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家的妻子和床底下的丈夫

  “劳驾,先生,请允我向您打听……” 阅读全文...

圣诞晚会与婚礼

  前些日子我见过一次婚礼……但是,不!我最好给您讲讲圣诞晚会吧,婚礼办得不错,我很喜欢,但是那次晚会却更好。不知道为什么,我望着这场婚礼,就想起那次圣诞晚会。事情是这样发生的。正好是五年前的除夕,我应邀去参加一次儿童舞... 阅读全文...

九封信的故事

  (彼得·伊凡内奇致伊凡·彼得罗维奇)最最珍贵的朋友伊凡·彼得罗维奇阁下! 阅读全文...

白夜

  ——摘自一位幻想家的回忆录(伤感小说) 阅读全文...

打扮成农家姑娘的小姐

  在我国一个边远的省份里,有一座属于伊凡·彼得罗维奇·别烈斯托夫的庄园。庄园的主人年轻时在近卫军里服务过,一七九七年退伍,来到自己的乡村,从此就没有再出过远门。他娶了个穷贵族小姐为妻,在他一次出门去打猎时,妻子因难产死去... 阅读全文...

驿站长

  谁不诅咒驿站长,谁没有和他们吵过架?谁不在盛怒的时刻向他们讨取那本要命的簿子,把自己因受冒犯、粗暴对待和怠慢而产生的徒然的怨恨统统记上去?谁不把他们当作从前那些刀笔吏,或者至少是牟罗马[27]森林里的强盗那样的万恶之徒?... 阅读全文...

棺材店老板

  棺材店老板阿德里安·普罗霍罗夫把最后一批家什装上殡葬车,两匹瘦骨嶙峋的劣马第四次拉着车从巴斯曼街蹒跚向尼基塔街走去,棺材店老板正往那儿搬家。他关上店门,往大门上贴了一张该房屋即将出卖和出租的启事,便步行到新居去了。年... 阅读全文...

暴风雪

  一八一一年底,在这值得我们纪念的年代里,有一个善良的人叫加甫里拉·加甫里洛维奇·P住在自己的涅纳拉多沃庄园里。他由于热情好客而遐迩闻名。邻居时常上他家吃饭喝酒,和他妻子普拉斯科维娅·彼得罗夫娜打五戈... 阅读全文...

射击

  我们驻扎在某某小镇上。军官的生活是众所周知的。早上出操,练骑术,午饭在团长那里或犹太饭馆吃,晚上喝潘趣酒和打牌。小镇没有一家经常接待宾客的人家,没有一个未婚姑娘;我们总是在同事的住所里聚会,那里除了穿制服的,什么人也看不见。 阅读全文...

为什么

  一八三〇年春天,亚切夫斯基先生一位亡友的独子,年轻的约瑟夫·米古尔斯基,到他的祖传田庄罗让卡来看望他。亚切夫斯基老人六十五岁,宽肩,宽胸,宽脑门,褐红色的脸上留着两撇长长的雪白的小胡须,他是波兰第二次被瓜分[1]时期的爱... 阅读全文...

破罐子阿廖沙

  阿廖什卡[1]是小弟弟。大家给他取了个“破罐子”的绰号是因为有一次他母亲叫他给助祭太太送一罐牛奶去,他绊了一下,把罐子摔破了。母亲打了他一顿,而小伙伴们就拿“罐子”来取笑他。“破罐子阿廖什卡”从此就成了他的绰号。 阅读全文...

舞会以后

  “你们是说,一个人本身不可能懂得什么是好,什么是坏,问题全在环境,是环境坑害人。我却认为问题全在机缘。就拿我自己来说吧……” 阅读全文...

谢尔盖神父

  四十年代,在彼得堡发生了一件使大家惊奇的事:一位美男子,公爵,胸甲骑兵团禁卫骑兵连连长,大家都预言,他将被提升为侍从武官,拿稳了随侍皇帝尼古拉一世的灿烂前程,可是他在与深得皇后宠幸的美丽的宫中女官举行婚礼前一个月,突... 阅读全文...

主人和雇工

  这件事情发生在七十年代,正值冬季圣尼古拉节[1]过后第二天。因为节日里教区有纪念活动,村镇客店老板二等商人瓦西里·安德烈伊奇·布列胡诺夫不能出门——他是教堂司务,得在教堂里守着,而家中也要接待和宴请亲友。等最后一批客人一... 阅读全文...

魔鬼

  “只是我告诉你们,凡看见妇女就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已经与他犯奸淫了。 阅读全文...

伊万·伊利奇之死

  在司法机关大楼里,正在开庭审理梅尔温斯基家族一案。在庭间休息的时候,几名委员[1]和一名检察官都聚集到伊万·叶戈罗维奇·舍别克的办公室里,谈起了那著名的克拉索夫案件。费奥多尔·瓦西里耶维奇态度激昂,旁征博引,认定此案不属法院管辖,伊万·叶戈罗维奇固执己见,而彼得·伊万诺维奇则不置可否,从一开始就无意介入争论,他随便浏览着刚才送来的《新闻》报。 阅读全文...

霍尔斯托梅尔

  天空越升越高,朝霞弥漫天际,向四下扩散,朝露的一片银辉显得更白了,镰刀似的一钩残月也渐渐变得没有生气,树林中渐渐鸟语声喧,人们开始陆续起床,在老爷家的马圈里可以越来越频繁地听到马打响鼻的声音、马蹄踩着干草来回捣腾的声音,以至马麇集在一起不知因为什么事情吵起架来而发出的愤怒的、尖利的嘶鸣声。 阅读全文...

波利库什卡

  “太太,就凭您吩咐了!不过杜特洛夫家也怪可怜的。他们家个个都是好样的;要是一个家奴也不派,那他们就非得有个人去不可了,”管家说,“本来现在大家就指着要他们去。不过,就看您的意思了。” 阅读全文...

家庭幸福

  我们为在秋天去世的母亲服丧,所以整个冬天我都是孤零零地跟卡佳和索尼亚在乡下度过的。 阅读全文...

三死

  秋天了。两辆马车在大路上风驰电掣地飞驶着。前面那辆轿式马车里坐着两个女人。一位是太太,消瘦而苍白。另一个是侍女,容光焕发、脸色绯红、胖胖的,她那干涩的短发老从褪了色的帽子底下滑出来,所以那只戴着破手套的红红的手不时要... 阅读全文...

阿尔贝特

  五个有钱的年轻人在深夜两点多钟来到彼得堡的一个小型舞会作乐。 阅读全文...

卢塞恩

  昨天晚上我到了卢塞恩,下榻在此地最好的旅馆瑞士旅馆。 阅读全文...

一个地主的早晨

  涅赫柳多夫公爵十九岁那年念完大学三年级,到他的田庄上来度暑假,独自在这里过了一个夏天。秋天,他用尚未成型的幼稚的笔法给他的姑母别洛列茨卡娅伯爵夫人,也是他心目中最好的朋友和世上最英明的女人,写了一封法语信,下面是此信的译文: 阅读全文...

一个被贬谪的军官

  我们被派遣在外。事情已经结束,树林里砍出了一条通道,所以天天盼着团部送来撤退回要塞的命令。我们炮兵连的小分队[1]驻在陡峭的山岭斜坡上,山岭尽头有一条湍急的山溪梅奇克;我们的前面是一片开阔的平原,这是我们大炮要轰击的地... 阅读全文...

两个骠骑兵

  献给玛·尼·托尔斯泰娅伯爵小姐[1] 阅读全文...

暴风雪

  傍晚六时许,我喝足了茶,从驿站启程,驿站的名字我已经记不清了,但是我记得这似乎是在顿河部队辖区内,靠近诺沃契尔卡斯克。当我跟阿廖什卡并排坐上雪橇,裹紧大衣,围上车毯以后,天已经黑了。我们刚离开驿站时,天气似乎还暖和,静悄悄的,没有风。虽然没有下雪,头顶上却看不见一颗星星。天空似乎非常低,跟展现在我们前面的白雪皑皑的原野相比,又显得异常地黑。 阅读全文...

伐林

  一八五……年仲冬,我们炮兵连的分队被派驻在大切奇尼亚山。二月十四日晚上,我获悉因缺排长由我代为指挥的排被指派参加第二天的伐林纵队,[1]并在当晚接到了正式命令。我把命令传达下去以后,就比平日早一些回到自己的帐篷里。我没有那种爱用旺炭火烧暖帐篷的坏习惯,和衣躺到用小木柱支起来的床上,把毛皮高帽拉下来盖在眼睛上,裹上皮大衣,就睡着了,睡得特别熟而又不安稳——在危险即将到来的惶恐不宁的时候睡觉总是这样的。想到明天有战斗,我便陷入这种状态。 阅读全文...

台球房记分员笔记

  这是大约两点钟的事。打台球的先生有:大客人(我们给他起了这么个外号),公爵(他总是同大客人一起来),留小胡子的老爷,小个子的骠骑兵,当过演员的奥利弗,还有波兰老爷。人可真不少。 阅读全文...

袭击

  七月十二号那天,赫洛波夫大尉佩着有穗的肩章,带着军刀,走进了我的窑洞的矮门。他这样装束,我来高加索以后还没有见过。 阅读全文...

门槛

  正面的一道窄门大大地开着。门里是浓密的暗雾。高高的门槛前面站着一个女郎——.一个俄罗斯的女郎。 阅读全文...

一个东方的传说

  巴格达的人,谁不知道宇宙的太阳——伽法尔呢? 阅读全文...

普宁与巴布林

  ……我现在又老又病,因而时时刻刻想到死,死是一天一天地逼近了。我很少想起过去的事,我的心灵的眼睛也极少向后回顾。只有偶尔在冬天我静静地坐在熊熊的壁炉前面的时候,或者在夏天我慢慢地在阴凉的林阴路上散步的时候,我才记起那... 阅读全文...

草原上的李尔王

  一个冬天的晚上,我们六个人聚在一个大学时期的老同学的家里。话题转到了莎士比亚身上,我们谈到他的人物典型,谈到他怎么又深刻、又忠实地从人类“天性”的最深处描绘出那些典型来。我们特别赞赏他们那种活生生的真实性,他们那种平易习见的性格;我们每个人都举得出来我们遇见过的那些“哈姆雷特”,那些“奥赛罗”,那些“福斯达夫”,甚至还举得出一些“理查三世”和“麦克白”来(自然,后两种性格只是说有可能而已)。 阅读全文...

初恋

  客人早就散了。钟敲过十二点半。屋子里只留下主人、谢尔盖·尼古拉伊奇和弗拉基米尔·彼得罗维奇。 阅读全文...

阿霞

  我那时候大概有二十五岁(H.H.开始说)。你们看,这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刚刚取得了我的自主权,动身到外国去,并不是像那时候一般人常常说的,“去完成我的学业,”却只是因为我想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我那时年轻,健康,快乐,... 阅读全文...

木木

  在莫斯科的一条偏僻的街上,有一所灰色的宅子,这所宅子有白色圆柱,有阁楼,还有一个歪斜的阳台。从前有一个太太住在这儿,她是一个寡妇,周围还有一大群家奴。她的儿子全在彼得堡的政府机关里服务;女儿都出嫁了。她很少出门,只是在家孤寂地度她那吝啬的、枯燥无味的余年。她的生活里的白天,那个没有欢乐的、阴雨的日子,早已过去了;可是她的黄昏比黑夜还要黑。 阅读全文...

柔弱的人

  前几天,我曾把尤丽娅·瓦西里耶夫娜请到我的办公室来,她是孩子的家庭教师,我请她来,是想结算一下工钱。  我对她说:“请坐,尤丽娅·瓦西里耶夫娜!我们算算工钱吧。您也许要用钱,可您太拘泥礼节,自己是不... 阅读全文...

兴奋

  半夜十二点!  米佳·库尔达飞也似的冲进父母的住处,风风火火跑遍每一个房间。  他头发蓬蓬,情绪激动。  父母已经躺下了,几个上中学的弟弟也睡着了,只有妹妹还趴在被窝里读一本小说的最后一页。  “你从哪儿... 阅读全文...

纯种狗

  陆军中尉杜博夫是个老军人,年纪已经不小了,他正跟志愿入伍的克纳普斯坐在一起喝酒。  杜博夫指着自己的狗米尔卡对克纳普斯说:“多好的一只狗呀!非常……出色的……狗!您仔细看它的嘴脸!光看这... 阅读全文...

纺麻婆婆

  马塔庚王国是个很穷的国家,几乎全体居民都不得不以耕种、翻晒干草、做粗活和各式各样的职业为生。每家之主都拥有一小块土地和一所茅屋;妇女们走路或照料家务时手里仍在纺线或织毛活。当然也有几名老人和几个穷苦女人身无长物;也有...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