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汉

  四十天以来,他走呀走,到处找工作。他离开家乡芒什省[2]的维尔-阿瓦雷村,是因为没有活儿干。他是盖房子的木匠,今年二十七岁,手艺好,也勤劳。他在家吃了两个月的闲饭;他,作为长子,在普遍失业的环境里,竟然只能叉着两只有力的胳膊,一筹莫展。家里的面包越来越紧张;两个妹妹去外面打短工,但是挣得很少;而他,雅克·朗岱尔,最身强力壮的人,却什么也不做,因为没有什么可做,只能分吃别人挣来的汤。 阅读全文...

克洛榭特

  有些往事的记忆,真是奇了,它们萦绕在你的心头,总是挥之不去! 阅读全文...

爱情

  我刚才在报纸的社会新闻栏里读到一出爱情悲剧。他杀了她,然后自杀,因此他是爱她的。他和她与我何干?对我来说,重要的是他们的爱情故事。而他们的爱情故事让我感兴趣,也不是因为它令我感动,令我惊奇,令我兴奋不已,或是令我浮想联翩;而是因为它唤起了我青年时代的一段回忆,一段关于狩猎的奇特的回忆;在那次狩猎时,“爱情”呈现在我的脑海,就像十字架在天空中出现在最早的基督徒眼前一样。 阅读全文...

  “殴打致伤,诱发死亡。”这是地毯商莱奥波德·勒纳尔被刑事法庭传唤出庭的主要罪名。 阅读全文...

魔鬼

  庄稼汉站在重病垂危的母亲床前,面对着医生。老太婆很平静,已经准备好顺从天意,头脑十分清醒。她看着两个男人,听着他们谈话。她就要死了;她并不抗拒,因为她的大限已到,她已经九十二岁了。 阅读全文...

隐士

  在戛纳[2]和纳普尔[3]之间广袤平原的腹地,我和几位友人见过一个隐士,蛰居在一片大树覆盖下的昔日的坟滩上。 阅读全文...

珍珠小姐

  那天晚上,我居然想到选珍珠小姐做我的王后,真是不可思议。 阅读全文...

图瓦

  方圆十法里以内的人都认识他——“图瓦老爹”,“大胖子图瓦”,“咱的纯酒图瓦”,又称“加糖热烧酒”的旋风村小酒馆老板安图瓦·马什布莱。 阅读全文...

衣橱

  晚饭后,大家谈起妓女来,——男人们在一起,又能谈些什么呢? 阅读全文...

归来

  大海用它短促而又单调的波浪拍打着岸边。一朵朵白云让疾风吹送着,像鸟儿一样在蔚蓝的天空轻快地掠过。这村子,卧在一道朝大海倾斜下去的山坳里,晒着太阳。 阅读全文...

小酒桶

  埃佩维尔镇开客栈的希科老板,在玛格鲁瓦尔大妈的农庄门前停下他的双轮轻便马车。这是个四十岁左右的高大的汉子,满面红光,大腹便便;他为人狡猾,在当地是出了名的。 阅读全文...

乞丐

  别看他现在又穷又残废,却也有过好一些的日子。 阅读全文...

索瓦热大妈

  我已经十五年没有再来维尔洛涅了。今年秋季打猎,住在我的朋友塞尔瓦家,这才旧地重游。那时我这位朋友刚修建完他那座被普鲁士人毁坏的城堡。 阅读全文...

项链

  世上有这样一些女子,容貌姣好,风姿绰约,却偏被命运安排错了,出生在一个小职员家庭。她就是其中的一个。她没有陪嫁,没有可能指望得到的遗产,没有任何方法让一个有钱有地位的男子认识她,了解她,爱她,娶她;于是只好听任家人把她嫁给公共教育部的一个小科员。 阅读全文...

  奥莱依太太很节省。她知道一个苏也是珍贵的;为了让钱财增值,她有一大套严格的清规戒律。她家的女佣要想报虚账揩点油肯定得费尽心机;就连奥莱依先生想要几个零花钱也难于登天。其实,他们的景况堪称小康,又无儿无女。但是奥莱依太太看到白花花的银币从她手里出去,却感到那么痛苦,就好像心被撕掉了一块。每次她迫不得已付出一笔稍大的开支,即使是无法再省的,那天夜里她也会辗转难眠。 阅读全文...

保护人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样好的官运!让·马兰是外省一个法院执达员的儿子,他像许多人一样,到拉丁区[2]来学习法律。他混迹于一家又一家酒吧,结交了好几个夸夸其谈的大学生,他们一边大杯大杯地喝啤酒,一边吐沫飞溅地褒贬时政。他对他们佩服得五体投地,锲而不舍地追随左右,从一家咖啡馆转战另一家咖啡馆;遇到他有钱的时候,还为他们买单。 阅读全文...

米斯蒂

  我从前有个情妇,是个很有风趣的小巧玲珑的女子。当然啰,她是有夫之妇,因为我对于妓女从来都怀着无名的厌恶。的确,搞上一个有着既不属于任何人又属于所有人这双重短处的女人,有何乐趣可言?此外,说真的,即使把所有的道德信条撇在一边,我也无法理解爱情怎可以作为谋生手段。这让我多少有点儿反感。这是个弱点,我知道,而且承认有这个弱点。 阅读全文...

老人

  秋天和煦的阳光越过圩沟边高高的山毛榉树,投射在农家大院。在牛群啃平了的青草下面,被刚下的雨水浸透的泥土软唧唧的,脚一踩就陷下去,还发出扑哧扑哧的水声。硕果累累的苹果树,用掉落的浅绿色的果实点缀着深绿色的草地。 阅读全文...

细绳

  在格代维尔[3]周围的各条大路上,农民们正带着妻子朝这个镇子走来,因为是赶集的日子。男人们迈着从容不迫的步子,长长的罗圈腿向前跨一步,身子就往前倾一下。他们的腿所以变得畸形,是因为劳动很艰苦;压犁的时候左肩得耸起,同时... 阅读全文...

父亲

  他那时在公共教育部任职,住在巴蒂尼奥尔街[2],每天早上都乘公共马车去上班。就这样,由于每天早上做一次直到巴黎市中心的旅行,他爱上了坐在对面座位上的那个年轻的姑娘。 阅读全文...

获得勋章啦!

  有些人生来就有一种压倒一切的本能,一种志向,换句话说就是在刚会说话和有思想时就萌生的一种愿望。 阅读全文...

泰奥迪尔·萨博的忏悔

  泰奥迪尔·萨博刚迈进马丹维尔那家小酒馆,大家就先笑了起来。这么说,萨博这家伙很逗乐了?不过,他可是个不喜欢神父的人!啊!不喜欢!不喜欢!这捣蛋鬼,他恨不得把他们吃掉呢。 阅读全文...

不足为奇的悲剧

  邂逅偶逢是旅行的一大乐事。在离家五百法里之外突然和一个巴黎人,一个中学同学,一个乡下邻居不期而遇,那份高兴谁没有体会过? 阅读全文...

马丹姑娘

  这是一个星期日,望完弥撒以后发生的事。他从教堂里出来,沿着回家的那条低洼的路向前走,正好走在马丹姑娘后面;她也回家。 阅读全文...

一场决斗

  战争已经结束,德国人占领了法国;像一个角力者被压在战胜者的膝下,这个国家在瑟瑟发抖。 阅读全文...

我的叔叔于勒

  一个白胡子穷老头儿向我们乞讨。我的同伴约瑟夫·达弗朗什居然给了他一百苏。我感到有些惊奇。他于是对我说: 阅读全文...

花房

  勒莱布尔先生和太太同岁。可是先生显得更年轻些,虽说他身体比太太孱弱。他们住在南特[2]附近一座美丽的乡间住宅里,这是他们卖鲁昂花布发迹以后购置的产业。 阅读全文...

怪胎之母

  几天前,在一个富人们爱去的一个海滩上,我见到一位巴黎名媛从我身旁经过,她年轻、俏丽、楚楚动人,并且颇受公众的喜爱和尊敬。这不禁让我想起了这个可怕的故事和这个可怕的女人。 阅读全文...

米隆老爹

  一个月来,烈日一直向田野喷洒着灼热的火焰。在这火雨的浇灌下,绚丽夺目的生命之花盛开,大地绿油油的一望无际。天空一片蔚蓝,直到地平线的尽头。远远望去,散落在平原上的诺曼底农庄,被高耸的山毛榉围绕着,好似一片片小树林。但... 阅读全文...

珂珂特小姐

  我们正要从疯人院走出来的时候,我忽然看见院子的一个角落里有个瘦瘦的高个子男人,在执拗地做着召唤一条幻想中的狗的动作。他用亲切、温柔的声音喊着:“珂珂特,我的小珂珂特,到这儿来,珂珂特,到这儿来,我的美人儿。”一边还像人们吸引动物注意时常做的那样拍着大腿。我不禁问医生:“那个人怎么啦?”他回答:“啊!那人没有什么太有趣的。他是个车夫,叫弗朗索瓦,他把自己的狗淹死了,因此发了疯。” 阅读全文...

在海上

  近两年来我地区沿海渔民已饱受苦难,现又有一桩可怕的祸事令他们震惊不已。由船主雅维尔驾驶的渔船,进港时被冲向西边,在防波堤的岩壁上撞得粉碎。 阅读全文...

两个朋友

  巴黎陷入重围[2],忍饥挨饿,痛苦呻吟。屋顶上的麻雀显著地稀少了,连阴沟里的老鼠也数量骤减。人们什么都吃。 阅读全文...

骑马

  这一对可怜人仅靠丈夫的微薄薪金过着艰难的日子。结婚以来,他们已经生了两个孩子;最初还只是拮据,现在已经变成令人自卑、掩掩藏藏、羞于见人的贫困,无论如何也要硬撑着门面的贵族家庭的贫困。 阅读全文...

骗局

  “嗯,再没有比她们更高明的魔术师了;她们随时都可以让我们上当受骗,不管有没有理由,往往仅仅是觉得搞鬼好玩儿。她们玩弄起诡计来让人难以置信,大胆得令人瞠目结舌,巧妙得简直无懈可击。她们从早到晚耍诡计,而且所有女人,哪怕是最忠厚的女人,最正直的女人,最理智的女人,无一例外。” 阅读全文...

小步舞

  “大灾大难不会让我悲伤,”让·布里代尔这个老单身汉说。他是众所周知的怀疑论者。“我在眼皮底下亲眼目睹过战争,无动于衷地跨越过一具具尸体。大自然和人类的残酷的暴行,令我们发出恐惧和愤怒的呐喊,但是绝不会刺痛我们的心,绝不会令我们像看到某些让人感伤的小事那样背上起鸡皮疙瘩。” 阅读全文...

遗嘱

  我认识那个名叫勒内·德·布纳瓦尔的高个子年轻人。他为人和蔼可亲,虽然他有点儿多愁善感,仿佛已经把一切都看破,对什么都持着怀疑的态度。但那是一种中肯而又尖锐的怀疑主义,特别善于一语破的地戳穿上流社会的伪善。他常说:“根本就没有什么正人君子;换句话说,所谓正人君子,充其量不过是和坏蛋相对而言罢了。” 阅读全文...

一百万

  这是一对普普通通的公务员夫妇。丈夫是一个部的科员,循规蹈矩,谨小慎微,对于本职工作向来兢兢业业。他名叫莱奥波德·鲍南。这个身材矮小的年轻人,在任何事情上都没有非分之想。他在宗教环境里接受教育,但自从共和国推行政教分离... 阅读全文...

修软垫椅的女人

  德·贝尔特朗侯爵为庆祝开猎而举行的家宴,正接近尾声。十一位参加狩猎的男士、八位女士和本地的一位医生,围坐在灯火辉煌的大桌子旁,桌子上摆满水果和鲜花。 阅读全文...

我的舅舅索斯泰纳

  像世上许多人一样,我的舅舅索斯泰纳是个自由思想家,一个因愚昧无知而成为的自由思想家。有人笃信宗教,也往往是由于同样的缘故。一看见神父,他就愤怒得令人难以置信,又是挥拳相向,又是用手指做牛角状[3],还趁对方看不见摸摸某... 阅读全文...

瞎子

  看到初升的太阳我们何以会感到如此欣喜?那普照大地的阳光何以会让我们充满生活的幸福?天空是蔚蓝的,田野是碧绿的,房舍是洁白的;我们愉悦的双眼畅饮这些鲜艳的色彩,又把它们化为我们心灵的欢乐。于是我们萌生出强烈的欲望,想尽情地舞蹈、奔跑、歌唱,体味精神上的轻松愉快、内心的博大的爱;我们简直想拥抱着太阳吻它一下。 阅读全文...