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灭

  果然来不及了,他被一个台北东区超级大十字路口的红灯拦下,懊恼得痛敲击方向盘一下,简直无法度过眼下必须等待的两三分钟,妈的,反对运动搞到这种地步搞屁!他按下电动窗,向植满香樟树的安全岛吐槟榔渣似的暴烈呸掉这句他近时的口头禅。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