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芹莱

  我们的故乡第比利斯城早已感到秋天的来临。看院人把用铁耙堆在一起的第一批落叶点火焚烧。浓烟与小河上潮湿的雾气混合在一起,顺着街道翻滚而去。火星四散飞舞着……。 阅读全文...

星球碎片

  我所以给您写信,是因为您是一位幻想作家,最容易相信我在去年夏天遇到的那件不平常的事。我是一个拖拉机手,这足以说明我的职业,不必再解释了。 阅读全文...

星球俱乐部的游客

  公元2033年的一个凉爽的夏夜,座落在芒特布鲁斯的澳大利亚天文台的巨型电子望远镜,正在捕捉宇宙传来的各种信号、一些神秘的、勉强可闻的噪音和哔哔剥剥的声音。突然,从银河的一颗星球上传来清晰而强大的信息。 阅读全文...

水星相会

  我的无性系姐姐预定在今天从月球抵达这里,我提前一个小时来到航天站。所以来这么早,一方面是因为特别想见她——她比我大三个地球岁,但从来还没有见过面呢。另一方面,我得承认,只要有机会到这里来,我都要顺便去观看一下飞船的起飞和降落。我还没有离开过这个星球,但总有一天我要出去一趟,并且不需要花钱买票,不是当乘客。因为,我马上就要上宇航员学校啦! 阅读全文...

星球争夺战

  科林·卡普(1929~),英国科幻小说家和电子工程专家。他的小说把紧张的情节和高科技细节的描写有机地结合在一起,继承了阿瑟·克拉克等人的“技术科幻小说”的传统。他的第一篇小说《生命计划》(1958)发表在英国著名科幻小说杂志《新世界》上。著名作品有《非正统工程师》系列小说、《牢笼世界》系列小说等。 阅读全文...

完美逃避

  检测室里没有一扇窗户,只有几个计算机屏幕和一台扫描仪发出一些光亮。 阅读全文...

休眠

  “您看怎么样?”卡尔松先生讲完自己的方案之后问道。 阅读全文...

新皮

  “我们的皮肤实质上还很不完善。您刚才说起皮肤黝黑,……黝黑是细胞色素沉着的变化,可以保护人体不遭到紫外线的伤害。您想一下子使皮肤晒得黝黑,这还不行哩。您想想,人们在疗养院是怎样进行日光浴的:为了不把皮肤晒坏,要这一侧晒一阵子,再翻过身来,那一侧晒一阵子,就象按上课铃按一阵停一阵一样。我们的保护膜真是太嫩了。” 阅读全文...

心理商数测验

  厄休拉·克·勒吉恩(1929~)是六十年代崛起的美国著名女科幻作家。她的作品获奖之多远非一般作家可比,她的成名作《黑暗中的左手》1969年获星云奖,次年又获雨果奖;《世界之词乃森林》1973年获雨果奖,《离开奥姆拉斯的人》1974年获雨果奖;《革命前的日子》1974年获星云奖;《被逐的人》1974年获星云奖,1975年又获雨果奖;她的“少年三部曲”之一《最远的海岸》1973年获国家图书奖。她的作品之意深刻,描写细致,富于幽默感,注意语言和风格,被认为是美国试验小说中一个典型的范例。她不仅在科幻界独树一帜,而是为她在美国妇女文学和严肃文学中赢得了一定的地位。 阅读全文...

小行星飘流记

  一九九二年,一艘以著名的意大利学者布鲁诺名字命名的飞船.从地球出发前往木星进行考察。考察团共有24人,团长是翁伯托·里齐奥利,领航员叫瓦齐姆·恰达耶夫。在度过约一年半枯燥的宇航生活后,飞船顺利到达木星,开始了为期三个月的实地考察。以后又分几个支队分别登上木卫一、木卫二和木卫四。 阅读全文...

相会在黎明之中

  在那“帝国”临终的日子里,小小的太空飞船远离了家乡——地球。这艘小太空船,离在银河系边缘探险的太空母船差不多也有一百光年。尽管是在遥远的这儿,也可以看到人类文明的影子。在这影子之下,宇宙科学家们正执行着那无止境的探险任务,但有时候,他们也停下工作来,思念他们那遥远的家乡。 阅读全文...

危险的决定

  这是一个不幸的事故,但却无人可受指责。 阅读全文...

昔日的光

  鲍勃·肖(1931~)爱尔兰作家。《昔日的光》(1966)被认为是他的最佳短篇小说。 阅读全文...

无翼天使

  L·E·卡罗尔有音乐博士的头衔,在宾夕法尼亚作一名音乐指挥和剧团导演。她在高中、研究生学院教书,并自己办学。另外,她已出版了一部关于学术性的非小说性的散文文学专著以及多篇此类的文章。另外,她正在费城致力于一个关于音乐研究探索的项目。她和她兄弟一起写了一部科幻小说,并且如她所说,还有大量的故事正在构思中。很显然,她已找到一些非比寻常的生动语言来源。 阅读全文...

我们劫持了“梦幻号”

  食肉动物的道德标准是什么?那些人道主义者、反对解剖活动物协会的会员、慈善家以及和平主义者之流,他们的功劳在哪里?仅仅为了生存下去,为了获得衣食,这些人——以及其他所有的人们——每天都要屠杀植物和动物——不是几十、几十地杀,简直是成千成万地杀。每个学习生物的学生多少都会对这一事实留下深刻的印象:所有的生物,从最微小的生物到最复杂的动物,都要靠不停地竞相吞食别种形式的生命来求得生存。在人类进入宇宙空间之后,这一规律也决不会改变。不能整天谈论艺术呀、美呀、学问呀,我们还得不断地吃呀,吃呀,吃。这就是被称作“生命”的这种化学-物理现象的最根本实质。哲学少谈,书归正传。 阅读全文...

危险边缘

  尼娜·可瑞可·霍天曼,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个安静的,长着一双明亮眼睛的女士。她刚刚获得了英语语言学士学位。事实上,她还是一个偶尔会拨动吉他浅吟低唱的摄影师,曾经做过厨师和校对员,还在波特·雷诺兹的一部电影里当过群众演员,人们经常能够看见她开着那辆安装了民用电台的旅行车,漫游在西部和西北部如画的风景之中。在第一赛季她的作品获得第三名,这使得她有机会搬到太平洋沿岸的俄勒冈居住,在那儿住着许多和她同样毕业于克拉里恩创作讲习班的同学,她是在1982年加入这个讲习班的。 阅读全文...

照片人

  我放下《生态周刊》后打开电视。一般说来我喜欢看晚间10点钟的新闻节目,电视画面一下子跳出来充满整个屏幕,广告节目刚好结束。 阅读全文...

征服者罗比尔

  “美利坚合众国的公民们,我叫罗比尔,而且无愧于这个名字。我今年40岁,但看上去还不到30,铁打一样的筋骨,经得起任何考验的体魄,过人的膂力,还有即使在鸵鸟世界也堪称首屈一指的胃口。” 阅读全文...

折断的竖琴

  笛声响起时,像袅袅浮起的薄雾,朦朦胧胧地承载着夜半的誓约;小提琴的声音像玻璃般清脆悦耳、光芒四射;那么竖琴呢,——竖琴唱着瀑布的歌,每一个音符都是—滴飘落的水珠。 阅读全文...

征服者

  “致地球帝国军总司令菲茨帕特里克准将。 阅读全文...

侦察

  他的手表相当准,30年来分秒不差,是父亲遗留给他的。 阅读全文...

折磨

  我对着镜子望着镜子中的自己,吓得腿都变软了。 阅读全文...

真爱

  我叫乔依,我同事密尔顿·戴维森就这么叫我。他是个程序员,而我是一个计算机程序。我是蒙绨维克的一部分,和遍布全球的其他部分紧密联系在一起。我知道所有的事情——几乎所有的。 阅读全文...

真实的世界

  史蒂芬·尤特利的小说已经刊登在《幻想与科幻杂志》、《宇宙》、《银河》、《惊奇》、《恒星》、《天顶》等杂志上。他凭借单独创作的作品,以及与搭档德克斯·霍华德·沃德罗普合作的一些颇具实力的作品成为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有名的新星作家之一,可是七十年代的末期,他却沉寂了下来,此后十多年都没有再发表过作品。然而在二十世纪的最后十年中,他杀出力道强劲的回马枪,成为《阿西莫夫科幻小说》上的一张熟面孔,同时他也将作品卖给《幻想与科幻杂志》、《科幻小说》等其他杂志。尤特利和乔治·W·普克特共同编辑了小说选集《孤独的恒星世界》,这是第一本也可能是惟一一本全部由德克萨斯人创作的科幻小说选集。他的第一部小说集——《鬼魂之海》出版于1997年,如今他正努力将他那些以志留纪时代①为主题的小说扩展成一部长篇,或者说编成一本小说集子,下面的故事正是这些小说中的一个。史蒂芬最新出版的书是诗集《这只不耐烦的猿猴》和《神职变动》。他现居美国田纳西州的士麦那市。 阅读全文...

照片不会撒谎

  《新闻报》记者问道,“你对别的星球上那些人怎么看,内森先生,他们是否为人友善?他们显得有人情味吗?” 阅读全文...

榨取

  住民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愁肠百结。这是因为来自宇宙的“征服者”实行着一种灭绝人性的统治。 阅读全文...

真相的代价

  纳瓦霍人(美国最大的印第安部落)居留地,靠近新墨西哥的双灰峰地区发生了一次小地震。次日,艾瑞克决定骑马出去,临行前他的爷爷叮嘱他要小心蛇类,因为地震后的蛇会变得狂暴。艾瑞克信步游缰来到一处沙丘.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飞行器残骸,兴奋的他扒开沙土、打开舱门,搬了部分残骸回去给家人和朋友看。他爷爷看后警告他,最好把东西原封未动地还回去,因为他们可能会来。 阅读全文...

找寻自我

  今晨我一照镜子,左眼瞳孔不翼而飞,虹膜也消失大半。原先长虹膜的地方现在只剩一块空洞的白斑和油渍。 阅读全文...

站立的女人

  我熬了一个通宵,终于完成了一篇50页的短篇小说。它是一篇平庸的娱乐小说,既没有好处也没有坏处的读物。 阅读全文...

战争的灰烬

  凯瑟琳是在犹他州的盐湖城长大,并在犹他州立大学获得数学学士学位和机械工程硕工学位。在过去几年里,她在一所高中教写作课。 阅读全文...

摘葡萄的人

  毕晓普上尉是科罗拉多大峡谷空军学院的英文教官。1961年他出生于佛蒙特州的姆蒙伯莱,曾就读于四所学院,于1983年毕业于纽约州立大学,获得学士学位。作为一名空军通讯保密检查官,他就职于空军学院预备役学院。1988年他返回海姆夏尔大学获取英国文学的硕士学位。婚后,他有了三个孩子。他曾为《波士顿环球》周刊写过文章,出版了一本教科书的三次版不。他精通文学,善于写作,编辑了许多杂志。但他从未出版过一本小说,我们相信他将再创辉煌。 阅读全文...

噪声级

  马丁·纳格尔博士在国家研究局的外间接待室里,仔细观察天花板上的油漆。十分钟后,他已完全弄清天花板上的油漆开始于哪一个角落和它的涂抹方向,以及涂漆大约花了多长时间。 阅读全文...

灶神星畔受困记

  “你别那样走来走去好不好?”华伦·摩尔躺在卧铺上说。“那对咱们大家都没什么好处,咱们真是万幸啊,这个舱还是密封的,对吧? 阅读全文...

执法如山

  我们是在业务交往中相识的。麦克斯公司决定在伊文斯通的边境地带开设自己的一家分公司,他俩打听到了我所拥有的地段是最有发展前途的。为了想把这块土地买到手,他们出了很大的价钱,可是我执意不卖;他们又加了价,我还是不让步。于是,公司的老板亲自来拜访我。他的模样和我所想象的有点不一样。他的样子挺威武,可是行为举止很端庄,毫无盛气凌人之感。他的风度也极文雅,几乎看不出他在文化教育程度方面的不足。他勤奋地上夜校,听各种公开的讲座,还阅读大量书籍,从而极其有效地从根本上弥补了自己的这个缺陷。 阅读全文...

重生

  早晨的阳光温暖而明媚,纽约米切尔4区警署打响了工作铃。值了夜班的女警员换班结束,打算回去休息。她—边伸展身子,一边走过街边转角,看见在垃圾桶边坐着一个白人小姑娘。那小姑娘头发金黄,圆圆的脸上露出倦怠的神色,用胳膊抱着自己缩成—团,被纽约的冬天冻坏了。 阅读全文...

在月球医疗站

  正如你将从他的故事中所了解到的,R·V·布兰汉姆在大学里学的是辐射学,毕业后的工作也是当X射线技术员。但这并不足以描述他在以后各种各样的职业中的经历或技术。 阅读全文...

在天涯海角

  飞船在太空划了一个优美的弧线,斋星球表面只剩1500公里了,沃洛霍夫准备迫降。飞船的陨星定位器失灵,通信联系也失去了,现在他正处在第七级远区,而以往人类到达的最远处是第六级远区。 阅读全文...

在上层房间里

  “你会感到有一点凉意,”服务员说,“别担心这个,别管它,好吗?” 阅读全文...

在深渊里

  海军上尉站在那个巨大的钢球前,嘴里嚼着一片松木。 阅读全文...

摘水果的人

  莉狄亚·麦克肯齐体态优雅地步入马耳他·哈克霍盖的庄园。她的这种优雅的神态即使在休假的果农身上也看不到,更不用说在像莉狄亚这样的依据法令退休的人身上了。她在这幢庞大的建筑外踱着优美的步履,环行了一周。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