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无言

  我家在新区的东边,周围房子很少。隔壁只有一座空着的平房。很安静。   2000——2002年我因病成天呆在床上。心情极度灰色。   窗外。夕阳把整个院落及远处的山峦渲染上一层橘红的色彩,我想象着树上的叶子一片片零落,我就开始一点点地绝望了起来。我将自己埋进了预设的死亡里面寂然无声,也怕听到来自外界的任何声音。哪怕是轻微的一点点。   家里也因我的病而显得死气沉沉,电视也没开过。就连三四岁的女儿也让爱人教育得声音小小地说话,脚步轻轻地走路。   我,沉浸无边的静寂中。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