一切,近乎一无所知。只是有一天,校保卫科来了几个人,到我们的女生宿舍,问了几个问题。... 阅读全文​...

最后一趟生意

  漫天的沙尘渐渐退去,蓝天和烈日又一次出现在沙漠上空。 他开着那辆破旧的黄色出租车在公路上行驶,道路的两边,处处可见车辆的残骸,远 处的浓烟告诉他,战争正在他的祖国里进行着。   天气晴好,很炎热,没有一丝风,对面驶来一支车队,车上也坐了很多人,这情景有 点像这个国度里的乘卡车赶集的人群。不过不同的是,不是卡车,而是坦克,上面都是外国人,手里拿枪。他看着他们,他们也看着他,就这样交叉而过。   “该死的战争!”他暗暗地咒骂。两天前,一颗导弹落在了他家门口的市集里,几... 阅读全文​...

公主与美洲狮

  当然,这篇故事里少不了皇帝与皇后。皇帝是个可怕的老头儿,身上佩着几支六响手枪,靴子上安着踢马刺,嗓门是那么洪亮,连草原上的响尾蛇都会吓得往霸王树下的蛇洞里直钻。在皇室还没有建立之前,人们管他叫“悄声本恩”。当他拥有五万英亩土地和数不清的牛群时,人们便改口叫他“牛皇帝”奥唐奈了。   皇后本是拉雷多来的一个墨西哥姑娘。可是她成了善良、温柔、地道的科罗拉多主妇,甚至劝服了本思在家里尽量压低嗓门,以免震破碗盏。本思尚未当皇帝时,她坐在刺头牧场正宅的... 阅读全文​...

圣罗萨里奥的朋友们

  上午八点二十分,西行的火车难时在圣罗萨里奥停了站。一个挟着鼓鼓的黑公事包的人下了火车,快步走向镇上的大街。在圣罗萨里奥下车的旅客不止他一个,但他们不是懒洋洋地走进铁路食堂,便是到银元酒店,再不然就同车站上一堆堆的闲人混在一起。   这个挟黑公事包的人的举止没有丝毫迟疑。他身材矮小,但是很结实,浅色的头发剪得很短,修得光光的面孔显得非常果断,鼻子上夹着一副叫人望而生畏的金丝边眼镜。他的气派如果不是代表真正的权势,至少也代表着一种安详而自信的潜在力量。   走过王个街口后,他来到镇上的商业中... 阅读全文​...

二十年以后

  纽约的一条大街上,一位值勤的警察正沿街走着。一阵冷飕飕的风向他迎面吹来。已近夜间10点,街上的行人寥寥无几了。   在一家小店铺的门口,昏暗的灯光下站着一个男子。他的嘴里叼着一支没有点燃的雪茄烟。警察放慢了脚步,认真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向那个男子走了过去。   “这儿没有出什么事,警官先生。”看见警察向自己走来,那个男子很快地说,“我只是在这儿等一位朋友罢了。这是20年前定下的一个约会。你听了觉得稀奇,是吗?好吧,如果有兴致听的话,我来给你讲讲。大约2... 阅读全文​...

警察与赞美诗

  索比急躁不安地躺在麦迪逊广场的长凳上,辗转反侧。每当雁群在夜空中引颈高歌,缺少海豹皮衣的女人对丈夫加倍的温存亲热,索比在街心公园的长凳上焦躁不安、翻来复去的时候,人们就明白,冬天已近在咫尺了。   一片枯叶落在索比的大腿上,那是杰克·弗洛斯特①的卡片。杰克对麦迪逊广场的常住居民非常客气,每年来临之先,总要打一声招呼。在十字街头,他把名片交给“户外大厦”的信使“北风”,好让住户们有个准备。   索比意识到,该是自己下决心的时候了... 阅读全文​...

最后的常春藤叶

  在华盛顿广场西边的一个小区里,街道都横七竖八地伸展开去,又分裂成一小条一小条的“胡同”。这些“胡同”稀奇古怪地拐着弯子。一条街有时自己本身就交叉了不止一次。有一回一个画家发现这条街有一种优越性:要是有个收帐的跑到这条街上,来催要颜料、纸张和画布的钱,他就会突然发现自己两手空空,原路返回,一文钱的帐也没有要到!   所以,不久之后不少画家就摸索到这个古色古香的老格林尼治村来,寻求朝北的窗户、18世纪的尖顶山墙、荷兰式的阁楼,以及低廉的房租。然后...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