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文摘 » 科幻故事 » 毫无头绪

毫无头绪

一阵有节律的心跳声吸引了观众的注意。微弱的光线在黑暗中闪烁着。一个身影陷在一堆黄绿色的黏液中。光线变亮,心跳声也加快。那个身影立起来了,原来是穆德。一根有机导管从他的喉咙中拔出,他迅速地张开了眼睛,开始大口地呼吸。

与此同时,在医院里的史卡丽从睡梦中惊坐而起,急促地喘气。原来这是一个梦。她放慢了自己的呼吸,然后躺了下来。她的手自然地放在了自己的腹部之上。

前情回顾:

专员肖特正在与穆德和史卡丽谈话

专员肖特说:“汽油、开销——这些都超过了FBI事先制定的预算啊。”

史卡丽说:“我确定自己被人绑架过,这些人在我身上进行了医学测试,还让我无法怀孕。”

穆德补充道:“他们是外星劫持者,你是被劫持的人。”

镜头切换,Ray在外星人的实验室力场中剧烈颤抖。

外星赏金猎人在Hoese的房子中四处查看。

史卡丽正和斯金纳副局长以及孤枪侠谈话。

史卡丽说:“那片地方有什么东西。它不愿意我靠近。把我挡了回来。”

镜头再次切换,穆德将一只手伸入力场。手开始抖动。

夫咯西柯说:“你根本不会知道这就是个飞碟。”

拜耶斯说:“如果你不是一开始就刻意去寻找它。”

镜头切换,斯金纳站在力场中用双手遮挡飞碟的强光。

斯金纳说:“我不知道我还能说些什么——穆德从我眼前消失了。”

史卡丽边哭边说:“我们会找到他的。”

镜头切换,穆德在强光中注视着外星赏金猎人,以及其他被劫持者。

“要相信这一切很难,”史卡丽接着说,“我怀孕了。”

史卡丽在浴室中注视着镜子里的自己,音乐声轻微而悠扬。史卡丽凝视着自己的镜中影像,头发仍然是湿的,她面无表惰站着,内心却是百感交集。她穿好了黑色上衣,带上了十字架,那个本来应该跟着穆德的十字架。史卡丽来到FB的大厅。她身着黑装,脚上是双两英寸高的高跟鞋。她穿过地下室的走廊走到穆德的办公室。她看到四个男探员在搜查办公桌和文件夹。

史卡丽很生气地问:“这是怎么回事?抱歉,有人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

一个探员回答:“我们在收集材料。”

史卡丽问:“什么材料?”

探员说:“所有与搜寻行动相关的材料。”

史卡丽问:“什么搜寻行动?搜寻谁?”

探员问:“你居然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史卡丽说:“听着,这里什么也没有。如果你在找穆德,那不过是浪费时间。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探员很平静地说:“我无权和你讨论。”

史卡丽又问:“这是谁的蠢主意?”

史卡丽跑进斯金纳副局长的办公室。斯金纳正在进行着一次不愉快的通话。

斯金纳对着电话大喊:“好吧,找个有礼貌的人来告诉我。”然后他摔下了电话机。

史卡丽说:“一些探员正在穆德的办公室翻箱倒柜,他们说自己参与了FBI的搜寻行动。”

斯金纳说:“你要信任我,这不是我的本意。我也是刚刚才得知的。”

史卡丽说:“这样可找不到穆德,你我心里都有数。”斯金纳说:“昨天晚上我就说了,一定会找到穆德。我这就开始找他,好吗?我现在只需要你冷静下来。我不希望你影响到肚子里的小孩。”

史卡丽说:“听着,我还是不懂,你是副局长,谁的权限还能比你大?”

斯金纳无可奈何地说:“我们的新代理局长。”

正在这时候,新的代理局长柯什打来电话,史卡丽和斯金纳走入柯什原来的办公室。他正在整理抽屉里的物件。

柯什说:“斯金纳副局长、史卡丽探员,谢谢你们能这么快过来。我有话直说了。我们有一个探员失踪了,唯一可接受的结果就是,我们能确认他健在并且找到他。你们俩肯定都同意这一点。”

斯金纳说:“没错,长官。”

柯什说:“很好。我的这次上任正好处于一个艰难时期。但是我会希望你们在这次搜寻穆德的行动中,能提供足够的协助。”

史卡丽很困惑:“我们只是协助?我无意冒犯您,长官,但是没有比我俩更合适的人选来指挥这次行动。”

柯什说:“眼下,你和斯金纳副局长是穆德失踪的主要目击者。我需要你们尽快提供问讯笔录。”

史卡丽问:“你把我们当做嫌疑犯吗,长官?”

显然这一质问让柯什很生气,他愤怒地瞪着史卡丽。

斯金纳赶紧来打岔,问道:“谁来做笔录?”

柯什说:“我的特遣队指挥,约翰·道奇专员。他正在等你们。”

柯什又说:“强调一句。如果任何有关外星人或外星人劫持,或者类似的胡言乱语传出去,使得FBI丢了脸,那么寻找穆德探员就不关你们什么事了,你们将要去寻找新的工作。”

说完,柯什戴上眼镜,重新开始看文件。

办公室的门关上。史卡丽和斯金纳离开,穿过大厅。

史卡丽依然很生气:“难以置信。”

斯金纳说:“这根本不是搜寻穆德,这是柯什在为FBI掩饰。”

史卡丽说:“我觉得如果我们找不到穆德的话,柯什会很高兴的。”

他们来到了问讯室前,继续小声地讨论。

斯金纳说:“听我说,我确实看到了我所看到的。我肯定得实话实说,我不会跟他们说这没有发生。”

史卡丽说:“你刚听到柯什说什么了。他们不需要真相。如果你告诉他们真相,他们就用真相来堵你的嘴。”

斯金纳说:“他们照样也可以用谎言来堵我的嘴。我不会出卖穆德的。”

史卡丽说:“如果找借口来打击你,你又怎么能帮穆德?”

两人走进问讯室。勤务探员向他们走来,说:“副局长,请跟我来。史卡丽探员,请在这里等一下,我们一会儿再叫你。”

他领着不情愿的斯金纳走向房间中央的桌子。史卡丽无聊地坐在一排靠墙的凳子上。离史卡丽不远处已经坐了一个男子。他大约40岁,英俊的脸庞轮廓分明,全身上下散发着男子汉的味道。他佩戴着FBI的胸牌,被西服的翻领遮住了一部分,所以无法知道姓名。他看着史卡丽坐下,然后起身走向冷饮机。史卡丽瞥了他一眼,但是脑子里想着其他事,她的注意力在斯金纳那。

一会儿,他向史卡丽递过去一个纸杯,问:“喝水吗?”

史卡丽愣了一下。

男子说:“可能还要等上一会儿才轮到你。”

史卡丽接过杯子呷了一口,说:“多谢。”

男子又坐了下来,开始看文件。接着问:“穆德是你的搭档吗?”

史卡丽顺口说:“是的。”

男子说:“我猜任何人都逃不了嫌疑。”

史卡丽说:“他们跟你说什么了?”

男子说:“跟我?我对穆德有一点了解。他们正在准备一个工作档案,一个个调查。”

史卡丽说:“我觉得他们已经有了所有他的资料。”

男子继续发表自己的看法:“当然,主要是因为他的名气。我认为探员之间彼此并不真正了解,即便是搭档之间也是。不到最后一刻,我们也不了解搭档的真实生活、朋友、女友、内心,等等。”

史卡丽说:“我觉得我对穆德的了解和其他人一样。”

男子说:“嗯,也许是这样。我一直认为那些谣言不过是生活的调料。”

史卡丽问:“什么样的谣言?”

男子说:“你是知道的。”

史卡丽的表情表明,她不知道谣言的具体内容。

男子说:“嗯,谣言说,他从一开始就没有信任过你,还有你的野心非常大。”

史卡丽说:“这是从什么地方传出来的。”

男子轻笑一下,说:“他曾向局里面的一些女人谈起。我还以为你知道。”

史卡丽说:“我不清楚。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男子说:“不知道,不过是闲聊而已。那么你认为穆德出了什么事?你有什么看法?”

史卡丽开始觉得自己讨厌这个男的了,就说:“我的看法?我的看法是你根本不了解穆德,从来就不了解他。”

史卡丽伸手翻看他的胸牌。“约翰·道奇,柯什的特遣队指挥。你为什么不介绍介绍自己?”

道奇说:“嗯……我正想介绍自己来着。”

史卡丽站了起来,将茶水泼在了道奇的脸上:“很高兴认识你,道奇探员。”

她放下了杯子起身离开,顺手狠狠地把门摔上,道奇很尴尬地坐在那儿。大房间中的其他探员本来正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接着都纷纷地埋头开始工作。

史卡丽的公寓里,悠扬而哀伤的音乐又开始播放。外面正在下雨,水流哗哗地从玻璃窗上淌过。史卡丽坐在电脑前面,她正在查阅道奇在FBI的档案。

从军经历

1977-1983: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二远征军,第24两栖作战部队中士E-5

9/1/82-10/20/83:多国维和部队,黎巴嫩建设

工作经历

1987-1995:纽约警察局权证部门,抓捕组,探长

1995-毕业:Quantico的美国FBI学院

1995-先在:FBI罪案调查部门专员

阅读材料时,史卡丽突然感到身体不适。她摘下眼镜冲到洗手间,开始朝马桶呕吐。呕吐之后,史卡丽走到洗脸台前,打湿了毛巾,似乎这不是她今天第一次用这块毛巾,她擦了擦脸和嘴,然后看着镜中的自己。

史卡丽回到了电脑前,手里拿着电话开始拨打,答录机接起了电话。

是史卡丽太太的答录机留言:你好,我是玛格丽特·史卡丽。请留言。

史卡丽说:“妈,是我。我,嗯……很对不起,这么久没给您打电话。我最近一直在忙,而且,嗯……有些事情我应该亲自告诉您。我的意思是我不知道您是否在家或者是否正在听留言。”

史卡丽开始哽咽了,差点哭了出来:“但是,嗯……但是我真的想见见您。我身上发生了很多事情,嗯……我真的需要和您谈谈。”

电话里咔哒一声响,显然还有别人在听这个电话。

史卡丽问:“妈,您在吗?”

又传来一声咔哒。史卡丽挂上了电话,注意到窗外有个人影。一个穿黑衣服的高个深色头发的男子站在她住处对面的人行道上。她气愤地拨通了另一个号码。

FBI问讯室,道奇接起了电话。

道奇说:“约翰·道奇。”

史卡丽说:“你别来骚扰我!”

道奇说:“什么?你是谁?”

史卡丽说:“你最好有法院授权。”

道奇问:“为什么?你是谁?”

史卡丽反问:“你记录了多少电话?有多少探员被你监视?”

道奇问:“是史卡丽探员吗?”

史卡丽说:“谢谢,你刚回答了我的问题。”

史卡丽挂上了电话,她听到了地板开始吱吱地响,她看见门外有个人影,人影走开了。史卡丽拿起桌上的枪,然后离开了公寓,门没有关上。走廊上没人。她走下楼梯到了下一层。一个男人出现在一扇打开了的窗户边上的逃生梯上。史卡丽举枪瞄准了他。

史卡丽说:“站在那儿不准动!就那儿!好,慢慢从窗户里进来。”

50岁的科本先生慢慢从窗户爬了进来,他又矮又胖,全身都湿透了。

科本先生说:“好的,我进来了。是我,房东。我刚才正要去修理屋顶的天线,然后……”

史卡丽说:“真对不起,科本先生,真对不起。我刚看到一个男人。有人闯进这了栋楼,你有没有看到谁?”

科本先生说:“没错,我看见了,你认识的,和你一起工作的那个男的,棕发,高个。”

史卡丽吓坏了,问:“谁?你……你……难道在说穆德?”

科本先生说:“没错,就是他,穆德。”

史卡丽赶紧跑回公寓,大声叫:“穆德?你在吗?”

史卡丽找遍了厨房、洗手间和卧房。没有人在。她走向桌子,倒吸一口凉气,她的电脑不见了。

她难以置信地拿起被拔下来的电源和电话线。

史卡丽走进了穆德的公寓,发现桌上的电脑也不见了——桌上本来放显示器的地方现在是一个没有沾灰尘的圆形,一根串口缆线被丢在地上。当史卡丽经过卧室时,她注意到穆德的蓝色衬衫被丢在没整理的床上。她拿起衬衫,躺在床上,将衬衫抱在怀里。她的眼皮渐渐沉重。慢慢睡着了。

穆德的处境很差,他裸体躺在一张金属台上。一些小金属棒刺穿了他的手腕和脚踝,将手脚固定在这个台子上。他的头被箍住不能动,每边有三个金属夹子夹住他的脸颊,并且往外拉扯着,看起来让人极度不舒服。最糟糕的是穆德清醒着,一束强光正照着他。一阵尖锐的机器旋转声响起,一个双头探针插进了他的鼻孔。这个探针可以堵住了他的鼻腔通道,因为他把嘴张开了。另一个探针伸了过来,尖头有着一个旋转的钻头。当它伸进穆德的嘴里时,一束牵引光射了出来。当这个探头开始在穆德的上颚钻孔时,穆德尖叫起来。

深夜时分,斯金纳和孤枪侠偷偷碰头商量拯救穆德的事宜。在一群巨大的卫星天线中,孤枪侠正在给斯金纳看一些打印的材料。

夫咯西柯说:“搞这些东西确实要些手段。”

琅利说:“我们要入侵主卫星系统。”

拜耶斯说:“不过我们搞到了你要的数据。”

斯金纳说:“你们给我看的是什么?”

拜耶斯说:“你看到的是从JPLTopex/Poseidon系统中搞出来的实时图像。”

夫咯西柯说:“我们直接连接到天线里面。”

拜耶斯说:“我们没办法找到记录飞碟活动的原始数据。”

夫咯西柯说:“但是琅利侵入了这里的存储数据,弄出了一些有意思的信息。”

拜耶斯说:“你看到的是穆德被劫持之前,在太平洋地区的东北区域记录到的飞碟活动。”

琅利说:“这些时间点,与那些报告的外星人劫持事件吻合。这是一种类似狂热购物的活动。”

斯金纳问道:“那么,穆德的劫持呢……”

夫咯西柯说:“只不过是飞碟在飞往它下一个目的地中途临时停靠一下而已。”

斯金纳问:“目的地是哪?穆德被劫持后,飞碟的活动地点在哪?”

拜耶斯说:“就像我们说的,我们不知道。从我们弄出的这些数据里面根本看不出来。”

斯金纳说:“听我说,如果我们能找到飞船的路线,也就是它的目的地,那么我们就有可能找到穆德。”

在代理局长柯什的办公室里,有两位探员正在里面,道奇走了进来。

道奇说:“耽误你一会儿,局长。”

柯什说:“没问题。”

于是那两个探员离开了房间。柯什拿着一张军用飞机的照片,可以看出飞行员是个年轻人。

柯什问:“道奇探员,你开过飞机吗?”

道奇说:“只有鸟和棒球才飞。那是我在海军陆战队的时候照的。”

柯什说:“在越南,我们进行突袭时通常的飞行高度是距树顶10英尺。那时没有夜视仪器,没有制导飞行,我们依靠一个愚蠢的标尺和自己的智慧每小时飞行600英里。那时士兵们说,他们通过闻饭香来判断飞行高度。”

道奇说:“您真是身经百战,长官。”

柯什说:“我们使出了浑身解数。你想要什么,探员?”

道奇说:“这个特遣队——寻找穆德的这个特遣队,是由我在指挥,对不对?”

柯什说:“你就是头儿。”

道奇问:“还有其他人员搀和进来吗?其他部门有没有派人参加?”

柯什说:“如果有,我想我肯定知道。你为什么会这样想?”

道奇说:“直觉而已,也许我是错的。”

柯什:“道奇,你前途无量。站在显眼的地方,让他们知道你是有能耐的人。”

第二天清晨在穆德的公寓里,史卡丽仍在穆德的床上睡着,手里抓着那件衬衫。她翻了个身,准备继续睡。脚步声传来,她睡眼惺忪地醒了过来。她环顾四周,然后翻转身坐起来面向房门。道奇站在卧室的门框边。这让她吃了一惊:“你在这里做什么?”

道奇说:“我还想问你这个问题呢。”

史卡丽说:“我过来帮穆德喂鱼。”

道奇说:“然后你觉得累了就决定睡个觉?”

史卡丽生气地说:“你有你自己的处事原则,道奇探员。但是那只在纽约警察局管用,你现在正在和FBI里的同事讲话,你最好放尊重点。”

道奇说:“就像你在电话里对我的尊重吗?尊重是互相的,史卡丽探员。”

史卡丽说:“是谁假装谈论穆德来设计我,又是谁监听我的电话?”

道奇说:“简直是胡说八道。”

史卡丽:“现在你又跟踪我。”

道奇说:“我只不过是来喂喂鱼。”

说完,史卡丽走到另外一间房间靠近鱼缸,问:“你到底想从我这儿知道什么,道奇探员?你想找的是什么?”

道奇说:“我只想找到穆德。”

史卡丽:“你根本不知道到哪去找。”

史卡丽在架子上找鱼食。

道奇讽刺道:“鱼食在桌子的中间抽屉。”

史卡丽没有理睬道奇,不过却打开桌子抽屉,拿出鱼食开始喂鱼。

道奇说:“我知道答案,史卡丽探员。”

史卡丽:“我根本都不知道你的问题是什么。”

道奇说:“问题就是穆德出了什么事。我知道你会说什么不会说什么,因为你认为我不怀好意。是不是这样?”

史卡丽说:“你认为绕弯子来提问会让我不知所以,然后不小心说出你所谓的答案。”

道奇说:“他不会真被外星人给劫持了吧?”

史卡丽:“我可没这么说。”

道奇说:“我觉得我根本无法接受一个科学家、一个严谨的人居然会相信这一套。你有没有见过外星人,史卡丽探员?”

史卡丽说:“你想趁机记我一笔吗?能记录到的我的说法就是:我看到了我所无法解释的东西。我观察到了我无法否认的现象。对于一个科学家和一个严谨的人而言,恰当的做法是,不因为某些人认为这是胡说而去否认它们。”道奇说:“那么你认为他是被劫持了?”

史卡丽回避了这个问题,望向别处。

道奇接着说:“我只是想尽力找到他。”

史卡丽说:“那你在这儿干吗?”

道奇递给她一个文件夹,说:“试着看看这些。我是在他的抽屉里找到的。汽车租用收条上有穆德探员的信用卡信息。五月份连续四个周末,每次都是同样的里程,370英里,375英里……他去哪儿了?”

史卡丽说:“我不知道。”

道奇说:“如我所说,也许你根本就不了解你的搭档。”

史卡丽刚想争辩,道奇的手机响了。他接了电话:“约翰·道奇……穆德探员到FBI来了?”

道奇和史卡丽互相对望,显然这个消息太震撼了。

斯金纳穿过拥挤的FBI大厅,走进问讯室。全体特遣队员,连同柯什,道奇和史卡丽都在。

杰恩·柯雷探员说:“副局长,请跟我来。”

斯金纳问史卡丽:“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回事?”

杰恩·柯雷探员说:“斯金纳先生,请这边来。等我们办完事了你就可以和史卡丽探员说话。”

斯金纳无奈地看了一眼史卡丽,然后跟着杰恩·柯雷走了。

杰恩·柯雷说:“请坐。”

道奇挨着斯金纳站着。

柯雷继续问:“副局长,今天下班后有人闯进这间办公室取走了一些材料。”

这时,柯什正在观察斯金纳,斯金纳也在看着他。然后镜头转向道奇,再转回柯雷。

斯金纳问:“是谁?”

柯雷探员说:“这间办公室用的是磁卡锁,昨天闯进来的人用的是穆德探员的通行卡。”

斯金纳问:“你认为是穆德探员拿了文件?”

柯雷探员说:“我们担心穆德探员的精神状态。在你的笔录里面,(他翻过几页纸)你说在穆德探员失踪以前,他觉得自己受到FBI的威胁。”

斯金纳说:“不是这样的,不是。我没这么说。我说他觉得×档案的调查面临预算缩减的威胁。”

柯雷探员说:“你有没有隐瞒什么关于穆德探员及其工作态度方面的事情?你认为他会报复FBI吗?”

斯金纳摇了摇头说:“穆德探员只是在寻求真相。”

局长柯什插嘴说:“我们也是,副局长。”

柯雷探员说:“史卡丽探员告诉我们昨晚她在家。我们查了你的电话记录,你昨晚在局里待到10点。”

斯金纳怒视着柯雷,接过他递过来的电话记录。一丝难以置信的笑容挂在他嘴边。他看了一下记录,然后递还回去。

斯金纳问:“你认为昨晚是我用穆德探员的通行卡闯进来?”_

柯雷探员说:“你是最后—个见到穆德的人,你和史卡丽都是。”

另一个探员和道奇耳语了几句。两个技术人员推进来一个大箱子,准备打开它。

史卡丽对道奇说:“斯金纳说的是实话。”

道奇说:“我相信他。不过这不能解释到底是谁用穆德的卡闯进来的。”

史卡丽问:“你认为是穆德本人吗?”

道奇说:“我给你看过那些租车收条了。我又发现穆德探员的信用卡两天前在北卡的Raleigh被使用。”

史卡丽问:“两天前?谁用的?用来干吗?”

道奇说:“买花。支付给当地的一个殡仪馆。”

史卡丽想到了什么,然后松了一口气,说:“穆德的母亲葬在那儿。他每周末都去那里。”

道奇说:“这是原因之一。”

他打开了箱子,里面装着一个墓碑,墓碑抬头写着“穆德”,下面写着:

威廉·穆德1936-1995

提纳·穆德1941-2000

萨曼纱·穆德1964-1977

最底下是一行新刻上去的字,写着:

福克斯·穆德,1961-2000

史卡丽的表情立刻凝固了。

FBI问讯室。悠扬的音乐开始飘起,史卡丽还在呆视着墓碑,她用手捂着嘴巴。

道奇在几尺远的桌子旁一边打电话一边注视着她。斯金纳走近史卡丽,两人小声地交谈着。

史卡丽说:“我脑子很乱。”

斯金纳说:“我不相信这个,对我而言这毫无意义。”

道奇走向史卡丽和斯金纳,说:“好吧,我这有些线索。史卡丽探员,你愿意帮帮我吗?”

史卡丽问:“什么线索?”

道奇递给她一份文件,说:“穆德探员的病历,近期、去年的病历。你们了解他的病症吗?你们俩任何一个人?”

斯金纳说:“不知道。”

道奇说:“一年前,穆德探员曾住过院。想起来没?因为他的大脑有些病症。文件上说是一种无法诊断的病症。非正常的脑部活动。”

斯金纳说:“可是他已经好了。这儿有全部的诊断记录。”

道奇问:“你肯定这些记录是本来就有的吗?”

斯金纳对史卡丽说:“你了解穆德的,如果有什么不对,他肯定会告诉我{门。”

道奇问:“会吗?他会跟你们说这些?告诉你他的墓碑?”

史卡丽说:“穆德快死了。”

斯金纳问:“什么?”

史卡丽说:“这儿都有。他一年来都在看医生。这儿记录着他的情况在不断恶化。”

道奇问:“你们到底了解他多少?他到底会陷进去多深?”

史卡丽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道奇说:“真相——他的真相。他想证明的那些真相,这对他到底意味着什么?”

史卡丽说:“这是他生命的全部。”

斯金纳问:“你究竟想说什么?”

道奇说:“穆德探员在一个只有他愿意去的地方。他的生命受到威胁,工作受到威胁,任何努力都是徒劳。什么也证明不了。所有心血都白费了。什么印记也没有留下。除非他愿意赌一把,最后赌一次大的。”

史卡丽问:“你认为穆德昨晚在这儿?他闯了进来偷走那些文件?”

道奇说:“你的公寓被人闯入,你的电脑被人偷走。他的电脑也被拿走。把这些都联系起来想想。”

斯金纳说:“为了什么?他这么做想证明什么?”

道奇说:“或者只是想掩饰。制造怀疑。我了解穆德,我了解这些困扰,相信我。但是问题是,他还会在这条路上走多远?我的意思是,他是不是在制造了自己的失踪?”

斯金纳说:“我不认同这些,我知道我看到了什么。我不会坐在这儿听这些东西。我目睹了—切。”

斯金纳站起来,面对面地和道奇站着。

史卡丽敏锐地将手搭在斯金纳的外套上。史卡丽站起来倾向道奇说话,言语中有恳求之意:“请不要汇报刚才的谈话。”

道奇说:“汇报这些对我也没什么好处。这样没办法帮我找到穆德。”说完,道奇转身离开了。

斯金纳也转身离开。史卡丽看到道奇拿起了电话,然后她跟着斯金纳离开了。

在孤枪侠的工作室里。他们正在给史卡丽看一些印有标记的地图。

斯金纳说:“这儿有些大气的微爆记录。我们认为这是穆德在遭受劫持后的UFO活动。”

史卡丽说:“我觉得我们在浪费时间。”

斯金纳说:“不是浪费时间。看看它们。”

史卡丽说:“我正看着,我看到的是整个西南部都有UFO活动。”

斯金纳说:“没错。”

史卡丽说:“可是穆德是在太平洋地区东北部消失的。”

斯金纳说:“如果穆德就在那艘飞船上,那么他现在就应该在西南部。”

史卡丽不相信地说:“这儿?在亚利桑那沙漠里?”

斯金纳说:“绝对正确。”

史卡丽说:“好吧。假设这是对的……那么我们怎么开始寻找他呢?”

谁也没有说话。

琅利说:“也许它们正准备绑架下一个目标。我们只是尽力提供帮助。”

拜耶斯说:“我们只是尽力试着找到穆德。”

史卡丽没有说话,在屋子里踱步走来走去。突然她一个转身回来,表情看起来很惊讶:“肯定是这样的。我突然想到了这点。”

斯金纳问:“想到什么?”UFO的存在?为什么?”

琅利说:“因为从来就没有真正的证据。”

史卡丽说:“也许外星人四处活动是为了消除那些可能的证、据。并不是穆德在四处收集这些证据,而是外星人。”

斯金纳说:“那为什么要去亚利桑那?”

道奇打开了—份编号为1013-113的文件。

史卡丽说:“因为它们想找到某样东西,这东西既不在我的电脑里,也不在穆德的电脑,更不在FBI失窃的那些文件里。它们在找一个能证明它们存在的铁证。这项铁证就在一个人身上,一个叫吉布森·普莱斯的男孩。”

道奇的这份文件里有一幅照片,名字是吉布森·普莱斯。

在FBI会议室里,道奇正在浏览一份文件,同时用手梳理了一下头发。他站了起来,慢镜头结束。道奇正在向大约十二个探员分发吉布森的相片。道奇说:“照片是几年前的,不过能够提供足够的描述。目标人物的名字是吉布森·普莱斯。一个神童,曾经是少年象棋冠军。穆德和史卡丽曾经在1997年首次调查关于他的一桩谋杀未遂案件。现在我们认为这个办公室失窃的文件就是有关他的。穆德在调查中认为,这个男孩具有不寻常的大脑活动,无法解释的活动。在他的外勤报告中他说,吉布森·普莱斯可能——这里我用原话——‘读取人们的思维’。”

这个荒唐的说法引起了人群骚动,一探员开始讪笑。

道奇说:“穆德探员甚至在一篇报告里宣称,这个男孩具有外星入的生理特征。”

接着是更多的讪笑。

道奇说:“这个男孩最后一次是在亚利桑那被看到的,穆德探员可能正在寻找他。因此我们可能必须先找到吉布森·普莱斯,才能找到穆德。”

杰恩·柯雷探员站了起来然后说:“大伙儿出发!开始行动!”

探员们开始动身。柯雷拿着相片走向道奇,说:“你想怎么处理这相片?”

道奇说:“我想把相片传到亚利桑那及西南部的每一个电视台、邮局和传真机,我希望这张脸能够家喻户晓。”

穆德仍躺在那张可怕的桌子上。一个男人正从顶部的一个窗户往下观察。灯又亮了起来。他鼻子和嘴里的探针已经没有了。他看起来非常紧张。另一个机械臂垂了下来。看起来像是那种角斗机器人的附肢。前端一个圆形的刀片开始旋转。当刀片深深切入穆德的胸腔和腹腔时,他开始尖叫起来。

史卡丽猛地惊醒,喘着粗气,她缓和了一下自己的呼吸。

斯金纳开着汽车正行驶在一条沙漠公路上,他关心地看着史卡丽说:“你感觉好些吗?麻烦你指一下路。”

史卡丽打起精神,看了看地图,说:“怎么开始在亚利桑那的沙漠里寻找一个十二岁的男孩呢?也没有太多的办法。”

斯金纳说:“五英里外有个岔路,我们是继续直走还是转到岔路上去?”

斯卡丽说:“吉布森·普莱斯最后一次是在凤凰城外六十英里的一个加油站出现的。但是卫星资料显示的飞碟活动是在凤凰城以北一百英里处。”

斯金纳问:“那有什么?”

史卡丽说:“嗯,根据地图显示什么也没有。”

一个直升机的影子——原来道奇正在这架直升机里。他接到地面上一个探员的电话。

柯雷探员问:“这里是专员柯雷呼叫特遣队指挥?”

道奇说:“是的,我是约翰·道奇。”

柯雷说:“刚证实了这个孩子的处所。他在一个叫Flemlngton的地方,在一家聋哑学校里。地图点标显示我离那里还有九十英里远。我刚跟那儿的校长通过电话了。”

道奇问:“那孩子现在在学校里吗?”

柯雷说:“是的,他就住在学校里。”

道奇说:“很好,叫校长把这个孩子带出来看着,直到我们到达。”

柯雷说:“了解。我还有大概一小时的路程,一小时十五分后我就可以到达。”

道奇说:“好的,我看我能不能再快点赶到那儿。”

斯金纳和史卡丽停在一个加油站边,斯金纳走进加油站付钱。史卡丽看着沙漠。她专心地看着一个悬崖附近出现的透明的海市蜃楼般的空气扰动现象。斯金纳交完钱回到了车上:他们的所在距学校二十分钟车程

斯金纳将车开回路上时,史卡丽的的注意力仍然在悬崖附近的区域上。

在一所学校里,老师正在向学生做手势。校长正在通电话。

校长对着电话说:“是的,先生,他正在理科教室。非要将他从课堂上叫走吗?好,我马上就去找他。”

直升机停在Flemington聋哑学校。学校里,校长正带着吉布森走出教室。当吉布森走出教室时,他回头望了一下课堂里的一个女孩,他们对望了一会,然后吉布森跟着校长走了。外面,道奇走下直升机进入学校。斯金纳和史卡丽的汽车驶了过来。

当道奇到达时,吉布森·普莱斯看到了他。道奇冲进了学校,将证件在校长面前晃了一下。

道奇问:“男孩在哪儿?”

校长说:“你先别急,你得先和我们解释一下,我们才能让你……”

道奇打断了校长,然后走向一张打开的门,问:“他在那儿吗?”

校长说:“他在我的办公室里。”

道奇跑过大厅。史卡丽和斯金纳也冲了过来。

史卡丽说:“你好,嗯……我们要找一个叫吉布森·普莱斯的男孩。”

校长问:“你们又是谁?”

道奇从大厅回来,说:“那孩子从窗户出去了。”

道奇看到史卡丽和斯金纳。忙问:“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史卡丽反问:“你在这儿做什么?”

“我在寻找穆德,”道奇接着说,“小孩跑了。分头找。”

柯雷探员说:“小孩跑了,你们有照片,快行动。”

学校后面,吉布森·普莱斯紧张而快步地走着。他额头上有一个明显的疤痕。他在拐角处停了下来,他惊恐地望着一个穿灰色T恤的高个男人背影。

道奇一个人在学校后面发现了一行小脚印。他跟着脚印走到拐角处,然后看到边上出现了一对较大的脚印,脚印走向了沙漠。他跟了上去。

在悬崖边上,吉布森-普莱斯被一个穿着灰色T恤的高个男人领着,他们正在说话。

吉布森·普莱斯说:“放开我!放开我!”

道奇赶了上来,拔出枪来指着那个男人:“放开那个男孩!让他走,穆德。”

这个男人原来是穆德,他面无表情地站着。

[假穆德现身沙漠]

沙漠里,男孩吉布森·普雷兹被一个高个的穿着灰色T恤的男人领着。

吉布森·普雷兹说:“住手!求求你了!放开我!住手!放开我!放开我!”

道奇追上他们并且拿枪指着那个男的喊:“放开他!让他走,穆德!”

穆德面无表情。

道奇又说:“放开他,否则我就开枪了。马上松手,别逼迫我,穆德探员。我不想开枪。”

“穆德”随意地松开了吉布森·普雷兹的胳膊。吉布森·普雷兹跑开了。“穆德”朝悬崖走了几步。道奇跟着。

“你有没有武器?过来,别跳,这样很愚蠢,穆德探员!不要把这想成电影。告诉我你是不是有枪。趴在地上,双手放在外面。腹部着地趴在地上。”

“穆德”看看地之后看着道奇。道奇看着“穆德”。

“穆德”开始朝悬崖走。道奇大声喊:“你要干吗?穆德探员,站在原地别动!”道奇放下枪朝“穆德”跑去。外形酷似穆德的人故意坠下悬崖,摔落到了地上。道奇跑到悬崖边往下探头,看到“穆德”躺在沙地上一动不动。道奇的手下,一个个都跑了过来。

道奇说:“他从这里掉下去的,在边上。”

克雷恩探员问:“谁?”

道奇说:“穆德。”

他们往下看。“穆德”躺在下面很远的地方,没有意识,他的胳膊断了。突然“穆德”睁开眼睛,吸了一口气。稍后,在沙地的悬崖下。道奇和他的探员们在调查现场。他们看起来有点困惑。

探员们在悬崖下面集中,大家都很困惑。

一个女探员说:“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道奇说:“我也是,我会回去跟史卡丽谈谈。你们先回学校去吧。”

—辆SUV车停到了其他卡车的旁边。斯金纳在开车。史卡丽从乘客位置下车走向道奇,问:“他在哪儿?穆德在哪儿?”

道奇说:“我不知道。”

史卡丽很气愤:“你不知道?我听到一个探员在无线电中说你看到了他。”

道奇承认道:“哦,是的,我看到他了。我看到了他面对悬崖,我看到他从那里掉了下去。”

斯金纳问:“那么他在哪?”

道奇说:“他不见了。”

斯金纳说:“少来了,他又不可能无故消失的。”

道奇说:“是的,他不可能消失,但他确实不见了。”

史卡丽走到道吉特说的那个地方。斯金纳回头看着他们身后高高的悬崖,之后看着道奇,问:“那边的悬崖?从哪里掉下来?不可能……从那里掉下来。”

道奇说:“—个警察看到一些事情。一个男人从五层楼掉下来,掸了掸头上的灰尘之后继续工作。但是,即使穆德活着。但他做的也太夸张了。你在史卡丽探员站的位置会有你自己的想法的。你看这里有些痕迹通向洼地。看看这些痕迹,你怎么看?”

斯金纳低头看这些痕迹。

道奇说:“穆德跑了吧?”

史卡丽走到他们身边,自信地说:“他不是穆德。”

道奇说:“有一点我是确信的。”

史卡丽说:“他也许看起来像穆德,但不是穆德。”

道奇说:“我告诉你了,我了解穆德。好的,也许我并不是很了解他。但我知道他在那里,他就是福克斯·穆德。”

“我确信他看起来像穆德,而且你有理由相信那就是他。但那不是穆德。”史卡丽看了斯金纳,之后看着道奇,说,“我告诉过你,我遇过一些奇怪的事情,一些我无法解释的事情。但是,我看到过一个男人变成另外一个人。”

道奇说:“什么看起来像个人,谁不是人?”

史卡丽叹了叹气,又看着斯金纳。

道奇问:“那么,他是谁?”

史卡丽说:“你不会想知道的。”

史卡丽走开。

道奇继续追问:“他不是人?他到底是什么?嘿,不要耍我。”道奇的喊声让史卡丽停下,她转身回到他身边看着道奇,说:“他是外星人。”

道奇看着斯金纳,之后看着史卡丽。

史卡丽说:“他是外星赏金猎人。”

道奇问:“在找什么的奖金”

史卡丽说:“吉布森·普莱斯—部分是外星人。他不是正常人。”

道奇说:“那么,这个外星赏金猎手,他假扮成穆德到这里带走了男孩吗?”

史卡丽不看道奇,然后说:“带他回他的飞船,我们相信穆德在那里。”

道奇说:“史卡丽,你现在的言论,嗯,让我想起很多穆德的事情。”说完,道奇走回汽车旁。

史卡丽说:“那么,你解释给我听。”

道奇没理她,离开了。史卡丽和斯金纳一起离开了。

斯金纳说:“如果那是真的、可能的,你怎么说——这个赏金猎手——他能够变成任何人。你,我,任何我们其中的一个?”

史卡丽说:“我认为那是真的。无论穆德现在在哪里,他一定在偷笑。”说完,她扫了一眼天空,之后离开了斯金纳。

[外星杀手亮相]

大家回到弗雷明顿学校。

学校秘书问:“这次调查有授权吗?”

SUV车队到达。道奇从头车乘客的位置出来。

默斯利探员对学校秘书说:“好了,他们来了。”

道奇问:“看到穆德了吗?”

克雷恩探员说:“他们说没有。我们搜查了学校。”

道奇说:“他一定在什么地方。让我们再搜查一次学校。”

在学校里边,“穆德”进入了一个没人的实验室。他低头看着摔断的一条胳膊。在另外一只胳膊的帮助下,他复位了摔断的胳膊,之后微笑着变回了外星赏金猎手。

一会儿,道奇进入到实验室,很困惑地发现了学校校长:“你好?不好意思,我以为你……我以为他们带你出去了呢。”

校长默默地点点头。克雷恩探员走了进来。

克雷恩探员问:“找到什么了吗?”

道奇说:“看着校长。我们继续找找看。”

道奇和克雷恩探员离开了屋子又加入到外面的队伍。克雷恩探员离开了房子。

无线电对讲机中传来了声音:“管理区已经没问题了。”

默斯利探员又说:“再查一次。”

斯金纳和史卡丽在汽车旁。斯金纳说:“我想知道道奇如何来这里的。他怎么知道我们去哪里?”

史卡丽说:“我不知道。但是他闹翻天的在找一个错误的人。”

斯金纳问:“吉布森·普雷兹怎么了?”

史卡丽说:“其实,无论他发生了什么,他都走远了。无论他在哪里,我们前面有三步。”

斯金纳对着西娅点头,他在存车处骑上了—辆自行车。她走开的时候,斯金纳看到从他们身后房门里走出来的克雷恩探员。

史卡丽和斯金纳走过他们旁边的屋角。克雷恩探员追上他们。他走过屋角的时候,看到的只有斯金纳。斯金纳完全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史卡丽看不到了。

史卡丽跟着学生西娅进入了沙漠。渐渐的,史卡丽看不到她了。史卡丽停下来,遮住眼睛到处看。她站到了一个东西上,很软还有回声。史卡丽扯起一条绳子,绳子下面有个被沙子埋着的地板门。在地板门下,史卡丽看到了吉布森·普雷兹坐在那里,还有西娅。

吉布森·普雷兹说:“你不该来这里。你不该来这里。你会带他们来的。”

“我来这里是要保护你,吉布森。”史卡丽深深地叹了口气,走近了吉布森:“我知道你知道那是真的。我知道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吉布森·普雷兹说:“我知道他们带走了和你一起工作的人,穆德。现在,他们来找我了。”

史卡丽走近说:“他们想带走你的唯一的原因是你是一个特别的男孩。他们想带走你因为你特别。”

聋哑小孩西娅开始说话:“对不起。我不知道有人在跟着我。”

吉布森·普雷兹说:“我的朋友西娅知道。她是学校里我唯一告诉她内情的人。她说FBI的人也在找我。她替我担心。”

史卡丽说:“她应该担心的。我们不知道该相信谁。”

吉布森·普雷兹缩了一下低头看着他的腿。史卡丽提起盖着他的脏伤口的衣服。

吉布森·普雷兹说:“我逃跑的时候摔倒了。”

史卡丽说:“我认为你骨折了,吉布森。”

吉布森·普雷兹说:“如果他们找到我,他们会带走我。我知道的。我一直都知道。”

“我会给你用夹板,吉布森,好不好?我可以帮你治好腿,但是,嗯,我需要一辆车带你离开这里。”史卡丽拿起一个箱子并且弄下了几块木头,接着说,“我会回来找你的。我保证。我不会让你出任何问题的。”

吉布森·普雷兹说:“以前你这么对我说过一次。”

这话让史卡丽很内疚,她不再看他,开始给他上夹板。

[不知道信任谁]

入夜了,道奇探员还在指挥学校周围的探员们。探员们听令上车离开了,继续找吉布森·普雷兹和穆德。默斯利探员的手机响了,他接起电话:“什么事?”

听完之后,默斯利探员把电话交给道奇:“副指挥,找你的。”

道奇说:“是的,我是道奇。”

在电话中的克什说:“道奇探员,我有来自亚利桑那的消息。”

道奇说:“是,先生。”

克什问:“你找到穆德探员了?”

道奇说:“我怕是有人过早的透露了消息。我看到了他,先生,但是我……”

克什问:“你什么意思,你看到他了?那边到底怎么了?”

道奇说:“其实,我们一直在工作。我有本地的安全分析报告,地上有哨兵,空中有飞机。我们处于最高搜索状态。”

克什说:“FBI是居然找到—个人之后再让他在沙漠中跑掉?我想知道……道奇探员,你在听吗?”

道奇说:“是的,我听着呢。”

克什说:“我让你在那里指挥,道奇。现在,去他妈的干活去。”

道奇挂断了电话。他看着斯金纳。斯金纳在傻笑。道奇被惹恼了:“这个很有意思?我让你觉得很好玩?”

斯金纳说:“不。我只是想知道你怎么找到这里的,谁带你找吉布森·普雷兹的?”

道奇问:“你认为我在监视你?”

斯金纳说:“不是,但我认为我们新的副局长是。你只不过是一个肮脏游戏里的一个棋子。”

道奇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和斯金纳一起走开。两个男的在讨论事情。

道奇说:“好的,你搞定我了,但需要给我个线索。”

斯金纳说:“好的。你的名声很好,道奇探员。你从来不妥协,从不退缩。你是一个超棒的FBI探员,是精英中的精英。迟早有一天很多人会支持你当局长的。”

道奇说:“方法没有问题。这是我唯一所拥有的方法。”

斯金纳说:“你找到穆德的唯一的方法就是找到真相。听史卡丽的。但是即使你找到了他,你还是丢掉了。你如果把所有关于外星人、飞碟或者外星赏金猎手的资料写进报告的话,克什会毁了你。我保证那是他的计划。”

道奇盯着斯金纳,经过长时间的沉默之后,他提高了声音以便让其他探员听到:“史卡丽探员在吗?史卡丽探员在哪里?”

默斯利探员拿出对讲机:我需要找史卡丽探员,谁和她在一起?请让她说话。有人和史卡丽探员在一起吗?

聋哑学校宿舍楼里,蓝道探员看到一个人走出浴室。

默斯利探员继续问:“谁看到史卡丽探员了?谁和她在一起?”

当蓝道探员回头看走向他的人的时候,他看到了史卡丽,于是他说:“我和史卡丽探员在一起。”

屋子里的默斯利探员很困惑:“那么这又是谁?”

他们看到一个人从沙漠里走向他们,是史卡丽。她看起来很疲惫,因为她在沙漠中呆了几个小时。

蓝道探员说:“去叫史卡丽探员。”

屋外的史卡丽十分困惑地问:“干吗?”

道奇的视线没有离开史卡丽:“给我对讲机。默斯利把对讲机给他。”

道奇说:“你和史卡丽在一起?”

学校的蓝道探员盯着像史卡丽的女人,说:“我在她房间的对面。”

屋外的史卡丽有点怀疑,问:“从哪?从谁?在哪里?”

道奇反问:“在什么房间?你在哪里?”

蓝道探员说:“宿舍,我们在学校宿舍。”

史卡丽说:“告诉他控制住她。告诉他们不要让她离开他的视线。”

史卡丽开始朝房子跑。其他人跟着。

道奇说:“控制住史卡丽。我们马上过来。”

宿舍里,蓝道探员走向貌似史卡丽的女人,问:“是史卡丽探员吗”

看起来像史卡丽的女人抓住了蓝道探员的脖子。她只用了一只手。蓝道探员看起来很疼。他无法呼吸,血往下流。她的脸上没任何表情。道奇和其他探员冲到了宿舍里。

他们都在追那个起来像史卡丽的女人。

史卡丽问:“她在哪,你看到她了吗?”

史卡丽看她跑进了浴室。史卡丽跑到门口,当她看到镜中自己的影像的时候,她停住了。她盯着自己看了一会儿。克雷恩探员从屋子里出来。

史卡丽问:“她去哪里了?你看到她了吗?”

克雷恩探员说:“没有。”

史卡丽说:“她从右边跑了过去。我看到她了。”

史卡丽回头看着道奇。

史卡丽说:“你看到她了?”

道奇没有回答。道奇跑到受伤了躺在地上喘气的蓝道探员旁边。史卡丽想帮着治疗。

史卡丽说:“探员……你能呼吸吗?”

蓝道探员看着她,艰难地呼吸着。

史卡丽忧虑消除,说:“他认为她是我。他认为我对他做了这些。那怎么可能?”

史卡丽看这房间中的每一个人,说:“是这个房间中的一个人。”然后从他们中走开。

一艘隐形飞船停在沙漠上。穆德躺在外星手术台上,脸仍被夹着。他的眼睛睁开了。

小男孩吉布森·普雷兹在地下仓库中突然醒来,他喊着穆德的名字,气喘吁吁的。

[小男孩是关键]

警笛声伴随着救护车的到来,蓝道探员被推进了救护车。史卡丽低下了头,朝—辆车走去。斯金纳跟着她,问:“史卡丽探员,你去哪里?”

史卡丽没理他,上了汽车,锁上了门。斯金纳走到窗户旁叫:“史卡丽探员。”

斯金纳拿起汽车钥匙给她看:“冷静地从车里出来。”

史卡丽看着他,之后从副驾驶的位置出来。

斯金纳说:“史卡丽探员!”

史卡丽问:“你是谁?”

斯金纳说:“我是谁?”

史卡丽拿出了她的枪对着斯金纳。斯金纳立刻拿出了他的枪指着她。

史卡丽说:“放下你的枪,转过身去。”

斯金纳说:“我不会转身的。”

史卡丽说:“快!”

斯金纳说:“史卡丽,你在拿枪指着你的朋友。”

史卡丽说:“转身,否则我会认为你不是看上去的人。”

斯金纳说:“史卡丽,是我!斯金纳!”

然后,斯金纳放下枪转身,说:“我可以证明。我知道你的秘密别人谁还知道?”

史卡丽拿枪指着,说:“好的,告诉我听。”

斯金纳说:“你告诉我。我怎么知道那是你?”

斯金纳突然转身从史卡丽手里夺走枪。

“我不喜欢拿枪对着孕妇,更不喜欢被她们拿枪指着。”斯金纳说,“这太夸张了,史卡丽。”

史卡丽说:“不是。这里有问题。这还不够。我需要车钥匙。”

斯金纳问:“你知道你要干什么吗?”

史卡丽说:“你知道,我们在这里被FBI、约翰·道奇怀疑着,被我们自己的不信任牵制着。”

史卡丽声音哽咽,她不能控制住眼泪,说:“我,我不能冒险再也见不到他。”

斯金纳说:“穆德也会从黑暗中走出来的,我们不知道。”

史卡丽说:“看这……我们在那边的沙漠里有最后一个机会——吉布森·普雷兹。问题是谁先到他那里。”

斯金纳说:“上车,我来开。”

斯金纳开着SUV车离开。西娅看着他们离开。

他们开到了沙漠中,史卡丽和斯金纳打开手电下车。

史卡丽喊道:“吉布森。”

斯金纳说:“他不在下面。”

史卡丽说:“我告诉他待在这里。他应该呆在这里的。吉布森!”

她看到几米外的人影,说:“我找到他了!”

他们跑向坐在角落里的吉布森·普雷兹。

史卡丽说:“吉布森。你在这里干吗?你为什么不回答我,嗯?”

吉布森·普雷兹小声地说:“他在这里。我听到了。”

史卡丽问:“你说什么?”

吉布森·普雷兹说:“穆德,他在某个地方。”

史卡丽摸他的前额。说:“他烧得很厉害。我认为他的腿被感染了。”

斯金纳说:“好的,我们需要带你去医院,好不好,朋友?”

斯金纳走到吉布森·普雷兹旁,轻轻地把他搂在怀里,说:“我来抱你。把你的胳膊放在我的脖子上,小心你的腿。”

斯金纳抱他回汽车的时候,他发现史卡丽没有跟随。她在看着沙漠。

斯金纳喊道:“史卡丽探员。”

史卡丽说:“你带他去医院。”

斯金纳问:“你呢?”

史卡丽没有回头。斯金纳带吉布森·普雷兹上了车。

[麦克拉伦地区医疗中心]

斯金纳抱着吉布森·普雷兹进入医院急诊区,说:“我这里有个男孩需要看急诊。”

医院工作人员将吉布森·普雷兹放在一辆推床上。

治疗完之后,吉布森·普雷兹穿着医院的长袍在房里休息。他在睡觉,但眼睛突然伴随着恐慌睁开。

斯金纳关心地问:“什么事?你还好吧?怎么了?”

吉布森·普雷兹的注意力在开着的门外的椅子上。斯金纳看了看,那里没人。

斯金纳说:“没问题,吉布森,躺下,躺下。”

吉布森·普雷兹的恐慌增加了。当斯金纳回头看门口的时候,西娅站在那里。她走了进来,感觉很冷酷,脸上没有表情。吉布森恐惧地看着她关上门。

[沙漠之夜]

史卡丽一个人在沙地上,手里抓着手电,边走边喊:“穆德!”没有回答。她看着四周,什么都没有,只有她一个人。她很沮丧。天空中,她看到有亮光正在靠近。她充满希望和敬畏地向上看。“哦,上帝呀。”她喊。

突然,她听到了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警察直升机降落。

史卡丽说:“对于一个自称没有跟踪我的人来说,你还是有点诀窍的。”

道奇说:“嘿,你在事发的地点。”

史卡丽问:“那告诉了你什么?我疯了,还是我正确?”

道奇说:“深夜在沙漠里逛,你还这么说。”

史卡丽说:“你说你想找穆德,但是你不愿承担责任。你怕我是正确的。”

道奇说:“我不怕任何东西。除非,也许穆德都让你相信这些废话。”

史卡丽说:“你现在看到了这些。你怎么解释今天发生的事情?”

道奇说:“我问你一个假设的问题。现在,如果现在你找到了穆德,或者这艘飞船,或者外星赏金猎手,你打算怎么做?”

史卡丽说:“我知道穆德探员会怎么做。他会做需要做的事情。”

道奇说:“你在说谎。就像你一直在对我说谎。你知道那个孩子在哪里,你知道他在哪里却不告诉我,为什么?”

史卡丽说:“什么孩子?我没看到任何孩子。”

道奇说:“你又在对我说谎!副局长斯金纳从这里带他去的医院。”

史卡丽问:“你怎么知道的?”

道奇说:“关于这个案件有一点我很清楚,就是穆德在追踪这个男孩。为什么?我不清楚。但是当他追这个孩子的时候,我的人就一直在等他。”

史卡丽说:“你的人居然在跟踪副局长宁”说完她叹了口气,开始向直升机走去。

道奇跟着她,问:“嘿,你去哪?史卡丽探员,你要去哪?”

史卡丽反问:“你的人在医院?”

道奇说:“他们已经控制住了局面。在他们不知道的情况下,没人可以进出那个建筑物。”

史卡丽问:“你怎么知道他们是你的人?”

道奇跟着史卡丽。他们走进直升机,直升机起飞了。几英尺外有个看不见的飞碟发出了微弱的光。在里面,穆德还在不幸的台子上,完全清醒。

穆德叫:“史卡丽!史卡丽!”

[麦克拉伦地区医疗中心]

史卡丽和道奇下了直升机。史卡丽问:“男孩在哪?”

克雷恩探员说:“走廊最后面的那扇门,和副局长斯金纳在一起。”

史卡丽问:“你确定吗?”

默斯利探员说:“为什么你自己不去看看?夜班护士每20分钟检查一次那个男孩,他情况很好。”

克雷恩探员说:“他有医院人员护理。我们只是呆在这里,等着穆德。”

史卡丽说:“是的,你等的每一分钟,那个男孩都处于危险。他被暴露了。”

默斯利探员说:“没人从我们这里过去,史卡丽探员。没人从我们身边过去。”

史卡丽说:“你相信这些,道奇探员?”

道吉特看了史卡丽一会儿。之后他果断地穿过走廊走向看护室。史卡丽跟着,拿出她的枪。道奇怀疑地看着她。

史卡丽讽刺地说:“嘿,如果有人想撕裂你的喉咙,我会掩护你的。”

道奇使劲敲门,说:“斯金纳副局长,我是道奇。”

他打开门。房子是空的。

道奇问:“这是怎么了?到底怎么了?!”

史卡丽跑出屋子跑向探员们,说:“房子里没人。”接着她开始检查其他的房间和楼梯间。“我们在找—个病人,12岁的男孩。孩子还在楼里。”

在吉布森·普雷兹的房里,道奇探员进来了,道奇看着窗户。他感到十分失落。

道奇说:“窗户甚至没有打开。一个成年男人和一个男孩怎么就消失了?”道吉特向上看天花板。

史卡丽走进另外一间房间,这间房间的厕所门打开了,斯金纳走了出来。

斯金纳叫:“史卡丽探员。”

史卡丽拿枪对着他。他们用平静的语调说话。

斯金纳说:“没问题,他在我这里。吉布森。”

史卡丽问:“你们怎么到这里来了?你怎么带他来这间屋子的?”

斯金纳说:“我们从天花板上过来的。我不知道该相信谁。”

史卡丽问:“他在哪里?”

斯金纳说:“他在这里。他们会找到他的。”道奇在原先的屋子里,看到碎裂的天花板。他在天花板上找到了昏迷的斯金纳,他的眼睛伤得很厉害。

史卡丽慢慢地靠向“斯金纳”指的地方,在镜子里看到了吉布森·普雷兹。男孩看到她,使劲地摇头。当她要做出反应的时候,“斯金纳”抓起她的喉咙,把她扔到房间撞碎了一面玻璃墙。吉布森·普雷兹跑进房间去帮忙,他分散了“斯金纳”的注意力,这使得史卡丽有充分时间可以拿起枪向他的喉咙开枪。

在走廊外,道奇和助手们,赶到这里。

道奇叫:“史卡丽探员!”

“斯金纳”倒在地上,变成了外星赏金猎手,绿色的液体泡泡从子弹伤口处流出。之后,史卡丽和吉布森·普雷兹看着他分解成有毒的绿色液体。道奇和其他探员进来,他先看了史卡丽,之后看到脚下恶心的绿色液体。

道奇说:“探员需要帮助!”他走向史卡丽,把她抱在怀里,靠在他的腿上。她开始哭,眼里充满了困窘。

道奇对门外喊:“我说了,探员需要帮助!”

史卡丽继续哭,手盖在脸上。道奇尽力搂着她。吉布森。普雷兹站在旁边。只有道奇和吉布森·普雷兹在她哭的时候陪在她身边。

[FBI办公室]

道奇在克什的办公室里。克什看着案件的医院照片,说:“我能说的就是,幸好所有的都发生一切在一所医院中。”

道奇说:“很幸运,是的,先生。”

克什说:“我认为造成这个事件的危险物质或者化学制品一定是药品。”

道奇说:“它还没有被确定,先生。”

克什说:“这里太多的事情没有被确定,穆德的下落也是。但你的一些事实,例如‘一个男的从悬崖上掉下去而且消失了’,以及‘一个探员的喉咙被一个消失在空气中的攻击者捏碎了’,读起来好像热门的科幻小说。”

道奇说:“你是说他看起来像×档案。但那是你故意的,是不是,先生?”

克什说:“我会问问题的,约翰。你只是告诉我了一些没用的答案。搞定前不要回来。”

[医院]

史卡丽在医院里休息。

当一个康复卡片放在她手中的时候,史卡丽醒了。她看着卡片,之后看到道奇坐在她旁边。

道奇说:“我爸爸常说不是谁赢了或输了,而是谁被打惨了才算数。”

史卡丽说:“也就是说我该高兴了?”

道奇说:“我认为如此。但之后我再也看不到你的对手了。”

史卡丽说:“你不会的。你还是不相信我。”

道奇说:“我不相信的是,他们要让你在这里呆多久。”

史卡丽说:“哦,他们必须要做一些检查,嗯,确认一些事。”

道奇说:“好的,有些事情我想你也许想看看。斯金纳副局长情况稳定,安静地在休息,等待着诊断和进一步检查。蓝道探员也是。吉布森·普雷兹在被国家保护着,但我要求特别保卫,我想你愿意亲自做。”

史卡丽说:“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道奇说:“告诉你案件的信息。”

史卡丽说:“这不是你的工作。”

道奇说:“最终地,正式地,它是的了。我,嗯,被分派到×档案。”

看起来,史卡丽很难接受。道奇低下头准备离开屋子。

道奇说:“我会找到它的,史卡丽探员。”

在史卡丽的注视下,道奇出去了。

飞船里,穆德躺在台子上。6个外星赏金猎手在围拢着他。

相关文章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