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同爱情,怎能心中无痕

  “她为什么不爱我,为什么,我和她在一起生活了两年多,凭什么那个留美的小白脸一回来,她就抛弃了我,为什么我的痴情感动不了她。”坐在我对面的斌反复不停地唠叨着这几句话,就像鲁迅笔下的祥林嫂,表情凝重的让人倍感压抑。或许在这时候只有香烟、烈酒才能让他忘记失恋的痛苦,看到他大杯的喝酒、猛烈的抽烟,我知道他的心碎了。  在我的劝慰下,他终于打破了凝固的思维状态,向我诉说着和她之间的点滴生活……  “两年前受公司指派,我单身从北京到重庆开展...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