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房

克莱醒来时,耳朵里响着丁格尔牙膏广告的乐曲声。他想,丁格尔一定买下了昨天晚上卧室的广告时段。他对着枕头边墙上的卧室扬声器皱了皱眉头,然后眼睛盯着天花板:上面一片雪白。他想,时间一定还早。不久,考沸兹咖啡广告的字母在天花板上一行行出现了。他马上把眼光移开起床了。他有意不去看印在床单上、枕套上、被单上、睡袍上和拖鞋鞋垫上的广告。他的脚一着地,电视机就打开了,到晚上十点,就会自动关掉。当然,克莱可以随意转换频道,但他感到没有必要。 阅读全文...

谁是更好的男人

她相貌美丽迷人,举止优雅高贵,仪态娴静安详。不过,即使她不具备这些良好的素质,也没有什么关系。重要的是,她是一个女人;更重要的是,据说她是现在地球上唯一的女人。 阅读全文...

奇妙的大风琴

语言学家哈斯克尔第一个出席这次聚会,他专攻伊丽莎白时期的英国文学。说来他获得教授头衔也不过就是上个月的事,现今却已蓄起长发,口叼烟斗,一身笔挺的西服,一副傲视古今的气派,以试图和他的身份相称。他忙着吧哒吧哒地吞云吐雾,并问道:“哈罗,费尔伯格,我来得不嫌太早一点吗?”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