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的生命之水

  许多年以前,我在一条相当大的轮船“共产国际”号上当大副,那是一条英国造的五千吨级的轮船。我们经常航行于海参威和堪察加之间,有时往南到上海,有时只走近一点的地方,到元山和函馆。 阅读全文...

虹流海湾

  康士坦丁·阿尔卡吉耶维奇·康德拉舍夫教授离开图书室,又上一层楼,向他的实验室走去。两旁有许多白门的长走廊半明半暗,万籁俱寂。只有少数几个助手还留在研究所,忙于完成一项紧急工作。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