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伟大的一百部长篇小说

  美国哈佛大学、耶鲁大学、斯坦福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等9所大学的世界一流文学专家教授(来自不同族裔)对世界长篇小说的综合评价研究。在这份榜单中,包括116部西方作家(欧洲、美洲、大洋洲)的作品,9部东方作家(亚洲、非洲)的... 阅读全文...

布登勃洛克一家 第一部 第一章

  “下面是什么?……下面是什么?……” 阅读全文...

布登勃洛克一家 第二章

  让·雅克·霍甫斯台德先生是本城的一位诗人,为了今天这种场合,他口袋里一定已经写好了几首小诗。他的年岁不比老约翰·布登勃洛克先生小许多,衣着也完全是同一式样,只不过他的衣服是绿色的而已。他比他的老朋友瘦削些、活泼些,他的一对灵活的小眼睛微微泛着绿色,鼻子又尖又长。 阅读全文...

布登勃洛克一家 第三章

  当大家都向餐厅走去的时候,这所房子的少主人用手摸了摸左胸前的衣袋,听得到里面窸窣一声纸响,那在交际场合摆出来的一抹笑容骤然从脸上消失,换上的是一副焦灼不安的神情,额角上筋络也凸了起来,仿佛正在咬着牙似的。他往前走了几步,装作要上餐厅的样子,但是立即站住了,有所乞求地用眼睛望了望自己的母亲,后者走在一堆客人旁边,和牧师万德利希一起,正要迈门槛。 阅读全文...

布登勃洛克一家 第四章

  “请允许我们向主人表示崇高的敬意!”科本先生的洪亮的喉音压住了大家嘈杂的语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一个穿着肥大的花条围裙、后脑勺扣着一顶小白帽、裸露着粗红的臂膀的女仆在永格曼小姐和楼上参议夫人的一个侍女的帮助下正把热气腾腾的菜汤和烤面包片端到桌上来。客人们开始用谨慎的动作舀起汤来。 阅读全文...

布登勃洛克一家 第五章

  盘子又换了一道。这次端上来的是一块硕大无朋的裹着鸡蛋和面包屑的红砖颜色火腿,上面浇着棕色的酸酱汁,火腿旁边配着一大堆蔬菜,仿佛只要吃这一道菜就够在座的人全吃得饱饱的似的。莱勃瑞西特·克罗格自告奋勇担任切火腿的工作。他很自然地把胳膊肘随意翘起来一点,修长的食指伸出来按在刀叉背上,全神贯注地一片片切着油汁津津的火腿片。布登勃洛克参议夫人的拿手菜“俄国盆”这时也端上来了,这是各种水果制成的略带些酒味的芬芳扑鼻的什锦甜菜。 阅读全文...

布登勃洛克一家 第六章

  这时候用两只车花玻璃大盘子端上来普来登布丁;普来登布丁是用杏仁糕、草莓、饼干和鸡蛋果子冻层层叠起来制成的。就在这个时候桌子下首也沸腾起来,孩子们也得到了他们最喜爱的甜食,冒着火苗[23]的梅子布丁。 阅读全文...

布登勃洛克一家 第七章

  举座欢欣,大家的喜乐情绪已经达到了最高峰。这使得科本先生感到非要把背心上的纽扣解开一两颗不可;然而这是与礼仪不合的,就是上了年纪的老先生也不敢这样放肆。莱勃瑞西特·克罗格仍然跟宴会开始时一样,腰板笔挺地坐在位子上;万德利希牧师像过去一样脸色苍白,彬彬有礼;老布登勃洛克虽然略微把身体向椅背后面靠了些,然而却一丝不苟地遵循着宴会的礼节;只有尤斯图斯·克罗格显然有一些醉意了。 阅读全文...

布登勃洛克一家 第八章

  “招待不周,诸位先生,诸位太太!那边屋子里给爱抽烟的预备有雪茄,给大家预备有咖啡。太太们要肯赏光的话,可以再来一杯甜酒……后边弹子房里有台球,谁愿意打都可以去;让,你领着大家到弹子房去吧……科本太太,可不可以给我这种光荣?[27]” 阅读全文...

布登勃洛克一家 第九章

  主客们再一次重聚在风景厅里的时候,天相当晚了,已经是将近十一点钟光景。但是客人们差不多也是马上就告辞的。参议夫人让客人们吻过手以后,立刻回到楼上卧室里去看生病的克利斯蒂安。她把监督侍女收拾餐具的事交给永格曼小姐去做。安冬内特太太也回到中二楼卧室里去;客人们由参议送下楼,走过过道,一直陪着走到大门口。 阅读全文...

布登勃洛克一家 第十章

  “约翰,我的孩子,你上哪儿去?”他停止踱步,把手向自己的儿子伸过来,那白白的、略微嫌短但形状纤美的布登勃洛克家族特有的手。他的矍铄的身形在深红色的窗帘前面模糊不清地显现出来,摇曳的烛光使他的影子也有些动荡不定,只有他的涂粉的假发和绉花的胸巾发出白色闪光。 阅读全文...

布登勃洛克一家 第二部 第一章

  两年半以后,已经是4月中旬时节。这一年春天来得比往年早。就在这个时候布登勃洛克家里发生了一件事,使得老约翰·布登勃洛克高兴得不时吟唱,也使他的儿子乐得心花怒放。 阅读全文...

布登勃洛克一家 第二章

  夏天一来,有时候刚刚是5月或6月初,冬妮·布登勃洛克就搬到城门外外祖父母那里去住,而且她每次去总是感到满心欢喜。 阅读全文...

布登勃洛克一家 第三章

  让·雅克·霍甫斯台德给参议布登勃洛克的两个儿子下的断语,显然恰当中肯。 阅读全文...

布登勃洛克一家 第四章

  大约在这一家迁入孟街新居的六年以后,在寒冷的1月的一天,安冬内特·布登勃洛克老太太终于病倒在她的中二楼卧室里的大床上了。她这次之所以卧床不起倒并不只是因为年老虚弱,直到她病倒的前几天这位老太太始终精力充沛,鬓角上的茂密... 阅读全文...

布登勃洛克一家 第五章

  有一件事使参议感到很痛苦:祖父竟没有来得及看到孙子投身到商业生活里来。这是那年复活节前后的事。 阅读全文...

布登勃洛克一家 第六章

  “我们把冬妮送到寄宿学校去,送到卫希布洛特小姐那儿去吧。”布登勃洛克参议说。他说话的语调很坚决,事情就这样办了。 阅读全文...

布登勃洛克一家 第七章

  苔瑞斯·卫希布洛特是一个驼背,驼得很凶,身材比一张桌子高不了多少。她今年四十一岁,然而她从不注意自己仪表,从衣着上看,简直像个六七十岁的老太婆。在她那一层叠一层的灰色鬈发上面扣着一顶软女帽,帽上的绿飘带一直垂到狭窄的孩子似的肩膀上。除了一枚瓷底上有她母亲肖像彩绘的鹅蛋形大胸针以外,她那寒酸的黑色外衣上从来没佩戴过任何别的装饰品。 阅读全文...

布登勃洛克一家 第三部 第一章

  6月的一天下午,五点来钟的时候,布登勃洛克一家人正坐在花园里的凉亭前边,他们刚在这里喝过咖啡。凉亭里四壁粉刷得雪白,嵌在墙壁上的大镜子上绘着飞翔的禽鸟。后墙上立着两扇油漆的屏门,如果不仔细看,很难看出这是两扇假门,只是在上面画着两副门柄而已。因为屋子里闷热,所以他们把一套轻便的带瘢节的原色木制家具搬了出来。 阅读全文...

布登勃洛克一家 第二章

  几天以后冬妮正从外面回来,她走到孟街和布来特街的拐角处忽然碰见了格仑利希先生。“我在府上没有看到您,小姐,我真是难过极了!”他说。“我不揣冒昧去府上看望您的母亲,知道您不在家,真让人万分遗憾……幸而在这里又遇见您,我多么高兴啊!” 阅读全文...

布登勃洛克一家 第三章

  这一年布登勃洛克一家人甚至在克利斯蒂安和克拉拉的假期中也没有外出旅行。参议宣称,业务不许他脱身。此外,也由于安冬妮的悬而未决的婚事,使这一家人不得不滞留在孟街宅第里。参议亲自给格仑利希先生写的一封极富于外交辞令的信虽... 阅读全文...

布登勃洛克一家 第四章

  “我真想不通,冬妮有什么微妙的理由,迟迟不肯答应这门亲事!可是她到底还是个孩子,贝西,她喜欢玩乐,什么参加舞会呀,听男孩子献殷勤呀,一直是乐此不疲的,因为她知道自己的相貌又美,家庭出身又好……说不定她自己也在暗暗地、... 阅读全文...

布登勃洛克一家 第五章

  到特拉夫门德去是一条直路,中途要摆渡过一条河,过河后走的仍然是直路;这条路两个人都很熟悉。莱勃瑞西特·克罗格家的马是一匹梅克伦堡产的高大的栗色马。灰色的马路就在这匹栗色大马的节奏均匀而沉闷的蹄声中轻快地滑过去,虽然头... 阅读全文...

布登勃洛克一家 第六章

  第二天早晨,冬妮在她那间整洁的、家具蒙着鲜艳印花布的小房间里醒过来,感到一阵快乐和激动。一个人一睁眼就望到一片新天地时往往会有这样感觉的。 阅读全文...

布登勃洛克一家 第七章

  她戴上她的大草帽,撑开阳伞,因为这一天虽然有些许海风,天气却很热。小施瓦尔茨考甫戴着呢帽,手里拿着一本书,走在她身边,不时地从侧面打量她一眼。他们沿着海滨走着,穿过海滨公园。公园里的石子路和蔷薇花坛静静地曝晒在阳光下,一丝阴影也没有。在海滨旅馆、咖啡店和被一道长廊联起来的两座瑞士式房屋对面,音乐堂静静地掩映在枞树林里。这时大约是十一点三十分光景,避暑的旅客多半还滞留在海滨。 阅读全文...

布登勃洛克一家 第八章

  冬妮·布登勃洛克的美丽的夏季生活就这样开始了,比她任何一次在特拉夫门德过得都愉快有趣。没有重担窒压着她,她重又容光焕发起来;她的言谈举止又恢复了往日那种活泼的、无忧无虑的神情。有时星期日参议带着汤姆和克利斯蒂安到特拉夫门德来,总是心满意足地望着她。那时他们就到旅馆去吃大餐,坐在咖啡店的帐幕下边听音乐,喝咖啡,边看大厅里的人玩轮盘赌,像尤斯图斯·克罗格和彼得·多尔曼这些寻乐的人总是簇拥在轮盘四周。参议倒从来没有赌过。 阅读全文...

布登勃洛克一家 第九章

  “真奇怪,莫尔顿,在海边上一个人永远不会感到烦闷。要是您在别的地方这么仰天躺上三四个钟头,什么事也不做,什么事也不想……” 阅读全文...

布登勃洛克一家 第十章

  投寄这封信的人已经有多久没有看到这位秀美绝伦的小姐的芳颜了?他愿意借这寥寥几行字告诉您,您那美丽的脸庞始终萦回在他的脑海里,而且在这些漫长难挨的日子里他一直没有忘记在府上客厅里的那一个宝贵的下午。那一天您曾经吐露过一... 阅读全文...

布登勃洛克一家 第十一章

  下着倾盆大雨。天、地和海水似乎融合为一体,疾风在雨中驰骋,把雨水刮在玻璃窗上。雨点在窗上汇集成条条小溪,把玻璃弄得模糊不清。从烟囱里发出阵阵凄凉绝望的声音…… 阅读全文...

布登勃洛克一家 第十二章

  托马斯坐着克罗格家的马车来了。分别的日子已经到了。 阅读全文...

布登勃洛克一家 第十三章

  接着他们走过了那处渡口,走过以色列村的街道,走过耶路撒冷山和布格城门外的空地。马车从布格城门穿过去,城门右边监狱的围墙高高耸起,马车沿着布格大街辘辘地驶过去,穿过考贝尔格……冬妮望着两旁灰色房屋的三角山墙、悬在街心上... 阅读全文...

布登勃洛克一家 第十四章

  “我完全同意您的意见,我的好朋友。这个问题很重要,一定得解决。直截了当地说,按我们家传统的规矩,姑娘的陪嫁费是七万马克。” 阅读全文...

布登勃洛克一家 第十五章

  托马斯·布登勃洛克沿着孟街一直走到“五幢房”。他故意绕开上面的布来特街,这样就可以不用一次又一次地向熟人脱帽打招呼了。他把两手插在自己温暖的灰黑色皮领大衣的大口袋里,走在结冻的、透明发亮的积雪上,仿佛在凝神思索着什么事。积雪在他的靴子底下吱吱作响。他要到哪儿去没有人知道……天空是蓝色的,清澈而寒冷;空气新鲜、砭人肌骨,有一股清新的味儿。这一天晴朗无风,寒气凛人,已经冷到零下五度;这是典型的2月天气。 阅读全文...

布登勃洛克一家 第四部 第一章

  接到来信,谢谢您告诉我阿姆嘉德·封·席令同珀彭腊德的封·梅布姆先生订婚的消息。阿姆嘉德本人也给我寄来一张请柬(金边的,非常精致),另外她还写了一封信,信里说她对于这位新郎简直爱得入了迷。这位先生一定是个又漂亮又高贵的人。她该是多么快乐啊!谁都结婚了;我还接到伊娃·尤威尔斯从慕尼黑寄来的一份喜帖。她嫁了个酿酒厂的经理。 阅读全文...

布登勃洛克一家 第二章

  “你怎么啦,贝西?”参议说,这时他正坐到桌子前边端起别人给他盛的一盘汤。“你不舒服吗?你哪里不舒服?你的脸色很难看。” 阅读全文...

布登勃洛克一家 第三章

  布登勃洛克参议匆匆忙忙穿过自己这座深邃的大房子。当他走到外面面包房巷的时候,听见身后响起脚步声。他看见那是经纪人高什,裹在一件长大的袍子里,宛如一位画中人物。高什也正穿行在这条窄巷里,急忙往会场奔去。看见参议,他用一只瘦长的手把耶稣教徒的帽子往上一掀,用另外一只手做了个表示恭顺的漂亮姿势,一面压低嗓子嗄嗄地说:“参议先生……我给你行礼了。” 阅读全文...

布登勃洛克一家 第四章

  当布登勃洛克参议和塞吉斯门德·高什回到会场上去的时候,大厅里的景象较之一刻钟以前显得愉快多了。主席台上的两盏大石蜡油灯已经点起来,在黄色的灯光下代表们或立或坐地聚在一起,不断地往闪亮的大银杯里斟啤酒,彼此碰杯,一面兴... 阅读全文...

布登勃洛克一家 第五章

  一年又两个月以后,1850年1月的一个雪雾交加的早晨,格仑利希夫妻俩坐在餐厅里,身旁是他的三岁的小女儿。这间屋子的墙壁镶着浅黄色木板,他们坐的椅子是用每把二十五马克的价钱买来的。 阅读全文...

布登勃洛克一家 第六章

  凯塞梅耶先生已经把大衣和帽子都脱掉,像一个熟客似的没有让人通报就走进屋子来,在门旁边站住。他的外表和冬妮给她母亲的一封信里所描述的毫厘不差。他的躯干比较短壮,既不太胖也不太瘦,身上穿的是一件黑色的、已经磨得有些起亮的... 阅读全文...

布登勃洛克一家 第七章

  约翰·布登勃洛克参议是下午两点钟到达别墅的。他穿着一件灰色的旅行大衣走进格仑利希家的客厅来,一进门就抱住自己的女儿,亲热中流露出几分痛苦的神色。他的脸色灰白,显得比以前苍老了许多。一双小眼睛深深陷进眼窝里,鼻子在凹陷的两腮中挺伸出来,看来又尖又大。他的嘴唇仿佛比过去更窄,胡须也和头发一样,变成花白色。最近他已经不把胡须蓄成从太阳穴到面颊中部的两绺,而是让它在下巴和颚骨下面蓬松地长成一片,一直长到脖颈上,一半掩藏在硬领和领巾后面。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