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迅雷上市

  从邹胜龙创立迅雷前身三代科技(2003年1月)到现在已经七年,从三代科技正式更名为迅雷科技(2005年5月)到现在只有五年。在金融危机的余波顺利散去后,迅雷终于开始了自己的上市征程,近期其创始人邹胜龙也开始频繁接受媒体采访为公司造势。

也说百度的框

  最近百度的框计算被炒的很热,笔者在这里也来提出一些自己的观点与看法。

《我们的防火墙》读后感

  今天读完了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我们的防火墙-网络时代的表达与监管》,作者李永刚是政治学博士,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的副教授,曾经在1999年9月20日创办过著名的学术网站“思想的境界”,后于2000年10月12日关闭,该网站我当年也经常访问,是当时学术网站的佼佼者。

细数网络上十七种安全威胁

  互联网和传说中的江湖差不多,有门派纷争,有勾心斗角,有三教九流,也少不了东邪西毒。互联网上危险的地方很多,有些是你毫无察觉的常用服务,有些则是你曾信赖有加的搜索引擎,有些则完全是你自我暴露的。

5个未来必不可少的IT技能

  在2020年,专业技术知识将不再是IT部门的唯一领域了。整个公司/组织的员工应当要理解如何把IT技术运用到他们的工作之中。但未来学家和IT专家说,最吃香的IT相关技术包括:挖掘海量数据、保护系统免遭安全威胁、管理新系统下日益复杂的风险以及如何利用技术提高生产率。虽然IT知识将更加普及,但雇主们将更加青睐如下5种专用技能。

如何寻找创业机会?

  CHRIS DIXON不久前写了一篇有趣的文章:《如何找到创业主意》。他的建议可以归结为:将那些创业想法记录在电子表格里,同时与众多聪明的人(企业家、潜在客户、风险投资者、大企业里面的人物)进行沟通。这是一个好建议。2008年时PAUL GRAHAM也写过一篇文章《他愿意投资的创业点子》。

Web 2.0的社交工具影响了我们的思考方式?

  你每天要检查几次邮件?要上几次FacebookTwitter来查看最新消息?有多少次你受到网页上纷繁链接的诱惑,漫无目的地浏览,却忘记了最初想要找寻的资料?

对百度“框计算”的几点看法

  框计算是由百度李彦宏提出的技术概念,用户只要在“框”中输入服务需求,系统就能明确识别这种需求,并将该需求分配给最优的内容资源或应用提供商处理,最终精准高效地返回给用户相匹配的结果。这种互联网需求交互模式,以及信息交互实现机制与过程,称之为“框计算”。

杂谈新浪微博、腾讯微博、百度说吧

  此前曾经注意到了一条新闻,大致是说新浪正在寻求将新博分拆,独立出来引入风险投资,最后的目标是独立上市。有趣的是文中还提到了一个观点:按照当前的情势,今年年内不大可能实现分拆。

社交洞与自我审查

  Google UX研究员的这篇《基于现实生活的社交网络》,提出了一个有趣的用户体验问题:在用户Gmail的联系人列表中,有他亲近的人,也有他不亲近的人。但所有这些人都无区别的列在一个大群组里面。如果这个联系人列表中有我不想聊天的人,而如果我害怕这种人看见自己在线并跟我打招呼,那我就会隐身。于是列表中的所有人都会看到我隐身。这种用户体验糟透了。因为我关心的人、我希望聊天的人都会看到我“离线”了。

暑期中国团购网站统计报告

  今年夏天……您团购了没?如果您仍然对团购这个词不甚了解,请把鼠标挪至屏幕右上角,然后点击小红叉。就算不怎么上网,您总会看电视和报纸吧?要知道,在过去的3个月里就连CCTV都对团购做了不下3次的专题报道,更不消说全国这大大小小的新闻网站和报纸了。让我们用个今昔对比来描绘一下团购的普及程度吧:几个月前,您举着手机上的确认短信鬼鬼祟祟地走进餐厅,而现在你会发现整个大厅三分之二的桌上都摆着和你一样的一扎酸梅汤和两斤烤鱼,人人脸上都洋溢着捡到金子般奇怪的笑容……是的,正如服务员小妹大吼的——“又来了一桌团购的!”

Google Reader小技巧

  我使用互联网的三大老师,Google(搜索引擎)、维基百科(知识库)、Google Reader。Google适用于根据一个点(关键词)来查找相关讯息,覆盖面广的全文检索;维基百科适用于查找地点、事件、人物、名词等约定俗成的定义解释,互联网时代的大百科全书,资料查询必备;而Google Reader更多是一种目标性很强的工具,从关注的站点获取最新的讯息。三者各有侧重,构成我获取信息和学习知识的工具组合。

被选择的互联网

  连线杂志的那篇《互联网死了》确实震动业界,而现在,百度的框计算似乎正在验证他的话。无论是高兴也好,无论是哀嚎也罢,百度的框计算终究给最终用户带来了一些实际的东西。他改变了人们对于传统搜索的认知。而百度这类似的行为,正成为互联网的一种趋势。可以说,商业化的大潮,正在人为的割裂互联网,让他的边界越来越明显。

阿里将是银行杀手

  前几天传出了支付宝要进军信用卡领域的大新闻,这是个大新闻。这个新闻的先兆意义在于,阿里巴巴的方向开始跟其他互联网巨头变得不太一样,也许多少年之后你会发现,阿里巴巴更多不是一个互联网公司,而是一家金融公司!

从维基解密看保密和泄密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朱力安.阿桑杰(Julian Assange)和他创建的名为—“维基解密(Wikileaks)” 的解密网站迅速窜红。虽然网站名称同样有维基二字,但是维基解密和维基百科没有任何关系。

中文域名是场彻头彻尾的骗局

  你可能已经习惯输入"www.google.com"来搜索自己需要的信息,域名被称为互联网的门牌号,只要你记住了域名就能够随时随地访问这个网站。现在中文域名来了,消息称ICANN管理委员会已经批准了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台湾网络信息中心、香港互联网注册公司这三个机构注册中文顶级域名,这意味着中文域名开始进入全球域名体系。

可以不山寨

  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这是一个哲学问题。之前,唐骏造假一直没能被大家关注,是因为我们的社会已经缺失了对诚信的坚持,当这变成一个新闻事件时,诚信一下子站在了绝对正确的立场上,所以唐骏错得一塌糊涂。我们高声骂腾讯“狗日的”,因为我们的立场站在了国内这个小圈子里面,国内第一个模仿的就是创新,第二个模仿的就该骂娘。腾讯错了吗?这个问题不用回答,立场的不同会带来不同的答案。

Twitter不是Google杀手

  一个作者抛出一个观点,Twitter将干掉Google,证据2个。一,Google付费给Twitter,支持实时搜索。二,Twitter站内搜索220亿次,Google880亿次。

团购体验报告

  时下最热门的话题是什么?毫无疑问是团购。如果你是网络购物达人,肯定有过团购的经历。看着那百十来号团购网站每日一更新的、最低可折扣到2折的商品信息,任何人都难免会兴奋又冲动的立刻出手。

企业在网络中如何面对负面言论

  此篇文章已经在头脑里面酝酿了几天,源于公司的一起事件。一直非常看重“贴心服务”的公司,因为一篇帖子的出现,重重的震慑了一下公司的领导层。在本土的一个热门社区,一篇千余字,一位公司客户用极其愤怒的口吻讲述了在我们这里的遭遇。帖子发布很短时间内就在社区造成了严重的影响,很快就得到了数百条跟帖。看到帖子后公司在第一反应时间内,迅速召集了所谓的领导层,开了个紧急的会议,寻求处理办法。此事件后面的发展不再讲述,主要想谈谈针对此事件自己的一些心得。

小众化的豆瓣

  针对国内多数社交网站大众化的发展,笔者对豆瓣的小众化发展还是情有独钟的。无论是关乎西方“时间之箭”的哲学理念,还是东方轮回学说的玄学思维,在现有的一定阶段,社会一定是朝着分众化的方向而发展的,而豆瓣也正是做出了回应,因此,只要豆瓣有所坚持的走下去,就会得到良性的发展。

互联网开放平台应用综述

  这些天关于开放平台的一件大事是开心网的开放平台,面对日益下滑的流量,开心网终于也坐不住了,终于也推出了所谓的开放平台,而其竞争对手人人网很早就推出了开放平台,开心网现在才开放,实在太晚了,而且开放平台也并不是救命稻草,预计也不能挽回现在SNS的颓势,游戏玩多了迟早会厌倦,SNS还是应该把主要精力放在真实关系的管理上。

网络访问攻防战之代理服务器篇

  在上一篇《网络访问攻防战》中说到,在很多大型企业中和有些国家中,为了限制员工或人民访问某些网站或使用某些网络应用程序,通常做了一些访问限制。限制的方法通常有路由器IP过滤和强制使用代理服务器等几种方式。那么,本篇主要讲述使用代理服务器进行网络访问时的攻防战。

百度统计与CNZZ统计横向评测

  流量统计作为互联网站点最基础的数据分析工具,几乎与每个站长、互联网从业者相关。在互联网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流量统计工具就像打仗用的武器。能否选好适合自己的武器、用好武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我们的胜败。

Twitter就是Google杀手

  上次看到一篇“Twitter可能是Google杀手”的文章,引起了笔者的兴趣,因为笔者本有Twitter代替Google搜索的可能,于是写了本文,如有不到之处,还请指点。

百度贴吧优化分析、设计全解析

  百度贴吧的问题由来已久,在破解新浪微薄媒体性优势一文中,i贴吧的现状已经提过了,这一次,笔者按照个人理解,对贴吧系统的优化设计做全解析,包括这些错误是怎么来的,应该是什么样子,可以做成什么样子。

浅谈微博的商业价值和盈利模式

  微博的诞生是互联网的又一个跨时代的产品,从几年前的开始应用到今年的开始火热,微博的商业价值开始得到体现。

百度的高收入与低道德

  几天前,百度公布了2010财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财报:总营收为人民币19.14亿元(约合2.823亿美元),同比增长74.4%;第二季度净利润为人民币8.374亿元(约合1.235亿美元),同比增长 118.5%。

从微博到招聘有多远?

  这是一个跟微博开放平台有关的话题。连续四篇都相关微博,不论观点对错,多少会令人令己审美疲劳,如无特别意外,这将会是越石最后一篇关于微博的文章。

Twitter可能是Google杀手

  7月22日的新闻,百度CEO李彦宏今日在百度电话会议上谈及对实时搜索的看法,他认为实时搜索很容易充斥垃圾信息,百度对此很谨慎。实时搜索是伴随着Twitter 的大热而诞生的新词汇、新概念,有关该词汇的新闻也看过不少了,但是很遗憾,总觉得有点一言堂的感觉,大部分的观点似乎都认为各家搜索引擎应该支持实时搜索,至少,当有道搜索成为国内第一家推出实时搜索的搜索引擎时,似乎人们对此相当赞誉,当搜搜也开始支持时,迎来的又是一片赞誉,我不知道有没有可能连续投递三篇都能有幸被月光接受,但我想试试看,就借百度CEO李彦宏的这条新闻谈谈实时搜索这个老生常谈的新话题。

破解新浪微博的媒体性优势

  当今的微博格局已经相当明显了,新浪凭借先手优势遥遥领先,网易、搜狐、凤凰网已经基本失败,而百度的i贴吧虽然用户基数数量巨大,但是个残次品,唯有腾讯微博潜力巨大,可与新浪一决高下。

流氓还是不流氓,这是一个问题

  说起流氓软件,经常使用电脑的用户总是深恶痛绝,有些深度用户,甚至有严重的“流氓洁癖”。什么意思呢,只要有任何软件没有经过同意擅自安装,或者是弹出一个广告,都将之称为流氓软件,哪怕这个软件是免费软件。然后对于一些初级用户,他们并未非此讨厌流氓软件,首先他们很可能并不知道流氓软件的存在,也可能是流氓软件某些功能让他们很喜欢,所以不在乎这个软件是流氓。

独立博客的思考

  本文是读者老耿关于独立博客的一篇投稿,主要写了一些他个人关于独立博客的一些心得,以下是全文:写博客是一个比较枯燥的过程,经常为了写一篇文章需要花掉好几个小时的时间,但在写博客的时候需要将自己的思路重新整理、思考,这个过程可以使自己对问题的理解和看法更成体系,也培养了思考问题的习惯,还可以锻炼文字表达的能力,当然还能认识更多的朋友,如果有可能的话还能赚点小钱。

思考微博客

  越来越多的事件告诉我们,微博客在国内的影响力已经不容小觑,当其正在成为人们的一种生活方式之时,我们接受信息的渠道也在潜移默化中改变。在这篇文章当中,笔者根据自己的见解,对于微博客进行了一些阐述。

团购网站的末日

  团购绝对是互联网窜红最快的商业模式,在不到半年时间涌现上千家团购网站,并且这一数字还在不断增加,这是互联网扎堆抄袭的又一个案例。

为什么80后集体缺席互联网

  为什么中国的互联网上只有70后,没有80后90后呢,按理80后现在已经到了30岁,也差不多是建功立业的时候,可为什么会互联网上集体缺席呢?知名的互联网公司,几乎鲜有80后,为什么?

网络访问攻防战

  在很多大型企业中和有些国家中,为了限制员工或人民访问某些网站或使用某些网络应用程序,通常做了一些访问限制。限制的方法通常有路由器IP过滤和强制使用代理服务器等几种方式。

是谁剥夺了我们的智慧与能力

  人类最引以自豪的,也是优于其他动物的长处,就是人类的智慧。但迄今为止,人类借以在社会上取得成功,获取财富、吸引性伴侣的优点还不仅仅限于智力一个方面。然而,信息技术很可能使得智力占据成功要素的极大百分比。

付费为什么这么难

  商业模式没有三千也有八百,究其核心分为用户付费和厂商(广告)付费两种。在国外这两种模式可能是各有优劣,但在国内的互联网圈内,大多数不对向用户收费抱太大幻想,转而寻求在用户量做大后获得广告商支持。

互联网,你还能更土一些么

  SNS热炒了两年了,微博越来越看起来像是个新闻平台,开心网则连公用菜地的地位好像都要摇摇欲坠。虽然UGC的门槛一再降低,从日志到图片再到100来字的推文,被IT精英们看做下一个金矿的草根们似乎仍不领情。大鳄们在忙着把各路明星大神实名验证拉上推特,巴不得把他们的吃喝拉撒都记录下来,而更多的人在忙着聊天,偷菜,玩游戏,对那一小部分人在说什么一无所知。毕竟在这无数成年人连篇800字的文章都读不完的时代里,指望他们能像韩局长那样激扬文字,挥斥方遒,也实在太不切实际了点。

互联网时代的社区化及其意义

  摘要:这篇文章试图避开技术,站在互联网本身意义的角度上来看待互联网的发展,即社区化的逐步形成。在整合信息的基础上也试图剖析互联网社区化的本质在于构建一种“环境”,这种“环境”是针对“人与人”之间的粘性而产生的。SNS网站如何构建这种环境,也就成了本文所关注的地方。

原创博客投稿的经验与技巧

  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仅仅是向月光博客进行投稿,然后由其它网站从月光博客再行转载,我原本认为其它网站转载也会加上我的链接,不需要我再劳师动众去挨家挨户进行投稿。但现在我发现我低估了咱们互联网形式的严峻,目前我写的几篇较热门的文章,Google前几页基本上已经找不到我的网站了,例如《为什么中国出不了FacebookTwitter》需要在Google中需要第8页才可以找到我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