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事记

  新西伯利亚,二○二一年,十月八日。据此间宣布,苏维埃共产主义共和国科学院委员会,对“泰梅尔号”——“埃尔马克号”宇宙飞船探测的成果所作的研究工作,业已结束。 阅读全文...

一颗氢弹下落不明

  上午九时,斯宾塞·奎斯特博士正在厄运观察哨办公室里处理事情,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他厌烦地看了看,伸手拿起听筒答话:“嗯?我就是。” 阅读全文...

思维机器

  如今计算机这一行业真是江河日下,越来越不吃香。麻烦出在我们这种人实在供过于求,加上机器人已经具有独立查明程序运行中的故障并加以排除的能力,所以不用奇怪,总有一天我们统统都得加入到领取免费救济菜汤的行列中去。 阅读全文...

腊尔生博士之死

  警长曼克维支在打电话。然而,显然他并不乐意打这个电话,因为,听上去就好象是在跟人吵架。 阅读全文...

狂人神算之谜

  这是一个星期六的晚上。一些数学题把我弄得精废力尽,我就随意翻阅起地方报纸来了。当我翻到最后一版时,目光一下子落在一个广告上: 阅读全文...

进入盛夏之门

  科幻小说是一种标准的类型文学,却和其他类型小说有一点很大的不同。因为科幻情节本身便是一种预测,若干时日之后,无论预言成真或是成假,「科幻性」都会大打折扣,逐渐变得不太像科幻小说。然而真正经典的科幻作品,却能像古典音乐一样愈陈愈香;即使所预言的未来已经成为我们的过去,却仍旧能让许多人爱不释手。 阅读全文...

太空舱疑案

  国防部对陆军中土乔纳森·T·斯特姆,番号A17573,在德国的一次战斗中失踪一事,表示诚挚的哀悼。我们正在千方百计寻找你们家庭的成员。一俟有新的情况,即行通知。 阅读全文...

是谁长眠在此

  迪格里兹一边驾驶飞船,一边大声念叨:“第五条,着陆之前以无线电信号与对方取得联系;第六条,使对方确信我方无战争意图;第七条……行了行了,这些鬼话我倒背如流。你就瞧我的吧。” 阅读全文...

恐龙

  从三叠纪到休罗纪,恐龙不断进化发展,在各大洲称王作霸长达十二亿年之久。后来它们却很快灭绝了,原因何在,至今仍然是个谜。或许是不能适应气候和植物在白垩纪发生的巨大变化的缘故。反正到了白垩纪末期,恐龙全部死了。 阅读全文...

绝密:野玫瑰计划

  深夜,美国科罗拉多州巴克利机场上,一架波音C-97运输机,冒着漫天雪花,轰鸣着跃入夜空,倏忽消逝。 阅读全文...

机械战警

  美国底特律市。鳞次栉比的建筑群,陪衬着一幢银色摩天大楼直冲云霄。这就是名闻遐迩的OCP公司总部。 阅读全文...

抽屉

  我曾经听说过,从前的人所使用的家具,时时会有暗装秘密抽屉这一类的玩意儿。是的,说尽管是有人说,真正发现秘密抽屉的人可不多。特地花时间去检查到底某种家具有没有秘密抽屉的人更是少其少。例如我最近所买的一只旧书桌,我就一点没有想到它真的会有什麽秘密在边,我更没有预期到它的秘密抽屉竟然会使我遭遇到一桩神奇的灵魂学上的问题,甚至可以说是一篇相当奇异,而且无法解释的人鬼心灵交流的故事。 阅读全文...

不值一修

  仿真图像里栩栩如生地显示出那颗弱小心脏的振动。它由于不规则的痉挛而紧缩。斯克利医生在研究图像,他敲动键盘,把心脏中心深陷的一部分从图像中移开,这样就显示出内部的问题。连从未受过医学训练的苏珊。明特都能看出血液伴着气喘的嘶嘶声通过有缺陷的心脏瓣膜流入、流出。隔开心室的一部分心脏内壁随着她女儿那颗定有此劫的心脏每一次跳动而不祥地膨胀起来。 阅读全文...

宝隆医院的秘密

  萨顿岛的观光游客多数集中在南面的海滩一带,这里浴场、游乐园和饭店、酒吧鳞次栉比,将观赏自然和享受生活充分地融和在一起。岛的北面比较幽静,无数小树丛中散落着一幢幢漂亮的小别墅,大多是阔人或有地位的退休者的住所,鲁文基教授的“鸟巢别墅”就在其间一片树林中。 阅读全文...

安琪儿的翅膀

  天使的翅膀悄然坠下。刚开始时是几束羽毛悄然在风中松动。然后,羽毛随着风儿自在地飘走了,落在灌木丛上,飘入阵阵的雨水中,羽毛被淋得湿湿的,卷了起来。羽毛又堵住了下水道,直到某一天,安琪儿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厚厚的一层洁白的羽毛上。大大的羽毛都勾在班驳的席子上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