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城纪实

  一切座标、一切平面图、一切图片均已删除。此城现已陷入我们事先无法预见的状况。 阅读全文...

忘情水

  人与人之间的磁系基于相互信任和优先考虑对方利益,这是个简单明确的道理。能坚持这具标准,一切矛盾都可迎刃而解了。 阅读全文...

网络惊魂

  入夜后,一辆老旧的道格轿车停靠在一处人迹罕至的区域。从车里传出一男一女的对话声。 阅读全文...

我的房客

  埃米尔·马诺夫(EмилМанов)是保加利亚当代著名作家之一,他从1935年起就发表作品,后因参加革命活动被专制法庭判处终身监禁。解放后,他发表了许多剧本和长篇小说,曾任保“作家出版社”副主编、作家协会副主席等职,荣获“人民文艺家”称号。短篇小说《我的房客》是他近年的作品,构思新颖,文笔洗练,含义令人深思。作者于1982年逝世。 阅读全文...

围堵

  再来一杯,吉佑比。哇!但愿我也能像你那样有双重食管!我会用内食管喝你们的这种透明的饮料。如果你来我们地球,吉佑比,你得来找我,我给你喝真正的好酒。你一定会喜欢的!事实上……不过,到时候我会款待你的。现在,说说我的情况吧。 阅读全文...

异手

  拉尔夫·斯温登总是喜欢修理和摆弄机械。只要我们去他那儿吃饭,在詹妮和拉尔夫享用百丽甜(一种产于爱尔兰、用爱尔兰威士忌配以奶油蒸馏水调制而成的酒)时,或者他们俩站在阳台上眺望池塘时,我都会钻进他车库里。 阅读全文...

隐身犯

  我被认定有罪,接着宣布我被判处“隐身”一年,时间从公元2104年5月11日开始。然后他们把我带进法院下面一间黑暗的房间,并在我的前额上打上标记。 阅读全文...

隐藏在经纬中的故事

  在文化博物馆地下室的“古代地毯藏室”中,可以找到他们曾经来拜访我们的证据。这件事情只有两个人知道:劳拉·莫瑞利和我。 阅读全文...

银幕背后

  疲劳本来是人间的苦恼,但天堂岛公主如今也感到了这种困扰。她脑袋中嗡嗡响,四肢无力。昨夜睡得不好,直到莫费斯给了她特权,她才进入梦乡。这是一个颇不平静的梦。她被召去奥林匹克山,为了一桩审判。山顶上乌云滚滚,遮住了她的视线,看不见诸神。她只是通过天堂里阵阵低低的责备声才知道诸神已在场,表示不满的语声又被一阵突发的响似雷声的大笑所打断。 阅读全文...

银河特遣队

  纽约民用宇航发射中心。2377年5月。 阅读全文...

音乐树

  (《音乐树》,原名《恶魔》。在这篇中篇科幻小说中,西马克创造了一个植物文明的世界。和他的其他小说一样,《音乐树》也探索了各种生物之间的关系。各种生物——动物或植物,都与人类生活有密切关系,人类应热爱各种生命形态,与之交往,才能达到互利的目的。异星生物、各种不同的生命形态,新的生存形式的可能性——所有这些都是贯穿西马克科幻小说的主题思想。) 阅读全文...

阴差阳错

  我是一个单身汉,住在伦敦西北部威尔斯登的宿舍里。每天早晨,我乘地铁到圣保罗教堂。教堂旁边有一座“主祷文”综合大楼、里面有一间保险公司的办公室。傍晚我又沿途返回。 阅读全文...

因祸得福——电脑病毒案

  那天清晨,我一觉醒来,发生了一连串奇怪的事,可当时我并未察觉。 阅读全文...

翼手龙复活记

  星期天早上,杰米·华德收到一只从非洲寄来的邮包。不用猜,准是好朋友彼得从坦桑尼亚寄来的石头标本。 阅读全文...

异域精灵

  巴蒂芬·马丁迪尔,43岁,生长于德克森。他的写作生涯已持续了二十三年。他的志向是成为一名专职作家。在完成此篇文章之后,他继续他的学业。在此之前,他在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攻读了人类学和语言学。他与妻子--卡伦居往于凤凰城。 阅读全文...

异形星球

  国际在线消息:据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网站20日报道,美国航空航天局和英国生物学界的科学家们,用计算机模拟出了两个可能在银河系中存在的外星天体——它们分别被命名为“达尔文四号”和“蓝月亮”。模拟结果显示,这样的行星如同“第二地球”,上面完全有条件孕育外星生命!在美国《国家地理频道》2006年5月30日播出的特别节目《外星生物》中,首次披露了科学家眼中的“外星生物”是什么模样。 阅读全文...

异星遭遇

  托米·道尔特手里拿着他最后拍到的两张立体照片走进了船长舱,说道:“先生,我做好了。这就是我所能够拍摄到的最后两张。” 阅读全文...

一生不眠

  故事开始于纽约的一个夜晚,在一座普通的公寓楼的一间普通房间里,电视里播报员用欢快的声音告诉大家:大西洋沿岸天气稳定……接下来请收看马德主持的财金新闻……道琼斯工业指数下跌至38比37。看电视的老人则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阅读全文...

异星历险记

  “宇宙云雀”号飞船穿过一个又一个星系,像一个痴心人,怀着绝望而又焦虑的心情,搜寻着失踪的恋人。 阅读全文...

隐形外星人

  “我的老天哪,你看那幅油画!”彼得·安德鲁斯惊叫起来。 阅读全文...

艺术大师

  贝多芬的奏鸣曲谱已被合上放在琴前。罗洛是凭记忆弹奏的!它似乎重新改编了这些伟大的作品,使之更富有勃勃生气。时间在凝固,周围的一切都被渲染成魔术般的情调,超凡的美丽的音色,如同童话一样魔幻的旋律…… 阅读全文...

以名誉担保

  7月12日早,我实验宣的计算机上收到如下邮件,这也是我今天收到的唯一一封邮件…… 阅读全文...

移植风波

  “谁!谁在说话?”里奇·卡斯曼满脸疑惑。 阅读全文...

移魂计划

  这个计划可以对付人类当前所面临的一切‘大敌’——癌症、艾滋病、白血病……只要你能说出来的,我们全能将之一扫而光,不留痕迹!想想看,经过一系列复杂的程序保驾护航之后,病人不需冒任何丢掉性命的危险!我们所要做的只是把病人的意识存储在电脑里,然后病人就可以继续以意识的形式存在着,直到我们找到治疗其躯体的方法为止。这个计划现在虽然只是处于理论阶段,但在短短几年内,人工智能将会是本世纪拯救人类的最伟大发现! 阅读全文...

医生和那套古怪装置

  现在的新式医生,我想,当他望着你,望着我,望着任何人的时候,他看到的对象和我们看到的大不相同。他看到的不是一个人,不是从深不可测的眼睛里向外张望的灵魂,他看到的是一套管子,投料管、水管、接头、杠杆、食物箱和水箱。他看到了体内35英尺长的管道,110英尺长的电线,外加两个装在水平环上的光学透镜,透镜后面排列着一磅半脑髓。换句话说,他看到的完全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架复杂的机器。这一套古怪装置,可能运转得非常糟糕,管子呼哧呼哧地喘着气,汽化器堵塞了。医生自然想把这套装置彻底查清楚,就好像车库里修车的人渴望把一辆摩托车拆得七零八落一样。他很想拿起一把活动扳手,把这套装置的接头统统上紧;用水龙头对准它,冲洗它的管道;或者还有一个更好的办法,干脆装进一个新锅炉,把旧的扔掉。 阅读全文...

伊瑞玛之母

  最后的一个什么?最后一位了不起的个人主义者?还是最后一个创意十足的绝世天才?抑或是最后一位名副其实的先驱人物? 阅读全文...

伊卡洛斯星球

  伊卡洛斯(Ikaros)星球简介: 阅读全文...

一只下金蛋的鹅

  ……是的,仅仅是一只鹅,却给麦克格里高农场引来了大批的科学家和士兵。 阅读全文...

一心向往的世界

  韦恩先生走过一长列堆得齐肩膀高的灰色碎砖破瓦,来到了“世界商店”。正像他的朋友们跟他说的那样,这家商店只是一个小棚子,由一些七零八碎的木材、卡车上拆下来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一块白铁皮和几排碎砖拼凑而成,全部涂了一层天蓝色油漆。 阅读全文...

一物降一物

  N博士的研究所位于满是岩石的海岸,从窗口望去,海浪拍向岩石,溅起白色的浪花;轮船在遥远的水平线上航行。周围的空气清新而又宁静,虽说是夏季,天气却格外凉爽。 阅读全文...

一无所有的人们

  吉奥夫·雷曼,生于加拿大,现居英国。1976年首次在《新世界》上发表小说。但他真正崭露头角是在《交叉地带》杂志,他的中短篇科幻小说大多发表于该杂志。中篇小说《不可战胜的国家》使他声名大噪,从此受到科幻界的广泛关注。《不可战胜的国家》是当代最出色的科幻小说之一。小说使读者过目不忘,阅读冲击力极强。雷曼由此一夜成名。这篇小说为雷曼赢得两个英国科幻小说大奖和一个世界科幻小说大奖。稍后发行了小说集《不可战胜的国家:一部社会发展史》。从创作数量上看,他发表的作品不多,但质量上乘。享有盛名的《儿童花园:一部轻喜剧》赢得了声誉卓著的阿瑟·C·克拉克奖和约翰·W·坎贝尔纪念奖。他的其他小说包括《运载生命的武士》,被读者广为称道的主流小说《原来如此》,以及著名的先锋小说《253》。后者是一部“卡片式”的“超文本小说”。以其新颖的形式摘取了菲利浦·K·迪克奖。小说集《不可战胜的国家》收录了作者的四部著名中短篇小说。他最近的新作是《欲望》。本年度选在第十二、第十三和第十七集中均收录有他的作品。 阅读全文...

一台电脑打字机

  乍一看,这台计算机很有点象“王安”电脑打字机。仔细一看,理查德·哈格斯特罗姆又发现,里面的射线管是IBM机的。这对这台机子来说实在是太大了,为了塞进去,机壳被分成了两半,而且分得不怎么整齐,象是用手锯锯开的。还有,机子没有软盘,与这台畸形杂牌机配套的,只有一些薄片,而且硬得象理查德小时候听说过的“四十层鞋底”。 阅读全文...

异星探险

  又一批探险人员乘坐“赫德逊”号飞船出发了。第一艘探险船“达伽马”号没能返回太阳系,到底出了什么事,人们不得而知。建造第二艘太空船的工作更是拖拖拉拉,几次搁浅,幸亏探索协会的首脑,还有韩密敦船长等人顽强地坚持下来,尽管如此,从开始计划这次探险到“赫德逊”号升空,已经花了5年时间。 阅读全文...

永远属于你的安娜

  安娜闯入戈尔顿的生活,那是春季的一天中午。当时戈尔顿开门接待预约顾客,发现门厅里还有另外一个人。 阅读全文...

与鼠龙对局

  针光射击是一种难以消受的营生。安德希尔怒气冲冲关上门。 阅读全文...

有去无回

  四个人已经双双进入木星呼啸的大气旋涡,至今还没有回来。他们走进了凄厉哀号的大风之中——或者毋宁说,他们是大步跑进去的,腹部低贴着地面,淋湿的身体两侧在雨中闪着微光。 阅读全文...

与猫同行

  〔此文为“2005年雨果奖最佳短篇小说”〕 阅读全文...

星辰之父

  诺曼·马钱德坐在舞厅小舞台的一边,有人已在那儿给他准备了皮垫子。外面,舞厅里聚集着1500人正等待着向他表示敬意。 阅读全文...

诱骗

  电话铃响了,在焦急等待的博士伸手抓起面前的话筒,漆黑的深处传来低沉的声音:“喂,主人在家吗?” 阅读全文...

有人情味的机器人

  已是中年的资本家R先生前来拜访年轻的学者F博士。短暂的闲谈过后,R先生说:“机器人固然挺好,可是总令人不太满意。”F博士反问他:“究竟哪一点使您不满意呢?作为这方面的学者,我很想了解一下,今后可以参考。”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