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文摘 » 科幻故事 » 不值一修

不值一修

  仿真图像里栩栩如生地显示出那颗弱小心脏的振动。它由于不规则的痉挛而紧缩。斯克利医生在研究图像,他敲动键盘,把心脏中心深陷的一部分从图像中移开,这样就显示出内部的问题。连从未受过医学训练的苏珊。明特都能看出血液伴着气喘的嘶嘶声通过有缺陷的心脏瓣膜流入、流出。隔开心室的一部分心脏内壁随着她女儿那颗定有此劫的心脏每一次跳动而不祥地膨胀起来。

  “我们该私下谈谈,明特夫人,”斯克利医生朝门外使着眼色说。

  苏珊绕过观察区,走到3岁的女儿艾米身边,她正安静地躺在与仿真图像一端相连的桌于上。艾米的脸色苍白,当苏珊握住文儿颤抖的手,以示安慰时,她发现艾米的皮肤冰冷而潮湿。“我会好起来吗,妈咪?”孩子无力地握住苏珊的手问道。

  “我保证你没事儿的,宝贝儿,”苏珊温和地告诉孩子,“我去和医生说几句话,你在这儿等我,我马上就回来,好吗?”

  艾米抬头担心地看着苏珊。苏珊朝她眨了—下眼,她便露出很勇敢的表情,令人信服地微笑着,“好的,妈咪。”

  苏珊和医生走出房间时,她努力回给女儿—个微笑,但是她还不如女儿那样善于掩饰自己,她的嘴完全走了样。

  在医生的办公室苏珊听到了坏消息。“这是同样的病……就是你丈夫得的病,明特大人。但是你女儿却患病更早。毫无疑问,这是遗传病症。”

  听完医生的话,苏珊呆住了。杰克过世才不到一年,他的死仍然让苏珊感到心痛。尽管那时苏珊常常催他,杰克还是迟迟不去检查,而当他赶到医院时,一切都晚了。杰克常常以为每次重复出现的疲乏只是身体虚弱引起的。

  当艾米最近开始抱怨有时感到呼吸困难时,苏珊便径直把她带到斯克利先生这儿。

  “这个……也能治愈吗?”苏珊问道,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医生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低下头。“恐伯为时已晚,明特夫人。我认为艾米的心脏差不多会在一年内衰竭,很可能更早。”

  苏珊惊恐得透不过气来。先是杰克现在又轮到艾米。她想尽力保持镇静,但一滴眼泪却悄然流下面颊。

  “只有—种选择,”医生继续说道,“做移植手术。”

  回到家,苏珊并不很愿意与艾米讨论这件事,但她仍试着用她认为孩子能够接受得了的方式去解释。“护士从你身上取走的—小块会很快长成一个完整的身体。”

  “克隆!”艾米骄傲地说,苍白的脸上露出喜色。

  “说的不错。当克隆出来的身体长大后,就可以用做器官移植。”

  艾米皱起眉头,“但是妈妈,克隆应该是与一种东西丝毫不差的拷贝,难道它的心脏不会有缺陷吗?”

  苏珊挤出—丝干笑,“通常是那样。但是护士取出的细胞会在克隆开始之前被重新组合,来解除问题,所以它会有一个十分健康的心脏。”“他们为什么不干脆给我换—个死人的心脏?我知道过去总是那么做的。”

  苏珊脸上现出惊讶之色,“你怎会知道这么多关于克隆和心脏移植的事?你才多大呀!”

  艾米又做出使苏珊哑口无言的鬼脸。“妈——妈!少年网络上有上百万个关于那些事情的录像片,人人都知道克隆和心脏移植。”

  又是少年网络,孩子们的电脑联网。自从杰克过世后,艾米在她的小笔记本电脑——“肯才智慧星”上花费了不少时间。这个电脑成了她忠诚的伙伴,艾米在和妈妈说话的同时,轻声向麦克风发出指令,一部医学百科全书随即出现在电脑屏幕的一角,一幅栩栩如生的器官移植图像便开始在屏幕上展开。苏珊敢肯定艾米通过联网了解的东西远比她多得多。

  杰克过去也很精通电脑,他大费了一番周折为他的小天使选择了这台独特的电脑。“智慧星”是一种特别而且版次有限的品种,多少有些不同寻常。它有粉色的外壳,个头很大的按键,这样的键盘孩子们用起来会更容易。艾米立即就喜欢上了这台电脑,自从杰克去世,孩子和电脑便形影不离了。

  “那么,”苏珊说,“也许你该看看网络上是如何解释肌体排斥的,它会告诉你为什么人们不再用死人的心脏做移植手术了。克隆移植的器官不会受到排斥。”

  艾米怀疑地望着苏珊,“那它会让我完全好起来吗?”

  苏珊一直努力保持平静的面容此刻几乎崩溃了,但是艾米在看她的电脑,这样苏珊便在艾米注意她之前恢复了镇静。“当然,宝贝儿,就像新的一样。”

  艾米抬起头,注视着苏珊的眼睛。“会很痛吗,妈咪?”

  “你会什么也感觉不到的,就像睡着了一样。醒来后一切都好了。”

  “我们能付得起医疗费吗?”

  “别担心这个,你爸爸留下的钱足够我们过得很舒适,”说完苏珊便马上考虑“舒适”这个词是否用得恰当。

  “好吧,妈妈,如果你这样说的话。”

  “我是这么说的。”

  “咱们就开始吧。”

  “咱们已经开始了。”

  “今天看到你的克隆了,”珊走进病房时告诉艾米。几个月来她一直在关注着克隆的成长,但是因为害怕事情弄糟,她对艾米一直只字未提。最近几天克隆的快速成长打消了她的顾虑,她可以和艾米谈论这件事了。“它很像你还是婴儿时的样子。”艾米做了个鬼脸,“怎么能不像呢?那是克隆,妈妈。它必须和我丝毫不差。”

  “不要这么确信”,苏珊说,“我着实看到它手背上有一块红色胎记。”

  “但是妈——妈,那是不可能的。克隆就好像镜子里的影像,我可没有什么胎记。”

  “记住,医生修改了克隆的DNA(脱氧核糖核酸),所以它才会有一颗强壮的心脏,肯定会有一些别的细微差别的。”

  “噢,我忘了。”

  艾米的眼睛茫然地注视着远方,房间里一片寂静。苏珊知道她正在考虑还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化。“最好不要想得太多,亲爱的。你还想知道什么?”

  苏珊凝视着艾米的目光,努力判断女儿的头脑里正在想些什么。安静的—分钟过去了,她们两人都陷入沉思,最后艾米打破了沉默。

  “恩,妈妈……我—直在考虑一件事。”

  苏珊使自己振作起来,准备面对一个可能出现的难题,“什么事,宝贝儿?”

  “如果克隆是丝毫不差的,恩,几乎是丝毫不差的像我。那么,它不就是—个人吗?我是说,它不是也有自己的生命……”

  苏珊知道艾米想要说什么,便打断她,“不,它没有思想。医生把它在保育箱里很快地养大,所以它没有时间发展类似个性之类的东西。而你的个性正使你成其为你。克隆只是一个身体——但是它有一颗强壮的心脏一—你的心脏——你根本用不着把它想成另一个人。”

  艾米显得很迷惑,所以苏珊试着改变话题,“在医院他们待你怎么样?”“真是烦透了。整天无事可做,护士又不让我下床。而且现在连我的计算机都不能正常工作了。我根本无法进入联网。”艾米抬起头来哀求苏珊,“妈妈,我想回家。”

  苏珊做着心理斗争,“我也想让你回家,但是我希望你能健康地回到家中。现在你在医院里,万一心脏出现问题,医生能及时救护,确保你平安,直到克隆准备就序。只剩—两个月了,我保证。”

  “但是没有计算机的日子我该怎么过?”

  “那东西怎么了?让我看看。”

  艾米从床上拿起粉色的箱子,按了开关。“瞧,底下的判断显示大约60%兆欧的随机存储器不能用。如果我想同时执行三四条或者更多的命令,就会死机。”当孩子通过麦克风输入一系列命令时,苏珊注意到电脑的屏幕分成几个小的长方形,各自运行着不同的程序。

  “看,”艾米沮丧地说,“现在又死机了。”

  苏珊伸出手按下键盘,但屏幕仍停留在艾米刚才打开的区域。苏珊试着输入一条命令,显示仍然未变。

  “不错,看起来的确是出了毛病。你能想些办法吗?”

  艾米做了个鬼脸,“妈——妈!我能得到一两条信息,但是太慢了。如果我想进入一个新区域,就不得不关闭另一个。实际上,我不可能进行复杂操作。

  “好吧,好吧,把它交给我。我会想办法修好它。”

  “肯才,北美洲,”电视电话出现的面孔回答道,“我能帮您什么忙吗?”

  “是的,我是明特,苏珊。明特。我想把我女儿的电脑修好。”

  “我可以把您家附近特约维修站的名称和地址给您。”

  “不用了,我已去过那里。技术人员说他们修不了。”

  “机器是在保修期内吗,明特夫人?”

  “是的,在保修期内。技术人员说可以给我换一个类似型号。但是我还是希望能把这个修好。从情感角度讲,它是无价的。”

  “嘿,那可真是不一般!我从未听说过有人对我们的计算机如此深厚的感情。那是什么型号的?”

  “特殊版本的‘智慧星’,几年前生产的粉色装机器,型号为HXC……”

  “停一下——我知道是哪一个了。这可难办了。那种粉色和蓝色的机器,我们只生产了几个月。它们的市场销路并不好,而且我们已经收回很多保修期内的机器了。我们的维修站是对的——我们会给您的旧机器作价贴换一个更新、更好的型号。”

  苏珊在商店里见过新型的“智慧星”,是造型优美的黑色外壳,镶着自边。它具有更强的工作能力,价格也比艾米的那台高。但是按键小了许多,就像成年人的计算机,“而且外壳不是粉色的。苏珊不知道对这个新型电脑,杰克会怎么想。

  “我真正想做的就是要把我的这台修好,”她告诉肯才的工作人员。

  “恐伯那是不可能的,明特夫人。由于这些产品的限量生产,我们没有保留零部件,而且它们也修不了。新的‘智慧星’就好多了。这可是一次非常慷慨的折价购物啊。”

  “恩,其他的型号有没有粉色的?”

  “没有。您最好还是回到服务站,用它折价添钱买台新的。”

  苏珊很激动,她几乎要挂断电话了,但她还是做出最后的努力。“你得明白——我丈夫送给我的小女儿这台计算机,现在他已去世,这是惟一一件女儿珍视并用来纪念他的东西。我的女儿现在病得很重,而这台计算机对她来说比什么都重要。我必须找到解决办法。”

  屏幕中代理人的脸上露出关切的神色,“明特夫人,我不希望使任何一位顾客以为我们不在乎他。我也有一个小男孩,我想我可以理解你的处境。但事实是,我们的确不修理东西,我们只生产新机器。也许你可以在新闻网上发一则广告,或者试着到一些当铺或是小的电器装配商店去看看,那里也许会有一些存货。我真心希望自己能为您做些什么。”

  苏珊挂断电话,电视电话的屏幕一片空白。

  “斯克利医生告诉你我的心脏病发作了,恩?”艾米说道,声音很低。

  苏珊泪眼模糊地看着女儿,房间里满是管子和线,床被一排不可思议的机器围绕着,灯不停地闪烁并发出嘶嘶声。这次发作很严重,斯克利医生告诉过她,目前只有机器才能维持艾米的生命。

  “宝贝儿,怎么样?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吗?”

  艾米使劲眨了一下眼睛,一滴眼泪从左眼角流了出来,顺着她那灰黄色的太阳穴流入幼小的耳朵里。“妈咪,我只想回家。”她挣扎着。

  “我知道,我知道,快……快了。移植手术就要开始了,只剩几天了。”

  “克隆准备好了吗?”

  “差不多了。除了手上那块红色胎记,它和你一模一样。”

  艾米无助地向苏珊抬起头,颤抖着,然后又摔落到枕头里。苏珊温柔地抚摸着支儿的前额。“好好休息吧。你必须保留住力气,静静地躺着。我知道这并不舒服,但是我保证,移植手术后,你会有全新的感觉。”

  “妈妈?”艾米无力地低语道。

  苏珊向前倾下身子,竖起一只耳朵贴在艾米嘴唇边,“什么事儿,宝贝儿?”

  “妈妈,我的计算机修好了吗?”她的声音细微得苏珊必须想想自己是否听清楚了。“

  “差不多了。”苏珊撒谎道,“它正在商店里。过几天就修好了。”

  “太好了。我非常爱你,妈咪。”

  苏珊微笑着。艾米还没来得及做出回应就睡着了。

  苏珊想留在艾米身边一直到移植手术开始,但是斯克利医生把她赶了出来。艾米的处境不那么危险了,他解释道,因为那些机器可以把血液泵入她衰竭的心脏。但是移植手术是个使人筋疲力尽的过程,艾米需要尽可能地多休息,长时间的探访对她不利。

  苏珊很不情愿地离开了医院,准备想办法修复艾米的计算机。她重新看了一下与肯才工作人员谈话后潦草记下的笔记,给每家修理商店打电话询问能否修理这个东西。她去过电子商场,二手货店和当铺,看看是否有可以折价购买的机器。一切都是徒劳——没有多余的零件,没人能修,也没有谁有这样的机器。

  那个肯才的工作人员曾建议在新闻网上发一则广告。没有时间这么做了,但是苏珊想,也许可以求助于计算机来解决这个使她进退维谷的难题。尽管她对计算机文化并不完全欣赏,但她还是坐到杰克的旧电脑前,进入一个大些的成年人网络。经过十几次势力,她终于找到“求购公告板”,并发出一条信息:“需要:肯才智慧星,特别有限版次的粉色电脑,特大号的按键,大约三年前生产。必须性能良好。急需。价格不菲。请抓紧时间回复,解我燃眉之急。注:计算机,笔记本式,肯才,智慧星,粉色。”

  上午苏珊收到了四个答复。其中三个大意如下:“您是认真的吗?那种计算机是肯才最差劲的产品。我孩子的电脑只用了不到一年。买一台真正的计算机吧。”

  第四个答复让人产生些信心:“你很走运。我只剩一台特别版次的‘智慧星’了。现在这种东西可不多了。它应该属于收藏品了,但我会优惠你的。到曼顿。河落街的‘幸运七号电子配件商店’来,我们谈谈。”

  曼顿。河落街太远了,有几小时的路程,但这是苏珊惟一的选择了。她走进汽车驶向那里。

  幸运七号电子酝件商店是一家超级市场的前舱,位于一条脏兮兮的狭长步行街上。窗户上喷着“闭店”和“我们不会廉价出售”的标语。不同种类的废电器和没有厂家标志的电器配件胡乱地堆放在窗户旁边。苏珊真想把车开回医院,她根本不打算走进这家商店,但这是她最后的机会。

  她打开门,欢迎她的是疯狂的外国音乐。店主是一个肥脖的男人,一副粉色的小眼镜紧紧架在脸上。他从一本杂志上抬起头,在柜台后怀疑地打量苏珊。“我能帮、帮、帮助您吗?”他用一种苏珊无法理解的方言嘶嘶地说道。

  苏珊努力抑制住想转身离开的冲动,回答道,“我是来这儿看看‘智慧星’的,那台计算机。”

  “啊,是、是、是的——你就是那个发出‘求购公告板’的人。你呆、呆、呆在这儿,我去取计算机。”

  这个胖男人消失在商店深处,不一会儿拿着肯才电脑回来了。电脑的外壳上落满了灰尘,一小部分还被挤得变了形。但是上面写着“肯才智慧星”、“特别有限版次”和。“适于小手指的特大号按键”。看到这些,苏珊打起精神来,她的努力终究没有白费。

  “让我给你看、看、看一下,”胖男人说道。他轻而易举地打开箱盖,苏珊注意到盒子曾被打开过。他把肥胖的手伸进去,取出计算机。是蓝色的,婴儿的蓝色。不是粉色的。她大老远跑来只看到一个自己不需要的东西。她本该留在医院陷着身边尽是些可怕仪器的可怜的女儿。女儿孤苦伶仔地躺在医院,可她的白痴妈妈却在到处寻找一个没人想修、也没人会修的该死的垃圾。她到底该怎么办?

  “这不是粉色的。”她告诉胖男人。

  男人皱着眉头,“这是一、一、一样的计算机。只是外表的塑料壳不一样罢了。我真的会优惠你,你会明白的。”

  “对不起,但是我在设法换我女儿粉色的电脑。那是她爸爸送给她的。她对这个粉色电脑感情颇深。”

  “但是女士,只是塑料壳的颜色不同。看、看、看到了吗?你看,在这儿,这儿,还有这儿,都是用螺丝拧紧的。

  里面的东西完全一样。只要换一下塑料壳,它就会是粉色的了,对吗?“

  苏珊看着那些把起装饰作用的蓝色外壳固定在机器上的螺丝。她从胖男人那儿买了这台蓝色的计算机,知道自己被骗却没有和他争论什么。她别无选择。

  “移植手术非常成功,明特夫人。”斯克利医生开心地微笑着。“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能见她吗?”

  “只一小会儿。她就快恢复了,而且她需要充分休息来适应移植结果。”

  斯克利医生领着苏珊走向大厅的一端,艾米原来曾住在另一端。他们走进一间病房,这间与原来那间迥然不同。

  艾米躺在床上,看起来很小,但是很健康。房间里没有管子、没有线,也没有嗡嗡作响的仪器。艾米抬起头朝妈妈咧嘴笑了笑。

  “感觉怎么样?”苏珊问,眼里涌出喜悦的泪花。

  “只是有点累,”艾米回答道,声音有力但也有些颤抖。“我的视觉、听觉和嗅觉都有些不大一样。”

  “没关系,宝贝儿。那只是移植手术的缘故。斯克利医生告诉我,你会很快适应这一切的。”

  “我打赌我知道袋子里装的是什么,”艾米说着,伸出手去够苏珊身边的帆布袋。

  手还没来得及够到帆布袋,艾米一下看到了自己停在半空的手。艾米把手收了回来,放在眼前几寸远的地方。足足有一分钟时间,她看着手背上的红色胎记,考虑着这意味着什么。

  最后艾米终于开口说道:“我以为这只是心脏移植。那么这到底是什么,大脑移植还是别的什么?”

  苏珊微笑着解释说,“他们好多年没做心脏移植手术了,而且也不存在什么大脑移植。他们只是……把你的性格拷贝到新身体上。这就是移植。”

  艾米用了几秒钟咀嚼这条新消息,“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我只是以为你知道。来看看你的计算机怎么样了吧……”苏珊停住了,她想起那台计算机已经坏了。

  苏珊惊讶地看到艾米的脸痛苦地扭曲在一起。“但是,这样的话,我就不是真正的我了,我只是一个克隆人,而真正的我已经……”

  “不!”苏珊有力地打断她,“你是你,还是真正的你。另一个……不会再出现了。曾经是‘艾米。明特’的一切还在你身上,除了现在你是健康的。不要再想了,好吗?只要记住你年轻、健壮,妈妈非常爱你就够了,明白吗?”

  “我可以,去,也许只是看看她……”

  “当然不行!她快要死了,明白吗?你目前的任务就是好起来,仅此而已。把握住她没有的生命。”

  艾米沉默了。她的目光注视着苏珊。过了一会儿,她举起她新的粉红色的小手,上面有胎记的那只手,苏珊紧紧握住它。

  “好吧,”艾米说,她的表情松弛下来。她看着苏珊肩上背着的帆布袋,“袋子里装的是什么?”

  “你肯定想不到!”苏珊说着拿出粉色的计算机。

  艾米抓住电脑,迫不急待地上下打量着。苏珊屏住呼吸,希望艾米不要看见她换下粉色塑料壳上的螺丝时弄出的划痕。艾米打开机器,几秒钟就毫不费力地打开了六条指令。

  “真是太妙了,妈妈。它出了什么毛病?”

  苏珊松了口气,回答道“没什么大毛病。但是你现在不能留着它。斯克利医生说你需要多休息。”

  “妈——妈!”

  “对不起,我会在家替你保存好,直到你出院。这也是你赶快休养好,然后回家的动力,”苏珊说着把粉色电脑又装回袋子里,喜悦的泪水流下面颊,“宝贝儿,我很高兴你好起来了。”

  “你是最好的,妈妈。”

  “你现在休息吧,我明天来看你好吗?”

  苏珊走出房间时,艾米微笑着并高兴地点了点头。

  苏珊在走廊里走着,脸上的微笑消失了。她皱起眉,眼泪依然簌簌落下,但已不再是喜悦的泪水。大厅另一端的另一个房间里,躺着另一个周围满是仪器的小女孩。走进房间之前,苏珊停下来擦干眼泪,忍住痛苦,强作笑脸。她伸进帆布袋把粉色的计算机拿了出来,深吸一口气,推开了房门。

相关文章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