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文摘 » 科幻故事 » 思索时间的推销者

思索时间的推销者

张柏霞译

别看我是个推销员,生活却过得异常优裕。这当然应该归功于我的推销本领高强。而另一方面,也在于我所经营的物品,是一种顺应时代要求的特殊产品。

有不少老脑筋,一听说推销员,脸上那轻蔑的神情顿时油然而生。可我对自己所从事的工作却颇感自豪,对于外界的蔑视毫不介意。在这个世界上,有贩卖神明的宗教家,有推行什么主义的空谈者,与他们这些行当相比,我倒认为我要比他们高级得多。

其缘由所在,就是因为我所经营的产品,在现代生活里,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切实而又必需的。只要一经使用,不由得你不由衷地赞叹:嘿!这真买对了。对于这一点,我确信不疑。而在搞推销上,当然我也并非外行。不过,我决不肯去做死艺白赖地热情拉买主那种蠢事,而是始终替买主着想,温文尔雅而又坚韧不拔地……

那么,假定我现在就开始工作了。

我来到早就选中了的一幢郊外住宅前。这是一座文化人住的现代化住宅,不仅有蔷薇树篱笆围成的小巧的庭院,恐怕里面一定还有全套最新式的家用电器。这种知识分子阶层,是最容易上钩的。

我按了门铃,把我的名片递给前来开门的主妇。可她只扫了一眼,就看出我是个推销员,脸色骤然阴沉。

“我们家什么也不买!”

这句话早在意料之中。如果是位新手,他这时就会对人家满脸堆笑。但是,那样一来,只能助长对方的气焰,引来一声断喝。我呢,这时是露出一副比对方更加不屑一顾的神色,不满地嘟嘟囔囔。

“啊,看起来是把我当成推销员了。那可是大错而特错。唉,这也难怪,安静的时光,全被推销员那帮家伙给搞得一塌糊涂,真没有比这更叫人讨厌的了。我也曾有过亲身体会,颇有感触。”

“嗯,可不是吗。”

趁着她正在寻找谢绝来客的借口,我紧接着说下去。

“最近的推销竞争,真是了不得。只要能卖出去,可以不顾一切,无所不用其极。特别是那些宣传,千方百计地排除异己,拚命地把本公司的商标和商品名塞进人们的脑袋,大有疯狂之势。近来大肆泛滥的直接邮送的广告宣传品,恐怕也塞满了您府上的邮箱吧。”

“是呀,清理那些邮件,真是烦死人了。”

她的目光转向了邮箱,果然,那里确实塞满了广告。

“象您这样有教养的家庭,正是那帮狡猾的家伙们最好的推销对象。我也曾为之大伤脑筋。‘前所未有的大拍卖呀!’‘不买这个要吃亏呀!’‘不买这个不光彩呀!’‘天气宜人,请去旅行啊!’‘天气不好,请去旅行啊!’‘您的大脑疲劳啦,请用此药啊。’等等,等等。这种攻势,令人晕头转向。如果是电视广告的话,把电视关掉也就算了,可这种直接邮送广告,让你毫无防备就拿起来,不知不觉地把它打开,无意之中就看了它的内容。”

“真是那样。”她毫无异议。

“您的表情,流露出深深的烦恼。日复一日的纷杂忙乱,已使您的人生目标消磨殆尽,而您正在拚命地设法追回它。这一点,我一见到夫人就发现了。我正是为了带给您一丝安慰而来的。”

对这一大篇言辞,她仍没有表示反对。于是,我进一步说下去。

“这些扰乱心神的广告,还得一一过目、清理,有这个工夫,读读诗,或者静静地思索思索,那才可谓真正的人的生活。难道能顺从广告过一辈子吗?我们这些知识分子非抵制不可。”

“思索”呀,“知识分子”呀,这些字眼儿收到了绝妙的效果。她的体态风度,也颇有几分象诗人了。

“啊,静静地思索!我失去它,不知有多少年啦。空虚和无聊在我的心中弥漫。可是,不看那些怎么行!朋友的来信也夹在那些邮件里,还是得看哪。思索,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对此,我尽力表现出极大的同情。

“您的苦恼,我是完全理解的,因为我也曾经经历过。”

“怎么,您说‘曾经’,难道现在不是那样了吗?”

谢天谢地,总算引起了她的关注。然而,此刻还不能马上转入正题。

“啊啊,当然。不过,那些事找机会再说吧。”我做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说一说有什么不好哇?”

她已顺利进入圈套。但是,这时要更加谨慎从事。

“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用了我们公司的一件产品就解决了。但是,今天我不是做为推销员来拜访您的,还是不说了吧。”

“你不说……”

这时,我麻利地从提包里取出装置。

“就是这个,先按上给你看看吧。”

即使她还没有答应,你就把它安装到信箱上,她也肯定会兴致勃勃地看个究竟。

“装好了,请您看看吧。我到外面去往里投邮件。”

我从邮箱里取出堆积如山的广告,抱着走到外边。

“好使吗?喂……”

说着,我接二连三地把广告塞进信箱。齿轮转动着发出声响,这种装置开始在她面前显示出优良的性能。也就是说,让她眼看着把广告和私人通信区分开来。同时,夹在报纸里的零散广告当然也都被一一抽出。当她正在目光灼灼地注视着这个装置时,我回到她的身边,开口说道:

“就是这么个东西,凡是装上它的家庭,无不兴高彩烈。因为赢得了思索的时间。正如有人所说:‘由于有了它,人会变得聪明,增加教养,丰富个性。’而且,它还会有益于您的丈夫。他的职位一定会高升,他的事业也将获得成功。因为在现在这个时代,仅仅具备平常人标准的人,只能被视为一个符合标准的普通人罢了,而由思索和教养造就的、具有优秀个人品德的人,才是倍受青睐的天之骄子。”

“高升”与“成功”,这两个词似乎又起了作用。

“要卖多少钱哪?”

我说出了钱数。

“价钱是高了些,但可以保用十年。如果把因此而使您丈夫得到高升也算进去的话,要比盲目的投资强得多啦,有不少人都这样想呢。好了,要告辞啦。无意之中打扰您了……”

我边说边做出要拆下装置的样子,就此结束谈话。

“哎,我要买它啦。”

“可是,这么一来,我不就成了登门兜售的推销员了吗,这和我开头说过的话可不太相宜呀。”我故意皱起眉头,以便进一步吊吊她的胃口。

“这有什么,你不是在卖装置,而是出售能让人们进行思索的时间,所以,你大可不必介意。”

“那么,就正式给您安上好啦。垃圾箱在哪儿?瞧,这么一弄,广告就可以通过管子,直接进入垃圾箱了,您不觉得痛快吗。节省下来的宝贵时光,您一定会利用得更有意义。噢,请您在方便的时候付款好了。”

就这样,第一个回合的推销大告成功。我在感谢声中悠然自得地满意而归。

过了几天,我又去进行第二次推销了。当然,也还是要做得自然,不露一丝痕迹。

“这些天,机器怎么样啊了”

看来,广告清理器的运转是正常的,主妇满面春风地迎了出来。

“好使极了。开封、揉团、扔掉,一次完成,省了好多事,真帮了大忙。”

这是可想而知的必然结果。因为那是一个把人类从无聊的商业喧嚣中解放出来的装置。

“可是,我好象感觉您的苦恼还是一如既往……”

“可不是嘛!似乎知道我们家现在不看广告了,这回是成群的推销员一拥而上,真是穷于应付。原来以为,这下可算有了思索的时间,可谁成想……”

她的脸上现出苦恼而忧虑的神情,倾诉着,丝毫也没有把我看成是推销员。好的,必须如此发展下去!

“看来,您是被搞得无计可施了。提起这会儿的推销员搞推销,只能用‘发狂’这两个字才能形容。特别是象您这样的上等家庭,要把他们拒之于门外,是难以做到的,这,我很理解。”

“您有什么好法子吗?”

“当然有的。今日造访,正为此事。请问,您喜欢狗吗?”

“狗?”

“敝公司经营一种经过专门训练的狗,它能分辨出谁是销。所以,这种专门训练的狗立刻就能认出他来,对他狂吠,把他赶出门去。狗的作用就在于此。当然,它对其他人不会大叫大嚷,而是摇尾相迎。”

“有这样的狗,真够可爱的呀!”

看来,那些推销员们已经实在把她缠得焦头烂额了。我迅速从皮包里拿出附有各种狗照的商品目录。

“请随意挑选您所中意的品种。那些讨厌的应付,还是交给忠实而又可爱的狗来办理吧。人,应该过人的生活,悠闲而安静地思索……”

但是。我的推销工作并未到此结束。不久,我又第三次前往拜访我的主顾了。那条狗正守在院子里大门旁。但可以放心,它当然不会对我吠叫。

“狗的工作情况如何?”

“啊,好极了。讨厌的推销员来了它就大叫,客人来了又替我欢迎。可是……”

出现问题那是理所当然的。如若不然,我的生意倒不好办了。但我还是装出一无所知的样子。

“有什么问题吗?”

“还是有人不顾狗咬,硬往里闯。看到来人那么有耐性,裤子也被狗咬得齿痕累累,反倒有些可怜起他来,感到实在无法拒绝,最后只好……”

“这怎么行。最近的推销员简直是豁出了命干,象太太这样替良、仁义的人,恐怕是难以断然回绝的。这我很明白。”

随后,她又以温良和善的表情,对我说道;

“喂,再没有什么好办法了吗?虽然只有那么一点……”

这自不待言,我正为推销这件东西而来。

“当然有的。要是性情暴躁的妇人,只要挥起棒子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不过,象您这样心慈面软的人,怎么也不会那么做。我这里还有一件产品,它可以使您既不有失善良的心地,又使推销员无法靠近。这就是新型门铃。”

“门铃?”

她的脸上充满着善良的表情,走近前来。

“听到太太温和的声音,看到您慈善的面孔,那些推销员就会乘机而入,使您难以拒绝。用这个门铃,就可以避免出现这种情况。在这新型门铃上,装有简单的谎言发现器,从接触门铃按纽的指头上,就能发现企图进行推销的用心。而对于普通来客,它会发出不同的声音。”

“这时候就可以答应去开门?”

“是的。如果来人纠缠不休,连续按铃,到一定时间,水枪就会自动喷出水来。”

“噢,真有趣呀。”她莞尔一笑,“给我装上吧!”

“这回放心好了,它会把商业主义彻底拒之于门外。您将不再有任何烦恼,而又不失您善良的心地。您可以静静地思索了。而且,您的丈夫也一定会因此而获得成功。这对我来说,也是一种莫大的愉快。”

就这样,我终于把一整套产品都推销给了这个家庭,真是旗开得胜。我得到了早经谈妥的推销佣金;而这个家庭也能够静静地思索了。至于他们药思索些什么,我就不得而知了。

对于这种崇高的服务与大笔的金钱二位一体的工作,我理所当然地充满了自豪,并深深地热爱。在今天这样的假日里,我可以在这豪华的住室,倚在柔软舒适的沙发上,浅斟慢饮,品味着最高级的威士忌,志得意满地休息了。

我的思绪,不知不觉地又转向了一个新的问题,考虑起如何推销公司最近制成的电视广告消除器来。每三十分钟电视节目就要播入三分钟的广告,如此算来,一天、一年、十年,那将要浪费掉人们多少时间!如果家庭里有了这个设备,就会赢得更多的思索时间……

忽然,门铃响声大作,也许是哪位朋友光临了吧。因为我自己家里自然也装有全套的防御推销的装置,推销员来是不会把他放过的。我手里拿着一支香烟,漫不经心地前去开门。来者却是一位素不相识的人,提着手提包站在门前。

“您——是哪一位?”

“听说您的工作是搞推销,所以我冒昧地前来拜访。近来,推销商品的竞争日趋激烈,即使象您这样的高手,恐怕也并不是那么轻而易举就能得胜。可是,如果使用我研究出的这套东西,就可以使您在竞争中独占鳌头,稳操胜券。”

“噢?还会有这种东西?先让我看看。”

即便不是我,任何人都会牵动起好奇心。

“推销之所以陷入困境,是因为很多家庭都安装了一套奇妙的防御装置。可是,我的这套东西,简单说来,它就是可以避免直接进入垃圾箱的广告专用信封,防止狗咬的麻醉喷雾器和药品,另外,还有这副按门铃用的特制手套,带上它按铃,主妇一定会前来开门。怎么样,只要有了这些东西,推销成功,难道还成问题吗?”

大事不好,简直是飞来横祸!我的繁荣的事业可以说已经宣告结束了。可是,这究竟是哪个家伙琢磨出来的呢?

“这些都是您发明的吗?”

“不,说实在的,想出这些东西的倒是敝夫人。不久前,她开始有了闲暇,于是就开动脑筋积极思索,终于有了这种了不起的发明。我也因此而辞掉了先前的工作,开始推销它们。购买了这套物品的推销员都对我感激不尽,我也赚了钱,这是多么令人兴奋……”

【本辑完】

相关文章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