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文摘 » 科幻故事 » 机械战警

机械战警

  一辛蓝充仁改写

  一、总部血案

  不知是未来何年何时……

  美国底特律市。鳞次栉比的建筑群,陪衬着一幢银色摩天大楼直冲云霄。这就是名闻遐迩的OCP公司总部。

  顶楼会议室。二十余名董事和部门经理正襟危坐,倾听公司总裁纳尔逊阐释发展计划。“诸位朋友,”纳尔逊捋捋花白头发,精神矍铄地说:“本公司多年的夙愿——修建三角城计划——已获市政当局批准。这一大规模的旧城改造计划,将给我们带来巨大的财富!”

  随着总裁的手指,众人目光齐刷刷地扫向摆在一侧的三角城模型。模型洁白无瑕,超现代的楼群设计新颖别致,线条明快。立体公路宛如白色飘带,婉蜒缠绕于建筑之间,展示出一个梦幻般的神奇世界。会议室顿时响起一片掌声。

  “但是,”纳尔逊总裁顿了顿,“我们面临着一个可怕的毒瘤,那就是底特律猖獗的刑事犯罪活动。在两百万建筑工人开进之前,我们必须彻底消除这个隐患,否则旧城改造计划将寸步难行。为此,我们接管了本城警察局。”总裁把头一偏,示意坐在身边的副总裁理查德·琼斯汇报。

  琼斯年约五十,鹰鼻鹞眼,神情高深难测,他走到电视墙边,按下电钮,荧光屏上显示出公司在航天、医药、能源、教育等事业上无偿投资的种种业绩。他不无骄傲地说:“我认为,要维持治安,需要一支能昼夜执勤,不吃不喝,火力强大、可以根据条件反射,正确使用多种武器的警察队伍。为此,我荣幸地向诸位介绍——”琼斯走到会议室门边,猛地拉开门,“新型的执法机器人AB209。”

  随着话音,一个钢铁怪物突兀而现。它身子状如巨蟹,两条粗腿用液压传动装置作关节,联接一对粗脚。两支胳膊象螃蟹的夹子,各装备四支自动机枪。当它调节胳膊高度时,尤如一只猛扑而下的秃鹰。机器人迈开大步,走进会议室,朝众人虎视耽耽。

  “我敢断言,这个具有自控智能的AB209,将是新一代最抢手的军事产品。”

  这时,坐在会议桌边的摩根,脸上流露出不屑一顾的神情。他向身旁的凯米,递去一个会意的眼色,他们两人正在研制另一种新型玩意儿,与琼斯的这堆笨重钢铁较量,然后取而代之。

  这一切,自然未能躲过琼斯的目光,他嘴角阴冷地一笑,他决定当着众人的面,让自己的对手吃个哑巴亏,尤其是凯米,除掉他,就等于斩断了摩根的股肱,

  “AB209已输入维护治安功能程序,”琼斯走到凯米跟前,说:“你愿意模拟拒捕罪犯吗?”

  凯米未加思索便点头答应。他接过琼斯的手枪,对准机器人。

  刹时间,AB209象发疯似地全身扭动起来。“放下武器;给你10秒钟!”它威慑地下令道。

  凯米有些慌张地瞅一眼琼斯。琼斯不阴不阳地说:“我劝你还是照它的话做。”

  凯米丢下枪,然而AB209并未罢休:“9、8、7”倒数声咄咄逼人。

  “快叫它停住!”凯米惊慌失措。

  “6、5、4……”声音充满杀机。

  凯米一把拉住琼斯,琼斯一掌将其推开。会议室乱成一团,人们纷纷钻进会议桌下躲避。

  “3、2……”凯米朝三角城模型奔去。

  “哒哒哒……”AB209猛烈射击,飞蝗般的子弹,将凯米打得血肉模糊,瘫倒在模型上。

  总裁拍案而起:“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琼斯装出一付痛苦的表情:“这完全是一次意外事故,我很难过。”

  总裁拂袖而去。摩根拦住他,“必须用我们的CD计划,来代替这个AB209。”同伴的惨死,给摩根带来了彻底打垮琼斯的机会。

  “你到我办公室来。”总裁对摩根说。

  琼斯两眼愤火,恨不得生吞了摩根。

  二、莫菲殉难

  莫菲推开警察局办公大厅的门,怔住了:男罪犯在里面大吼大叫,女流氓对警察搔首弄姿,警长里德抓住两个纠缠不休的混蛋,将其推出门外。这乱烘烘的场面,说明这儿的治安形势是何等的严峻。

  莫菲三十余岁,身材颀长,面容英俊。淡黄头发,蓝眼有神。他是有名的神枪手,一位好警员,底特律素有犯罪之都的恶名,警察在镇压活动中伤亡累累,不得不请求支援。于是莫菲便成了第一批奉调的幸运儿。

  “欢迎你到地狱来。”警长不无幽默地说,接过莫菲的档案和调令。

  就在这时,大厅又发出一阵喧嚣。一个带铐罪犯,连连击倒两名警察。忽然间,一个矮个警察分开众人,站到身壮如牛的罪犯面前,闪电般一记直拳,紧迫一记勾拳,再飞身一脚,把罪犯打趴在地。莫菲暗暗称赞。

  “路易丝,快来认识你的新搭挡。”警长说。

  那警察摘下头盔,竟抖落出如瀑的金发,笑吟吟走到莫菲面前,大方地伸出手。

  “路易丝。”

  “我叫莫菲。好漂亮。”莫菲不知是在称赞姑娘的容颜,还是惊叹她的身手。路易丝嫣然一笑。

  阳光灿烂,蓝天如洗。莫菲坐在阳台上稍事休息,一边回味这几天的经历。底特律的犯罪团伙组织严密,装备精良。尤其以克莱温斯·鲍蒂克为首的黑社会集团,更是残暴凶狠。这个集团不久前杀害了追捕他们的33名警察。莫菲觉得,鲍蒂克在受一只魔力无边的黑手保护,否则怎能逍遥法外?

  莫菲掏出手枪,手指伸入扳机护圈,手腕一甩,枪在手上转三圈停下,枪口依然朝向前方。

  路易丝端着两杯饮料,从大厅走出。她打趣地说:“好花哨的动作。”

  莫菲不好意思:“我儿子最欣赏的绝活。儿子认为,只有这样才能摆平罪犯。警察的枪都应玩得这么好。”

  路易丝调皮地吐出口胶糖,一个胶泡炸开。

  “各小组注意。有个团伙抢劫了银行,正向南逃窜。罪犯乘坐白色集装箱车。”

  路易丝和莫菲的警车箭也似地跃出。

  集装箱车疾驰。车内,鲍蒂克等六名罪犯欢呼雀跃,手舞一叠叠抢来的钞票。

  驾车的匪徒哈克从反光镜看见后面有警车鸣笛追赶。连忙喊道:“我们被盯上了。”

  鲍蒂克宽额方脸,颧骨凸出。架一副金丝眼镜,他征叫道:“杀死他们!”

  车内哗啦啦一片子弹上膛声。

  莫菲要过路易丝的手枪,拉下头盔防护罩。

  匪徒们蹬开后车门,子弹泼水般打出。然而机敏的路易丝,已将车超速到卡车侧边。莫菲探身出窗,双枪齐发,直射司机台。

  哈克大叫:“他们在这儿!”

  路易丝减速,警车落在卡车后。阵阵枪弹袭来,仅在防弹挡风玻璃上印出个个白点。莫菲连连击发,一匪徒中弹。鲍蒂克大叫:“把他扔下去。”

  匪徒的身体从空中落下,刚好把警车玻璃砸个大窟窿。视线被挡,路易丝只好刹车。匪徒们趁机摆脱追踪。

  凭着敏锐的观察,莫菲和路易丝终于在废弃的化工厂内的一个隐蔽角落,找到了匪徒们丢下的汽车。他们断定工厂是匪徒们的一个巢穴,便向总部报告。

  “增援队伍二十分钟后赶到。”警长答复道。

  莫菲和路易丝兵分两路,举枪摸了进去。事实证明,这是一个致命错误。

  匪徒迪克在机器旁小解,路易丝摸到他身后,大喝:“举起手来!”

  迪克作投降状,慢慢转身。这个流氓头戴鸭舌帽,架一付墨镜。“怎么,不让老子把裤子拉上来?”

  羞怯使路易丝分了神,狡猾的罪犯趁机挥手打掉路易丝的手枪,一脚把她踢下楼。

  另一个车间。鲍蒂克和一个匪徒得意洋洋庆幸逃脱了追捕。莫菲蓦地闪出,举枪喝令匪徒投降。一个匪徒抓枪顽抗,莫菲一枪将他送上西天。鲍蒂克只好乖乖举手。莫菲用枪逼住他的后脑,打算给他上铐。

  “哗啦”一声枪栓声。莫菲回首,只见哈克举枪对准他。“小子,这儿我们作主。”随着话音,四、五名匪徒围上来。

  “哈哈,”鲍蒂克摇头晃脑,“你好胆大,竟敢孤军深入。”他一枪托将莫菲砸倒。

  迪克把枪扛在肩上,晃悠着走上来。“他的搭挡被我解决了。好漂亮的姑娘。”

  莫菲心中掠过一阵绝望。

  哈克用枪对准躺在地上的莫菲:“还跟我们作对?”

  莫菲大骂:“总有一天会收拾你们的!”

  哈克恼羞成怒。一声枪响,莫菲的手掌被打得粉碎。莫菲痛得大叫,捂着残掌,挣扎起来,摇摇晃晃。

  匪徒们乱枪齐发,子弹击穿防弹衣,莫菲倒下。

  鲍蒂克走上前。莫菲跟前出现的最后情景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头,轰然巨响,金星四溅,一切坠入黑暗。

  踉跄奔来的路易丝恰好看见这一幕,五内俱焚,双手捂脸。

  增援的直升飞机引擎声大作……

  三、CD计划

  “加压……”一个声音说。

  “启动……”又一个声音说。

  剧烈的震动。撕心裂肺的疼痛:匪徒们乱枪齐发,依次掠过一张张狂笑的脸庞。

  好痛呀。莫菲渐渐有些意识。

  “启动!”

  又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五腑六脏好象被掏空……儿子迎面奔来,又远远退去……

  脑子一片空白。

  头好疼:鲍蒂克凑上来,迎头一枪。

  脑子成了虚空:妻子飘然而至,又飘然而去……

  似梦幻又是现实,象清醒又迷糊……

  “接上了?”

  “缝合完毕。胳膊怎么办?”

  “为了计划,为了他的新生,我们必须接上机械臂。”有人这样说。

  一股电流注入神经。

  “循环正常。加上电子网络。”

  眼前的景物开始清晰。莫菲看到一群男女,在他眼前晃动。“好了,他的电子扫描系统正常,图像清楚,分辨力绝对无误。”这是个女人的声音。

  “他记录了我们的谈话。”

  “全都洗去。”

  莫菲看见这群人都在一个绿色的网络中。

  “好的,他具有,极强的目标跟踪和寻的能力。”

  “你的基本指令是什么?”一个男人凑上。

  “遏制犯罪,服务公众。”莫菲不由自主地问答。

  “好极了,伙计们,我郑重宣布:一个超级警察——机械战警诞生了!”

  哗哗哗的掌声……

  当OCP公司的摩根带领一批科研人员把机械战警送到警察局的时候,办公大厅轰动了。殉职警察莫菲未死的那部分脑神经,与超级人工智能电脑相联,使他获得了超乎常人的思维能力。基因缝合本使他的生命,在电子的、机械的等一系列高技术设备中得以延续和保持。这是一个划时代的生物工程奇迹。新兴的机械战警比普通人更魁伟;钢铁身躯状如甲胄在身的现代武士,黑色头盔保护颅腔内的电子仪器免遭破坏。机械四肢运动自如,力拔千钧。他的步履略显呆板,訇然声响,踩出一派正气。机械战警的右小腿外侧为藏枪暗盒,指令一发,暗盒门闪开,机械手取出。大号特制自动手枪,手指套进板机护圈,腕关节一转,手枪转三田,枪口直指前方。

  在一片喝彩声中,惟有一人暗自惊心:这不是死去的莫菲玩枪的绝活吗?难道他……?路易丝心中升起一团疑云。

  OCP公司的CD计划大功告成。

  四、牛刀小试

  底特律之夜。华灯初上百异彩纷呈,流金泄银,疑似星汉倒挂。

  机械战警驾车出巡。

  一家超级商场。一个身穿黄色风衣的络腮胡男子推门而入,神色诡秘地走近柜台。

  商场主为一对老年夫妇。老头儿迎上去:“先生要什么?”

  “我要你们的钱,快!”中年男子从风衣中飕地取出冲锋枪,对准商场主。

  老头儿吓得浑身筛糠。者妇人不动声色地按动了隐藏的报警按钮。

  机械战警收到了报警讯号,驱车直赴商场。他推开门,罪犯闻声回首。

  “放下武器!”机械战警威严地命令道。

  劫匪开枪,子弹雨点般打在机械战警的钢铁身躯上,又弹向四周.机械战警走近劫匪,伸出机械臂,捏住冲锋枪管朝下一掰,枪管被扭弯。罪犯惊魂未定,已被机械战警抓起,凌空扔向一根立柱,顿时碰得脑浆进裂。

  机械战警侧身,向商场主说:“谢谢合作。”

  一条僻静小巷。“救命啊——!”一个女人的呼救声划破夜空。两个流氓从后面扑上,搂住女人。一个流氓抽出刀,在狂笑中割断姑娘的头发。

  “放开她!”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

  流氓回头张望。

  机械战警高大的身影步步逼近,脚步声在阗寂清冷小巷回荡。

  一匪徒忽然抱起姑娘,刀尖抵住她的喉咙:“别过来,不然我杀了她!”

  姑娘挣扎,两腿悬空,机械战警举起手枪。子弹不偏不倚从姑娘两腿间穿过,击中背后匪徒的裆部。那家伙狂叫倒地,同伙跪地求饶,

  姑娘奔上来,拥抱救命恩人,当她的嘴唇触及到冰凉的面颊时,始知这是一个机械人。

  “姑娘,回家补补裙子。”机械战警说。

  警车喧啸、红灯闪烁。市政大厅外军警林立,各种火器一字排开。气氛极度紧张。

  一位现场采访的电视记者,用连珠炮似的语调,急速报导新闻:“各位听众,前市政官员米勒闯入市政大厅,将市长等人扣为人质,制造了本市今晚的特大新闻。据悉,米勒已杀掉一名人质,市长的生命危在旦夕……”

  在这紧急关头,机械战警悄然而至。他以他特有的略显机械的有力步伐,踏上台阶,直闯龙潭虎穴。

  米勒紧贴窗边的墙壁,朝下大喊,“我要求给我工作,我要一间大办公室,还要一辆高级轿车。”

  警长里德回答,“可以,只要你放开市长!”

  歇斯底里的米勒忽然抓起市长,推到窗前:“如果你们耍花招,我就——”

  话音未落,一双钢铁手臂穿墙而出,箍住了米勒的脖子,把米勒扔出了窗外。电视摄影机拍到的是米勒头颅着地的惨相。

  楼下围观者欢声雷动。

  机械战警牛刀小试,底特律黑社会闻风丧胆。成功使摩根荣登OCP公司副总经理宝座,他与琼斯的矛盾,也激化到水火不容的地步。

  五、复仇之剑

  机械战警在警察局有一间专用“休息室”。特制的坐椅联接监测室的各种仪器。他正在接受例行检查。

  脑电图波纹开始呈不规则状。机械战警不安地扭动身躯,仿佛十分痛苦。

  波纹紊乱。他脑海中出现梦幻图像:

  匪徒们乱枪齐发,莫菲倒地。

  鲍蒂克的手枪抵近莫菲额头。枪声响起——

  机械战警大吼一声,站立起来,推门出去。

  工作人员发现情况不妙,赶出来阻拦。机械战警甩开他们,径直走向大门。

  原来,他那残存的脑神经中对往事的记忆复苏,使他摆脱了程序控制。他无法忍受杀害了莫菲、搞得莫菲妻离子散的鲍蒂克之流仍然逍遥法外。机械战警将高擎复仇之剑,斩杀罪孽的元凶。

  走廊上,路易丝和一名警察押罪犯与机械战警擦身而过,发现他情形有异。

  路易丝拦住机械战警:“我叫,路易丝,你叫什么名字?”

  “要我帮忙吗?”机械战警冷漠地问。

  “你真的不认识我?”路易丝十分伤心。

  “对不起,我要走了。”机械战警摆脱路易丝。

  当摩根闻讯赶来时,机械战警已驾车出发。

  罪徒哈克骑着摩托车风驰电掣地来到一家加油站。这个酩酊大醉的罪犯,用冲锋枪敲敲收款处玻窗,喝令里面的加油工把钱全部交出来。

  “把油给我灌满,嘿嘿——”哈克得意万分。

  待油加满后,这个罪犯忽生邪念,打算杀掉加油工。

  千钧一发之际,机械战警赶到。“放下武器跟我走!”

  哈克一望,魂飞魄散。眼前这个钢铁胚子的声音、神态,活似莫菲转世。“我认识你,你死了,死了!”哈克扣动扳机。

  当然不会再伤战警一根毫毛,他步步逼近。

  子弹击断输油管,汽油喷涌而出。哈克翻身上车,将嘴里烟头扔向汽油。“轰”地一声,大火乍起,烈焰翻卷。哈克驾车逃跑。

  机械战警赫然走出烈焰,掏枪射击。子弹击中哈克的摩托车,哈克回首还击,却不料撞上路边一辆汽车,他高高飞起,又重重摔下。

  机械战警抓起他:“你是谁?你的同伙在哪里?”

  哈克气绝身亡。

  六、图穷匕见

  周末之夜。摩根的寓所。会客室沙发上,摩根召来两个妓女厮混。他们吸食白面,飘飘欲仙。琼斯的失败和自己的步步高升,使他忘乎其形。

  门铃骤响。摩根挣脱妓女的拥抱,打开门,一支冰凉的手枪顶住了他胸口。鲍蒂克闪身进屋,喝令妓女出去。

  当屋里只剩下两人时,摩根大发雷霆:“你是谁?告诉你,这儿不是你为所欲为的地方!”

  鲍蒂克冷笑,将枪管套上消音筒。一发子弹击中摩根的大腿,摩根倒在沙发上,痛得直抽冷气。

  又是三枪打来,摩根的两腿各中两弹。鲍蒂克取出一盘磁带,放入摩根房中的电脑内,屏幕上出现琼斯的脸。

  “你好啊,年轻人,”屏幕上的琼斯说,“我想,眼下你正跪在地上,乞求我饶你的命。”

  此时,摩根始明白鲍蒂克是琼斯派来的杀手。

  “你小子平时狂妄自大,居然骑到我的头上拉屎撒尿,伤了我的自尊心,也毁了我的前程。”

  鲍蒂克摸出一枚定时炸弹,拉开保险,放在桌上,旋即走出门去。

  一声巨响,摩根被炸得粉身碎骨。

  地下毒品生产工厂,犹如一座军营。车间里,机器旁,行车天桥上,到处可见手持武器的歹徒,严密监视着工人将海洛因封进注射药瓶的玻管中。

  一张桌边,鲍蒂克正与一个穿红衬衫的老年毒枭谈买卖。

  鲍蒂克的一名随从把一皮箱钞票倒在桌上。毒枭将一叠钞票在手上掂掂,说:“这点钱只够杀两个警察。老实说,我对你们不放心,你们的人在外面惹事生非。”

  “知道,知道,”鲍蒂克冷笑着,手指伸进毒枭的葡萄酒杯,醮了醮,然后放进嘴里吮吸,“我打心眼里就不想和你打交道,我控制了销售网,可以把你们毒品厂搞垮。”

  毒枭顿时火冒三丈:“弟兄们,把这个家伙给我干掉!”

  匪徒们纷纷持枪,对准鲍蒂克。然而鲍蒂克的随从却把枪口抵住了毒枭的脑袋。双方剑拔弩张,互不相让,眼见一场内讧就要发生。突然,毒品厂的铁门轰然倒下,一个伟岸的身影,赫然矗立在匪徒们的面前——机械战警侦察到了鲍蒂克在这里,前来逮捕他。

  匪徒们调转枪口,朝机械战警猛烈射击。机械战警一枪一个,数十名匪徒倾刻间饮弹身亡。鲍蒂克见势不妙,想趁机逃跑。机械战警一把抓起鲍蒂克,扔向一扇玻璃门。玻璃粉碎,鲍蒂克被摔得半死。机械战警捏住鲍蒂克的喉管,准备让这个作恶多端的匪首上西天。这时,鲍蒂克才吐出真情,“我是替OCP公司的副总裁琼斯工作的。他接管了警察局,没有他的命令,你无权杀死我。”

  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机械战警忽地住手。指示他行动的智能电脑回到“逮捕”程序。他只好将鲍蒂克押回警察局。

  警长里德正和打算罢工的警察会谈,一见鲍蒂克被押到,十分吃惊:“喂,这家伙是什么罪名?”

  “谋害警察。”机械战警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只有一个人知道机械战警此刻的想法。路易丝悄悄尾随机械战警。

  OCP总部琼斯宽敞的办公室。他放下电话听筒,从口袋里取出一个电子控制器,按下程序4的按钮。刚才,鲍蒂克从警察局打来电话,告诉了他两人之间的关系,已为机械战警掌握。他知道,他与机械战警的摊牌势在必行。

  门自动闪开,机械战警大步跨进。“琼斯你被捕了!”

  “什么指控?”琼斯皮笑肉不笑。

  “操纵犯罪集团,谋害警察。”战警凛然道。

  琼斯站起来,摊开双手,“来呀。”

  战警刚跨一步,突然浑身痉挛,手脚抽搐。琼斯哈哈大笑:“警官,这四号指令,是我对你的心理程序所做的一点小贡献。一旦你打算逮捕本公司的高级官员,你的全部程序就自动关闭。”

  视物昏花。图形异变。战警万分痛苦。

  “我必须处死摩根,因为他是我的敌人。至于你,不过是一个产品,我怎能让本公司的产品,来跟我找麻烦?”琼斯说着,按动了另一个控制器。AB209忽地从隐藏的角落,走进办公室。“现在是我替摩根纠正错误的时候了。”

  机械战警挣扎起来。AB209的手臂朝向战警。机口吐出长长的火舌,然而战警朝后一纵,撞碎门框,避过枪弹。AB209射出两枚火箭,在猛烈的爆炸声中,战警已逃到防火楼梯间,循梯而下。AB209追杀至此,一下失去了先前的厉害:它那双鸡爪足,不能走下台阶。它踮足试试,竟一骨碌滚下楼梯,瘫倒在转弯平台上喳喳乱叫。

  战警走下楼来,却不料陷入琼斯的第二个圈套。琼斯调来大批警察,一齐朝战警开火。战警,在地上翻滚着,作为机器,他的程序已处于混乱,但作为人的那部分意识,眼下却分外清醒:不能还击,不能……他们都是我的弟兄。

  一辆警车嘎然而止。一个女警察跳下车,将战警推进车内。开车的是路易丝。

  七、拼死相救

  琼斯下令释放鲍蒂克。这个恶贯满盈的匪首,不可一世地走进琼斯的办公室。两个卑鄙的家伙又达成一桩肮脏的交易:用重型武器摧毁机械战警,以便在即将实施的三角城新建计划中操纵黑社会团伙大捞一把。

  酝酿已久的警员大罢工,终于不可遏制地发生了。底特律市陷入了混乱的深渊。犯罪团伙抢劫、杀人、放火……恐怖象瘟疫一样四处蔓延泛滥。

  战警在路易丝的帮助下,潜入匪徒们据为老巢的那座废弃化工厂。经过几小时的自我调制,他终于恢复了特有的作战能力。他似乎悟到了自己这出悲剧的根本原因:当法律被金钱和权力购买之后,这个世界也就再无公理可言。谁要是敢于站出来维护正义,谁就会丢掉自己的血肉之躯,变成一个钢铁制品。琼斯控制下的OCP公司只要产品,不要人性。

  鲍蒂克率领众匪,终于侦察到了机械战警的藏身处。他们杀气腾腾地赶来了。

  “机器家伙在哪里?”鲍蒂克大声挑衅。

  战警从平台上扔下一块废铁,匪徒迪克开了一炮,炸起一团烈火。机械战警举枪连发,迪克哀叫一声,倒地身亡。

  就这样,化工厂内展开一场斗智斗勇的追杀战。

  机械战警闪进一条巷道,匪徒科克斯窥见,驾起卡车开足马力,准备撞倒战警。战警闻声,朝旁边一闪。汽车猛冲而过,刚好撞破一个巨大的硫酸贮罐。在腾腾烟气中,硫酸如浪头般涌出,浸泡在酸液中的匪徒刹时皮开肉绽,不成人形。

  鲍蒂克一见势头不妙,开起汽车就逃。路易丝驾着警车迎头撞去。鲍蒂克急忙调头,朝另一个出路疾奔。路易丝紧追不舍。匪徒科克斯横拦路中,企图让鲍蒂克带他出去,结果被鲍蒂克辗得粉身碎骨。鲍蒂克的汽车失控,翻入一个积满红色锈水的大水坑。

  路易丝赶到,跳下汽车。谁知狡猾的匪首并未受伤,他从车门边朝路易丝连连射击,路易丝胸脯中弹,滚进水坑。

  “住手!”一声断喝,骇得鲍蒂克一激凌。

  机械战警踏水而至。“这一次我再也不逮捕你了,我要以正义的名义处死你!”他平端手枪步步逼近。

  然而另一名漏网匪徒,这时却躲进了一个巨型吊车控制室。凌空的抓斗刚好位于战警的头顶,里面盛满钢胚铁块。他猛地推下操纵杆,钢铁垃圾落下,将战警砸倒。

  躺在水中的路易丝恢复了知觉。她一步步爬过去,架好了鲍蒂克丢下的机炮,朝控制室的那个匪徒,送上致命的一炮。烈火硝烟将那个匪徒化为齑粉。路易丝也停止了呼吸。

  鲍蒂克面对困入钢铁废料的机械战警,捡起一根铁棒猛击,被战警用手臂挡开。鲍蒂克瞅准战警胸前的一个窟窿,将铁棒用劲插入,试图把他钉死。就在这个当口,战警的手背蓦地弹出一把利刃,挥臂之间,鲍蒂克的喉管被切开。这个罪恶滔天的匪首终于得到应有的下场。

  机械战警推开压在身上的废铁块,踉跄扑向躺在水坑中的同伴,悲怆呼唤:“路易丝——!”

  这一声呼喊响遏行云,凝聚了几多悲愤、几多依恋……

  八、“我是莫菲”

  OCP公司总部会议室。琼斯俨然以最高负责人的那种神态在发言:“警察们这次罢工对我们非常有利。我将立即在全城布满AB209。事实证明,这个最新产品的订货供不应求……”

  总裁和其他与会董事无可奈何地注视他。

  楼下。莫菲驾车赶到。一个AB209走出来挡道:“立即走开,否则我开枪啦。”

  莫菲架好机炮,一声巨响,AB209的残躯冒出缕缕青烟,变成一块废钢铁。

  莫菲昂首走进大楼。

  “我们将以最大勇气和力量接受每一次挑战……”琼斯心满意足地欣赏众人的掌声。

  莫菲忽然推开门,訇然走进会议室:“我要逮捕理查德·琼斯!”

  众人大惊,琼斯说:“我们的程序不允许你逮捕公司高级成员。”

  总裁问:“你有何证据?”

  莫菲走到电视墙,输入他在琼斯办公室录下的那段对话:“我必须处死摩根,因为他是我的敌人……现在是我替摩根纠正错误的时候了。”

  琼斯神色大变,他呼地拔出手枪,一把抓起总裁:“你敢动,我就杀死他!给我直升飞机!”

  莫菲在寻找下手的机会。

  总裁大叫:“琼斯,你被开除了!”

  “谢谢!”莫菲的程序跳入“处死”。一声枪响,琼斯暴露在外的肩头中弹。总裁趁机跳开。莫菲连发四枪,琼斯被子弹的冲力推向落地大窗。

  “啊——!”在惨叫声中,琼斯从摩天大楼坠入死亡的深渊。

  莫菲的手指套进手枪扳机护圈。枪在手上转动三圈,然后装进枪盒。

  总裁镇静下来,理好领带:“枪法很准啊,你叫什么名字?”

  莫菲凝眸,脑际中灵光一闪,心驰神往,幕幕往事展现:“我叫莫菲。”

  他坦然一笑,转身离去……

相关文章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