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飞行

  机场的电梯,平顺安静的向前滑行,没有例外的速度,只要一踩上去,只能无助的随之前进,一往向前,没有情绪的带着所有人向前,起点和终点都一样,只要一踩上去,便只是平静的等着终点的抵达。一小截人生,莫可奈何的来和去。梦里的情景就是如此,电梯速度异常的迟缓,像一个缓慢推移的镜头,电梯两岸的风景是一张张面无表情的脸,只有线条,只有一种沉到深海的静,她一个人站在平滑前进的电梯上,孤独的往前,无法抗拒的前进,她听见遥远的传来无情绪的机场广播,模糊的声音,只知道是与她无关的。她压抑着害怕,拳头紧握着,她知道这是梦境,因为梦过太多次了,可是每一次的害怕都很分明具体,都像第一次。她静静忍受梦的冗长迟滞。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